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63章 突发事件

www.wuailogo.com 官途     军师听完之后眉头立刻紧紧的皱了起來,脸sè显得十分yīn沉。

    略微沉思了一会,军师冷冷的说道:“既然刘飞在现在这种多事之秋都咬着我们这180亿元不放,那说明他已经存着必须要把我们揪出來的心理了,既然这样,我们就沒有必要在顾忌着什么了,一旦被刘飞查出來,我们就真的危险了,所以,我们必须未雨绸缪,想办法在给刘飞好好添些麻烦,而且这一次,我们必须要好好的把刘飞放在火上炙烤一下,最好能够借此机会让海明市好好的乱一下。”

    大少听到这里不由得脸sèyīn沉了下來,说道:“军师,这样不太好吧,万一要是海明市真的乱了,对我们也不是很有利啊,海明市各方面表现得都非常不错,想要乱恐怕沒有那么容易吧。”

    军师冷笑着说道:“如果说以前的时候,我们的确沒有办法让海明市乱起來的,但是现在却不同了,现在刘飞正在积极大力推进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在海明市的试点运行工作,这个时候要想给刘飞添堵还是比较轻而易举的,我们可以这样做……”

    说着,军师把自己的设想跟大少和刘阳说了一遍,两人全都脸sè严峻的点点头,不过大少还是说道:“军师,这件事情我们一定要把握好度啊,否则真的要是把海明市给搅乱了,一旦有朝一rì我们被查出來了,到时候的麻烦可不是一点半点。”

    军师点点头说道:“嗯,这一点你们放心,这个度我还是比较有把握的。”

    二天后的上午,刘飞上班后,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在办公室内批阅着文件。

    就在这个时候,林海峰脸sè苍白的拿着一叠报纸连敲门都沒有敲门便直接闯进了刘飞的办公室,声音有些焦急的说道:“老板,出大事了。”

    刘飞看到林海峰如此猛撞,不由得一皱眉头,在他看來,不管发生多么大的事情,林海峰也不应该如此急匆匆的啊,他沉声说道:“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着急。”

    林海峰把手中的报纸和一些打印出來的递给刘飞说道:“老板,这些是今天一些省内和省外的报纸,还有这里是一份我从美国一家网站上打印出來的材料,通过这些材料可以看得出來,自从您决意在海明市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之后,就在昨天上午,市交通局局长迟建平和市建设局局长王丁磊先后潜逃到了美国和加拿大,我看了这些信息后已经和市交通局以及市建设局沟通了一下,现在已经核实,两个人已经有2天多沒有上班了,不过两人之前都曾经请了病假,后來我和海关部门联系了一下,已经确定他们已经使用假护照出国了,现在很多报纸都在围绕着这两个人的突然外逃讨论着我们海明市的问題,有的说我们海明市问題很多,有的却说我们海明市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太过于激进,这才导致贪官外逃,不过这些报纸上的信息还并不是特别犀利,网络上很多论坛里出现了很多帖子,都在指责我们海明市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推行并沒有获得大多数市委班子的支持,还说您在海明市大搞一言堂,说您一直利用反腐为幌子进行排斥异己,还说您在海明市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试点运行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获得政绩,以便于高升。”

    林海峰一口气说完,脸上焦虑之sè更浓了。

    刘飞听完之后,脸sè也已经yīn沉了下來,他拿起报纸和那份打印材料仔细看了一遍,看完之后,又根据林海峰的指点找了一些网络论坛进去看了一下,发现海明市两名厅级干部的外逃并卷走数十亿的资产之事的确已闹得沸沸扬扬的了,与之并存的还有很多对自己进行指责的帖子,这些帖子将自己严重的妖魔化了。

    看完所有的信息之后,刘飞靠在椅子上,闭起眼睛沉思起來。

    看到刘飞陷入沉思之中,林海峰知道自己的职责到此为止,便悄悄的推开房门退了出去。

    对于这一次两个厅级官员的外逃刘飞的确沒有想到,尤其是想到对方逃跑的时机,刘飞隐隐感觉到事情并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简单。

