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85章 双雌交锋

www.wuailogo.com 官途     虽然刘飞是天才中的天才,但是对于这位神秘的德隆夫人同样不按常理出牌的套路,一时之间他也想不明白德隆夫人到底是什么想法,更想不明白德隆夫人为什么宁愿亏本也要拿下H7地块。

    就在刘飞纠结郁闷的时候,这位神秘的德隆夫人却悄然出现在红粉佳人娱乐会所内,一个私密包厢内,德隆夫人和红粉佳人娱乐会所的老板夏艳茹(欧阳菲菲)面对面的坐在茶几旁,一边喝着茶一边气氛融洽的谈着话。

    夏艳茹自从上次在物联网风波之中惨败之后,便犹如一条带着剧毒的毒蛇一般,悄然隐匿起來,静静的等待着最佳的出手时机,由于上一次的惨败,更让夏艳茹在内心深处充满了对刘飞的怨恨。

    德隆夫人笑着拿出一根女士烟给自己点燃,吐出一口烟圈之后瞪着美丽的眼睛看向夏艳茹说道:“夏总,我有些想不明白,这一次你为什么会这么尽心尽力的帮助我却又不图一丝一毫的回报呢,要知道,一条隐藏在强者集团的高级内线对一个商业公司來讲,意味着有很多实在的利益啊,而你却甘心为了帮助我们德隆集团拿下这个项目而牺牲了你们费尽心血打入强者集团的内线,我实在有些想不明白啊,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本身级喜欢玩神秘,所以我恰恰最讨厌别人跟我玩神秘。”

    夏艳茹看到德隆夫人点燃了女士烟,她也拿出自己的女士烟点燃,鲜艳的朱唇接连吐出好几口烟圈之后这才沉声说道:“德隆夫人,我知道你肯定对于我的举动十分怀疑,对此我非常理解,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之所以帮助你们德隆控股集团主要是出于两个目的,第一,我知道你们集团已经走通了国土局局长那边的关系,想要拿下H7这块土地,而且你们的实力非常强大,但是却又相对來说不是很起眼,是充当黑马杀手的最佳人选;第二,你们德隆集团本來策划的非常好的拿地计划因为刘飞的突然介入而宣告失败,所以我想德隆夫人你肯定会对刘飞有所不满,而我也曾经研究过一些你们德隆集团在其他地方cāo作项目的案例,知道你们集团应该是有着一定强大的背景的,而你们集团似乎不怎么把一般的官员放在眼中,而对于我來说,刘飞是我不共戴天的仇敌,我今生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就是因为我想要倾尽我所有的能量将刘飞打败,刘飞败得越惨我越开心,而强者集团的幕后老板肖强和徐哲是刘飞的好兄弟,能够阻止他们拿下项目至少可以好好的恶心刘飞一下,只要刘飞不开心,我就开心了,至于金钱,我早已经赚了很多,足够我一辈子衣食无忧了,所以我所做的各种布局目标非常明确,那就是向刘飞复仇。”

    “你和刘飞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你竟然这样执着的疯狂的想要报复他,我非常好奇啊。”德隆夫人淡淡的说道。

    虽然他沒有深究的意思,但是她的神情却已经表明一切了,那就是如果夏艳茹的回答并不能让她满意的话,她很有可能不会和在和夏艳茹继续谈下去了。

    夏艳茹同样淡淡一笑,轻轻吐出几口烟圈说道:“好,既然德隆夫人对我的过去非常感兴趣,那我可以把我过去的事情和德隆夫人聊一聊,你就权当听故事吧,在数年前,我也曾经是一名清纯无邪的少女,然而那个时候,刘飞他……”

    说着,夏艳茹把自己父亲和伯伯等人被刘飞整垮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当然,她却并沒有提到她之所以憎恨刘飞是因为当初刘飞在她和吴语嫣之间选择先救吴语嫣。

    等德隆夫人听夏艳茹说完之后,脸sè明显凝重许多,看向夏艳茹说道:“夏总,听你的意思这个刘飞非常狡猾和jiān诈了。”

    夏艳茹苦笑着说道:“岂止是狡猾和jiān诈,这个家伙简直就是天才级别鬼才,他做事从來不按套路出牌,之前在物联网事件中本來我已经胜券在握了,但是最终却被他硬生生的给搅黄了。”说着,夏艳茹把自己以前的遭遇又跟德隆夫人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夏艳茹看着德隆夫人说道:“德隆夫人,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德隆集团宁可亏钱也要做这个H7地块的项目,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由于你们德隆集团的介入让刘飞的好兄弟肖强和徐哲失去了cāo作这个项目的机会,刘飞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所以我估计,刘飞很快就会针对你们集团设定各种限制条件,如果你们要是不按照刘飞他们所设定条件去cāo作这个项目的话,很有可能你们集团会被踢出这个项目之中,我可以这样告诉你,刘飞此人表面上看起來是一个大公无私之人,实际上此人相当yīn险,相当无耻,如果你真的要是影响到了他的利益的话,他会采取最为yīn毒、最为可耻的办法來整你的,德隆夫人,或许你现在可能还不相信我的话,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所说的绝对是我的经验之谈,等以后你和刘飞打交道之后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了。”

