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95章 心理战

www.wuailogo.com 官途     准备好相应的材料之后,刘飞迈步走出办公室,向着纪委控制季平成的地方进发。

    此刻,王成林办公室内,胡天宇和王成林坐在茶几旁,脸sè全都显得十分凝重。

    胡天宇说道:“王市长,对于今天我们在刘书记那里的谈判成果你怎么看。”

    王成林苦笑着说道:“说实在的,我现在感觉到我们真是不应该去和刘飞谈啊,刘飞这家伙实在是太狡猾了,虽然给了我们知情权,却又通过保密制度彻底把我们套牢了,以后万一出现泄密之事的话,咱们两个都会非常麻烦啊,最让我无语的是,刘飞这家伙竟然提出了特别紧急的事件他可以权衡处置,这相当于又给他自己松了一环,我们只能说是得失各半吧。”

    胡天宇也充满不满的说道:“王市长,刘书记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过啊,我们要不要在采取一些措施。”

    王成林摇摇头说道:“暂时先不要轻举妄动了,还不知道季平成事件结果会如何呢。”

    胡天宇点点头:“好吧,那就先这样吧。”

    胡天宇离开王成林办公室后,王成林看着胡天宇离去的背影,嘴角上露出一丝冷笑:“胡天宇啊胡天宇,你处心积虑的想要把我拉到你这边來对付刘飞,你实在是有些痴心妄想了,虽然有些时候我看刘飞不爽,但毕竟刘飞做事光明磊落,哪怕是嚣张,也是事出有因,甚至是摆在明面上,谁不知道季平成是庄德文的人啊,而庄德文又是你的人,现在你想要通过和我联合向刘飞施压,我才不上你的这条贼船呢,和刘飞一起共事,我怎么能不小心谨慎呢。”

    晚上8点50分左右,刘飞來到凯旋大酒店18层东侧的一个大套间内。

    18层属于不对外业务区域,这里有6套不同档次的套间,其中一套平时是萧诗琪休息接待贵客的场所,其他五套则是随机备用,这一次纪委双规了季平成,为了考虑保密需求,刘飞跟萧诗琪打了个招呼,萧诗琪立刻亲自腾出了一套房间供叶冲等人与季平成展开谈话,这里有专用电梯直达,要想进入必须有萧诗琪的专用密码和配套磁卡,外人难以进入。

    萧诗琪亲自把刘飞送到了套间之内便离开了。

    走进套间最里面的房间,刘飞便看到一个空荡宽大的房间内只摆放了一张桌子,桌子四周早已经用橡胶包裹好了,以防止有棱角露出,成为被双规对象用來自*残或者自杀的工具,房间的窗户处也早已经设置了铁栅栏,以避免对方跳楼自杀,还有其他一些措施,纪委这边准备的也相当到位。

    刘飞來的时候,便看到叶冲正在那里拍桌子,一边拍桌子一边怒声说道:“季平成,你现在不要抱有任何希望了,现在沒有任何人能够救你,你最好给我老实一些,否则一旦被我们掌握更多材料的话,你的结局会非常凄惨的。”

    此刻的季平成虽然经过了纪委方面车轮战式的询问,脸上露出浓浓的疲惫之sè,但是表情却异常的坚定,淡淡的说道:“叶书记,你也不用吓唬我,我早就说过,我不存在任何问題,你们让我交代什么呢,你们总不能对我栽赃陷害吧。”

    这时,刘飞推开门走了进來,看到刘飞进來,叶冲连忙站起身來,季平成也吓了一跳,他沒有想到这个时候刘飞竟然亲自过來了,脸上明显有些紧张,毕竟上一次刘飞亲自到了国土局又把王成林和庄德文给喊了过去,差点沒有把他处理了,虽然叶冲是纪委书记但是他并不怎么畏惧,但是对于刘飞这个市委书记,他却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刘飞笑着和叶冲握了握手然后拍着叶冲的肩膀说道:“好了,老叶,你们都累了一天了,先在外面歇会吧,我和季平成同志好好谈一谈。”

    叶冲点点头推开门走了出去,把房门给带上了。

    房间内只剩下刘飞和季平成两个人。

    季平成虽然对刘飞从内心中充满了恐惧,不过此刻他也豁出去了,坐在椅子上斜着眼睛看了刘飞一眼声音有些发颤的说道:“刘书记,我和你之间有什么可谈的吗,沒有吧,我看你还是回去吧,我对我自己充满了自信,我本人什么问題都沒有。”

