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62章 胡天宇的如意算盘

www.wuailogo.com 官途     很多时候,当领导看起來简单,但是真正身处其位的时候,却也会相当头疼,有了好处的时候,下面会有很多人过來讨要,这个时候就需要权衡各方的利益,确保大家都能有干劲,有动力,却又得让真正有能力的人得到尽可能多的好处,这个地方是需要仔细权衡的,同样的,遇到需要打板子的时候,打谁的板子,更是需要仔细权衡。

    此刻的刘飞就陷入了这样令人头疼选择之中,为了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在海明市的试点运行,为了减轻一下既得利益层面的阻力,他必须得找出一个合适的人选來严肃处理,以便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但是选择谁來开刀,却必须经过仔细权衡,这个人必须有被严肃处理的足够理由,又必须具有典型的代表意义,又不能引起太大的政坛波动,所以,如何选择让刘飞很是头疼。

    就在刘飞思考这件事情的时候,在市委大院内。

    市委副书记办公室,胡天宇和常务副市长庄德文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两杯茶,两人一边喝茶一边研讨着目前海明市的局势。

    庄德文脸sè有些苦涩的说道:“胡书记,最近刘书记一直想要大力推进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在我们海明市的试点运行,您对于这件事情怎么看。”

    胡天宇看了庄德文一眼,并沒有直接回答庄德文的话,而是反问道:“老庄啊,楚书记在这个问題上是什么态度。”

    庄德文苦笑着摇摇头道:“胡书*记,您是知道的,楚书*记已经退居二线了,对于海明市的事情他老人家早已经不再过问了,就这个问題我也曾经向他老人家请示过,不过楚书记却并沒有给我任何明确信息,只是让我跟你商量一下,听听你的意见。”

    听庄德文这样说,胡天宇的心情非常不错,庄德文是他通过燕京市那边靠山的运作,走通了楚江才的关系,最终在楚江才的点头默认之下,让庄德文逐渐将立场向胡天宇这边靠,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楚江才对刘飞相当看重,但是随着刘飞在海明市逐渐站稳脚跟,楚江才反而不看好刘飞了,因为他认为刘飞在海明市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太过于激烈,尤其是最近刘飞所推行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试点运行,在楚江才看來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而刘飞一旦失败,庄德文势必也会跟着受到牵连,而且自己已经退下了,作为自己政治生涯的延续,庄德文已经是自己在海明市的唯一支撑点,如果庄德文这一点也因为刘飞的失败而倒下,那么自己对海明市将会彻底失去影响力,而这个时候,胡天宇派系那边有人找到了楚江才,希望楚江才能够投靠到胡天宇那边,虽然楚江才并不认为胡天宇是合适的人选,王成林才是合适的人选,但是楚江才和王成林派系那边的关系并不好,双方很多理念并不相同,所以让庄德文投靠王成林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最终楚江才选择了让庄德文投靠胡天宇,现在双方正处于初步融合和接洽阶段。

    胡天宇略微沉吟了一下,这才缓缓拿捏着说道:“老庄啊,既然你这么坦诚,那我也坦白跟你说吧,在刘飞推动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试点运行的事情上,我的立场是不支持,不反对,冷眼旁观,坐山观虎斗,理由有四,第一,作为空降兵,我在海明市本身并沒有太多的利益关系,刘飞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对我的影响并不大,所以,我沒有必要反对,我不想像罗曼德集团那样的悲剧再次发生,这算是吃一堑长一智吧,第二,推行这个制度,阻力不是一般的大,刘飞要想真正推行起來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且很有可能得罪一大批人,甚至是吃力不讨好,所以,我沒有必要跟着刘飞瞎胡闹去得罪人,而且我发现王成林虽然是被迫支持刘飞的,但是王成林肯定不会真心出力的,顶多不会给刘飞制造障碍刘飞就阿弥陀佛了,所以,我沒有必要支持刘飞,第三,冷眼旁观、坐山观虎斗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进退自如,我可以根据这件事情的进展情况及时作出抉择,要知道,如果在支持势力和反对势力双方进入到了生死较量的关头,如果我选择支持哪一方,那么那一方获胜的几率将会非常的大,我将会成为左右大局的一个重量级筹码,那个时候在押宝可以将利益最大化,第四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不管是我也好,王成林也好,到了我们这个层次,其实大家在大局观上还是比较一致的,试行官员财产申报知道本身的确是一件好事,这是大家都认可的,但是cāo作这件事情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我不能轻易的涉入其中,以免太过于被动甚至是失败,但是如果刘飞真的能够把这件事情推动到关键一步,我不介意稍微支持他一下以换得利益最大化,到那个时候,不管是刘飞说我摘桃子也会,趁火打劫也好,他最终肯定会选择和我合作的,否则那个时候一旦我投入他的对立阵营,他必败无疑。”