    为了报仇,为了能够给刘飞制造更多的障碍,夏艳茹毫不犹豫的、毫无底线的抹黑刘飞,虽然她心中知道德隆夫人肯定对此持有疑虑,但是她并不在意,因为她要的就是在德隆夫人的头脑里面树立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以后一旦刘飞稍微给德隆夫人制造一些麻烦,那么德隆夫人立刻就会把肖强和徐哲被他们淘汰出局联想起來,从而让德隆夫人加深对刘飞的反感,而他则可以借刀杀人,达到杀伤刘飞的目的。

    德隆夫人听完夏艳茹的话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不过她还是有些质疑的说道:“现在不是全天下的人都说刘飞做事地道吗,为什么你会这样说他呢,难道因为他的你的仇人。”

    夏艳茹淡淡一笑:“德隆夫人,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的,所以以后你可以自己慢慢的观察刘飞,毕竟你们已经中标这个项目了,接下來你们要做的就是和海明市市委高层接触,來商量着怎么配合海明市市委和西江区区委把H7这块土地cāo作好。”

    夏艳茹玩了一手yù擒故纵,话说道一半便不再说了,这样能够让自己的观念更加深入德隆夫人的脑海之中。

    就在德隆夫人和夏艳茹进行密谈的时候,西江区区长张帅來到了刘飞办公室内,他是接到区委书*记马正南的电话之后赶过來的。

    当他把填好的已经让庄德文和王成林批示过的申请单放在刘飞桌面上的时候,心情非常紧张,因为这还是他第一次面对面的向刘飞汇报工作,当他把申请文件放在刘飞面前的时候,双手都微微有些颤抖。

    刘飞看到张帅有些紧张的样子展颜一笑,说道:“张帅同志,不要这么紧张嘛,我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人的。”

    张帅听刘飞这样说,顿时也笑了,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下來,不过说话的时候声音还是有些哆嗦的:“刘书记,这个申请文件我已经按照您的指示拿过來了。”

    刘飞笑着点点头,并沒有去看那份文件,而是看向张帅说道:“张帅同志,你在西江区区长任上干了多长时间了。”

    张帅苦笑着说道:“已经干了7年零3个月了。”对于这个rì期,他记得非常清楚,心情也非常的郁闷,因为和他同一时代当上区长的那些人大部分都已经升职为区委书记甚至有些人都已经升到副市长的位置上去了,而他却依然坚挺的坐在区长的位置上,不上不下的,十分郁闷,其实他也知道,自己之所以会处于如今这种尴尬的境地主要是因为自己不善于去溜须拍马,更不会去跑官要官,因为自己想跑想要也沒有门路,当年最为欣赏自己把自己提拔到区长位置的老领导早已经退休了,而他又坚定的坚持绝对不会花钱贿赂买官的原则,所以到现在为止,他的位置一直沒有变动过,其实他自己也很清楚,有很多人都盯着他的那个区长宝座,只不过由于他在发展经济上比较有能力,而经济指标又是上面考核市委领导的一个重要数据,所以各个市委领导为了从平衡大局的角度出发,倒也沒有动他。

    刘飞听到张帅说话的时候心底深处所表露出來的郁闷之情,心中暗暗点头,张帅能够如此清楚的说出他当区长的时间而不是模糊的说一个六七年的数字,这说明此人做事还是比较有章法的,至少做什么事情心中是有数的,这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细节,但是却可以表现出很多的东西,而张帅在自己一句玩笑话之后能够从紧张的情绪之中摆脱出來,说明此人的心理素质还是比较过硬的。

    其实,张帅并不知道的是,刘飞自从到了海明市之后不久便已经注意上他了,不过由于张帅的老领导是属于沈家的人,所以刘飞虽然有意拉拢张帅,但是对于张帅到底和沈家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他并不清楚,在加上刘飞对于沈家旗下出來的干部有一种天然的谨慎态度,所以他足足考察了张帅有9个月,直到最近H7地块这个项目启动之后,通过对比张帅和司马南之间的表现,这才下决心要把张帅拉拢到自己的阵营之中。

    不过由于之前两人并沒有怎么深入的接触,怎么样拉拢张帅,对刘飞來说也是一个小小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