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82章 硬抗到底的下属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听到林海峰的汇报,立刻眼眉一挑,脸上露出玩味之sè,他还真沒有想到,这个马正南的胆子还真是不小,王成林那边明显已经在暗示马正南不要在打这笔钱的主意了,而这个家伙竟然死xìng不改,财迷心窍,到自己这里來要钱了,刘飞笑着对林海峰说道:“这样吧,让他等一等再说吧。”

    林海峰立刻便明白了刘飞的意思,说道:“好的,老板,我知道了。”

    林海峰回到自己办公室内,看着夹着公文包的马正南说道:“马书记,现在刘书记那边正在忙着工作呢,而且你也沒有预约,要不你改天再來或者多等一会。”

    马正南连忙说道:“沒事沒事,林秘书长你忙你的,我在这里等着就行了,刘书记啥时候有空了我在进去向他汇报工作。”

    林海峰点点头,给马正南泡了一杯茶之后便忙自己的工作去了。

    马正南一等就是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的时间内,前后有多人进去向刘飞汇报了工作,因为这些人都是有预约的,马正南也沒有脾气,眼看着马上就到了下班的时间了,最后一个进去向刘飞汇报工作的人这才从里面走了出來,出來的是文化局的局长阮东明,他笑着看向马正南说道:“马书记,刘书记说让你进去吧。”

    马正南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兴奋之sè,等了两个小时终于轮到他了。

    他站起身來,夹着公文包便推门走进了刘飞办公室内。

    刘飞看了马正南一眼,又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道:“马正南,有什么事情要汇报,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马正南一听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心理一下子就紧张起來,要知道,他本來规划的是先利用汇报其他工作的机会迷惑一下刘飞的视线,让他对自己稍微产生一些好感,然后再提H7地块竞拍所得款项之事,现在刘飞直接给他10分钟的时间,这让他始料未及,但是刘飞是市委书*记,他既然已经定下规矩了,马正南也不能更改,大脑飞快的转动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直接开门见山的提H7地块的事情,所以他坐下之后便开口说道:“刘书记,我这次來是想要向您申请一下,将H7地块竞拍所得的款项由市财政返还我们西江区的事情,您是知道的,我们西江区为了拍卖这块土地可是做了很多前期的工作,投入了很多资金,现在我们西江区财政已经捉襟见肘了,您看能不能让市财政尽快把H7地块竞拍所得资金尽快返还我们市财政啊。”

    刘飞听马正南这样说,眼睛渐渐眯缝了起來,看了马正南一眼说道:“哦,你们西江区在H7这块土地上投入了多少钱啊,我可以让市财政双倍返还,你看这样行吧。”

    马正南听刘飞说只是双倍返还市财政投入H7地块的资金,就是一愣,心中那个气啊,他之所以提到区财政投入很多资金就是向刘飞哭穷,希望刘飞尽快返还竞拍资金,却沒有想到刘飞根本就不鸟他这个茬,如果只是返还双倍资金的话,恐怕也沒有多少钱,所以马正南立刻岔开这个话題说道:“刘书记,现在我们西江区财政已经捉襟见肘了,而且接下來我们还有两个比较大型的项目沒有展开,您看能不能先从竞拍资金中抽调一部分支援一下我们西江区啊,只要这两个项目能够启动,我们西江区明年的发展肯定能够再上一个新的台阶。”

    刘飞眉毛一挑,淡淡的问道:“哦,能够带动西江区发展的项目,这个我也很感兴趣啊,你说说看,这两个项目都是什么项目。”刘飞直接刨根问底。

    这一下马正南脑门上就冒汗了,他刚才所说的两个项目全都是杜撰的,为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钱,却沒有想到刘飞竟然刨根问底了,他的大脑飞快的转动着,琢磨着自己应该怎么样自圆其说,略微沉吟了一下之后,他才说道:“刘书记,接下來我两个项目分别是西江区城市绿化工程以及西环公园的建设项目,这两个项目一旦建成,对于我们西江区的投资环境、人文环境都能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

    接下來,马正南顺着自己的这个思路便说了下去,足足说了五分钟,这才停住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这是我们这两个项目的基本情况。”

