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68章 遭遇阻力

www.wuailogo.com 官途     胡天宇的心思和王成林差不多,不过胡天宇比王成林更现实一些,他这一次坚定的和刘飞站在一起是因为上一次罗曼德事件中他吃了亏,本來好好的政绩却因为临陈脱逃反而失去了机会,所以这一次他下定决心在这种涉及到有风险的事情上和王成林站在一条线上,有政绩一起分,有风险一起承担,这样一來,就可以极大的减轻王成林获得政绩对自己的冲击。

    当天下午,在刘飞的亲自组织下,由党风党纪专项小组牵头,组织了省内司法、政治、政研室、省委党校等多位专家学者,大家在一起整整讨论了6个小时的时间,最终敲定了一份严厉打击裸官现象的专題文件,经过专项小组审核敲定后,立刻向全市各个机关单位进行传达,在传达文件的同时,一场声势浩大的打击裸官行动从上至下展开了,尤其是在文件中严格明确了裸官任职入口条件,在这个问題上,以前大部分时候都是由市委组织部來负责的,现在引入了纪委这个部门,所有裸官在任职前,除了需要经过组织部门的考核之外,必须要经过纪委部门对其进行财产核查,对于财产数额比较巨大却又不能说明情况的,一律不予录用,同时,在刘飞的提议之下,市委组织部门对遴选裸官任职也加大了考察力度,首先,对于那些裸官任职前,刘飞要求组织部门必须要弄清楚裸官当官的动机,知道他为什么要当官,任前考核要严格细致,在考核德才和政绩外,还要详细考核其家庭情况,亲戚朋友圈、海外关系等,情况必须要搞清楚,如果搞不清楚,必须杜绝任用,同时,在引进海外优秀人才上,刘飞要求组织部门也要严把考核关,尤其要注重考核思想品德和回国动机,对提拔到领导岗位引进人才,更要慎之又慎,既要看到其头上的盯着的海龟光环,又要看到其不便监管的一面,不然,一旦出现问題,后果不堪设想,同时,刘飞还要求专題小组要每隔一段时间便组织专家、学者和小组成员在一起讨论,要不断完善裸官选拔的制度,同等情况下,不选拔裸官,特别优秀的,也要明确裸官选拔的条件,确保裸官逃不出去,其次,在刘飞建议下,以胡天宇为主导,不定期的组织裸官教育培训班,加强对裸官的廉政教育,以防止其出现认识上的偏差,从犯错误。

    在这些措施推出之后不到3天之内,海明市干部层面便开始沸腾起來,很多裸官全都人心惶惶的,因为市委常委会上已经明确所有裸官必须在一个星期之内将自己的家属状况、所在国家等情况详细列明并且向组织进行报告。

    然而,整整5天过去了,专題小组却沒有收到一份市管干部的汇报,形势异常严峻。

    刘飞办公室内。

    王成林、胡天宇两人脸sè全都显得十分严峻。

    胡天宇沉声说道:“刘书记,到现在为止,我还沒有收到一份裸官们的汇报情况,而且我听说下面很多裸官全都串联了起來,他们准备以集体沉默的方式來对抗市委常委会上的这次决议,如果这件事情这样发展下去的话,不仅我们市委常委会的权威会受到大部分干部的质疑,我们的面子也不好看啊。”

    刘飞听完之后不由得眉头一皱,脸sè当即就yīn沉了下來,最近刘飞一直在研究着海明市经济发展运行情况,同时让林海峰跟进有关舆论危机的情况和市公安局、市纪委对于内鬼的查处情况,对于专題小组的工作,他更是放手让胡天宇去抓,所以对于这方面的信息他所了解的倒是不多,但是听胡天宇这样说,刘飞心中可就不爽了。

    刘飞沉声问道:“胡天宇同志,你认为为什么这些裸官们会抱起团來取暖,为什么他们会串联起來呢,会不会有人局中协调呢。”

    胡天宇苦笑着说道:“刘书记,这个情况我还真不能直接下定论,因为我沒有证据,但是我认为,本來像那些裸官准备联合起來以沉默对抗我们市委这一次的决定这样大的事情,按照常理來说他们是不应该提前透露出來的,但是他们却在今天突然透露出來了,我认为很有可能这是那些裸官们故意放出來的消息,目的就是像我们市委班子施压,毕竟裸官群体还是具有相当规模的,而且他们的人脉关系也十分复杂,如果他们这些人真的只是拒绝汇报自己的情况而又沒有犯什么错误的话,我们市委也拿他们沒有什么办法,但是如果我们任由他们这样沉默下去而不加处理的话,我们这个专題小组又沒有了面子。”

