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79章 沈中锋的电话

www.wuailogo.com 官途     看着庄德文离去的背影,季平成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从庄德文的话语之中,他听出了一丝不满,虽然庄德文并沒有在任何一句话中表现出來,但是身为官场老手,察言观sè的本事他还是有的。

    等众人全都离开之后,季平成一下子瘫坐在宽大豪华的办公椅上。

    过了足足有十分钟的时间,季平成才缓过劲來,他嘴里喃喃的说道:“恐怕刘飞不一定会这么简单的放过我啊,必须要采取一些行动才行。”说着,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了几个号码拨了出去,很快的,电话那头传來一个十分慵懒柔媚的声音:“季局长啊,有事吗。”

    季平成听到这个声音,就像吃了鸡血一般,立刻带着一丝谄媚和一丝歉意说道:“尊敬的德隆夫人,我是想跟您汇报一下有关资质审核的问題,虽然我已经指示我们国土局的审核小组对那五家大型房地产公司的资质审核进行拖延迟滞,还跟马正南打电话让他不要让这五家公司的资质审核通过,不过最后全都功亏一篑。”

    “什么,功亏一篑,为什么。”电话那头,原本慵懒而柔媚的声音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让人遍体生寒的yīn冷之声,虽然隔着电话,季平成依然感觉到浑身冷森森的,犹如坠入冰窖一般,对于这个德隆夫人,他真是又敬又爱又怕,听到德隆夫人发怒了,他连忙解释道:“德隆夫人是这样的,今天下午,刘飞突然介入这件事情……”随后,庄德文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跟德隆夫人汇报了一遍,德隆夫人听完之后,当即沉默了下來,过了有半分钟的时间,这才咬着牙说道:“这么说來,又是刘飞这小王八蛋从中作梗了,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情和你沒有关系,你也不用惊慌,如果仅仅是这件事情,刘飞不敢把你怎么样的,我会在暗中帮你活动活动的。”

    “好的,谢谢德隆夫人。”季平成带着一丝谄媚的说道。

    挂断电话之后,季平成的心这才基本上全都放了下來,对于刘飞的责难他并沒有放在眼中,因为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情况,最多算是一个领导不力,刘飞找不出自己大的毛病來,他最担心的是德隆夫人说自己办事不利,那样的话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刘飞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今天自己在西江区和国土局的遭遇让刘飞意识到,这五家公司资质审核沒有通过的背后绝对是季平成在捣鬼,而在临时工作会议上庄德文极力为季平成开脱反而让刘飞陷入了更深的疑问之中,那就是在季平成捣鬼的背后是不是有庄德文在幕后cāo控着,如果是庄德文才是整件事情幕后的那只黑手,却让刘飞很多问題想不通,但是假如不是庄德文在幕后cāo控这件事情,以季平成一个国土局局长的位置,他凭什么敢在这么重大的问題上捣鬼,难道他不知道这件事情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吗,他这样做能够得到什么好处呢。

    想到这里,刘飞脑海中再次飘过另外一个念头,那就是这件事情的最终受益者是哪个公司,想到这里,刘飞立刻把林海峰喊了进來,让林海峰调查了一下之前国土局和西江区负责资质审核的时候,都有哪些家公司资质审核得以通过了,刘飞认为或许从已经通过资质审核的哪些公司中看出一丝端倪。

    然而,让刘飞沒有想到的是,当林海峰把那份名单放在他的面前的时候,刘飞再次疑惑起來,因为他发现这份名单中,实力强大的房地产开发商有四家,中型房地产开发商8家,小型的15家,很显然,要想通过这些名单判断出到底哪家公司才是季平成想要照顾的那家公司恐怕很难,而且对方似乎早就防备着海明市方面有可能的介入调查。

    想到这些情况,刘飞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双手叩击着桌面,发出嘟嘟嘟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刘飞桌面上的电话响了起來。

    电话是竟然是沈中锋打过來的,这让刘飞感觉到相当意外。

    不过刘飞还是笑着说道:“老沈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沈中锋笑着说道:“刘飞啊,我不想给你打电话也不行啊,你们海明市宣传部的王康东同志差一点就把问天晚报的事情捅到天上去了,北川省的同志们拜托我跟你好好的沟通一下。”

