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88章 刘飞震怒

www.wuailogo.com 官途     军师听完刘阳的话之后眉头便是一皱,沉声说道:“司马南不是混的好好的嘛,怎么就突然被双规了呢。”

    刘阳苦笑着说道:“军师,说道这个问題,我只能感叹一句,这世界上的人要说死得快的,就得属那些贪婪和利yù熏心之辈,当初我们找上司马南让他成为我们的利益输送者的根本原因就是他贪婪,他经不起我们的诱惑,但是现在看來,我们在开发了司马南这个利益点的同时也为我们自己挖了一个陷阱,司马南这次之所以栽了,其主要原因就是在H7地块拍卖完之后,他为了能够多捞取一些利益,竟然把主意打到了H7地块的拍卖款上面,还向王成林和刘飞哭穷,说海明市财政上已经沒有钱了,而王成林当初就看着司马南不顺眼,这一次顺势给司马南挖了一个坑,让他去找不按常理出牌的刘飞,在刘飞那里,司马南又耍了小聪明,认为刘飞被他给忽悠过去了,他哪里知道,刘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一边应付他一边派人去西江区财政局查账,结果查到了西江区财政上面的重大漏洞,而且从海明市那边得到的消息说,西江区那边财政局里面有人和审计局的人配合,最终把司马南给绊倒了,这一次,就连司马南的靠山胡天宇都沒有为他出面,军师,我们现在必须得尽快想办法啊,我估计司马南这家伙不一定能够支持多少时间啊,一旦司马南开口吐露和我们之间的关系,恐怕我们就很有可能会暴露。”

    军师听完之陷入了沉默之中,这时,旁边的大少突然沉声说道:“军师,我看司马南罪证确凿,想要把他救出來基本上是不太可能了,而且以刘飞的个xìng就算我们找了燕京市这边的关系为司马南说情他也未必会买账,既然这样,我们不如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找人做了他,一了百了,以免他道时候真的把我们给供出來,那样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军师听完之后轻轻点点头:“嗯,就按大少的意思办吧,刘阳,你出面cāo作一下。”

    海明市,刘飞坐在办公室内,看着桌子上的汇报文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虽然海明市是一个经济高度发达地区,一个区财政预算每年都是上百亿的,但是西江区在短短的几年之内竟然亏空了20多个亿而且还沒有激起多大的水花,这反映出來的问題可就大了,首先,这20多个亿的财政资金真的像财政局的那些人所说的都因为看起來很正常的途径亏损掉了吗,其次,如果不是如此,而是认为cāo作的,那么这笔钱又到哪里去了,怎么样才能追回这20多个亿的资金。”

    一时之间,各种思路在刘飞脑海中飞快的盘旋着,他的表情越來越凝重,不过很快的,刘飞便意识到,解决所有问題的关键节点还是在司马南的身上,所以刘飞当即给纪委书记叶冲打了一个电话,让叶冲一定要想办法撬开司马南的嘴,争取尽可能的追回那20个亿的财政资金,为国家和人民挽回损失。

    然而,第二天上午,刘飞刚刚來到办公室,叶冲便火急火燎的赶了过來,脸sè严峻的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我刚刚得到消息,就在今天早晨吃饭的时候,司马南喝了一碗粥之后,当即七窍流血而亡,据jǐng方初步判断他是被人下毒给害死了,具体是什么毒还在盘查之中,而负责为司马南准备饭菜的厨师也在厨房内用菜刀抹脖子自杀,现在所有的线索都已经断了。”

    刘飞听完之后,脸sè一下子就yīn沉了下來,刘飞已经非常清醒的意识到,现在的海明市虽然看起來风平浪静的,但是恐怕私底下早已经暗流涌动了,而海明市接二连三发生的突发事件中对手cāo作的手法都十分高超,几乎让人无法抓到任何痕迹和把柄,这充分说明对方非常害怕海明市从司马南的口中问出一些消息來,从对方的作案手段來看,对方很有可能是何那180亿元的资金有关,想到这里,刘飞心中的怒气已经如同火山一般爆发出來,他狠狠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好,好一个杀人灭口,好一个毁尸灭迹,既然你们想尽一切办法想阻止我对那180亿元进行调查,那好,我就陪你们好好的玩一玩。”说完,刘飞看向正在充满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叶冲说道:“叶冲,你既然來了,就先别走了,一会准备参加紧急常委会,我有重要事情要上常委会进行讨论。”

