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67章 交易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倒是笑了,但是很多常委却笑不出來了。

    杜洪波的脸sè显得异常yīn沉,回到办公室之后,他拿出手机换上了一张全新的电话卡拨通了刘阳的电话,首先把常委会上的情况给刘阳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他脸sè忧虑的说道:“刘总啊,我们海明市重拳出击打击裸官问題在常委会上全票通过,这说明推行这个制度是获得大部分常委从内心上支持的,这是一种大势所趋,而刘飞的几点建议中更是要求省管干部必须把家属情况向组织进行汇报,这已经成了官员财产申报的一个前奏,一旦这件事情得以推行下去,我估计刘飞很有可能会重启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啊,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恐怕将來我们所面临的问題还是非常麻烦啊。”

    刘阳听完之后不由得一皱眉头,说道:“老杜啊,这件事情我会跟军师说一下的,看看他有什么好的意见,不过现在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啊,你的身份绝对不能暴露,否则的话,刘飞铁定会拿你开刀的,你是我们埋伏在海明市最深的一步棋,你的这步棋绝对不能暴露,你要保护好你自己,现在刘飞大势已成,你必须要小心谨慎,不要轻易和刘飞发生冲突。”

    杜洪波听完刘阳的建议之后点点头说道:“好的,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之后,杜洪波把手机拿出來折断之后扔进厕所便桶内,直接放水冲走,做完这一切之后,杜洪波坐在椅子上开始陷入了沉思之中。

    虽然他刚才和刘阳通电话的时候告诉刘阳说打击裸官是刘飞实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前奏,算是为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进行预热,但是实际上,杜洪波却并不相信刘飞接下來还敢继续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因为在他看來,任何人敢于推进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必定会惨败,因为这个虽然有充足的民意基础,但是在海明市,却沒有充足的官意基础,毕竟海明市的机关单位是由官來主管的,失去了官意基础,刘飞根本不可能推行成功的,他之所以那样跟刘阳说只是为了让刘阳他们这些幕后cāo控者尽可能多的干预到海明市的政局中來,只有那样,他的压力才能极大的减轻,杜洪波并不是傻瓜,最近一段时间以來,他已经发现刘飞对他似乎越來越不信任了,除了召开常委会的时候让他负责通知以外,其他的事情几乎根本不假他手,就连行程安排这个市委秘书长最应该负责的问題,现在都被刘飞给收拢到了他的秘书林海峰手中,自己只是负责协调一下,最终的行程安排名单他那里虽然有一份,但是这一份却并不是最终的,刘飞随时都可以进行调整,刘飞的这种表现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危机,所以,他迫切希望海明市的局势在乱一些,以便于他趁乱撅起利益,身为裸官,他已经随时做好出逃准备了,当然,如果不是形势特别紧迫的话,他还是不愿意出逃的,毕竟自己现在的位置是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年龄上也还是有一定优势,如果等一年多之后刘飞在海明市任期到点,自己还是有可能会继续往上走一步的,那个时候权力更大,自己能够做的事情就更多了,所以他现在一直在默默的熬着。

    和杜洪波的这种担心不同,王成林和胡天宇听到刘飞让他们去刘飞办公室之后,心当时立刻就沉了下來,到了他们这种级别,他们的想法自然有其独到之处,尤其是王成林,他已经意识到,恐怕刘飞这一次找他们过去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而且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何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有关。

    王成林猜得沒错,等王成林和胡天宇进入刘飞办公室三人坐下之后,刘飞开门见山的说道:“二位,这次找你们过來主要是想跟你们沟通一下我的想法,我之所以提议暂时搁置官员财产申报制度,重拳出击打击裸官问題,我的根本目的就是希望借此狠狠的打击一下那些海明市一些反对声音特别强烈的势力,因为在反对实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人群中,那些裸官们的声音是最强烈的,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者,他们随时都做好了出逃的准备,所以他们最是肆无忌惮的,等他们这批人老实了,那么我们在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试点运行的时候,压力和阻力就会小很多。”