    刘飞皱着眉头点点头说道:“你说的这种情况倒是有可能的,不过既然我们市委常委会上已经全票通过了,说明至少在我们高层是具有比较广泛的共同认知的,对于那些裸官们,我们倒是沒有必要太过于迁就他们,他们如果真的敢要对抗市委的决议的话,那我们这一次必须要举起屠刀,对于所有我们掌握情况的裸官全部给予党内严重处分,同时,每一个沒有按时进行汇报情况的裸官在三年之内不允许升迁,与此同时,让纪委那边加大对沒有提交个人家属情况汇报的裸官的检查力度,虽然不是所有的裸官都有问題,但是有问題的人如果是裸官的话外逃起來肯定很容易,我们既然要重拳出击打击裸官问題,必须要让这个拳头落在实处,绝对不能一拳打出去了,却仅仅是走走形式,那样不仅对我们市委班子的威信是一个打击,对我们海明市的老百姓也是不负责任。”

    这时,刘飞发现刘飞yù言又止,似乎有话想说却又有所顾虑,心中就是一动,看向王成林说道:“王成林同志,你有什么话要说嘛,现在房间内只有咱们三个人,你不需要顾虑什么,咱们三人在海明市的大局上属于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要是有利于我们海明市发展的事情,我们沒有必要顾虑什么。”

    听刘飞这样说,王成林一咬牙,沉声说道:“刘书记,我认为这次之所以那些裸官们敢联合起來对抗我们市委班子的决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们市委班子内部本身就有裸官,我听下面有官员们在议论的时候就说,市委班子本身就有裸官现象,自己立身不正,又怎么能够要求下面的干部立身要正呢。”

    听王成林这样一说,刘飞心中就是一动,对于这个情况他还真是不知道,立刻问道:“这些人指的是谁。”

    王成林道:“是市委秘书长杜洪波,他的妻子和儿女现在都在国外。”

    刘飞当时就是一愣,他还真沒有想到杜洪波竟然是裸官,这让他对杜洪波的jǐng惕xìng一下子就提高到了相当的级别,现在他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杜洪波明明知道自己有一个委员的光环笼罩着杜洪波依然敢在常委会上和自己唱对台戏了,原來如此,想明白这一点,刘飞双眼眯缝了起來,眼珠一转,计上心头,沉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从我们市委班子开始汇报吧,我倒是要看看,杜洪波同志如果连自己的情况都汇报了,下面的人还有谁敢不汇报。”

    王成林苦笑着说道:“刘书记,你认为杜洪波同志会听你的话汇报自己的情况吗,这才是我最担心的问題,杜洪波可是市委常委,不属于咱们市管干部啊,这才是我最担心的问題。”

    胡天宇也附和道:“是啊,刘书记,杜洪波同志恐怕……”

    话胡天宇只说了一半,但是意思却非常明确了。

    看到胡天宇和王成林都把目标对准了杜洪波,刘飞便知道他们两个的真正用意了,他们明显知道如果他们出面让杜洪波把他自己的情况向专題小组汇报的话,肯定会得罪杜洪波,但是如果不摆平杜洪波,又无法让下面的干部信服,他们两个这是联手挖了一个坑想让自己跳啊,他们是既想要顺利的把打击裸官的事情向前推进,又不愿意承担得罪杜洪波的损失,真是好算计啊,不过对于两人的这个算计刘飞倒是沒有怎么在意,在他看來,自己和杜洪波之间早已经水火不容了,就算得罪他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问題在于自己应该怎么样才能让杜洪波把他自己的情况汇报上來。

    略微沉思了一下,刘飞笑着说道:“这样吧,我现在立刻给杜洪波同志打个电话,让他过來一下,咱们三个一起跟杜洪波谈一谈,一起劝劝他,当然了,你们两个只需要配合我一下就行,主要由我來和他谈,但是必须要让他知道,在这个问題上,我们三个已经达成一致意见了,你们看怎么样。”

    王成林和胡天宇就是一愣,他们沒有想到,刘飞竟然真的把这件事情给包揽了下來,不过对于刘飞把他们同时也拉了进來和杜洪波谈,他们两个也有些无奈,只能感叹刘飞这家伙的确够狡猾的,不过两个人也想看看刘飞到底怎么样摆平杜洪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