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02章 深度交锋

www.wuailogo.com 官途     看到龙国平那震惊的神sè刘飞脸上露出淡定之sè,笑着说道:“这个是很明显的事情啊,如果马正南沒有死,当时已经潜伏起來的你怎么可能会抛头露面呢,我之所以要把司马南死了的消息散步出來就是因为想让你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放松jǐng惕,只有你放松了jǐng惕才有可能出來,至于为什么要在杜洪波等人在场的时候让高鹏打电话进來原因也非常简单,因为我早就知道在我们常委中有内jiān一直在向外界传播消息,而且我早就把内jiān锁定在杜洪波身上,这一次故意让高鹏打电话传递假消息只不过是为了验证我的推测而已,从现在看來,基本上可以断定他就是我们常委会中的内jiān了。”

    听到这里,龙国平的脸上震惊之sè更浓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在当时竟然埋下了这么深远的一个布局,不仅把自己给设计了进來,顺带着把杜洪波还给挖了出來,不过他还是希望把事情弄得更明白一些,以便于万一有机会可以把信息传递出去,他冷冷的说道:“刘书记,据我所知,当时市委副书记胡天宇也在场吧,你为什么不怀疑他呢。”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这件事情现在告诉你也无妨,因为这一次设计抓捕你的整个过程,我和王成林、胡天宇三人早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这也是为什么后來在常委会上他们两个人会如此配合我提名要提拔你來担任西江区区委书记的原因了,因为我早就料定仅仅是把司马南死了的消息传播出去你肯定还是不会相信这个事情是真的,肯定会有所顾虑不愿意出來,所以后來我故意把杜洪波找來让给了他一些你资助贫困山区学生上大学的资料,告诉他我要召开表彰大会对你的行为进行表彰,我相信,杜洪波肯定会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你的,只要他传递给你,那么你的疑心肯定会再次消减很多,但是即便如此,我依然不敢掉以轻心,担心你还不肯出來,所以便和王成林、胡天宇同志商量着玩一次引蛇出洞之计,故意召开紧急常委会讨论西江区区委书记的人选问題,并且提议由你來担任区委书记一职,我相信,只要杜洪波把这个事情传递给你,那么你肯定会忍不住跳出來的,事实证明我的推断是正确的,你果然出來了。”

    听到刘飞的叙述,龙国平感觉到遍体生寒,对于刘飞的心机产生了深深的忌惮,他咬着牙说道:“刘书记,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当时我去你办公室的时候你不让叶冲双规我,反而要在这里双规我呢,难道你就不担心我发现一些可疑之处立刻潜逃吗。”

    刘飞嘿嘿一笑:“我当然担心,但是我最为担心的却并不是你逃跑了,而是担心我们双规你的消息被你身后那个神秘组织知道,要么想办法杀你灭口,要么就造作准备,毁灭证据或者逃离国内,这些都是我不愿意看到的,还有,当时我不是让你给杜洪波打电话请假吗,我当时还嘱咐你千万不要把我要带着你去燕京市的消息告诉他,但是我相信你肯定把这件事告诉他了,而这也正是我所希望达到的效果,因为你偷偷告诉他了,所以你在他的视野中消失个两三天的时间他肯定不会有所怀疑的,而且我还告诉你今天晚上的见面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个我也是早有预谋的,不过不管你告诉不告诉杜洪波,这些并不重要,你告诉他的话只是让他稍微有所怀疑而已,你不告诉他那对我们來说就更有利了,总之,今天晚上一直到2天之后,你不出现在他的视野中,他顶多稍微有所怀疑,而不会有太大的动作,这样我们就可以采取很多其他的行动了,而且你应该知道,咱们现在所在的楼层外人是不可能进入的,而现在,整个这一层只有我们这些人在,沒有任何人知道,所以,你的消息一点都不会传递出去。”

    听完刘飞的这番话之后,龙国平彻底傻眼了,他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刘飞这一次所设计的陷阱可以说是每一个细节都考虑到了,而且对于自己的人xìng和心理把握的相当到位,让自己身不由己的陷入其中,想到此处,龙国平脑门上青筋暴起,咬牙切齿的说道:“刘飞,难道你就不担心我不上当吗,你要知道,只要我有一点点的怀疑,我都有可能立刻逃走的。”

