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91章 叶冲突然行动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看到林海峰如此激动便是一愣,对于林海峰这位秘书刘飞还是比较了解的,他跟了自己这么长时间,跟着自己学到了很多实用的东西,尤其是对于心境的锤炼,比之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一般的事情是很难让他如此激动的。

    这时,林海峰把手中的资料放在刘飞的桌前说道:“老板,刚刚受到并经过初步核实的资料,从这些材料中可以看出,国土资源局局长季平成受到的举报数量非常多,不仅有來自房地产开发商的,还有來自官场内部实名制举报的,根据这些举报资料显示,季平成在担任国土资源局局长期间贪污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手段特别隐蔽,纪委那边已经决定对季平成进行立案侦查了,当然,目前一切都在保密之中,并沒有向外泄露消息。”

    刘飞听完之后再次一惊,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刚刚公布了举报热线才三天,就收到了如此重磅的材料,这让他在高兴之余也有些痛心,因为被举报和查实的干部越多,说明海明市的干部队伍受到腐化的程度也越严重,不过这更加坚定了对于海明市的干部队伍必须要进行严厉整顿的决心,不破不立是刘飞对海明市官场风气的最终观点。

    拿起材料來,刘飞仔细的阅读了起來,看到刘飞忙碌起來,林海峰悄悄退出房间,把房门轻轻给带上了。

    整整半个小时的时间,刘飞把这些举报材料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看完之后,刘飞脸sè当即便yīn沉了下來,从这些初步核实的材料上看,季平成的问題还是比较严重的。

    就在这个时候,叶冲步履匆匆的赶到刘飞办公室。

    进门之后,叶冲有些焦急的把一份材料放在刘飞办公室上说道:“刘书记,有关季平成的举报材料海峰拿给你看了沒有,由于我们纪委方面认为国土资源局的季平成同志问題特别严重,所以我们纪委方面希望能够对季平成的银行账户进行彻底调查,为了保密,我直接就來找您签字來了,希望能够批准。”

    刘飞直接拿起笔來毫不犹豫的在材料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又写上了一行字,随后对叶冲说道:“这样吧,光凭这些举报材料和初步核实的情况就足以确定季平成存在严重问題了,为了避免季平成再次出现司马南那样类似的问題,这次纪委方面由你亲自带队,带着几个可以信赖之人,直接到他们单位将他进行双规,另外,由你们纪委方面介入,直接对其银行账户进行冻结,以免出现意外,至于季平成的审讯问題,也由你亲自來负责,等你们把他控制住以后,除了你以为,立刻断绝其他所有工作人员与外界联系的通道,至于这段审讯期间你们的饭菜我会派专人亲自给你们送去,以策万全,等你们审讯进入僵局之后打电话通知我,我亲自过去和季平成谈一谈,季平成这一点必须要拿下,算是你们纪委下半年反腐的第一次重拳出击,必须给我们海明市所有的官员大爷们提个醒,不要轻易伸手,伸手必被抓,不管他有多大的后台,不管他是谁,我们市委班子对于这样的人都绝对不会姑息。”

    听完刘飞的话之后,叶冲的脸上有些激动,他沒有想到刘飞对于他们纪委方面的支持力度如此之大,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好的,刘书记,我马上展开行动,绝对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绝对不会让司马南的悲剧在季平成的身上重演,绝对不会让那幕后的黑手再次把手伸进我们纪委的队伍之中。”

    刘飞笑着点点头:“好了,你去忙吧。”

    等叶冲离开之后,刘飞的眼神露出两道寒光,握紧拳头喃喃自语道:“那个隐藏在幕后的黑手啊,我不管你是谁,你有多大强大的后台,我一定要将这180亿元的资金去向调查清楚,我要把你们这条线上的所有人一网打尽,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我刘飞两个字倒过來写,哼,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的忍耐极限,这一次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到底都是谁。”

    从刘飞办公室离开之后,叶冲并沒有直接回纪委,而是驱车直接赶往国土资源局,与此同时,也给国土资源局的内部的纪检处副处长石金发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他国土资源局的局长季平成是否在办公室内。

