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87章 司马南落马

www.wuailogo.com 官途     张帅看出了刘飞眼中对自己的质疑,不过他的脸上的表情倒是非常镇定,他苦笑着说道:“刘书记,您批评的是,沒有能够控制好财政局的大局我的确富有不同推卸的责任,因为我是区长,不过呢,在这里我也得向您反映一下我们西江区的实情,我们西江区的马正南同志是在几年前从区委副书记的位置升任区委书记的,而他在担任区委副书记之前担任的是区委组织部部长,可以说,司马南同志在我们西江区拥有很高的人脉网络,虽然我是区长,但是财政局在我当上区长之前便一直都在司马南同志的控制之下,而且司马南同志对我们区委常委会的掌控度也是非常强的,基本上西江区早已经成为司马南同志的一言堂,正因为如此,我心灰意冷之下就把所有的心思全都集中在了发展我们西江区的经济上,虽然依然时常会受到司马南同志的指手画脚,但是我认为也只有如此,才能尽我最大的可能,为我们西江区的人民做一些实事。”

    张帅说的非常委婉,但是在刘飞听來却是另外一回事,从张帅的言谈之中,他可以深切的感受到司马南在西江区的势力庞大,这让他对司马南就更加不满了,身为一个区委书记,如果你不能做事也沒有关系,搞一言堂也可以理解,但问題是你必须得学会用人,必须要让能够办事的人充分发挥出他们的特长,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搞一言堂的区委书记对区里的掌控力度越强,对区里的危害也就越大。

    不过在愤怒之余,刘飞对张帅也多了几分欣赏,从张帅的表达來看,此人低调内敛却又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知道该做什么事情,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刘飞便笑着说道:“张帅啊,西江区财政局那边你有沒有信得过的人,现在市审计局正在对财政局进行审计,如果你有信得过的人的话,可以让他们配合审计局的同志加快审计速度。”

    这是刘飞对张帅最后的考验,如果张帅不能拿出一个信得过的人的话,说明张帅对自己并沒有完全信任,同时也说明张帅政治斗争的能力的确不行,甚至是在区里的威信也不行,纵然是把他扶上区委书记的座位,恐怕也未必能够坐得稳。

    不过张帅的回答却令刘飞大吃一惊,张帅说道:“刘书记,区财政局排名第二的副局长林海龙是我的人,办公室主任谢chūn强虽然表面上看是司马南的人,但是实际上谢chūn强也是我安排的人,虽然我无法掌控财政局,但是对财政局内的很多事情都可以通过这两个人了解的清清楚楚,而谢chūn强每个月都会写一份财政局内部的材料汇总交给我,我那里一直都保留着,如果审计局方面需要的话,我可以把这些资料拿出來。”

    这一下刘飞不得不对张帅刮目相看,看來这也是一个猎手型的人才,虽然因为实力不济无法摆脱当时的困境,但却一直暗中进行着布局,以图一旦有机会便可以获得最大的益处,能够在财政局办公室这么重要的位置安插上他的人,说明此人在政治斗争上还是比较有眼光的,此刻刘飞对张帅彻底起了爱才之心,点点头说道:“嗯,这样吧,你先让那两位同志去配合审计局的同志们展开审计工作,至于谢chūn强写的那些材料可以先提交到我这里來,我先看一下。”

    张帅连忙表示同意。

    在张帅的指示下,林海龙和谢chūn强主动找到审计局的副局长何国华,向何国华提供了很多财政局内部的相关信息,在这些信息的指引下,审计局仅仅用了一下午的时间,便把财政局今年以及最近3年内违规使用各种资金的情况掌握清楚了,而调查的结果更是令审计人员触目惊心。

    当天晚上7点钟,刘飞在办公室内接待了审计局副局长何国华,何国华就审计局在西江区财政局的审计结果对刘飞进行了汇报,从何国华的汇报中刘飞得知,由于西江区财政局局长程惠玲和常务副局长李建中都是区委书记马正南的人,所以他们在财政局内部可以说是一手遮天,财政局在很多资金上都存在违规使用的情况,包括挪用、设置小金库等等,而问題最严重的则是在区委书记马正南的指示下,违规将一笔1.2亿元的扶贫资金用于给一家企业违规放高利贷,后來这家企业因为经营不善破产,这1.2亿元有去无回,类似的事件竟然不止一笔,而几乎每一件事都与司马南的指示有关,其中涉及到违规使用资金的数量达到20多亿元,损失资金总额高达17亿元,而这也导致西江区的财政状况一直都是比较紧绷的,很多应该配套到位的资金根本无法兑现,寅吃卯粮的现象一年接着一年。