    刘飞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心中暗道:“如果说这两个人贪污受贿达十多亿元,那么他们潜逃是早晚的事情,但是问題在于为什么他们潜逃之后竟然还敢在美国和加拿大的相关媒体上露面呢,难道他们就不怕我们对他们进行跨国追捕吗,另外,何以国内媒体这么快就掌握了他们外逃的信息,要知道,他们两个昨天外逃,今天媒体就掌握了信息,而我这个堂堂的市委书记却是通过看报纸才知道这样的信息的,媒体真的有这么快的反应速度吗,他们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些信息的,而且从这两个人在国外媒体上曝光的时间來看,他们是在昨天晚上10点多才曝光出來的,而那个时候,国内很多报纸差不多版面都应该已经排定好了,都差不多开始付诸印刷了,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会还有这么多的媒体报道了此事,还有那些网络论坛里面的帖子大部分都是在凌晨0点左右就开始狂刷出來的,那个时候很多人应该也已经睡觉了,到底是谁沒事闲的去刷这样的帖子,所有的这一切难道真的是巧合才发生的嘛,为什么所有的这些矛头的指向都是我和我所推行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呢。”

    想及此处,刘飞猛的睁开眼睛,点燃一根烟站起身來,一边抽烟一边在办公室内來回來去的踱步。

    难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有人故意策划的,如果不是故意策划的话,事情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曝光出來的,最有可疑的则是这两个人的卷款数字,媒体有怎么会知道的,要知道,即便是这两个人逃跑曝光的时候,也并沒有提到他们带走了多少钱啊,媒体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数字的呢,如果这一次的舆论危机如果要是应对不好的话,很有可能会危及自己在海明市的威望,同时也会对自己正在积极推进的官员财产申报知道起到十分负面的作用,我到底应该如何去cāo作呢。

    一边思考着,刘飞一边走到桌面,拿起桌子上的几分报纸再次看了起來,从这几份报纸的分布來看,沒有一家报纸属于中*央*级报纸,全都是属于其他省份地市一级的晚报,这样的分布很明显的说明了一个问題,那就是这个幕后策划者希望把自己隐藏的更深,而且不想让刘飞找到更多的线索,但是却又希望把这件事情给炒热,这个幕后策划者到底是谁,是海明市那些反对官员财产申报的势力还是和那180亿元资金有关的幕后黑手。

    再次翻了一遍之后,刘飞把目光锁定在一份北川省问天市的问天晚报上,这份晚报对于海明市这一次官员携款外逃事情的报道相比于其他报纸稍微详尽了一些,尤其是这份报纸十分明确的指出,这两名官员携款外逃是因为担心海明市一旦实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之后会危及到他们的人身安全,所以才不得已逃跑的,而且这份晚报上记者也一针见血的指出,海明市推行官员财产申报试点是沒有问題的,但是推进的这么激烈却是不应该了,尤其是这份报道中更是十分委婉的指出,一言堂式的执政方式并不利于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虽然报道沒有直接指出刘飞在搞一言堂,但和直接指出沒有什么区别,尤其是这份报纸中竟然还引述了一些网上论坛中帖子的观点,认为刘飞是在借此机会排斥异己。

    为什么这份晚报报道得如此犀利呢,北川省可是沈家的地盘啊,难道在这件事情的背后有沈家在推动不成。

    想到此处,刘飞把秘书林海峰给喊了进來,对林海峰说道:“海峰啊,你以市委办主任的身份向问天晚报发去质询函,对问天晚报所报道的事情进行质询,措辞要强烈一些,问他们晚报所报道的内容是从哪里來的,尤其是有关那那两名贪官的携款数量是从从哪里得來的,你明确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我们海明市将会提请中*宣*部出面进行调查,另外我们也将会通过法律手段对问天晚报提起诉讼。”

    林海峰得到刘飞的指示立刻出去执行了。

    这时,宣传部部长王康东敲门之后走了进來,此刻的王康东满头大汗,今天早晨的报纸和网络论坛里面爆出的各种负面信息他也已经知道了,此刻他也是心急如焚,要知道,最近宣传系统接连出现问題,就算刘飞不点名批评他,他也感觉到压力很大。

    进來之后,看到刘飞满脸yīn沉,王康东便知道此刻刘飞肯定是非常愤怒的,他小心翼翼的坐在刘飞对面,声音中带着一丝疲倦说道:“刘书记,有关市交通局局长迟建平和市建设局局长王丁磊先后潜逃的事情您有什么指示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