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57章 杜洪波设计

www.wuailogo.com 官途     罗天强脸sèyīn沉着看向肖建辉说道:“肖书记,刘飞和王成林现在真的在大张旗鼓的准备在我们海明市试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他们这不是胡搞吗,您想想看,根据我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公民的储蓄、投资和其他财产状况是属于公民的**权,是受到保护的,而实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势必要对官员们的财产状况进行公开,这是对公民**权的一种粗**涉,往大了说,他们这样搞是违法的,作为公职人员,我们都应该和普通人一样,享有**权,刘飞和王成林他们这样做,岂不是要肆意侵犯我们公务员队伍的**权吗。”

    肖建辉听完之后脸上露出严峻之sè,点点头说道:“嗯,老罗说的这一点很有道理,现在实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是存在着很多问題的,时机也是不成熟的,一旦真正试行了,那就设计到一些问題,诸如怎样保护官员的**、防止绑架等犯罪行为的发生,这些问題都是需要进行详细的探讨的,刘飞他们有沒有想到这些问題,有沒有预设对策,作为政法委书记,这些都是我必须要大力关注的,不过我最担心的却不仅仅是官员**的保护问題,还有实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成本问題,要知道,我们海明市官员数目众多,而相关的配套制度又不完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建立与cāo作都十分困难,而且还需要配套相应的立法与执法等措施,实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成本太过高昂了,我担心我们海明市承受不起啊,虽然我们海明市这些年來经济建设取得了突出的成就,但是我们经不起折腾啊。”肖建辉的声音中透露出浓浓的担忧。

    这时,杜洪波突然说道:“肖书记,我倒是有一个建议,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肖建辉笑着说道:“有什么建议你尽管提,但说无妨,我们现在需要群策群力,争取让我们海明市在稳定的大前提下高速向前发展,任何意见都是可以听取的。”

    杜洪波一边思考一边说道:“肖书记,我认为虽然在上次的常委会上我们常委会上已经取得了一致意见要实施官员财产申报知道,但是呢,实际情况大家心中都清楚,那就是大部分人其实心里是并不愿意实施和试行这种制度的,之所以通过是因为刘飞做了大量的工作,获得了多数常委的支持,我看我们可以建议刘飞举行一次有关我们海明市试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专題研讨会,这种研讨会可以采取非官方的辩论的形势举办,我们可以把这次研讨会分成两个阵营,咱们反对实施的分成一个阵营,那些支持者分成一个阵营,各个阵营可以请出他们能够请到的支持他们的专家学者來和对方打擂台,在研讨会上,双方可以畅所yù言,不需要避讳什么,这样一來,经过双方的辩论,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清晰和明确起來,这样一來,就避免了常委会上大家把气氛搞得太过于激烈而影响到了整个班子的团结,我们可以通过这种非官方的辩论形势來展开较量,我相信以我们手中掌握的资源,绝对可以战胜刘飞的,我认为刘飞只是看到了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会给他带來的政绩,却并沒有看到其中的潜在风险和困难,我们可以通过辩论研讨会的形势,狠狠的打击一下刘飞的嚣张气焰,而且一旦我们赢了,刘飞肯定要仔细考虑一下我们的声音,也给刘飞推行这个制度带來很多顾虑,如果刘飞输了还要继续大力推行的话,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有充足的理由站出來反对他了。”

    “那如果刘飞要是赢了呢。”肖建辉反问道。

    杜洪波冷笑着说道:“我认为刘飞根本就赢不了,虽然实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乃是大势所趋,但是,反对实施官员财产申报具有十分广大的官员基础,而且研究怎么样拖延和掣肘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专家学者也是不少的,作为专业人士,他们的想法和意见更具有比较严谨的逻辑xìng,比刘飞这种道听途说得來的意见要深刻得多,当然,即便是刘飞真的赢了,对于我们來说也沒有任何损失,而且我们还可以借机摸清楚刘飞强势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底牌都有哪些,有哪些著名的专家学者支持他,以便于以后一旦到了舆论战的时候,我们能够有的放矢,给予刘飞迎头投机,我想通过这一次的辩论大会,一箭三雕,巧施连环计,不管刘飞是输是赢都会落入我的设计之中。”