    刘飞哈哈大笑道:“你说得的确是事实,但是根据我对于你人xìng的深入剖析,我认为你只要冒险跳了出來,那么就不介意继续在冒险下去,打入我的嫡系内部对于你來说肯定具有无法抵制的诱惑力,要知道,打入我嫡系内部不仅可以获得很多的政治资源,获得升迁和重点培养的机会,更可以把我这一系人马的最新消息及时的传递出去,不管是告诉你背后的那个神秘组织也好,告诉杜洪波也好,你都可以凭此换取巨大的利益,事实证明,我对于你人xìng和心理的把握是成功的。”

    听到刘飞这样说,龙国平的脸上露出沮丧之sè,十分郁闷的低下头去,不过过了一会,他猛的抬起头來说道:“刘飞,你就算把我抓起來也沒用,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事情的,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你就算把我抓住也无济于事,因为我现在已经无牵无挂了,我的妻子和儿子早已经送到国外去了,钱他们早就不缺了,就算死了我也无所谓了。”

    刘飞笑着摇摇头说道:“龙国平啊,看來你还是太过于自信了,你想想看,为什么我要让你向杜洪波请2天假说你要陪着我去燕京市呢,就是因为我完全有把握相信你会把一切都告诉我的,而且我也早就猜到,你背后那个神秘组织中的领导者绝对隐藏在燕京市的,我留出这两天的时间來目标就是要将这些人一网打尽,我既然这么有把握,又怎么可能不让你开口呢。”

    龙国平哈哈大笑起來:“刘飞,你真是自信的有点过头了,嘴长在我的身上,我不开口你还能把我怎么样,怎么,你们难道敢对我刑讯逼供不成,哼,就算你们对我刑讯逼供也无所谓,我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任何痛快和折磨对我來说都是沒有任何用处的。”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龙国平啊,你的确是一个很有能力对自己也非常狠的人,不过我这个人也有一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做事果断,在司马南供出你的第一时间里,我便查到了你的所有资料,我不仅知道你的妻子和儿子都在美国,而且我还知道他们就在生活在纽约,连他们住在哪里我都知道,而且我还知道你在国内还有一个情妇,她还给你生了一对双胞胎姐弟,现在都已经2岁了,他们看起來都非常可爱啊,而且你那个情妇现在沒有任何工作,她所有的钱和豪华别墅都是你提供给她的。”

    听到这里,龙国平的脸sè已经变了,豆大的汗珠顺着脑门上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对他的情况掌握得这么清楚,不过他依然sè厉内荏的冲着刘飞吼道:“刘飞,你知道这些情况又能怎么样,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

    刘飞淡淡一笑,冷冷的说道:“龙国平,说不说是你的zì yóu,不过你应该知道,你的情妇所住的别墅和你的那对双胞胎儿女所享受的一切物质条件都是你非法所得供给的,所以她们所享受的这一切都是非法所得,按照法律是需要被沒收的,还有,你的妻子和儿子现在已经回到国内了,这一点恐怕是你无论如何沒有想到的,她们现在应该已经登上飞机了。”

    说着,刘飞拿过手机从里面调出一张照片來笑着说道:“你看,这是你的妻子和儿子和我们工作人员一起离开她们在纽约家的照片。”

    当龙国平看到手机上的照片的时候,身体一下子就瘫软在地上,如果说对于自己的情妇和那一对小儿女他还可以咬牙放弃的话,对于照片中那个和自己同甘共苦几十年的妻子他无论如何无法放弃,还有自己那个20岁刚刚出头的儿子,他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直到17岁时候才离开华夏到美国定居,但是现在,刘飞竟然把她们都给带了回來。

    他双眼怒视着刘飞说道:“刘飞,你……你是怎么办到的。”

    刘飞淡淡一笑:“这个非常简单,我不过是让公安局的人从监狱里找了一个顶级骗子,给了他很多有关你的资料,让他把你的妻子和儿子骗回來而已,对于他们这种专业人士來说,这种事情小菜一碟,龙国平,难道你真的要死不悔改,眼看着自己的亲人因为你一个人的错误而痛苦一生吗。”

    龙国平一下子就沉默了下來,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沒有想到,刘飞玩得这么绝,这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