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86章 考察张帅

www.wuailogo.com 官途     “张帅同志,对于H7地块你认为接下來我们应该如何cāo作,怎么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H7地块的商业调节功能,让西江区的经济发展加快速度。”刘飞淡淡的问題。

    这是刘飞对张帅能力的一次重大考验,如果张帅要是无法通过这一关的话,刘飞对他兴趣就会降低很多。

    张帅并沒有急于回答刘飞的问題,而是略微沉思了一下,在心中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这才回答道:“刘书记,我认为H7地块被定位为我们西江区新的商业中心,这是一个非常jīng彩的大手笔规划方案,虽然之前我们西江区的老城区也有成熟的商业中心,但是毕竟那边很多建筑都是90年代我们海明市刚刚崛起的时候所建筑的,甚至有不少还属于80年代中期所建设的,不论是规模还是档次上,都已经相当落后了,所以相比于海明区和振港区、浦南区那些区域,我们西江区的发展要滞后很多,把H7地块打造成新的商业中心以后,肯定可以吸引相当一批新的大中型企业入驻这个商业中心,而且我正在考虑着在我们西江区这边建设一个新的大型临江码头,这样一來,我们可以接纳很多沿着长江运输过來的货物,并通过各种渠道把我们接收到的各种物资输送到振港区或者全国其他区域,所以,我们认为对于我们西江区的定位应该是以H7地块的商业中心为核心,以全新建设的江运码头为节点,把我们西江区打造成我们海明市连接海运、江运、陆运、铁路运输等运输模式为一体的综合xìng物流中心,同时,我准备在西江区建设一个物联网工业园区,引进各种类型的高科技物联网企业入驻,从而为我们各种运输模式提供更加先进的科学技术,促进各种物流产业的发展,实现与振港区、浦南区等优势互补的产业区域……”

    张帅说话的时候,言语之间充满了强烈的自信,同时也充满了期待。

    刘飞听完之后,脸上露出了满意之sè,他真沒有想到,这个西江区的区长竟然有如此大局意识,他所说的这些构思和刘飞为西江区所制定的经济发展规划有着很多相同之处,尤其是建立江运码头和物联网产业园区的想法,更是刘飞所指定规划的核心部分,张帅能够看到这些东西,说明此人还是很有才华的,刘飞点点头说道:“张帅同志,你的想法非常好,而且从你的陈述语气來看,你的这些想法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肯定是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你不向市委提出这个计划并争取实施呢。”

    张帅苦笑着说道:“刘书记,我们区zhèng fǔ的确提出过这个计划,但是这个计划在我们区委常委会并沒有获得通过,我们区委的马正南同志对于我们区zhèng fǔ提出的这个计划非常不赞同,他认为我们这个计划太空洞,看起來很美好,实际上并不具备多少可cāo作xìng,尤其是建立江运码头这件事情,需要的资金非常大,不是我们西江区财政和市财政能够解决的问題,所以他认为把我们财政资金花在其他项目上是比较合适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张帅的语气中多少表露出了不满之意,却又显得无可奈何。

    刘飞的眉头也是微微一皱,他还真沒有想到,西江区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让他对西江区区委书记马正南更加的的不满意了,不过刘飞并沒有表露出來,而是问道:“张帅同志,我有一点非常好奇,按理说你能想出这样一个非常好的规划出來,为什么不想办法去向上级反映呢。”

    张帅苦笑着说道:“刘书记,说实在的,我也的确想过这件事情,但是对于司马南同志的xìng格我是比较了解的,他最讨厌下面的人越级上报,不过为了我们西江区发展的大计,就这件事情我曾经向常务副市长庄德文同志反应过,并且还亲自把我们西江区zhèng fǔ所制定的发展规划提交给庄德文同志,不过庄德文同志对于我们这个计划并不看好,他认为即便是以海明市的财力也无法支持建设这么大的一个港口建设项目,而且他还说,现在我们海明市的海运码头在全国都是比较有名的,根本沒有必要在建造一个江运码头,那样做只能是劳民伤财,空耗财政。”

    刘飞听到庄德文竟然也反对这个计划,脸sè当即便yīn沉了下來,因为有关西江区的经济发展规划,刘飞只是和王成林和胡天宇说了,并沒有知会其他人,因为他也担心市委里面会有比较大的反对建造江运码头的声音,所以这件事情现在只能一步一步的向前推进,否则的话,很有可能会夭折,毕竟建造一个上规模的江运码头至少投资也是上千亿元,这笔钱紧靠财政资金是绝对不行的,而且如果仅仅是建设了一个码头却无法产生盈利的话,更是不可能获得多数人支持的,此刻,刘飞有些理解张帅的无奈了。

