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96章 欲擒故纵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刘飞的这番话之后,季平成的内心深处一下子就掀起了巨大的波澜,虽然对于刘飞的话他并不是完全相信,但是刘飞所说话语中几个关键点还是沒有问題的,尤其是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他的饭菜量明显比中午的时候少给了不少,而真正让他心惊胆战的是,刘飞竟然知道他的背后还隐藏着幕后cāo控者,更知道自己和那180亿的资金案有所牵连,这让他感觉到非常的恐惧,他不知道刘飞到底掌握了多少信息,难道刘飞就是因为掌握了这些信息才下令对他从严从重处理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知道,自己恐怕距离死真的不远了,

    房间内,刘飞说完之后便再次闭着眼睛沉默了下去,缭绕的烟雾渐渐的把刘飞整个身体都给笼罩了起來,笃笃的叩击桌面声音就好像是一个铁锤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季平成的心脏,

    这种沉默的气氛比之以前叶冲对他拍桌子瞪眼更让感觉到惶恐不安,因为季平成知道,刘飞是海明市的一把手,他说的话都带有着极大的权威,

    季平成的心此刻非常矛盾,他一方面担心自己如果真的硬撑下去最终却被毒死,那自己积攒的那些钱就跟自己沒有一毛钱的关系了,那样的话太冤枉了,另外一方面他也担心一旦自己真的交代了,会不会依然被那幕后cāo控者杀死,或者是刘飞会不会对自己采取宽容措施,

    沉默,压抑的沉默,

    这时,刘飞睁开双眼,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内,站起身來在房间内來回來去的踱了几步,沉声说道:“季平成啊,你心中现在是不是非常矛盾啊,你担心不交代问題有可能被毒杀,交代了问題万一无法获得从宽处理,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我认为你大可不必,按照我们国家的法律,抗拒从严,坦白从宽,而且如果你有立功表现的话还可以酌情给予减免部分处罚,所以,到底何去何从需要你自己好好的掂量掂量啊,另外在告诉你一个问題,由于某些势力施压,本來被纪委方面喊过來帮忙的法医明天就要被抽调回去了,也就是说,从明天开始,已经沒有人会给你所食用的饭菜和水进行病毒检测了,虽然我们都不希望你出事,但是有些时候,我们也很无奈啊。”说道这里,刘飞故意假装长长的叹息一声,

    听到法医明天就要撤走了,季平成一下子就急眼了,因为他知道,一旦法医撤走,明天万一那幕后cāo控者继续给自己投毒的话,那自己可就真的危险了,想到这里,季平成双眼中喷着怒火说道:“刘书记,你们怎么能这样呢,法医怎么能够撤走呢,刘书记,你可是市委书记啊,我就不相信你一个堂堂的市委书记连这点事情都摆不平。”

    刘飞淡淡一笑:“季平成同志啊,你说的话倒也有几分道理,沒错,我的确可以无视那些压力,让法医继续留下來,但是问題在于我为什么要让他们留下來呢,你的策略又是顽抗到底,让他们留下來虽然保住了你的xìng命,但是对我们來说也并沒有好处啊,更何况这次施压的人很有势力,如果不是特别必要的话,我沒有必要去得罪他们,你是厅级干部,应该也清楚,在官场上混最后不要轻易得罪人啊,尤其是那些势力毕竟强大的人,得罪了他们肯定会有麻烦的啊,我干嘛要为一个像你这样的顽固份子去得罪他们呢。”

    说道这里,刘飞再次点燃一根烟抽了起來,

    这一下,季平成彻底郁闷了,他不得不承认,刘飞说的很有道理,他心中虽然明白这是刘飞对他的威胁,但是处于他这种境地却不能无视这种威胁,想到此处,季平成心中的愤怒就好像一个马上就要爆发的火山一般,但是这种愤怒却偏偏无法爆发出來,让他感觉到憋屈,

    这时,刘飞看了看手表说道:“这样吧,我给你5分钟的考虑时间,你到底坦白交代还是不坦白交代一切随你,你不坦白的话5分钟之后我马上就走,绝不对你在进行任何谈话了。”

    说完之后,刘飞便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一边抽着烟一边闭着眼睛默默的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房间内的气氛越來越压抑,之前面对着叶冲的强大压力季平成可以轻松的硬顶着,一句真话都沒有,但是刘飞的强势出场彻底打乱了季平成的计划,尤其是刘飞自从出场以后,并沒有表现出急切想要从他嘴里得知什么的想法,反而是一点点的提醒着季平成他自己所面临的危险境地,

