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77章 对质

www.wuailogo.com 官途     不过面对着眼前这位强势的市委书记,季平成就算是再害怕,也不敢违抗他的意思,连忙拿出手机颤抖着声音通知马正南,让他赶快到自己办公室來一趟,

    马正南可是区委书记,级别和季平成是一样的,都是正厅级,之前季平成插手资质审核的问題马正南虽然给了季平成面子,但是心中对季平成也是相当不满,此刻听到季平成居然让自己去他的办公室,脸sè当即就拉了下來,沉声说道:“不好意思,我这边现在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参加,就不过去了,有什么事情你跟我的秘书联系吧。”说着,马正南就要挂断电话,

    这一下季平成可急眼了,连忙说道:“老马,不是我喊你过來,是有领导喊你过來,是市委的领导。”

    听季平成这样说,马正南眉头一皱:“市委领导,哪个领导。”

    听到两人的对话,刘飞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季平成的脸上,冷冷的摇了摇头,示意季平成不要说出自己的身份,

    季平成只能满脸苦涩的说道:“老马,市委领导让你过來你就过來,否则的话,后果自负。”说完,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那头传來的嘟嘟嘟忙音,马正南的脸sè十分难看,他沒有想到季平成竟然挂了自己的电话,还沒有告诉自己到底是哪个市委领导过去了,不过越是这样,他越是不敢怠慢,急忙叫车赶奔国土局,

    半个小时之后,王成林、庄德文同时赶到国土局,來到国土局的大会议室内,

    此刻,刘飞、季平成以及高洋、秦天等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坐下之后,王成林和庄德文看了一眼会议室内的众人,发现很多人他们全都不认识,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

    王成林皱着眉头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今天到底有什么事情,这么急匆匆的把我们喊來。”

    刘飞摆了摆手说道:“王市长,不要着急,我们再等一个人,等他來了之后,我们会议在正式开始。”

    王成林一皱眉头,他和刘飞搭班子这么长时间了,听刘飞说话的语气就知道,刘飞此刻的心情十分的不好,甚至还隐藏着一丝丝的怒气,而此刻刘飞坐在国土局的会议室内,很显然让刘飞产生怒气的是国土局的人,但是王成林却想不明白,刘飞为什么又要等别人呢,到底是谁呢,

    这时,庄德文的目光和季平成对视了一眼,他看到季平成的眼神中露出恐惧和求救之sè,很显然,季平成似乎在害怕刘飞,这让庄德文心中就是一颤,他好歹也算上跟着刘飞混了一段时间的人,看到季平成的脸sè便猜到很有可能季平成被刘飞抓住什么把柄了,但是季平成可是自己的嫡系人马,和自己走得非常近,他可不希望自己手中的大将有什么损失,所以他眼珠一转,立刻看着季平成怒声说道:“季平成,你们国土局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事情惹得刘书记如此愤怒,赶快向刘书记赔礼道歉,否则绝对不会轻饶了你。”

    季平成是个聪明的人,他一下子就听出了庄德文的意思,很显然,庄德文希望自己通过道歉來缓解刘飞的怒火,让刘飞无法借題发挥,他张口就要解释,却被刘飞摆了摆手给制止了,

    刘飞沉声说道:“庄市长,我刚才说过了,现在暂时先不要讨论任何事情,等马正南同志到了再说,至于道歉,季平成沒有必要向我道歉,有些事情道歉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題的。”

    刘飞直接堵住了庄德文想要为季平成开脱的后路,他已经明白无误的向庄德文传达了一个信息,今天这件事情不会轻易就结束的,

    庄德文的脸sè当即便yīn沉了下來,他现在算是看出來了,今天刘飞是打算把事情闹大了,而且也不打算给自己面子了,这让他相当愤怒,却又沒有脾气,只能心中琢磨着一会自己一定要想办法阻止刘飞对季平成下手,保住自己这个办事得力的嫡系手下,

    过了有五分钟左右,马正南满头大汗的推门走了进來,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带着一丝愤怒的说道:“我说老季啊,你是不是打着市委领导的旗号让我过來给你跑腿啊……”

    他的话只说道一半,便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了坐在主持席上的市委书记刘飞,更看到了坐在刘飞右手边的市长庄德文,能够位置在庄德文之上而且坐在刘飞左手边的,恐怕只有王成林和胡天宇了,而王成林的体型他是熟悉的,所以一眼便看出來背对着自己的是王成林,当即吓得他直接把后面的话吞进了肚子,满脸尴尬的冲着刘飞诺诺的说道:“刘……刘书记……我……我來晚了。”