    肖建辉杜洪波这样说,和罗天强对视一眼,随即两人全都点点头,肖罗天强说道:“好,老杜啊,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來筹划了,辩论会的时候咱们三个一起出场坐镇,就是不知道刘飞那边到底都有谁会出场了,如果刘飞和王成林同时出场的话,恐怕对我们在心理上会形成威慑。”

    这时,肖建辉沉声说道:“王成林那边不用担心,我來做他的工作,我看得出來,王成林从心底里也是不愿意现在就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试行的,他也认为时机并不成熟,但是刘飞拿下了李超群,给王成林的压力比较大,所以他不得不配合刘飞來推动这件事情,而且从今天晚上的新闻來看,刘飞牺牲了头版头条的机会來给王成林的调研做宣传,很明显这也是刘飞对王成林的一种妥协,所以,在这种形势之下,如果我们想要说服王成林不和刘飞一起出席这次的辩论大会,应该并不困难。”

    杜洪波握紧拳头说道:“好,那咱们三个就分头行动,争取尽快举行这次的辩论大会,让刘飞早rì踏入我们的陷阱之中,力争阻止刘飞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进程,防止这种制度的试行给我们海明市带來不稳定xìng。”

    第二天上午,杜洪波便來到刘飞办公室,把一份建议书递给刘飞,满脸微笑着说道:“刘书记,这是我和肖建辉同志和罗天强同志一起发起的建议书,我们认为为了更好的对我们海明市即将试行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进行把脉,为了倾听社会各界对于此事的声音,我们建议举报一次辩论研讨会,就我们海明市试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这件事情展开充分的讨论,真理越辩越明,我相信刘书记您应该不会反对吧。”

    刘飞只是扫了一眼那份建议书,并沒有低头去看,而是眯缝着眼睛看了杜洪波一眼,笑着说道:“嗯,这个倒是一个很好的提议啊,研讨会,嗯,这个形势不错,不过我建议也可以请我们市电视台对这次辩论会进行一下报道嘛,否则的话沒有影响力岂不是白白的举办了这次研讨会,我看时间呢,就定在明天下午吧,怎么样,杜洪波同志,这个你沒有什么意见吧。”

    杜洪波当时就是一愣,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这么痛快的答应了自己的要求,本來他以为刘飞肯定会推三阻四的不想参加呢,毕竟自己这一次可是突然袭击,但是却沒有想到刘飞竟然直接拍板把时间给定了下來,而且还要找市电视台的进行现场旁听并进行新闻报道,这让杜洪波感觉到非常意外,不过他眼珠一转说道:“好,那就定在明天下午吧,刘书记,我建议这个研讨会就不要在我们市委举行了,毕竟这次算是一个非官方的研讨会,为了能够各抒己见,在市委举行就太拘束了。”

    刘飞点点头说道:“好,沒问題,那就在凯旋大酒店举办吧,那里服务态度和设施都是一流的。”

    杜洪波当即表示同意。

    看着杜洪波离去的背影,刘飞的嘴角上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心中暗道:“杜洪波啊杜洪波,看來你们本地派对于试行官员财产制度意见很大嘛,为了阻止我推动这件制度的进程,竟然想出了研讨会的形式來对我在舆论上展开狙击,看來你们还是看不起我啊,你们肯定认为我刘飞之所以要推进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试行只是看舆论说这个制度比较好而已,并沒有什么自己的真知灼见,哼哼,研讨会,我倒真是想要见识见识你们到底有什么底牌啊。”

    杜洪波离开刘飞办公室回到自己办公室之后,立刻开始打电话联系起來,海明市作为一个国际型的大都市,在学术研究领域有着很多专用xìng的人才,而且海明市有很多知名大学,做各种学术研究的专家教授也是相当多的,作为海明市市委秘书长,杜洪波有着广泛的人脉,而且手中更是掌握了一个教授资料库,对每个学者的研究课題和方向都非常了解,而很多专家和教授为了在仕途上或者经济上所有斩获,和杜洪波之间的关系也是非常密切的,所以杜洪波联系起來很是轻松,不到一个小时便联系了十名专家教授前來助阵,其中重量级的专家教授就有5名,这五名可都是颇有影响力的人物。

    看着已经联系好的名单,杜洪波嘴上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心中暗道:“刘飞啊刘飞,你一个外來户和我这地头蛇较量,你有那么多的资源可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