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84章 神秘的德隆夫人

www.wuailogo.com 官途     胡天宇想到此处,顿时瞪大了眼睛,再次仔细梳理了一下马正南汇报的情况,最终肯定马正南绝对是被王成林给算计了,现在就是不知道刘飞那边对马正南是什么态度,一下子,胡天宇的心便纠结起來,皱着眉头看向马正南说道:“马正南啊,我问你,你去刘书记那里汇报的时候,刘书记对你是什么态度。”

    马正南自然不敢讲实话,眼珠一转,便开口说道:“胡书记,刘书记对我的态度比较冷淡,他并沒有当场肯定给我们西江区拨多少钱,只是说让我们区长张帅同志今天下午到他那里去现场填写申请单。”

    胡天宇听完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因为他非常清楚,刘飞在H7地块的底线,别说是马正南,就算是王成林都不一定能够让刘飞在这块地的钱上松口,刘飞早就跟他们两个人强调过了,这块土地拍卖所得款项,必须专款专用,以加速西江区的发展速度。

    想及此处,胡天宇立刻感觉到大事似乎有些不妙了,因为按照常理,即便是刘飞要批钱的话,肯定也应该当着马正南的面直接批了,但是事实恰恰相反,从刘飞的举动來看,很明显刘飞在疏远这马正南。

    就在这个时候,胡天宇桌子上的电话响了,他抓起电话便听到他设在审计局的内线,,副局长卢立忠向他汇报道:“胡书记,我们审计局刚刚开完办公会议,在今天会议上,我们秦局长接到了市委刘书记的电话,刘书记在电话里布知道对他说了什么,不过散会之后,他立刻把我们副局长何国华喊了过去,随后我便感觉到何国华负责几个处室中有4个人在吃晚饭之后便看不到他们踪迹了,不知道他们在密谋着什么。”

    胡天宇听到卢立忠的汇报心中便是一动,在看看眼前的马正南,一个设想在他的脑海中缓缓形成,他立刻看向马正南脸sè严肃的说道:“马正南,我问你,你在刘书记那里的实际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你最好跟我说实话,否则出了事情可别说我沒有护着你。”

    看到胡天宇的脸sè那么严肃,声音中充满了jǐng告之意,马正南心中也开始惴惴不安起來,因为他非常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坐上西江区区委书记的位置完全是因为胡天宇对自己的大力提拔和支持,如果沒有沒有胡天宇的支持,恐怕自己的位置岌岌可危,虽然他知道告诉胡天宇自己在刘飞那里的遭遇会很丢人,但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官帽子,他还是把在刘飞那里的情况详细的跟胡天宇汇报了一遍。

    胡天宇听完之后,气得狠狠的一拍桌子指着马正南的鼻子说道:“马正南啊马正南,我不知道你到底有沒有脑子,你就算再眼红H7地块拍卖所得的那笔巨款,怎么着你也得对H7地块做个充分的了解吧,在H7地块的竞标文件中说得非常清楚,市委市zhèng fǔ对于这块土地的开发是有着深远战略目标的,而且你再去王成林和刘飞那里要钱的时候怎么着也得知会我一声吧,省得你无头苍蝇一般乱投医,我告诉你,你这次惹麻烦了,你惹大麻烦了,现在不管是王成林也好,刘飞也好,对于你的这种行为都相当不满,而且王成林本來就对你有意见,这次有故意挖了一个坑给你跳,你还真跳下去了,而且你把刘飞也给激怒了,而刚才审计局那边已经传來消息了,说是刘飞给审计局的局长下达了一个指示,很有可能今天下午审计局的人就会围绕着你展开审计工作,你最好祈祷你自己沒有什么经济问題,否则的话,我也救不了你,好了,你好自为之吧,赶快回去准备准备,看看怎么应对审计局的审计吧。”

    说着,胡天宇冲着马正南挥了挥手。

    马正南这一下可慌神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当着自己的面答应的好好的要让张帅去他那里领钱,这转眼之间竟然唆使审计局的人去审计自己,这部明显是打自己的脸吗,想到此处,他还真不敢在胡天宇这里呆着了,向胡天宇告辞之后,急匆匆的向着西江区区委赶去,因为他得赶紧回去部署一下,省得万一被审计出问題來那可真的是麻烦了。

    看着马正南离去的背影,胡天宇长长叹息了一声:“哎,这个马正南还真是一个麻烦啊,当初我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他了呢,竟然敢打H7地块这笔钱的主意,真是活腻味了啊,希望他不要有什么经济问題才好。”