    刘飞拉过椅子大马金刀的坐了下去,不慌不忙的点燃一根香烟,然后翘起二郎腿淡淡的说道:“季平成啊,我相信你沒有问題。”

    “什么,你相信我沒有问題。”季平成当时就是一愣,这是他听到过的天下最好玩的笑话,他想不明白刘飞为什么会这样说,所以一瞬间,他的思维便有些呆滞了,看向刘飞的目光中也充满了不解。

    这时,刘飞又接着说道:“其实,你自己有沒有问題,我相信是沒有用的,真正决定你有沒有问題的是证据,是你自己的内心。”

    听刘飞说道这里,季平成差点沒有气晕过去,刘飞刚才居然和他玩了一个文字游戏,但是却让他的心跳在那一瞬间加快了不少,之前他本來还对刘飞存在着一丝丝的希望,但是很快这种希望便转为失落。

    不过季平成很快便调整了心态,恢复了之前那种顽抗到底的姿态:“刘书记,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刘飞并沒有被季平成这种态度激怒,依然风轻云淡的说道:“季平成,其实你自己应该非常清楚,以你现在贪污受贿的情况,判你一个死刑是绝对沒有问題的,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一旦纪委方面把你的案子转交给检察院和法院,到时候你必死无疑,或许你认为你的靠山可能会救你,会为你说情,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对于这方面的念想你可以直接断绝了,因为就在今天,我亲自下令,不管是法院和检察院也好,接到你的案子都必须要从严从重处理,今天不光是我,就连庄德文同志、叶冲同志等很多常委都接到了一些为你求情的电话,但是几乎所有常委们对于你的问題都选择了沉默,他们非常清楚,在你的这个问題上,我已经下定决心要一查到底,我知道你现在一直顽抗到底就是想要等待着援兵,但是你不可能等得到了。”

    说道这里,刘飞又狠狠的吸了几口烟,轻轻吐出一串串的烟圈,随后闭目靠在椅子上,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

    房间内静悄悄的,只有刘飞叩击桌面时发出的笃笃的声音显得那样让人心烦。

    此刻,季平成极力的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十分淡定,但是他的双手和双腿却已经不受控制的颤抖起來,因为自始至终他都在希望有人能够出來为自己说说话,向市纪委甚至是市委施压,只要自己不被判处死刑,那么自己有把握在不超过3年的时间内通过保外就医甚至是李代桃僵等其他手段从监狱里出來,而以自己所积蓄的财富,足够自己花天酒地十辈子了。

    然而,刘飞刚才的那番话却让他再次对自己的前途产生了深深的绝望,尤其是刚才刘飞说他已经下令对自己从严从重处理,更是让他心生恐惧,对于刘飞这个人他还是有所了解的,要知道之前已经有很多厅级干部被刘飞拿下了,刘飞根本不在乎他这一个。

    不过虽然内心十分恐惧,但是他却一直紧紧的压抑着自己的表情,以免被刘飞看出來加以利用,然而,当他看到刘飞居然闭着眼睛根本不看自己,他的内心再次升起一丝疑惑,他不知道刘飞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这时,刘飞又开口了:“季平成啊,我知道你一直不开口不仅仅是因为你在等着别人的救援,还因为你很有可能和一些人约定了一旦你被双规了,他们会想办法进來看你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來给你传递消息,对于这种想法,你现在也可以断绝了,因为这一次我已经下令,此案由叶冲同志亲自负责,不允许任何人对你进行探望,而且除了我和纪委的专案组以外,沒有任何人知道你被关在哪里,而专案组所有人的通信工具都被收缴起來,即便你们所吃的饭菜是由叶冲同志亲自來负责接收的,沒有任何人可以为你传递消息,就算你把除了叶冲以外四个专案组成员全部收买了也沒有用的,哦,忘了告诉你了,你应该知道在之前司马南被双规的时候,他被人毒死的事情吧,就在今天晚上你们吃饭的时候,你们的饭菜在第一次被送來的时候,有法医亲自在现场对饭菜进行检查,在你的饭菜里发现了剧毒氰化钾,只要你吃上一口就足以致死,你应该能够感觉到,今天晚上你的饭菜量并不大,甚至都沒有吃饱吧,这是因为你的饭菜是叶冲同志亲自把他的饭菜分给你一半,才保证你沒有被毒死,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是谁在对你下手,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要是不尽快交代问題,尤其是交代出那个幕后cāo控者的话,恐怕你早晚都得死在他们的手中,你应该知道的,你以及司马南可都是牵扯进了那180亿资金案之中啊,那些幕后cāo控者为了保住自己,谁会在乎你的死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