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78章 打板子

www.wuailogo.com 官途     看到马正南诺诺的半天却沒有说出个子丑寅卯來,王成林的脸sè更加yīn沉了,冷冷的说道:“马正南,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你这个堂堂的区委书记连话都说不更快更好..)”

    马正南是属于市委副书记胡天宇的人,是胡天宇在海明市人事布局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当初在这个位置上,王成林和胡天宇曾经发生了争执,不过为了海明市市委班子的团结,最后在刘飞介入下双方妥协了一下,这才让马正南上位,所以对于马正南,王成林从心底深处就一直看不上,在王成林看來,这个马正南就是一个十足的官僚和政客,

    而刘飞本來也是看不上马正南的,当时当时他需要掌控大局,在十分重要的交通局那边布局,所以不得不在马正南这个位置上考虑一下胡天宇的意见,而且当时刘飞也曾经仔细研究过这个马正南,发现他虽然是一个政客,但是能力还是有一些的,所以也就沒有太过于阻挠,但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刘飞对这个马正南非常的失望,因为他发现这个马正南心中缺乏一缕正气,所以,对于王成林的质问刘飞不仅沒有阻止,反而冷眼旁观,仔细观察着马正南的反应,而且今天刘飞故意只喊王成林和庄德文來,而沒有喊胡天宇來,也有着深层次的思考的,

    马正南听王成林这样说,连忙说道:“王市长,事情是这样的,本來我们西江区这边对于这几家企业的资质是沒有任何疑问的,不过我接到了季平成同志的电话,他跟我说他们国土局的审核小组发现这五家企业的资质有些问題,需要进行深度核实,所以我们西江区才沒有通知这五家企业资质审核通过。”

    此刻,为了自己的安全,马正南毫不犹豫的把季平成给卖了,在马正南看來,季平成既然搞出这样的事情出來,就必须做好擦屁股的准备,沒有理由季平成搞出來的事情让自己给他当替死鬼,

    季平成听到马正南把自己给咬了出來,心中气的差点骂娘,但是现在当着市*委书*记和市长的面他还不能发作,只能闷着头不说话,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自己的老领导庄德文能够为自己开脱开脱,

    王成林听到马正南说他是受到季平成指使才这样做的,不由得一皱眉头,王成林是知道季平成是庄德文的人的,而庄德文是常务副市长,属于自己市zhèng fǔ班子里面的二把手,在市zhèng fǔ里面还是很有分量的,所以,此刻王成林也有些犹豫了,虽然王成林希望能够狠狠的打击马正南一下,但是如果捎带着把庄德文也给打击一下,那就不符合他的政治利益了,因为他和胡天宇之间本來就不是很和睦,但是与庄德文之间,至少表面上还是不错的,而且庄德文平时在市zhèng fǔ的工作中倒也挺配合自己工作的,

    王成林略微沉吟了一下,目光看向刘飞,他现在已经猜到刘飞喊自己过來的真实目的了,

    刘飞倒是沒有让王成林失望,他看到王成林不说话了,立刻把目光shè向季平成冷冷的问道:“季平成同志,马正南说的可是实情。”

    听到刘飞质问自己,季平成再也不能当缩头乌龟了,只能讪讪的说道:“这个……基本上……差不多吧。”

    刘飞眉头一皱:“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什么叫基本上差不多啊,我先问你第一句话,你是不是通知马正南这五家公司的资质不能通过,你通知了沒有,有还是沒有。”

    “有。”季平成只能硬着头皮回答道,

    刘飞点点头,接着又问道:“那你再告诉我,你跟他说你们国土局的审核小组说资质审核不通过,有还是沒有。”

    “有。”季平成感觉到形势有些不妙了,

    这时,庄德文也预感到刘飞可能有后手要出招了,连忙插口问道:“季平成,你们国土局的审核小组到底是怎么做事的,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你这个局长是怎么当的,对于下属的工作怎么能不好好的监督一下呢,这次的事情对你來说是一个严肃的教训,以后对于下属的工作,尤其是市委市zhèng fǔ十分重视的工作,你必须要好好的督促一下,否则事情搞砸了,是要追究你的领导责任的,等散会之后就这个事情你写个检查交到我那里去,好好的反思一下你们国土局在这次资质审核中的疏忽之处,另外,有关这五家公司的资质审核问題,你立刻督促一下你们国土局的资质审核小组,尽快拿出一个具体的结果來,不能影响了人家的正常商业活动。”