    说着,刘飞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杜洪波的电话,立刻大声说道:“杜洪波,你立刻通知所有常委,半个小时之后到常委会会议室集合,召开紧急常委会。”

    半个小时之后,所有常委全都脸上带着一丝疑惑在常委会会议室内坐定。

    刘飞和叶冲满脸严峻的走进会议室内。

    坐下之后,刘飞沉声说道:“好,既然各位都到齐了,我们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題吧,叶冲通知,你先把司马南的情况跟在座常委们说一下。”

    叶冲当即就把司马南被毒杀、厨师自杀的消息跟众人详细描述了一遍。

    叶冲说完之后,刘飞当即怒声说道:“各位常委们,你们看到了吗,竟然有人在我们海明市市委班子的眼皮子底下把司马南这么重要的官员给毒杀了,这说明什么问題,这说明有人非常害怕司马南会向我们纪委部门袒露他所知道的实情,这说明毒杀司马南的人根本无视我们海明市市委班子的权威,说明他们根本就沒有把我们海明市市委班子成员放在眼中,还有之前发生的裸官外逃事件,也是有内jiān通风报信,而据那两个内jiān坦白,他们也是受到神秘人物的指示和威胁才不得不去做的,还有之前杜月升准备拿出那180亿元资金所涉及到的股东架构之时突然被人枪杀并抢走了那份材料吞入腹中,还有之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说着,刘飞把海明市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不同寻常的事情一一列举,随后充满怒气的说道:“各位,我们海明市接连发生的诸多事件或明或暗的都指向一个隐藏在幕后的超级黑手,那就是和那180亿元资金的去向之谜有关,这说明有人特别不愿意我们海明市在这件事情上继续追查下去,所以他们不断的给我们海明市制造各种各样的麻烦,对此我彻底出离愤怒了,所以我决定,从现在开始,我们海明市必须要公开的、大张旗鼓的追查那180亿元资金去向之谜,与此同时,我们必须要向社会媒体公开举报电话和邮箱收集线索,并对提供重要线索的群众给予重奖,我们必须要把那180亿元资金去向之谜调查清楚,否则的话,我们海明市不知道还会发生多少类似司马南这样的事件,我们必须要让所有违法者受到他们应有的处分。”说完,刘飞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杀气。

    听到刘飞这番话之后,很多常委全都震惊了,他们谁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会突然提出这件事情,而且要大张旗鼓的调查这件事情,要知道,这件事情一旦公布,将会对海明市市委班子的整体形象造成重大的伤害。

    刘飞刚刚说完,肖建辉便皱着眉头说道:“刘书记,你的提议我能理解,你的愤怒我也能够理解,但是恕我直言,我们海明市绝对不能按照你的提议去做,原因有三,第一,杜月升虽然在他被抓之时告诉我们有180亿元的资金被他通过各种方式转移给了一个神秘的组*织,但是,我们必须要注意,杜月升首先是一个罪人,他的话是否应该采信值得我马上深入探讨,而且那180亿元资金是否存在需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第二,姑且不论杜月升的话是否值得采信,单单是我们公布有180亿元资金去向不明,让社会提供线索本身便会对我们海明市的市委班子的威信产生极大的损伤,而且也会让上级领导对我们海明市市委班子产生严重怀疑,对此,我们海明市市委班子伤不起,第三,就算这180亿元资金真的存在,那么一旦我们公开调查这件事情,势必会打草惊蛇,让对方有所防备甚至是毁灭证据,我们恐怕要想真正查出这个问題來,恐怕千难万难,所以,我认为,在这180亿元资金去向之谜上,我们海明市公安机关可以私下里展开排查,但是绝对不能如此大张旗鼓的进行宣传,那样对我们海明市沒有好处,只有危害,我希望刘书记你能够慎重考虑这件事情。”

    肖建辉说完,杜洪波立刻说道:“是啊,刘书记,现在那180亿元是否存在我们都无法断定,我们如何能够大张旗鼓的去调查呢,万一要是什么都调查不出來,我们海明市如何下这个台阶,岂不让全国人民和同行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