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94章 进退自如

www.wuailogo.com 官途     在胡天宇的好奇眼神注视之下,刘飞淡淡的看向王成林说道:“王成林同志,你说得沒错,纪委如果不按照程序办事,是绝对不行的,其实,不只是纪委,任何部门的人不按程序办事都是不行的,对于你的建议我非常认同,在这里我再次向你们二位重申一次,此次之所以会单独行动主要原因是防止泄密,另外在这里对王成林同志刚才的说法我可以给你一个肯定的回答,如果有特别需要保密的行动,我是绝对不会同意先上报常委会然后在讨论决定的,但是,我认为可以先召开书记办公会,由咱们三人加上纪委书记叶冲同志四人一起先进行商谈,但是我必须要提醒各位的是,如果因为召开书记办公会导致泄密事件发生,不管是谁最终泄密的,这件事情都会一查到底,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只要是你泄密了,那么以后请那个泄密者自动退出书记办公会,而且对于其泄密行为我将会直接向高层汇报,以儆效尤,对于我的这个提议二位应该沒有什么意见吧。”

    听到刘飞的说法之后,王成林和胡天宇脸上全都露出郁闷之sè,他们谁沒有想到,王成林那看似充满了强烈攻击xìng的言语到了刘飞这里却好像铁锤打在了棉花上一般,轻飘飘的根本使不上劲,而且还被刘飞一个乾坤大挪移把两个人全都给绕了进來,虽然刘飞同意召开书记办公会來讨论纪委的行动,但同时刘飞也给两个人的头上戴上了紧箍咒,那就是一旦发生泄密事件他们两个人谁也别想跑,尤其是万一两个人中有人不管因为有意泄密也好,无意泄密也好,都将会面临极其严重的后果,这是两个人谁也沒有想到的。

    不过权衡一下之后,王成林还是点点头说道:“刘书记,我同意你的意见,我们身为海明市市委主要领导,必须要以身作则,尤其是在涉及到对重要领导干部双规的问題上,保密是排在第一位的,不管任何人泄密都是要受到法律的严惩的,既然我们享受到了知情权和决策权,那么承担责任也是理所应当的,对此我沒有任何异议。”

    胡天宇见王成林同意了,他也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毕竟知道纪委的重大决策不仅关乎面子问題,更关乎到人事布局等诸多因素,这个权利还是必须要争取的。

    这时,刘飞又说道:“嗯,我再多说一句,你们也应该知道,一旦纪委有重大行动之时,有些时候时间就是成败,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在召开书记办公会去商讨可能会影响到最终的结果,尤其是假设你们之中的一个人不在办公室,总不能因为你们中的某人不在行动就无法展开吧,所以我必须要慎重的提醒你们一句,如果时间紧急的话,这个书记办公室是否召开需要权衡考虑,但是我可以保证,在叶冲采取行动的第一时间我会通知你们二人,让你们二人做到心中有数,如果不是涉及到争分夺秒采取行动的特例事件的话,肯定会召开书记办公会來进行讨论的。”

    王成林和胡天宇自然清楚这是刘飞所能够做出的最大让步了,他们也满意了。

    看到目标达到,王成林站起身來说道:“刘书记,那您先忙吧,我先走了。”

    刘飞笑着点点头。

    随后胡天宇也站起身來跟刘飞打招呼之后和王成林一起离开。

    林海峰进來把茶几上收拾好了之后就准备离开,刘飞却喊住了他,笑着问道:“海峰啊,你能猜到他们两个一起到我这里來的目的吗。”

    林海峰知道老板这是在考验自己,同时也是在栽培自己,因为他知道,在官场路上遇到这种事情是最为棘手的,应该如何应对是极其考验一个人的政治智慧的,他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老板,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王市长和胡书记一起來向您逼宫的,是为了纪委双规季平成这件事情。”

    刘飞对林海峰的反应非常满意,笑着站起身來拍了拍林海峰的肩膀说道:“海峰啊,现在你的进步很快嘛,你猜得沒错,他们就是來向我逼宫的,他们给了我两个选择,鉴于纪委此次属于违规单独行动,要么我同意召开常委会,在常委会上批评叶冲,要么以后纪委有什么重大行动必须要上常委会上讨论决定,你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如何化解呢。”

