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70章 进退维艰

www.wuailogo.com 官途     电话接通之后,陈伟雄带着几分兴奋说道:“刘书记,在迟建平和王丁磊这两个裸官外逃事件中,我们市公安局的内鬼已经找到了,是……”

    此刻,胡天宇就坐在刘飞对面,听到电话中陈伟雄那有些兴奋的声音,胡天宇一下子就竖起了耳朵,他也很想知道这个内鬼到底是谁。

    然而,刘飞却及时的出声阻止了陈伟雄继续说下去,而是沉声说道:“这样吧,陈伟雄同志,你亲自到市委來一趟,我要听你当面详细的汇报一下,我这边还得和胡书记商量一些其他的事情。”

    陈伟雄听到刘飞这样说,立刻便明白刘飞的意思了,连忙说道:“好的,刘书记,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之后,刘飞看向胡天宇说道:“老胡啊,我们海明市的反腐形势很严峻啊,这300多个裸官就好像是300多颗不定时炸弹,不知道啥时候就会再次爆炸一些,我们海明市的压力很大啊。”

    胡天宇是主管党群的副书记,他的压力自然是不言而喻,只能苦笑着说道:“是啊,刘书记,我也沒有想到,仅仅是我们海明市处级以上干部中就有300多个裸官啊,这压力不是一般的大,您看对于这些人我们应该怎么样对待。”

    刘飞沉声说道:“老胡啊,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來负责吧,就按照之前我们常委会上讨论的那些内容,定期对这些裸官进行思想教育,同时加强对他们的出入境管理,沒有我们三人的签字,不允许随意出入境。”

    胡天宇点点头,和刘飞又谈了一些别的事情便离开了。

    回到自己办公室之后,胡天宇立刻给自己设在市公安局内部的眼线打电话,询问市公安局的内鬼情况,对于刘飞直接阻断了陈伟雄的话胡天宇还是相当不满的,不过比较可惜的是,由于在这件事情上陈伟雄控制得极其严密,所以胡天宇并沒有从下面的眼线中得到相关的情报,这让陈伟雄相当不爽。

    胡天宇离去之后不久,陈伟雄便來到刘飞的办公室内。

    坐下之后,向刘飞汇报的时候,陈伟雄的声音却沒有之前的兴奋了,显得十分低沉:“刘书记,我们查到的内鬼是我们市公安局的副局长王尚龙,虽然他百般抵赖,但是我们已经掌握了很多证据可以证明就是他向迟建平和王丁磊两人通报消息的,而且那些交jǐng也是他的亲信派出去的,但是王尚龙却一口咬定不是他指使的,而且他还说邓佳明部长可以给他作证,说是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正在和邓佳明部长一起吃饭。”

    听陈伟雄这样说,刘飞的眉头一下子就紧皱起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内鬼竟然是王尚龙,但真正让他头疼的却是王尚龙搬出了邓佳明想要为他作证,因为现在刘飞对邓佳明的拉拢并沒有完全实现,双方顶多算是处于合作期,邓佳明在大部分时间是支持自己立场的,但并不意味着邓佳明会完全向叶冲那样支持自己,即便是叶冲在涉及到派系利益的时候,也并不是完全的支持自己,虽然自己现在表面上看在海明市已经站稳了脚跟,但是实际情况刘飞非常清楚,自己所要面临的形势依然十分严峻,因为自己之所以能够掌控常委会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自己和王成林在很多政见上是一致的,所以在一些时候,自己和王成林合作的可能比较大一些;另外一个则是自己对于曹家、曾家和本土势力的整合,但是在常委会上,真正属于自己的嫡系人马却一个都沒有,在这种形势下,邓佳明对自己的支持就显得异常重要,因为他是组织部部长,之前邓佳明沒有被自己拉拢过來之前,自己在常委会上是相当难受的,很多时候都要被肖建辉和胡天宇他们双方的组合所掣肘,但是现在内鬼是王尚龙的话,那么自己的麻烦就來了,尤其是王尚龙还把邓佳明给搬出來作证,麻烦就更大了。

    如果自己对王尚龙处理的轻了,那么刘飞认为自己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更对不起国家和人民,毕竟正是因为王尚龙的通风报信和出力阻挠,才导致迟建平和王丁磊这两个裸官顺利出逃并带走了大量财富,但是如果处理的重了,那么邓佳明肯定是沒有面子的,因为王尚龙的上位是之前邓佳明举荐的,处理重了那就是打邓佳明的脸了,虽然邓佳明现在并沒有站出來说是要给王尚龙作证,但是一旦邓佳明真的给王尚龙出來作证了,到那个时候就更加麻烦了。