    人往往就是这样,在有些情况下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而刘飞却根本就不理他这茬,直接给他限定了时间,至于他是否有意见却鸟都不鸟他,

    这时,刘飞感觉时间差不多了,睁开眼睛,看看已经过去4分钟了,他直接站起身來,掐灭了烟头,一句话都沒有说,迈步便向外走去,

    听着刘飞的脚步声渐渐走远,季平成依然勉强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他相信刘飞采取的是yù擒故纵的策略,就像在市场上买衣服讨价还价一样,刘飞走肯定是表面上的,根本就是装腔作势,他肯定还会回來的,季平成在赌,

    然而,刘飞的脚步坚定而有力,很快便走到门口处,一把拉开房门,脚步便垮了出去,

    这一下子季平成可忍不住了,他清楚,一旦刘飞这只脚完全跨了出去,恐怕他是绝对不会在回來的,到那个时候,恐怕自己的小命真的就沒有保证了,对于那幕后cāo控者的手段他早就有所领教了,他真的害怕了,在季平成看來,只要自己不被判处死刑,就有活着从监狱里走出來的希望,而且他相信凭借着自己手中掌握的大量金钱和一些潜在人脉,只要不死,保外就医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逃脱牢狱之灾的手段,

    “刘书记,你不讲究信用,现在还沒有到5分钟的时间呢,你怎么能走呢。”季平成大声的喊道,

    刘飞淡淡一笑:“4分钟和5分钟有什么区别吗,既然你打定主意啥也不说,我干嘛还要在这里多浪费这一分钟的时间呢,你应该知道,作为市委书记,我的时间是非常宝贵的,有这时间我可能处理完一份重要的文件了,至于你的死活,像你这样的死硬犯罪分子,对我來说和一份文件沒有什么差别。”说完,刘飞作势要走,

    这一下,季平成真的忍不下去了,也真的害怕了,连忙大声说道:“好好好,刘书记,你赢了,我……我坦白总可以了吧,求求你,把法医留下來吧,我不想像司马南那样被毒死。”说话之间,季平成泪水哗哗的往下掉,情绪显得异常激动,

    刘飞转过身來冷冷的问道:“你确定你要全部坦白吗。”

    “只要你能够确保给我立功赎罪的机会,我保证全部坦白。”季平成这个时候依然还在提着条件,

    刘飞直接转过身來,冷冷的说道:“季平成,你还沒有资格跟我提条件,你显然沒有诚意悔过自新。”说着,刘飞迈步向外走去,

    季平成看到刘飞那坚定的步伐,脸sè一下子惨败起來,声音嘶哑着说道:“好好好,刘书记,我不提条件了,这样总行了吧。”

    刘飞这才转过身來,对外面的叶冲点点头,叶冲立刻带着一名工作人员作为记录人员迈步跟在刘飞身后走了进去,此刻,叶冲和其他几名工作人员对刘飞充满了钦佩,虽然刘飞不是纪委方面的人,但是刘飞却仅仅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将他们说什么都无法攻破防线的季平成拿下,这说明刘飞的能力绝对是超强的,

    随着刘飞、叶冲和纪委工作人员走进房间,季平成开始一五一十的把自己所了解到的情况犹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干脆的倒了出來,

    而随着季平成的坦白交代,有关那180亿元资金的去向之谜逐渐露出了冰山一角,虽然仅仅是看清了这冰山的一角,却把刘飞和叶冲等人彻底给震惊了,

    刘飞和叶冲对视一眼,全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忧虑之sè,

    根据季平成的供述,他之所以能够从国土资源局的一个副处长在不到5年时间内升为国土局的局长,除了他老早就投靠到了庄德文门下成为庄德文的嫡系人马这个因素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受到了一个神秘组织的资助,在这个神秘组织的资助和指点下,他才投入到庄德文门下的,而他能够快速提升所作出的政绩,有很多是那个神秘组织帮忙制造甚至是假造的,而当他真正走到国土局局长位置之后,便沦为了那个神秘组织聚敛钱财的摇钱树,他一方面利用国土资源局拥有的各项土地审批权吃拿卡要,大肆收受贿赂,一方面通过违规cāo作各种项目捞取金钱,同时也对于国土局的很多资金通过设置小金库的方式挪用和贪污,仅仅是几年的时间,他为那个神秘组织贡献了将近5个亿的资金,而他自己也积攒了将近2个亿的资金,而真正让刘飞和叶冲感觉到震惊的则是季平成透露的另外一个消息,,那个神秘组织竟然在海明市拥有一个权威代理人,而这个代理人竟然是他们两个谁也沒有想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