    听完胡天宇的分析,庄德文不得不承认,老领导让自己來投靠胡天宇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从胡天宇目前的立场來看,他已经处于不败之地了,跟着刘飞虽然成功了能够获得极大的好处,但是一旦失败了,必定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庄德文十分诚恳的看向胡天宇说道:“胡书记,你的选择的确高明,这一次我唯你马首是瞻。”

    胡天宇看到庄德文明确表态支持自己了,心中更加高兴了,他知道,有了庄德文加入自己的阵营,那么将來自己不管是和刘飞交涉也好,和反对势力交涉也好,自己的筹码都是比较沉重的,任何一方都不可能忽视自己和庄德文这两个重量级常委的存在。

    刘飞坐在车上整整思考了一路,直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才逐渐的理出一个头绪來,坐在办公椅上,望着窗外正在沉沉落下的夕阳,想起今天研讨会上独自赴会,舌战群儒的场景,刘飞心中突然波澜起伏,思绪万千。

    每个人的人生就和这天上的太阳一样,有起有落,有沉有浮,不可能一直都是光芒万丈,而且人的一生也就是短短几十年,长也不过一百年而已,而在官场之上的岁月更是只有屈指可数的四五十年,在这短短的四五十年里,有一类人选择庸庸碌碌,按部就班的熬资历,有关系的人或许可以熬到副厅级、正厅级,但是顶多也就到此为止,沒有关系的人顶多也就熬到科级、处级也就不错了,还有一类人选择了投机钻营,这类人如果有能力或许可以升到一定的高位,他们的人生目标可能是升官或者发财,但是当一百年之后,当他们的身体化为一抹灰尘的时候,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记得他们,顶多也就是化为豪华墓碑上的几行字而已,弄不好还得背上千古的骂名,还有一类人,会选择在有限的生命历程中,默默的为了让自己的民族和国家强大而努力奋斗,这样的人有很多,或许他们默默无闻,但是他们一直都在不懈的努力着,想到这三种最典型的人,刘飞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喃喃自语道:“我应该选择哪一类人呢,这个是毫无疑问的,必然是第三类人,或许我推行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会引起强大的反弹而失败,或许我的仕途会因此而黯然无光,泯然众生,但是我不会后悔,因为我的心中装满了对于我们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尊重和热爱,我希望能够为我们华夏民族的崛起奉献出我自己的所有能量,想到这里,刘飞想起了三国演义开头杨慎所写的那首《临江仙》來,不由得站起身來,望着窗外那渐渐落下的夕阳喃喃的朗声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chūn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念完这首著名的词牌,刘飞的心渐渐平静了下來,或许今后会遇到很多困难,但是刘飞的心却已经变得更加刚毅了。

    然而,刘飞并不知道的是,就在此刻的燕京市,大少、军师、刘阳三人再次聚首。

    刘阳先把今天下午刘飞参加研讨会时候的过程和结果跟大少和军师通报了一下,等说完这些之后,刘阳脸sè严峻的说道:“军师,通过这次的研讨会基本上可以看得出來,刘飞对于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之事准备的非常充分啊,照这样下去,他很有可能把这件事情cāo作成功啊,而且我们在海明市和燕京市的眼线已经发现,刘飞对于那180亿元的资金去向并沒有放弃调查,而是这种调查由明转暗了,而且有关海明市教育系统集资的那件事情,刘飞居然也派了人來燕京市秘密调查,军师,形势对我们來说越來越严峻了啊,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