    听到老领导为自己出面了,季平成心头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下來,因为他非常清楚,如果要是让刘飞继续问下去,那可绝对不是追究自己一个领导责任写一份检查那么简单了,很有可能会把这件事情的矛头指向自己的头上,那个审核可就麻烦大了,

    听到庄德文插口说话,还极力为季平成开脱,刘飞的脸sè当即就yīn沉了下來,因为他非常清楚,这件事情的主要责任绝对不在审核小组,既然西江区区zhèng fǔ和区委那边都确认这五家公司的资质沒有问題,那么国土局这边的审核小组也根本不可能否认这五大公司的资质的,而且这五大公司可是属于全国xìng的大公司,按照常理根本不可能卡住他们的,但是季平成却偏偏要卡住他们,这事情绝对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简单,但是庄德文出面为季平成开脱,而王成林却不说话,很明显王成林是不想得罪庄德文,自己如果要是非得继续追问下去的话,恐怕也不利于班子团结,但是刘飞却又不想轻易放过这件事情,他担心以后如果这件事情依然还有国土局参与的话,恐怕会让整件事情更加复杂,甚至不排除这个季平成在里面搞鬼的可能,所以,刘飞眼珠一转,沉声说道:“季平成的领导责任肯定是逃不掉的,而且国土局的资质审核小组恐怕有些问題,一些资质很差的中小公司居然都可以通过审核,实力雄厚的大公司却不能通过审核,这其中不排除暗箱cāo作的可能xìng,本來我以为把这件事情交给西江区和国土局來负责不会出现什么问題,但是现在看來,不管是西江区也好,国土局也好,似乎根本沒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啊,既然如此,在h7地块的竞拍问題上,西江区和国土局就都不要参加了,这件事情由市招标办独自來负责,至于资质审核,由招标办从市专家库里面随即抽取一些专家來负责,所有公司的资质重新启动审核程序,资质不合格者一律剔除,另外市委办和市府办各抽调两个人负责全程督导工作,还有,我听说这次h7地块的投标保证金只收300万,这也太儿戏了吧,是西江区不懂得招标规则还是招标办那边不懂啊,按照有关规定,投标保证金应该为投标总额的2%左右,h7地块的土地价值至少在30个亿以上,投标保证金应该在6000万左右,但是你们却只收取了300万投标保证金,这不是开玩笑吗。”说道这里,刘飞的目光在马正南和季平成的脸上扫了一下,冷冷的说道:“这个投标保证金是你们两个谁定的。”

    马正南连忙用手一指季平成说道:“是季局长定的。”

    刘飞冷冷的看了季平成一眼:“季局长,看來你对于招投标这块似乎什么都不懂啊,我看以后凡是涉及到与国土局有关的项目,只要季平成同志还在这个位置上,国土局就不要参与了,局长连最基本的业务都不懂,还参与个啥啊,好了,今天就谈到这里吧,散会。”

    说完,刘飞站起身來就要往外走,

    不过庄德文却不干了,他沉声说道:“刘书记,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或许在资质审核的问題上国土局的确有做得疏失之处,但是绝对不能因为这一件事情而否定整个国土局的努力和实力,我看这件事情还是从长再议吧。”

    听庄德文这样说,刘飞转过身來,冲在庄德文淡淡一笑,说道:“好啊,那就从长再议吧。”说完,刘飞转身向外走去,

    然而,刘飞那淡定的表情却让庄德文感觉到心中有些不安,

    而此刻的王成林冷眼旁观,心中却暗暗说道:“看來恐怕这次刘飞对庄德文是强烈不满了,刘飞越是表情平静,说明他越是愤怒啊,不知道刘飞接下來会出什么招呢。”

    刘飞离开之后,高洋和秦天等人也跟在刘飞身后一起走了出去,

    庄德文却并沒有急着离开,等众人离开之后,季平成满脸尴尬的來到庄德文面前哭丧着脸说道:“老领导,给您添麻烦了。”

    庄德文冷冷的说道:“老季啊,你是我的兵,我肯定会竭力帮你的,不过你也得注意一点啊,刘飞可不是善茬啊,被他抓住把柄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庄德文也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