    刘飞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说道:“坐吧,你到了,我们今天的会议就可以开始了。”

    马正南坐下之后,刘飞坐直了身体,脸上的表情显得异常严肃,目光落在王成林的脸上,沉声说道:“王成林同志,你还记得不记得当初我和你谈到西江区h7地块之时曾经提出过的一些设想。”

    王成林点点头:“嗯,这个我倒是记得的,当初你曾经说过,要把h7地块建成为我们海明市西部地区的商业中心,与东部振港区遥相呼应,成为我们海明市经济增长新的发动机,正是因为知道你对于这块土地的规划,我也非常认可你的计划,所以我接到西江区提交上來的有关h7地块的土地竞拍文件时,立刻就签字后送到你那里去了。”

    王成林是一个老狐狸,虽然不知道刘飞为什么要在国土局发飙,但是首先把自己责任给摘出來还是必须要做的,以免被刘飞抓到什么把柄用來牵制自己,

    刘飞听王成林这样说,心中不由得暗笑,这个王成林倒是一个老狐狸啊,似乎嗅到了什么味道,上來就把他的责任给摘了出去,刘飞便点点头说道:“嗯,这一点我倒是知道的,我接到你签完字的文件之后也立刻签完字后把文件让林海峰亲自传达了回去,因为我非常希望看到我们海明市的经济随着h7地块的开发而再次腾飞起來,但是我万万沒有想到,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如此重视的事情,竟然被下面一些歪嘴的和尚们把经给念歪了。”说道这里,刘飞的目光落在金国政的脸上,沉声说道:“金总,你把你们企业遇到的问題当着大家的面说一下吧。”

    金国政自然是认识刘飞的,从刘飞把众人带到会议室的那一刻起,他便知道刘飞打算为他们这些被刁难的企业出头了,心中十分感动,听到刘飞让自己说话,他立刻一五一十的把自己企业十多天前提交资质到现在还沒有审核通过一直到得知被国土局这边卡住然后去找朱晓鹏,朱晓鹏十分嚣张蛮横的态度等等全都讲述了一遍,等他讲完之后,刘飞又让蓬莱地产的人和高洋也讲述了一遍他们的遭遇,

    等他们全都讲完之后,王成林的脸sè也yīn沉了下來,他现在总算是明白刘飞为什么要发飙了,现在听完这些企业家们的讲述之后,王成林也想要发飙了,h7地块虽然是刘飞最先规划出來的,但是具体执行的任务却是落在自己头上的,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问題,自己也是有责任的,但是相比于责任,王成林更加注重的是h7地块开发的前景,因为h7地块绝对不仅仅是一块商业地块开发那么简单,这个地块承担者着海明市诸多发展理念在里面,而要想达到这个目标,选择一个合适的开发商是最为重要的第一关,而这个开发商的实力越强大越好,开发商的实力越强大,越有利于海明市有关h7地块最终规划的实施,所以王成林听完之后,立刻怒视着西江区区委书记马正南说道:“马正南,你们西江区到底是怎么回事,市委市zhèng fǔ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们西江区去筹划,可是你们居然故意把强者集团、蓬莱地产、彭氏地产这样实力雄厚的大公司给拒之门外,你们西江区到底想要做什么,为什么这些企业的管理者说比他们实力差很大的企业资质审核都可以通过,但是他们却通不过。”

    听到王成林那愤怒的质问声,马正南一下子就有些发懵,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市委领导第发飙的第一个对象便是自己,他的脑门上、后背上到处全都是汗水,双腿有些发软,声音有些颤抖着说道:“王市长,这个……这个……我们……”

    他说了半天,却沒有说出一个理由來,同时,把目光看向了国土局的局长季平成,

    季平成此刻哪里还敢看他啊,他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当初他故意让西江区那边卡主资质不放,却一直沒有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就是希望通过这种擦边球的方式逼迫那几家大型房地产开发商知难而退,但是他却沒有想到这些开发商竟然把这件事情捅到了刘飞那里,还把刘飞给撺掇的微服私访了,这是他始料未及的,所以现在他也不知道如何善后处理这件事情了,所以,他干脆当起了缩头乌龟,

    王成林问话的时候,刘飞一直冷眼旁观,眼前的情况正是他想要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