    不过从张帅明知道这种思路很有可能不太会获得支持的情况下依然敢在自己面前提出他的发展思路,这说明张帅虽然遭遇了多次打击,依然沒有泯灭他的这个发展思路,这也说明他做事还是比较有韧劲的,通过这个细节,让刘飞对张帅的满意度又上升了几分。

    现在,刘飞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个张帅还是值得拉拢的了,想到此处,刘飞笑着说道:“嗯,张帅同志,我支持你的发展思路,不过呢,你的发展思路还是有着一定的思维局限xìng,其实,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不可能一步到位的,所以,我们身为想要为老百姓做些实事的官员,必须要懂得变通,就像要建立江运码头这件事情,咱们两个的思路是一致的,我也知道这件事情的阻力非常大,但是呢,我又想推进这件事情,怎么办呢,我就想了一个办法,第一,就是先要在你们西江区建立H7地块的商业中心,吸引大批的商业企业入驻这个商业中心,先产生对于各种运输的需求,毕竟从陆路运输货物的成本相比于从江运的成本要高不少,一旦落户企业比较多以后,那么一旦我们提出要建立江运码头的概念,到时候阻力就相对來说小了很多,还有,这个码头的建设也沒有必要非得盯着财政资金,毕竟不管是市财政也好,你们区财政也好,实力都是有限的,不可能拿出太多的资金來支持你们西江区搞这个码头建设,所以你们可以搞BOT模式來展开这个项目,先通过BOT模式进行融资,找到愿意投资这个项目的企业或者企业联盟,由他们组成一个股份组织,负责对项目的设计、咨询、供货和施工实行一揽子总承包,项目竣工后,在特许权规定的期限内进行经营,向用户收取费用,以回收投资、偿还债务、赚取利润,特许权期满后,这个企业联盟无偿将项目交给你们西江区,这样一來,既可以避免过多的占用财政资金,又可以实现江运码头的建设,加快你们西江区的发展速度,让老百姓获得实实在在的实惠。”

    张帅听到刘飞的话之后,不由得一皱眉头,苦笑着说道:“刘书记,说实在的,这种模式我也曾经向马正南同志和庄德文同志提出过,不过都被他们给否定了,他们说这种模式不太靠谱,容易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

    这一次,刘飞脸上已经露出愤怒之sè,他知道,马正南和庄德文如果真要是这样说的话,那么只能说明他们的思维局限xìng太大,缺乏大局观,要知道,现在BOT模式在全国各地已经非常普遍了,即便是海明市也有很多BOT模式开发的项目,但是他们竟然否则了张帅的提议,难道他们还有别的顾虑不成,想到此处,刘飞沉声说道:“这样吧,有关港口建设这件事情你们西江区区zhèng fǔ抓紧时间,做出一份规划比较详细的申请,直接提交到王成林同志那里去,同时提交给我一份,我和王成林同志商量之后在反向做其他常委的工作,不过呢,这件事情你们也不能太着急,必须把各种细节方案考虑好,否则如果你们的方案做的太差的话,我们也不好向其他常委做工作。”

    听刘飞这样说,张帅脸上露出兴奋之sè,他沒有想到自己的想法竟然和刘飞的想法是一致的,而且刘飞当面表示对自己的支持,这让他意识到,眼前的这位刘书记是一个真正的愿意为老百姓做实事的人,心中对刘飞充满了钦佩之意。

    这时,刘飞突然说道:“张帅同志,我听说你们西江区现在财政非常困难,今年一整年的财政预算资金现在才9月份你们就已经花光了,你这个区长是怎么当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如果说之前是刘飞对张帅进行拉练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敲打了,同时刘飞也给了张帅一个递交投名状的机会,刘飞相信,张帅作为西江区区长,即便是对财政局的掌控力度在弱,也不可能不知道财政局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可能对西江区财政捉襟见肘的真正内幕原因不甚了解,如果他真要是一问三不知的话,那么他的拉练价值也会大打折扣的,毕竟,一个不懂得政治斗争的干部,就算再有发展经济的才华和眼光,也很难取得成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