    马正南还在路上的时候,便接到区委办主任的电话,告诉他审计局的人已经给区委办打电话了,让他们的财务人员下午上班之后哪里都不允许去,在办公室等着,审计局的人会去对区委的财务事项进行审计,区委办现在是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了,因为最近这段时间一來,西江区区委这边花钱特别猛,尤其是司马南上任之后更是接连大手笔挥出,花钱如流水一般,所以如果审计局突然审计的话,肯定是非常麻烦的。

    司马南一听区委办主任的电话就更加着急了,当即给区委的财务部门打电话,让他们赶快把财务账目尽快做一下,争取做得好看一些,他马上赶回去亲自督阵。

    然而,司马南沒有想到的是,就在审计局方面给西江区区委打完电话之后,副局长何国华亲自带着4名审计局的审计员吃完中午之后便立刻赶到了西江区财政局,直接堵在了财政局财务室的门口,把财政局局长和财务处的处长喊了过來,让他们现场打开各种账本由审计人员进行审计,与此同时,何国华还十分严肃的提醒众人,如果谁要是把审计局正在审计的事情泄露出去,后果自负,如此一來,就在司马南那边紧锣密鼓的进行做账的时候,审计局这边已经在财政局如火如荼的展开审计工作了。

    刘飞吃过午饭之后,根本顾不得休息,而是分别给自己在燕京市的各位好朋友打电话,让他们帮忙打探一下在海明市中标的这家德隆控股集团的信息,包括红克、华恒、胖子刘臃等在燕京市厮混的人都接到了刘飞的电话,然而,直到下午上班时间到了,刘飞依然沒有得到众人的回信,很显然,众人依然沒有得到消息。

    不过到了下午2点半左右,让刘飞沒有想到的是,吴家现任家主吴永强那边亲自给刘飞打來电话:“老大,我发动了很多吴家的关系经过2个小时的秘密调查之后刚刚得到消息,这个德隆控股集团是一家美资公司,公司的老板是一个叫德隆夫人的单身女人,照片我已经发到你的邮箱里去了,这个德隆控股集团差不多是在3年前來到燕京市的,德隆夫人亲自出马,先是收购了一家拥有一级资质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并以此为基础接连开发了燕京市、鲁东省、河西省多个房产项目,不过这家公司很多项目cāo作过程中都是相当低调的,而且即使是何他们合作的那些人似乎也很少看到德隆控股集团的老板,我们吴家之所以能够得到这些资料是因为我们吴家在鲁东省曾经囤积了一块地皮,后來德龙控股集团想要拿下我们这块地皮,我们本來想要自己开发的,但是这位德隆夫人亲自出面和我们吴家负责房地产方面的高管进行沟通,我们的高管自然不买账,但是后來这位德隆夫人不知道动用了哪里的关系,竟然使得鲁东省那边一位副省长亲自给我们吴家打招呼,希望我们能够把那块土地转让给德龙控股集团,后來我们吴家迫于压力不得不把这块土地转让给了这位德隆夫人,当然,在价格方面,德隆夫人倒是沒有亏待我们,给了我们一个比较高的价格,不过直到现在,我们吴家依然沒有查清楚这位德隆夫人到底是怎么启动了这位副省长为他们说话的,而且这位德隆夫人的背景十分的神秘,除了知道她有美资背景以及强大的神秘的关系网络之外,我们吴家对她也了解的并不多,不过老大,我得提醒你一下,如果沒有必要,最好不要得罪这位德隆夫人,因为我听一些京城的衙内说,曾经有一个京城某的儿子看上德隆夫人了,想要去sāo扰他,结果那个衙内直接被打断了腿,让那个司长一开始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但是后來接到一个电话之后立刻夹着尾巴啥也不敢说了,回去还把他儿子给教训了一顿。”

    刘飞听完吴永强的电话之后,脸sè当即yīn沉了下來,他沒有想到这个德龙控股集团的女老板竟然有这样强大的能量,而对方在H7地块上溢价23个亿來拿下这块土地更是让刘飞对这个德隆夫人充满了好奇。

    挂断吴永强的电话之后,刘飞立刻又给肖强打了一个电话,开门见山的问道:“强子,如果你们以58个亿的价钱拿下H7地块,你们有利润可赚沒有。”

    肖强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老大,我可以非常肯定的说,不管任何开发商,以这个价钱拿下这块土地都必定会亏本的,而且至少要亏损2到3个亿,如果稍微cāo作不慎,亏损10个亿都是和正常的。”

    刘飞听完之后表情变得更加凝重了,喃喃自语道:“既然明知道会亏本,德隆控股集团却偏偏还是要拿下这块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