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92章 王胡联手

www.wuailogo.com 官途     庄德文点燃一根香烟,在办公室内來回來去的踱步。

    他现在的情绪非常焦躁,他知道,一旦等季平成真的被纪委带走甚至是隔离审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如果能够在季平成沒有交代任何问題之前尽可能的将季平成保下來,那么也许季平成最少还能落一个不进监狱的结果,不过此刻的庄德文心情非常复杂,从理智上讲,他非常清楚现在叶冲既然已经行动了,说明纪委方面肯定是掌握了相当证据的,恐怕季平成有问題是肯定的,自己这个时候跳出來要保季平成很有可能把自己给暴露出來,但是如果自己要是不保他的话,很有可能季平成如果感觉到人生无望的话会把自己给咬出來,因为自己的儿子和女儿现在都在美国留学,而他们留学的费用全都是季平成资助的,而且季平成每年都会给自己送一两件古玩玉器或者是名人字画來,虽然双方约定的是他只是暂时借过來把玩把玩,欣赏欣赏,但是双方全都心知肚明,在这种情况下,庄德文真是有些头疼了。

    來回來去踱步良久之后,庄德文还是决定冒险试一试,想办法跟叶冲给季平成求求情,尽可能的让季平成不至于判个死刑。

    想到此处,庄德文拿出手机开始拨打叶冲的电话,然而,叶冲的电话此刻已经关机了,他根本就联系不上,很显然,叶冲在前往国土局双规季平成之前便预料到当季平成被双规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肯定有人会给季平成求情,要知道,虽然他是海明市纪委书记,但是很多时候,有些人还是会给他带來比较大的压力的,他不能得罪太多的人,否则以后的工作就很难展开了,而且他要想在官场上继续升迁下去,也不能得罪太多的人,但是这个季平成又是刘飞决意要拿下的对象,而且很有可能季平成的出现能够给海明市的局势带來巨大的转机,而一旦自己从季平成这件事情上打开海明市庞大网络的一角,这将会是超级闪亮的政绩,他之所以会如此尽心尽力的帮助刘飞,除了他非常认可和敬佩刘飞以及他本身的正义感之外,做出成绩以获得上级赏识从而升迁也是他的一个很大的动力,所以这一次,为了防止有人在关键时刻给季平成说情,让自己进退两难,他干脆直接关了手机,先把季平成带走隔离审查在说,等到了那个时候,一切木已成舟,别人在想找他说情他就可以推说刘飞已经重点关注此事,他已经无能为力了。

    叶冲虽然充满了正义感,但是为人并不迂腐,政治智慧也是非常高的,所以庄德文拨打叶冲的电话以失败而告终。

    看到叶冲关机了,庄德文便猜到了叶冲的想法,心中暗骂叶冲的同时不得不來回來去的踱步开动脑筋寻找对策。

    接连抽了两根烟之后,他决定先去找胡天宇试试,毕竟现在自己是胡天宇的人,而季平成是自己的人,胡天宇怎么也得帮自己一下。

    想到此处,他掐灭烟头,來到胡天宇的办公室内,脸sè有些难看的说道:“胡书记,我來找您求援來了。”

    胡天宇就是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庄德文说道:“老庄啊,有什么事情吗。”

    庄德文便把季平成已经被叶冲亲自带走的事情给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他满脸愤怒的说道:“胡书记,对于纪委方面的行动我非常不满,季平成可是厅级干部啊,即使是纪委想要双规他的话,怎么也得上常委会讨论一下吧,就算为了保密不上常委会讨论,怎么着也得召开书记办公会讨论一下吧,但是叶冲竟然在沒有任何程序的情况下下直接把季平成同志给带走了,我很纳闷,这纪委还是不是市委领导下的纪委,他们纪委怎么能够不经轻视就擅自行动对厅级干部采取行动呢,他们眼中还有沒有您这个市委副书记,胡书记,您是知道的,这季平成是我一手提拔起來的,他是一个能力非常强的同志,不管是思想道德还是为人处世都有可圈可点之处,或许他有一些小的毛病,这一点我承认,但是他这个同志在大面上还是过得去的,总体上來说还是一个不错的同志,他们纪委总不能因为季平成同志的一点小问題就拿过去无限的放大,非得要双规他吧,他们纪委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太妥当呢,是,我知道之前季平成同志在H7地块的竞标中对刘书记的好兄弟肖强和徐哲他们的强者集团做了一些小动作,差点沒有让他们的资质审核获得通过,但是后來刘书记不是亲自出面摆平了此事吗,强者集团的资质审核也获得了通过,那次我也狠狠的批评了季平成一顿,但是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刘书记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翻后账,想要直接把季平成给双规了呢,胡书记,我们大家都知道,叶冲就是刘书记的一条狗啊,刘书记让他咬谁他就咬谁,现在刘飞让他去双规季平成,这不明显是对当时那件事情的报复吗,胡书记,纪委是属于我们市委的强力部门,是用來对干部纪律作风进行督查的重要单位,这样的部门绝对不能沦为某些人的政治斗争的工具啊,我估计刘飞肯定是对于我不和他结盟而是和您结盟对我怀恨在心啊,他双规季平成这是杀鸡儆猴想要落我的面子啊,而现在海明市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庄德文是您胡书记的人,刘飞落我的面子就是在落您的面子啊,胡书记,我们不能让刘飞再这样肆无忌惮的嚣张下去了,刘飞的作风实在是太霸道太嚣张了,他身为我们海明市市委班子的班长,根本就沒有一点为班子团结着想的意识嘛。”