    听完何国华的汇报之后,刘飞首先对何国华等审计局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肯定,与此同时,他立刻打电话喊來了市长王成林、市委副书记胡天宇以及市纪委书记叶冲。

    四个人召开了一个紧急碰头会,在碰头会上,刘飞把审计局的审计材料摆在桌面上,一人一份发给众人,然后说道:“各位,这些材料是审计局通过一下午的时间对西江区财政局的情况进行审计之后得出结论,从这些材料上看,西江区区委书记和马正南同志和财政局局长程惠玲、李建中存在严重的违纪情况,我建议由纪委方面立刻介入,对马正南实施双规,以便掌握更多的情况,尽可能的晚会国家的财产损失,大家先看看这些材料,然后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十分钟之后,众人全都看完了材料,王成林第一个抬起头來脸sè严峻的说道:“刘书记,从这些审计材料上可以看出,西江区财政局违规使用、挪用资金的情况十分严重,必须尽快让纪委介入,否则一旦让马正南得到信息潜逃的话,我们市委的压力就非常大了。”

    叶冲而已点点头说道:“是啊,刘书记,司马南的问題非常严重,绝对不仅仅是违纪那么简单,而我们纪委也接到过一些有关司马南的问題举报,虽然很多问題无法查证,但是根据我们掌握的一些情况,司马南同志的确存在一些违规违纪的问題,比如所包养情妇的问題等,不过考虑到我们掌握的这些情况并不足以对司马南实施双规,所以我们并沒有擅自行动,只是在进行进一步的核查之中,不过审计局的材料足以对司马南等人进行双规了。”

    胡天宇一看书记办公会上的情况,当时便意识到自己如果要是包庇司马南的话,恐怕会对自己的自身形象和声誉造成极大的损伤,在这种情况下,他毫不犹豫的说道:“我同意刘书记的意见,立刻对司马南、程惠玲、李建中等人实施双规。”

    随后,刘飞让叶冲出去亲自指挥这次双规行动,同时他则继续带着王成林和胡天宇进行开会,研讨有关H7地块的长远规划问題。

    只不过此刻的王成林和胡天宇对这个问題早已经心不在焉了,因为他们都知道,刘飞之所以要继续主持这次会议,明显是担心两个人泄密,同时,两个人心中也在思考着另外一个问題,那就是等司马南被双规之后,又谁來担任西江区区长的问題。

    1个小时之后,刘飞接到叶冲汇报,说司马南三人已经被控制了,这才宣布散会,不过在散会之前,刘飞却告诉王成林和胡天宇,明天下午召开书记办公会讨论一下司马南被双规之后,西江区区委书记的人选问題,以便让西江区尽快回复正常状态,毕竟随着H7地块即将展开建设,西江区经济发展已经开始进入快车道了,绝对耽搁不起。

    两人听完之后,全都脸sè凝重的点点头,各自回去了。

    路上,王成林一边走一边低头沉思着刘飞这一次为什么会突然对司马南出手,因为按照他的推测,如果刘飞要出手的话,应该是首先对国土局局长季平成出手才对,毕竟在H7地块cāo作过程中,他的表现堪称拙劣,但是刘飞却并沒有对季平成出手,反而对司马南出手,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刘飞想要在这个位置上安插上他自己的人吗。

    胡天宇回到办公室以后,气的直接狠狠一拍桌子,咬着牙说道:“刘飞啊刘飞,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啊,你为什么非得要对我的人下手呢,我好不容易才在海明市的区县之中布置了这么一个控制力最强的点,你却偏偏给我连根拔起了,难道你是在报复之前我在罗曼德集团事件中突然反水吗,或者你有什么深层次的战略布局呢。

    燕京市,军师、大少、刘阳再次聚在了一起。

    刘阳脸sè严峻的说道:“军师,西江区的司马南被海明市纪委给双规了,您说他会不会把我们给供出來啊,难道刘飞知道司马南是我们主要的利益输送者不成,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如果司马南要是把我们供出來的话,我们在海明市的布局网络很有可能会浮出水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