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93章 咄咄逼人

www.wuailogo.com 官途     胡天宇听到王成林这样说,心中立刻激动起來,不过嘴上却表现得十分平静:“好,那这样,我一会到你的办公室门集合,一起去找刘书记好好的谈谈这件事情。”

    王成林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随后双眼便眯缝了起來,眼神之中怒气依然难以消除,对于这一次刘飞沒有跟他商量就指示叶冲双规季平成,他非常的不满,因为季平成怎么说也是厅级干部,这么重大的事情刘飞私自做主明显沒有把他和胡天宇放在眼中,此风绝对不可长,否则的话,极有可能出现胡天宇所担忧的那种情况,不过王成林做事一向稳重,他非常清楚,此处他和胡天宇联合起來去找刘飞兴师问罪,双方之间发生观念冲突是肯定的,但是这话应该怎么样说,怎么样才能让刘飞接受至少不能让刘飞太过于下不來台却是需要技巧的,所以王成林坐在那里便开始沉思起來。

    过了一会,胡天宇过來了,王成林站起身來和胡天宇一起向刘飞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内,刘飞已经接到叶冲的电话,说是季平成已经被他转移到了一个十分隐秘的地方,正在对其进行审查,同时叶冲也询问刘飞什么时候过了和季平成谈话,刘飞告诉季平成他会在今天晚上9点左右过去,让他们现在继续按照既定的套路和季平成展开谈话,争取尽可能多的撬开季平成的嘴巴,了解到更多的情况,和叶冲通完电话之后,刘飞便开始着手研究应该如何和季平成展开谈话。

    刘飞非常清楚,像季平成这种级别的人,一般是不会轻易开口的,尤其是当他贪污比较多的时候,开口越多,自身的危险也就越大,所以要想和这样的人进行谈话,并且通过一次谈话让其开口,这是需要强大的能力和气场的,而且一旦自己的谈话都失败了,恐怕纪委那边要想撬开季平成的嘴巴就更难了,他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所以在这种事情上,刘飞不敢有丝毫的马虎,规规矩矩的做着准备工作,他知道,细节决定成败,也许某一个细节做到位就成功了,反之则失败了。

    这时,林海峰走了进來,向刘飞汇报说王成林和胡天宇一起过來了,要见他,刘飞不由得一皱眉头,他立刻意识到,王成林和胡天宇联袂而來决定不会有什么好事,不过刘飞倒也不是怕事之人,让林海峰出去把他们请了进來。

    王成林和胡天宇进屋之后,刘飞倒也沒有托大,三人一起围坐在茶几上,以方便谈话,不过这一次和以前三人每人做在一个方向上不同,王成林和胡天宇全都坐在了刘飞对面的沙发上,这个细节则再次引起了刘飞的注意。

    坐下之后,林海峰给三人各自泡上一杯茶后便离开了。

    刘飞看向王成林和胡天宇说道:“二位,有什么事情吗。”

    王成林看了胡天宇一眼,示意他先发言,胡天宇自然知道,自己能拉上王成林一起來就已经不错了,也就沒有在推辞,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刘书记,我听说纪委叶冲同志亲自带队到了国土资源局双规了季平成,你听说这件事情了吗。”

    听到胡天宇问到这个问題,刘飞便是心中一动,他已经隐隐猜到王成林和胡天宇此行的目的了,他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嗯,这件事情叶冲在行动之前向我请示过,是我批准他采取行动的。”

    胡天宇听到刘飞承认了,默默的握紧了拳头,双眼中带着几分不满说道:“刘书记,我和王市长认为,叶冲同志这次行动有些猛撞了,因为按照规定,像双规厅级干部这么重大的事情,必须要经过我们市委主要领导同志集体同意才行,叶冲只向你请示而沒有经过多数市委领导的同意就擅自行动,这是对我们市委班子集体权威的蔑视,是不符合程序的行为,对此我和王市长非常不满,我们认为,就此事我们必须要召开常委会,好好的讨论一下,纪委是不是可以不听从市委的领导,单独擅自展开行动。”

    胡天宇的话说得比较重,虽然沒有直接指责刘飞,但是他把目标指向叶冲和指向刘飞沒有任何差别。

    刘飞听完之后表情非常平静,淡淡的扫了王成林一眼说道:“王成林同志,对于胡天宇同志的意见你怎么看。”