    刘飞淡淡一笑道:“老沈啊,你现在可是豫东省省长,而不是北川省省长啊,你怎么管起北川省的事情來了。”

    刘飞小小的那沈中锋开了一下玩笑。

    沈中锋苦笑着说道:“刘飞啊,你也别跟我开玩笑,我是來跟你交底的,你也知道,我们沈家在北川省还是有些影响力的,而问天市市委书记翟大辉是我以前的秘书,是他向我求援的,他已经责令问天晚报方面进行自查自纠了,但是谁也沒有想到出现了一个比较诡异的情况,那就是问天晚报的总编在有关你的那篇报道发出去之后的第二天便消失不见了,想找都找不到,而之前负责排版的编辑也找不到了,所以现在这件事情对问天市來说是一个无头案,因为那篇报道之所以能够上问題晚报这两人是主要负责人,现在他们全都消失不见了,问天市根本无法给你们海明市一个明确的交代,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沈家绝对沒有牵扯进这件事情,我们沈家更不会对你在海明市搞那个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指指点点的,你是知道的,虽然我们沈家有些时候也有自己的利益诉求,但是我们在大的方向上是不会有任何失误的,我们沈家最希望的就是我们华夏强大和富强起來,虽然我们沈家并不认为现在是推进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最佳时机,但是我们也绝对不会故意给你设置障碍,我用我们沈家的信誉來担保此事。”

    听到沈中锋这样解释,刘飞沉默了一会,点点头说道:“好,老沈,咱们好歹也搭班子一场,我相信你们沈家不会是这次事件的幕后指使者,至于问天晚报的事情,我让宣传部那边就不去追究了。”

    沈中锋听刘飞这样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最担心是就是刘飞把这笔糊涂账算在他们沈家的身上,那样的话沈家可就危险了,虽然还不至于土崩瓦解,但是如果被刘飞这样上升势头强劲的牛人给惦记上,那沈家被打压是早晚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他得知之后非常重视,做了十分详尽的调查,确认绝对不是沈家之人所以之后这才给刘飞打了这个电话,随后双方又闲谈了一些别的事情,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刘飞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本來刘飞已经把之前的舆论危机中最大的幕后嫌疑锁定在沈家的身上,但是沈中锋的这个电话却让刘飞直接解除了对沈家在幕后打闷棍的嫌疑,因为他对于沈中锋是有着比较深的了解的,而且和沈中锋通电话的时候,沈中锋说话的语气和腔调都表明了沈中锋在这件事情上底气是很足的,而且刘飞也相信,这件事情如果是沈家所做的话,根本不可能让那篇最具攻击力的报道发表在问天晚报上,那样做的话明显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但是如果不是沈家所为,那又是谁所为呢,难道又是那180亿元的幕后cāo控者所为吗,刘飞又感觉到对方那样做的话实在有些荒谬。

    不过让刘飞比较欣慰的是,在海明市各个部门齐心协力的努力之下,尤其是在自己下令暂时叫停了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试点运行这件事情之后,这一次的舆论似乎也暂时的平静了下來。

    想及此处,刘飞突然眉头一皱,心中暗道:“难道这一次的舆论危机只是暂时的平静下來了,那些潜伏在暗中的小人们一直在伺机而动,会不会等我再次展开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试点运行的时候,他们再次让舆论危机重新开始,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恐怕下一次的舆论危机比这一次将会來得更加猛烈,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会不会下一次我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时候,会不会再次发生一次裸官外逃呢,如果是那样的话,会不会这一次的裸官外逃是有人故意在幕后策划的呢,否则的话,为什么裸官外逃和舆论危机配合得这样天衣无缝呢。”

    想到这里,刘飞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视野和思路似乎开阔了很多,以前虽然想到裸官外逃是有人策划的,但是却并沒有把裸官外逃和舆论危机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三者联系起來,现在联系起來一看,他倒是想明白了很多东西,而且也逐渐认可了自己这个新的思路,同时刘飞也在此陷入了新的沉思之中:“我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呢,怎么样才能在我下一次真正启动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时候,把舆论危机以及对方有可能策划的裸官外逃给同步消灭呢,要知道,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试点运行的事情,暂停一次那是策略,暂停两次恐怕就真的很有可能真的暂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