    石金发是叶冲埋在国土局内部的一枚棋子,來国土局担任纪检处副处长之前,他只是纪委内部一个小科员,当初叶冲看到他毕业于清华大学,品学兼优,能力出众,心智坚定,所以叶冲对他颇为看重,在他接连破了几个大案之后,叶冲直接将他破格提拔到了正科级的岗位上,随后不到3年的时间,由于石金发表现依然非常出sè,叶冲便想要将他提拔到副处级的位置上,不过由于纪委内部暂时沒有好的位置,在加上当时叶冲便听说国土资源局内部腐*败问題十分严重,于是便将石金发提拔为副处长放到了国土资源局,然而,到了国土资源局之后,石金发并沒有表现出特别亮眼,而是韬光养晦起來,但是实际上,他一直默默的在暗中搜集这国土资源局的内部**情况,以便当叶冲需要对国土资源局动手的时候能够为叶冲提供充足的弹药,现在突然接到叶冲电话,石金发心中就是一凛,他意识到,很有可能自己的这位老领导真的要对国土局动手了。

    石金发接到叶冲的指示之后,并沒有急匆匆的去找别人打听季平成的情况,因为他知道,叶冲既然要动手,肯定是突然袭击,否则以季平成的级别和背景,一旦让受到惊吓或者得到信息,后果十分严重,所以他略一思考,便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份材料,直接來到季平成的办公室内,以材料为说辞向季平成汇报请示工作,亲眼见到季平成在办公室之后,季平成汇报完工作之后,并沒有回自己办公室,而是先给叶冲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季平成就在办公室内,随后他直接去了门卫值班室,在那里和门卫们闲聊了起來,一边闲聊,一边关注着大门口处的情况,以防止季平成从其他渠道得到消息突然离开局里。

    接到石金发的短信之后,叶冲一边开车往国土局赶,一边给自己的几名得力手下打电话,让他们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国土资源局门口集合,但是不要惊动其他任何人。

    接到叶冲的指示,纪委内几名工作人员先后悄然离开,赶到了国土资源局外面,和叶冲汇合。

    这时,叶冲再次和石金发取得了联系,石金发向叶冲确认季平成还在办公室内,同时让门卫直接放他们进去,门卫自然知道石金发是纪委内部的领导,对于他的指示不敢不听,沒有跟任何人打招呼便把叶冲等人放了进去。

    进门之后,叶冲带着4名身高马大的手下直接來到季平成的办公室外,敲响了房门。

    房间内传來一阵异常威严的声音:“进來。”

    听到季平成的确在办公室内,叶冲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季平成看到叶冲出现在自己办公室内,当时就是一惊,脸sè一下子就白了,双腿也颤抖起來,手中的茶杯更是当啷一下掉在了桌子上,他顾不得去扶茶杯,而是连忙站起身來声音颤抖着看向叶冲说道:“叶书记,您怎么來了,有什么指示。”

    叶冲直接脸sè严肃的看向季平成说道:“季平成同志,由于你涉嫌严重违纪,现在我们纪委正式依法对你采取隔离审查措施,请你们配合我们的工作。”

    叶冲说话的时候,两名工作人员堵住了门口,以防止季平成狗急跳墙,另外两名工作人员來到季平成身体两侧,先给季平成出示了相关的证件和隔离审查材料让他签字之后,便驾着季平成准备离开。

    季平成这一下子可急眼了,他也知道,一旦自己被纪委悄悄的带走,恐怕自己真的就危险了,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根本无力抗衡这四个身高马大的纪委人员,所以他决定想办法提醒自己的一些嫡系手下,让他们尽快把自己被带走的消息传递出去,争取有人能够出手捞他,所以等到他被带到走廊的时候,他立刻一边使劲的挣扎着一边大声喊道:“叶书记,你们凭什么要对我实施隔离审查,我季平成行得正,坐得端,从來沒有犯过一丝一毫的错误,我从來沒有做过任何亏心事,我不跟你们走,不跟你们走。”

    季平成的声音很大,一下子便惊动了国土局内部的工作人员,很大人纷纷从办公室内探出头來查看。

    很快的,国土局内部便有人将电话打到庄德文的手机上,告诉他季平成正在被纪委带走,庄德文听到这个消息就是一惊,脸sè也变得严峻起來,要知道,季平成可是他的人,如果他就这么被纪委带走隔离审查了,不仅他的颜面和威信要受到损害,弄不好很有可能会弄一身sāo气,这让他的火气相当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