    王成林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是绝对不能退缩的,他脸sè严峻的说道:“刘书记,我完全同意胡天宇同志的意见,我们必须要召开常委会好好的批评一下叶冲同志,他擅自行动是非常不妥的,这是对我们市委领导班子的不尊重,这种错误行为必须要立刻纠正,刘书记,你刚才说这件事情你是知情的,对此我认为你的做法也是欠妥,如此重要的事情你在知道的情况下却不通知市委其他同志,万一要是出现什么意外,影响到我们市委班子的形象谁來担负这个责任。”王成林说得义正词严,虽然侧面批评了刘飞的行为,不过还是给刘飞留了一点面子,沒有直接说刘飞把纪委当成政治斗争的工具。

    不过刘飞是什么人啊,通过胡天宇和王成林两人的言词刘飞已经猜到了两个人的潜台词,同时也猜到了两个人所担忧的问題,不过对此刘飞却并不认可,他的脸sè也变得yīn沉了下來,沉声说道:“王成林同志,胡天宇同志,对于你们两个人的说法我并不认为,诚然,你们说叶冲擅自行动不符合常规程序,这一点我完全认可,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叶冲同志的确是向我提出建议问我要不要召开常委会讨论一下这件事情,但是他的这个提议被我直接否定了,原因有二,第一,我相信你们都应该知道,在我们常委会内部是有内jiān存在的,而这一次被双规的对象季平成很有可能和那180亿元资金的去向之谜有着密切的联系,万一要是召开常委会被内jiān得知,对于纪委方面和季平成的谈话是有着比较大的负面影响的,万一要是内jiān采取什么措施提前提醒季平成,那么纪委的本次行动岂不是要失败了吗,在之前迟建平和王丁磊这两名裸官外逃的事件中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一次了,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第二次发生,所以我特别指示叶冲同志此次行动他们纪委悄悄的进行,等事情结束之后在向其他市委班子成员进行通报,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让他们悄悄行动也是为了化解來自各方面的压力,我相信你们两个人应该都收到过各方面打过來的求情电话或者是短信,想要为季平成开脱,至于这些人为什么要替季平成开脱,我相信你们心中也应该有数,要么是何季平成之间有着利益关系,害怕季平成的落马会影响到他们的安全,要么是季平成的上级领导,欣赏季平成,不希望他受到法律的惩罚,但是对我们海明市市委班子而言,既然我们已经公开宣布要追查那180亿元资金去向之谜了,我们必须要把这件事情一查到底,不管涉及到谁,都绝对不能网开一面,否则的话,我们市委的威信何存,纪委的威信何以维护,要是依照我以前的脾气,我认为应该把所有给季平成求情的人全都给公布出來,让广大人民群众看一看,到底都是谁在给季平成这个问題官员求情,让他们接受广大人民群众的监督。”

    听刘飞这样一说,王成林和胡天宇全都眉头紧皱起來,他们沒有想到,刘飞竟然准备了这么充足的理由,尤其是刘飞的第一个理由,直接把两个人提议召开常委会批评叶冲的理由给堵死了,毕竟现在内jiān之事已经让海明市市委班子的神经高度绷紧,谁也不敢在这件事情上轻易去胡乱建议,万一要是再次出现贪官外逃事件,那麻烦不是一般的大,但是不管是王成林和胡天宇,他们都不是轻易言败的人,他们既然决定出手,便沒有空手而回的想法,王成林眼珠一转,立刻计上心头,沉声说道:“刘书记,你说得的意见的确也很重要,但是,我们必须要意识到,不管任何时候,纪委做事必须要按照程序走才行,否则以后纪委一单独行动就拿出内jiān來说事,岂不是让我们市委班子失去了对纪委的领导权力。”

    不得不说,王成林的这番话还是很有分量的,直接将刘飞逼到了墙角,现在王成林只留给了刘飞两种选择,一种就是让刘飞承诺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一种就是刘飞同意召开常委会会讨论此事,对叶冲进行批评,但是不管刘飞选择那种选择,最终的胜利者都是王成林和胡天宇。

    听王成林说完,刘飞突然笑了,虽然王成林的言辞咄咄逼人,但是刘飞却并沒有任何恼怒和不满的表情。

    胡天宇看到刘飞的表情轻松便是一愣,他很纳闷,接下來刘飞到底将会如何应对王成林的步步紧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