    庄德文越说越是愤怒,在他眼中,刘飞似乎成了一个不顾班子团结,喜欢打击报复的官场小人,是人人都应该得而诛之的败类。

    胡天宇听完庄德文这番怒气冲天的评论之后,脸sè也yīn沉了下來,虽然他心中知道庄德文的话并不是很准确,但是有一点他却是认同的,那就是庄德文所说的刘飞让纪委双规季平成肯定是为了对庄德文进行打击报复,因为他非常清楚,庄德文背叛刘飞投靠自己绝对会让刘飞对庄德文十分不满,在加上之前季平成故意为难强者集团,这足以成为刘飞爆发的触点,尤其是庄德文刚才所说的,绝对不能让纪委成为某些人政治斗争的工具,对于这一点他是非常认同的,现在叶冲几乎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刘飞穿一条裤子,接连在海明市拿下了不少的问題官员,这让他产生了一股浓浓的危机感,尤其是这一次,叶冲不经请示擅自行动,更是让他对叶冲和刘飞充满了不满,想到此处,胡天宇最终决定这一次必须好好的给叶冲甚至是刘飞一个教训,绝对不能让叶冲在这样胡作非为下去了,否则的话,如果纪委方面总是不按规矩办事,失去了市委对纪委的制衡,恐怕将來刘飞的话语权将会一步步的扩大,自己的生存空间将会被严重挤压,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至于季平成到底问題严重不严重,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通过这一次的事件,他必须要好好的给刘飞和叶冲一个教训。

    想到此处,胡天宇点点头说道:“嗯,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好好思考一下,争取做些什么,你等我的消息就行。”

    庄德文听到胡天宇给出了肯定的答复,知道季平成多了一线生机,对胡天宇道谢之后便离开了。

    等庄德文离开之后,胡天宇沉思了一会之后,拨通了王成林的电话,沉声说道:“王市长,叶冲亲自带人双规了季平成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王成林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这件事情我也刚刚听说,胡天宇同志,对于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听到王成林的语气之后,胡天宇心中就是一动,他知道,叶冲这一次突然行动同样也引起了王成林的jǐng觉和不满,现在看來,自己给王成林打电话这一步算是走对了,他决定立刻跟进一步,便充满了愤怒的说道:“王市长,说实在的,这件事情我也是刚刚知道不久,我沒有想到,这一次对于季平成这样国土资源局的重量级厅级人物采取行动,叶冲竟然不经请示就擅自行动,这明显是沒有把我们市委放在眼中啊,这是绝对要不得的,或许刘书记知道此事,但是刘书记也不能完全代表我们市委嘛,王市长,此风不可长啊,否则的话,恐怕长此下去,纪委将会沦为我们刘书记政治斗争的工具啊,这对于我们海明市其他常委來说是非常不公平的。”

    王成林此刻也正在烦恼这件事情呢,因为在叶冲带走季平成之后不久,他便接到了燕京市一些人员打來的咨询电话,委婉的表达了对季平成被带走的不满,更有些人直接开口给季平成求情,再加上他之前根本就沒有听到风声,感觉到非常被动,同时也对叶冲擅自行动非常的不满,此刻,在被胡天宇这么一鼓动,他脸sèyīn沉着说道:“胡天宇同志,你的说法很有道理,这样吧,咱们现在立刻去找刘飞同志,好好的跟他谈一谈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