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72章 隐患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回到家里,默默的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庄德文和邓佳明离去之时的表情,便意识到自己和他们之间的蜜月期已经彻底结束了,恐怕弄不好以后就是一番龙争虎斗,不过事到如此,他也沒有一点的后悔,只是开始头疼起自己下一步应该如何推进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试点运行之事來。

    第二天,刘飞召集常委们们召开常委会,讨论对给迟建平和王丁磊两个外逃贪官进行通风报信的王尚龙、陈勇两个人如何处理,虽然在常委会上庄德文和邓佳明都提议要对这两个人进行从宽处理,要给他们以改过自新的机会,但是在刘飞的提议之下,常委会上最终的处理结果是对这两个人给予开除公职、移交司法机关,并且对两个人的问題给予全市通报,树立为典型,并借此jǐng告全市的官员,任何人胆敢为贪官污吏们提供信息、通报信息、甚至是阻碍相关部门执法者,一旦发现,绝对严厉处理,绝不姑息,虽然邓佳明和庄德文在事前曾经找到肖建辉、胡天宇等人进行公关,但是不管是肖建辉也好,王成林也罢,在这个事件上全都选择站在了刘飞这一边,他们的出发点比较复杂,一方面,对王成林和肖建辉來说,对于王尚龙和陈勇两个人并沒有任何同情之心,他们从心眼里就看不起这样出卖国家利益之人,不过他们之所以做出这样选择的真正目的却是希望通过支持刘飞的建议,让邓佳明和庄德文与刘飞之间矛盾更加深化,彻底分化他们两人与刘飞之间的联盟,从而达到削弱刘飞的目的,在这一点上,王成林和肖建辉的想法是一致的,虽然胡天宇也特别希望落井下石,但是考虑到庄德文刚刚投靠到自己的阵营,为了安抚这位手下大将的情绪,他选择了反对刘飞的意见,但是仅仅依靠庄德文、邓佳明和胡天宇三人的力量根本无法左右常委会上的大局,最终依然是刘飞的意见占据了主导地位。

    散会之后,邓佳明和庄德文满脸郁闷的跟在大部队的后面,不过他们看向刘飞的目光中充满了怨恨,毕竟不管是王尚龙也好,陈勇也好,他们都是这两个人的亲信人马,而这两个人受到如此严重的处罚,和打他们的脸也沒有什么两样。

    刘飞刚刚回到办公室,就发现市公安局局长陈伟雄已经在林海峰的办公室内等候多时了,刘飞直接把他喊了进去。

    进入刘飞办公室坐下之后,刘飞笑着说道:“伟雄啊,最近有关迟建平和王丁磊的案子有进展了吗。”

    陈伟雄点点头说道:“是的,刘书记,经过我们jǐng方在多方系统的配合下,最终发现迟建平和王丁磊这两个人的钱已经全部转移到了他们设在美国的银行账户上,虽然我们出动了很多关系去调查他们这些钱到底是怎么转移到那个账户上的,但是即便是他们开户的银行内部之人也根本无法查清楚那些钱是从哪个账户上转移过去的,但是有一点我们倒是查出來了,那就是这些钱铁定是从我们海明市转移出去的,但是我让我们海明市银行系统配合着调查了一下,几乎所有设在我们海明市的国有银行和私有银行沒有一家银行和迟建平、王丁磊他们设在美国的账户之间发生关联交易,所以,经过我们和银行系统的专家经过分析之后认定,他们两个人的那些钱很有可能是通过地下钱庄把钱转移过去的,否则的话,这么大笔的交易根本无法避开银行系统的监管。”

    刘飞听完之后不由得一皱眉头,带着浓浓的疑问道:“地下钱庄。”

    陈伟雄点点头说道:“是啊,银行的专家有80%以上的把握肯定是地下钱庄所为,毕竟每笔资金超过100万的交易都是会受到监管的。”

    听到陈伟雄这样说,刘飞略微沉思了一下,拿起手机拨通了自己的金融顾问徐广耀的电话:“广耀啊,对于地下钱庄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我们海明市的地下钱庄是一种什么状态。”