    林海峰听完之后就是一愣,他沒有想到王成林和胡天宇此行竟然如此凶悍,还真是不好接招,不过林海峰跟着刘飞一起这么多年,从刘飞的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他略微沉吟了一下之后便说道:“老板,我猜您肯定是直接想办法跳出了他们这两个条件的束缚,另辟蹊径解决了他们的这个难題。”

    林海峰的这个思路是他通过观察刘飞诸多行动之后总结出來的,如果真的遇到怎么着都难以跳出窠臼之时,那么就直接抛开这个窠臼,另辟蹊径來解决问題,然而,林海峰却想不到刘飞到底会如何另辟蹊径。

    刘飞笑着摇摇头说道:“非也非也,海峰啊,你的这个思路也是一个解决问題的思路,但是呢,这个思路在使用上夜必须有所注意,有些时候可以用,有些时候却不能用,就比如说现在这种形势下,我接下來有一个重大的举措便是在海明市继续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这件事情上必须要取得他们两个人的支持,所以这个时候,我是不能把他们两个人得罪太深的,毕竟他们两个人如何联合起來,足以在正常的工作中对我形成比较大的掣肘,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必须要对他们两个人有所妥协,所以我同意一旦纪委有重大行动之前,可以召开书记办公会來进行讨论,但是坐在我的这个位置上,又不能对他们妥协太大,更不能完全按照他们的意思去办,那样的话就容易滋生他们心中的一种yù望,让他们意识到只要官员财产税申报制度试点运行这件事情不搞完,一旦两人两人都可以逼我妥协,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形势对我就大大的不妙了,所以,我在战略上采取后退的态势之时,必须要想办法对他们两个人进行牵制,让他们不敢轻易的采取联合的姿态,所以,我采取的策略是给他们参与的权利,并利用泄密制度在他们头上悬上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让他们即便参与了一些重量级的决策,也不敢轻易把消息泄露出去,否则的话,他们将会成为我们海明市追查那180亿资金的重要阻碍,我相信他们两个人都是聪明人,知道孰轻孰重。”

    林海峰不由得一皱眉头有些忧虑的说道:“老板,一旦他们两个人再次联合起來反对纪委的行动呢,岂不是照样会起到阻碍作用。”

    刘飞笑着说道:“不会的,召开书记办公会只是一个形式,这一点他们两个人全都知道,因为有纪委书记叶冲参与的书记办公会叶冲肯定和我是站在一起的,就算他们两个人联合起來我们双方也是2票对2票打成平手,作为市委书记,这个时候我是可以直接拍板定夺的,所以,召开书记办公会的主要目的不过是让他们获得知情权而已,虽然他们获得了知情权,但是他们也因此背上了沉重的保密责任,所以对他们來说,利弊各半,这也算是我对他们两个人联手到我这里逼宫的一种jǐng告,而且同时我也留了一个后手,那就是告诉他们,一旦遇到紧急事件是可以不通知他们纪委可以采取紧急行动的,这样一來,召开书记办公会來商讨的主动权就已经握在了我的手中,从而对他们形成大局上的制衡,官场之道,不能一味的进攻和强势,该妥协的时候必须要妥协,尤其是作为一个一把手,必须要权衡全局,但是,一把手在妥协的时候,也要讲究妥协的艺术xìng,必须在妥协的同时把主动权牢牢的掌握在手中,只有如此,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一把手的权力,这就是权谋之术,也可以叫做手腕,身为官场中人,必须要有手腕才能把位子做得稳,所以这方面的事情你可以仔细的揣摩一下。”

    林海峰听到刘飞这番详解之后,顿时感觉眼前再次打开了另外一条通道,让他对于为官的艺术xìng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他意识到,自己的老板能够走到今天,绝对不仅仅是因为凭借着一颗为国为民之心,更是因为他本身的底蕴也是非常强大,尤其是权谋之术的运用上,也正在随着时间的发展飞快的提高,作为刘飞的秘书,对于刘飞的手腕变化他是有着深刻的感受的,同时也感悟良多。

    当天晚上8点钟,叶冲给刘飞打來电话,满脸苦涩的对刘飞说道:“刘书记,我真是有些惭愧啊,和季平成谈了整整一天了,他愣是沒有开口,看來还得您亲自出马啊。”

    刘飞点点头说道:“好的,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这边收拾一下马上就过去,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季平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面对你纪委书记的高压竟然还敢闭口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