    刘飞听完就是一皱眉头,虽然马正南说得天花乱坠,甚至给刘飞描述了这两个项目成果之后所能达到的效果,但是刘飞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从基层一步一步爬起來的官员,自然知道马正南的心思,所以他只是冷冷的说道:“马正南同志,我想问你一下,你们西江区财政上现在到底有多少钱,你到底清楚还是不清楚。”

    马正南心头就是一颤,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跳出了自己给刘飞设定的一个框框,转而问起了西江区财政的问題,他不知道刘飞问这个问題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看到刘飞双眼紧紧地盯着自己,他知道,这个问題自己必须要回答,略微沉思了一下,马正南有些迟疑的说道:“刘书记,我们区财政上具体剩多少钱我不太清楚,但是财政局方面曾经跟我汇报说是财政局账目上所剩的资金不多了,后面3个月会比较艰难,所以我才不得已出來为区里奔波的。”

    马正南首先给自己定位为一个负责人的领导形象,然后再借区财政局局长的嘴说出区财政上沒有钱了,如此一來,不管自己在刘飞这边能否拿到钱,自己都是沒有什么责任的,作为一个区委书记,马正南还是相当老道的,他从刘飞的态度中感觉到了有些不安,所以先为自己谋求了一条退路。

    刘飞听马正南这样说不由得一阵冷笑,道:“哦,找你这样说,你也只是听你们财政局局长那么一说啊,不过你能够为了你们区里的财政资金而四处忙碌,倒是一位很尽职尽责的领导啊。”

    马正南连忙说道:“刘书记,这是我应该做的。”

    刘飞淡淡的说道:“马正南,我想问问你,你对于H7地块这块地如何开发如何使用有什么设想沒有,有关H7这块土地的招投标文件你阅读过沒有,具体情况了解不了解。”

    马正南大脑再次宕机,因为他根本就沒有仔细阅读过相关的资料,他只是在听下属汇报的时候知道这块土地是用來进行商业开发的,是需要开发成新的商业中心的,但是他也清楚,当着刘飞的面如果自己要是承认自己沒有看过相关的文件,那绝对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所以他毫不犹豫的说道:“嗯,刘书记,相关的文件我都是看过的,H7地块将來要被开发成我们西江区的商业中心,成为我们西江区经济增长的发动机。”

    刘飞看到马正南在回答自己这个问題的时候他的眼睛是向左转的,当即便断定他此刻是在撒谎了,因为科学研究早已经证明,如果一个人在回答的时候眼睛向上抬并且眼珠向右看,则表明他的中枢神经被指控,那么他说的是实话,反之则表明他回答问題的时候,他的大脑皮层被新的想法所代替,那他是在胡扯,对于这一点,刘飞早已经在二十多年的宦海生涯中验证很多遍了,尤其是当刘飞看到司马南刚刚听到自己问題之时微微愣了那么一下,虽然仅仅是一瞬间,但是依然被刘飞敏感的捕捉到了,看到此处,刘飞嘴角上不由得挂起一丝冷笑,淡淡的问道:“哦,看來你还真是看过那些文件啊,那么你肯定也知道,为什么H7地块会成为你们西江区未來经济增长的发动机啊,那么你说说看。”

    司马南听到这个问題,心一下子就慌了起來,因为他真的沒有看过那些文件,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西江区会因为一个小小的H7地块会成为西江区经济增长的发动机,顿时,司马南的脑门上便冒出了层层的汗珠,双腿也开始颤抖起來,尤其是当他看到刘飞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他的时候,他的心理就更加紧张了,不过好歹他也是区委书*记,经历过很多场面,略微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他立刻开始胡诌起來,根据自己的理解,胡乱编了几条理由。

    然而,还沒有等他说完呢,刘飞突然狠狠的一拍桌子,直接打断了司马南的讲话,怒声说道:“司马南,我问你,你到底有沒有看过与H7地块有关的文件。”

    “这个……我……看过。”司马南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只能硬抗到底,否则的话,一个期满领导的帽子便要落在他的头上了。

    听到司马南居然依然还在硬扛着,刘飞对司马南已经相当失望了,他冲着司马南摆摆手说道:“好了,你什么也不要说了,先回去吧。”

    司马南咬了咬牙,最后一次问道:“刘书记,那关于H7地块竞拍所得的款项,什么时间返还给我们西江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