    徐广耀直接回答道:“老大,地下钱庄不管是在我们海明市也好,在燕京市也好,在很多国内国外大中型城市都有存在,他们算是一种特殊的非法金融组织,他们游离于金融监管体系之外,他们利用金融机构的资金结算网络,从事非法买卖外汇、跨国资金转移或资金存诸借贷等非法金融业务,他们的非法经营活动非常隐蔽,对于你们官场之人來说,地下钱庄的主要作用是洗*钱,或者把那些贪官非法所得转移到国外的账号上,他们的cāo作手法也多种多样,不过常用的cāo作手法是那些贪官们将他们在国内所贪污的钱交给地下钱庄,地下钱庄则通过他们境外合伙人将那些钱兑换成美元打入贪官所指定的境外账户。”

    听到徐广耀的介绍之后,刘飞眉头皱得更紧了,再次问道:“广耀啊,如果我要治理我们海明市的地下钱庄的话,难度大不大。”

    徐广耀苦笑着说道:“老大啊,不是我长他人的威风灭咱们的锐气啊,整顿地下钱庄说起來简单,但是实际cāo作起來难度不是一点半点,首先就是监管的问題,地下钱庄之所以被成为地下,就是因为他们本身游离于监管体系之外,一般普通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存在,而这些地下钱庄往往采取的是会员制,只有熟人介绍或者会员才能享受到他们的服务,虽然这些地下钱庄中介费比较高,但是由于其中不少都具有相当的诚信度,所以很多贪官都选择在这样的地下钱庄來转移自己的资产,所以,如果你要想查处这些地下钱庄的话,难度非常大,恐怕你这边刚刚有所动作,人还沒有到达地下钱庄的地点呢,他们那边早就得到消息了,而且现在地下钱庄洗*钱的方式也是花样翻新,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他们做不到的,甚至有的高手可以直接把一些贪官在国内贪污的钱,经过地下钱庄的cāo作之后洗白,又可以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国内,所以,老大,我奉劝你在这件事情上就不要太过于执着了,而且这件事情也不是光靠着你们市委市zhèng fǔ就可以cāo作的,必须要多方面系统的联合行动才能取得成功,这就更给打击地下钱庄的事情增加了相当高的难度。”

    听万徐广耀的介绍之后,刘飞只能苦笑着点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刘飞眼珠转了转,看向陈伟雄说道:“伟雄啊,这样吧,既然地下钱庄这么难以打击,那我们不妨來个虚张声势,先从心理上给那些地下钱庄的主持者和那些喜欢去地下钱庄办理业务的贪*官们一个震慑,你回去之后立刻放出风去,就说市委决定对海明市的地下钱庄进行严厉打击,另外你再专门派出一个由三人组成的稽查小组,专门负责秘密的调查地下钱庄的事情,要做到秘密调查,却能够让很多人能够感觉得到。”

    陈伟雄就说一愣,问道:“刘书记,我们打击地下钱庄和迟建平、王丁磊的案子有关吗。”

    刘飞莫测高深的一笑说道:“肯定有关,你就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吧,等时机成熟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陈伟雄点点头:“好的,那我马上去执行。”

    陈伟雄离开之后不久,林海峰手中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进來,沉声说道:“老板,这份文件是刚刚从王市长那边转过來的,他已经批示了。”说完,林海峰把这份文件放在刘飞的桌前。

    刘飞拿过文件看了看,脸sè便显得有些严肃起來,这份文件是关于海明市西江区的一个国有企业西江无线电二厂土地出让的文件,这份文件是西江区提交由常务副市长庄德文批准、王成林批示同意的,大意是由于西江无线电二厂由于长期经营不善,企业已经破产多年,西江区现在申请将无线电二厂的土地以土地拍卖的形势面向社会进行公开销售,以此來筹集资金解决无线电二厂上千名工人的善后问題,并以此为契机,带动西江区的发展,按照西江区的规划,无线电二厂那块土地由于地处西江区的中心区域,人流量大,所以将会被建成海明市西部的商业中心。

    刘飞仔细看了一下这份文件,发现这份文件不管是规划也好,设想也好,还是相当不错的,有很强的可cāo作xìng,尤其是面向社会招标这一块,更是做了比较详细的阐述,在文件中,庄德文和王成林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认为这个计划可行。

    刘飞看完之后,毫不犹豫的签字同意,然而,刘飞却并不知道,随着他简简单单的同意两字,海明市又一场巅峰对决立刻进入了酝酿之中,一场声势浩大的较量再次徐徐拉开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