    想到此处,刘飞沉声问道:“伟雄啊,对于王尚龙你现在是怎么处理的。”

    王尚龙沉声说道:“现在我已经跟纪委叶书记沟通了一下,由纪委派了2个人在加上我们市公安局的两个人,正在和他进行谈话,其实也就是变相的把他软禁起來,不让他和外界接触,现在邓佳明部长并不知道此事。”

    听陈伟雄这样说,刘飞的心总算稍微安稳了一些,点点头说道:“嗯,这样最好,暂时这个消息不要向外扩散,另外对于市局内部,你还是要仔细的梳理一遍,对于亲信人马的帅选更是要认真仔细,确保不被一些有心人渗透进來。”

    陈伟雄连忙点点头,对于保密机制和亲信挑选的重要xìng他还是比较清楚的。

    陈伟雄刚刚离开,市纪委书记叶冲的电话也打了进來:“刘书记,我们纪委这边内鬼也已经查到了,是我们纪委的一个处长,名叫陈勇,以前的时候他表现相当不错,从來沒有过什么违规行为,但是这一次他突然给迟建平和王丁磊两人通报消息,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现在此人已经被我们给控制起來了,不过如何处理这个人,我感觉到相当棘手。”

    刘飞不由得一皱眉头:“棘手,怎么回事。”

    叶冲沉声说道:“主要问題在于这个陈勇是常务副市长庄德文的小舅子。”

    话说道这里,便明白叶冲的担忧了,庄德文也属于自己拉拢的重要人物之一,虽然最近庄德文有些时候和自己唱反调,但是大部分时候还是支持自己的,这也是叶冲感觉到比较棘手的主要原因,这一下,刘飞彻底头疼了。

    两个内鬼,两个全都涉及到了自己需要拉拢的常委,如果对于这两个内鬼处理不好,很有可能导致自己在常委会上再次陷入艰难的境地。

    刘飞略微沉吟了一下,最终握紧了拳头,沉声说道:“我看这样吧,对于这两个人,你们纪委方面加紧调查取证,如果真的有比较确凿的证据证明他们两个人的确涉及到给外逃贪官通风报信的话,必须严格按照相关的法律和组织纪律进行处理,绝不姑息,必须要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叶冲有些忧虑的说道:“刘书记,那万一要是因为这两个人导致您和邓佳明、庄德文之间的关系趋于紧张,这是不是有些得不偿失啊。”

    刘飞果断的挥了挥手说道:“沒事,我今天晚上约他们两个人出來一起吃个饭,当面锣对面鼓的跟他们谈一谈这件事情,如果他们能够理解我的决定,那样最好,如果他们不理解,那就随他们去吧,但是我们海明市绝对不能容忍像这两个人这样的内鬼存在,否则他们啥时候再次出卖我们国家和海明市的利益,到时候损失就更大了,在这一点上,不管是我也好,你也好,我们不能向任何人任何势力屈服。”

    听刘飞语气如此坚决,叶冲知道刘飞心意已决,便不再说什么了。

    挂断电话之后,刘飞双手揉着太阳穴靠在椅子上,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他知道,这一次自己与那180亿元的幕后cāo控者之间的较量,自己暂时处于下风了,不过这让刘飞更加jǐng惕起來,刘飞相信,不管是公*安*局那边的内鬼王尚龙也好,市纪委那边的内鬼陈勇也好,他们很有可能和那幕后cāo控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充分说明这幕后cāo控者在海明市的渗透不仅层面比较深,范围也比较广,如果自己要想真正查明白他们的话,恐怕到时候的阻力不是一点半点。

    刘飞现在所头疼的已经不单单是自己和邓佳明、庄德文之间的关系问題了,而是对于那180亿元的去向自己到底应该如何去查处,毕竟从目前海明市接连发生的一连串的事件來看,虽然表面上所有事件都是dú lì的,但是刘飞已经认定这些事件大部分都和自己调查那180亿元的去向有关,如果自己不去调查那180亿元的去向的话,或许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但是刘飞的个xìng还是非常倔强的,恩怨分明的,在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受到侵害的时候,哪怕是明知山有虎,刘飞也要偏向虎山行,绝对不会有任何妥协的,但是和对手周旋的手段和方式必须要再次翻新花样了。

    但是应该怎么样翻新花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