    说道这里,刘飞顿了一下,目光从王成林和胡天宇两人的脸上扫过,发现两人的表情还是比较淡定的,刘飞便知道他们对于自己这个想法应该是早就能够猜到一些的,所以刘飞继续十分诚恳的说道:“二位,我非常清楚在我们海明市现在这个阶段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依然是阻力重重,哪怕是重拳出击打击了裸官问題之后,依然会有强大的阻力出现,但是我依然决定在时机成熟之后,继续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试点运行,因为我相信,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反腐手段,是能够极大的提高我们多个部门工作效率和工作公务员责任心的一种手段,我也知道,在这件事情上你们两个有着诸多的顾虑,其中你们最顾虑的还是我们海明市大局的稳定,不过在这里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承诺,只要你们两个能够在这件事情上支持我,我们海明市的大局就不会乱到哪里去,如果有谁胆敢趁机滋事,故意扰乱我们海明市的大局的话,我有足够的能力将这些人及时摆平,在这里我也可以给你们另外一个承诺,只要你们两个支持我,就像之前的罗曼德事件一样,有政绩大家平分,有责任,我自己一个人担着,现在我希望明确的知道你们两个人的态度,是真实的态度,而不是敷衍我的态度。”

    刘飞说完之后,王成林和胡天宇对视了一眼,全都沉默了下來。

    过了一会,王成林沉声说道:“刘书记,虽然我在心中并不赞同现在就在海明市推行官员财产申报知道,但是我也知道,你看得比我要深一些,远一些,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可以支持你,但是话我说在前面,我支持你只支持你把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推进到在全体官员系统中获得统一意见为止,在制定细则的时候我也可以给予你适当的支持,但是到时候我也许会有我自己的主张,至于到了选择试点的时候,那就看你的本事了,那个时候我不可能在支持你了。”

    胡天宇听到王成林的意见之后,略微沉思了一下,也点点头说道:“嗯,刘书记,我的意见和王市长一致。”

    刘飞听到两人的表态之后,便明白了两个人的真正想法,笑着点点头说道:“好,只要你们能够做到你们所承诺的,将來有成绩了有你们一份,有责任算我一个人的。”

    三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对于他们三人來讲,三人虽然达成了这笔交易,但是实际上却是各取所需,对此他们心知肚明。

    刘飞之所以要推进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是因为刘飞希望能够通过在海明市的试验和摸索探索出一条新的反腐路径,让权力的运行更加阳光,让官员能够得到更多的监督,并且可以让他们知道自己头上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从而在贪污的时候多一些顾忌,从打达到减少和预防贪污**的目的,刘飞认为,贪污**减少了,人民群众的利益受到损害肯定就会减少,因为很多时候,贪污**最终损害的都是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最终都是要由国家和人民來买单的,至于政绩,刘飞并不是特别在乎,否则的话,有很多可以出政绩的方式,刘飞沒有必要选择这个最难成功的去cāo作,他之所以那政绩來和王成林、胡天宇进行交易,目的就是希望通过分享政绩,把两个人绑在自己的阵营中,因为刘飞清楚,这两个人之间是存在着竞争关系的,谁也不希望在竞争中落后,而这也正是刘飞把他们两个人一起喊过來的原因。

    有些时候,哪怕是小小的一根胡萝卜,如果是一个人看到了未必会感兴趣,但是如果两个有竞争关系的人都看到了,其中一个人哪怕是流露出一点兴趣,另外一个人肯定会流露出浓厚的兴趣,很有可能围绕着这跟胡萝卜会爆发出一场战争,这就是人心,这就是人xìng,为官者的诸多境界之一便是揣摩人xìng和人心。

    至于王成林,他从一开始被刘飞逼的沒办法选择在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上支持刘飞,到现在因为政绩支持刘飞,虽然都不是主动的,但是在王成林的内心深处,也是希望这件事情能够成功的,因为他也非常清楚一旦这件事情cāo作成功了,对于海明市來说是一个非常显著的亮点,对于海明市的人民來说也是一个很不错的福利。

    只不过离开刘飞办公室的时候,王成林的心中却并沒有太多的喜悦,尤其是想起接下來还要面对的舆论危机,王成林已经感觉到,似乎在海明市的背后一直隐藏着一只巨大的黑手,想要不停的给海明市制造麻烦,刘飞是否能够真的把这件事情推动成功还是个未知之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