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49章 敲打王成林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坐在椅子上,一个接着一个念头从脑海中飞掠而过,随即被刘飞一一否定,作为一名委员,刘飞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站在这个位置上,已经高处不胜寒,自己在作出每一个决定的时候,影响都不是一点半点,所以,自己必须要充分考虑每一个重大决定背后可能带來的影响,所以,在这180亿元人民币的去向问題上,自己已经不能在向以前那样一步一步的去cāo作,更沒有任何可以犯错误的机会,而且刘飞已经可以断定,敢玩出这么大的手笔,对方的实力和势力都不容小觑,如果自己稍微cāo作不慎,很有可能会引发对方强烈反弹,弄不好就是打不着狐狸弄一身sāo,所以,自己必须做好万全的谋划,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须要雷霆一击,一击致命,将对手彻底扼杀,否则绝对不能出手,但是在眼前连对方到底是谁几乎又沒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刘飞的谋划就显得异常小心,所以其谋划过程中所需要思考和权衡的问題也就越多。作为海明市市委书记,刘飞绝对不能容忍杜月升采取非法手段从海明市老百姓身上咔嚓得民脂民膏被那些幕后黑手暗中全部贪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刘飞在椅子上一坐便是2个小时,烟也已经抽了很多根,但是刘飞依然仅仅是刚刚理出一个头绪而已,后续很多问題都需要随着时间和线索的逐步显现而随机应变。

    站在窗口,打开窗户,呼吸着窗外新鲜的空气,刘飞觉得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刘飞干脆暂时放下对那180亿资金去向问題的思考,想要把jīng力放在窗外那斑斓的夜sè里。

    然而,过了一会之后,刘飞却发现自己这种转移注意力的方式是徒劳的,毕竟现在海明市问題重重,而华夏在东海、南海和西南方面全都面临着重大挑衅,一些丹丸小国认为有美国给他们撑腰总是蠢蠢yù动,意图趁机占一些便宜,而朝鲜半岛更是战云笼罩,一触即发,而这个的背后依然是美国在哪里搅风搅雨,刘飞对美国这种霸权主义行为相当不爽。

    刘飞使劲晃了晃闹得,暂时把思绪从浮想联翩中抽了出來,再次把注意力聚焦在了海明市这块热土上,因为自己现在主要任务是海明市的市委书记,需要想办法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所以怎么治理好这片土地,才是他最需要考虑的东西。毕竟在其位,才谋其政。

    刘飞的目光向王成林窗口方向看了看,发现王成林那边依然灯火通明,很显然,王成林这位勤勉的市长和自己一样,也在兢兢业业的处理着政务。王成林的工作态度让刘飞非常欣慰。海明市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位又一位勤勉有加的市长和市委书记,有了这样一个又一个勇于奉献的干部,才有了今天的发展成就。

    想到这里,刘飞突然一皱眉头,因为他突然想起了官员财产申报筹备之事,自己早就给王成林下达指示了,但是到现在为止,王成林依然沒有多少实际行动,这让刘飞相当不满。王成林勤勉于政务是不错,但是王成林的思想相对來说还是有些保守,在官员财产申报问題上对自己的支持力度太小太小。但是这件事情上必须要一步一步的推进,虽然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得罪很多人,但是依旧要推进,因为这样做是进一步整顿官场吏治的有效尝试,能够在很大程度上预防**的发生。只可惜现在随着自己和王成林都已经在海明市站稳了脚跟,彼此之间已经彻底渡过了蜜月期,进入到了相互试探、角逐的斗争期。不过在这件事情上,刘飞不准备让步,所以他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王成林办公室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便被王成林接通了,王成林沉声说道:“刘书记。”

    只是淡淡的一声称谓之后,王成林那边便沒有了下文,很显然,他认为自己目前和刘飞沒有什么好说的。

    刘飞点点头说道:“是啊,王成林同志,我之前让你做得有关官员财产公示的调研情况做得怎么样了?按照之前我们的约定,现在那些材料你们市zhèng fǔ那边应该都已经准备好了吧?”

    王成林听到刘飞提及此事,顿时便是一阵头大,在这件事情上,虽然王成林是真的非常不愿意参与进來,因为在王成林看來,刘飞在海明市想要推行官员财产公示步子迈得有些大了,毕竟海明市不同于其他地区,海明市可是华夏对外开放的窗口之一,必须要确保海明市稳定的大局,而官员财产公示这件事情一旦全面展开,很有可能会动用现有的官员体系,引发不必要的震动。这是王成林最不愿意看到的,但问題在于这件事情常委会上已经有了明确的论断,他不能和常委会的决定对着來,所以只能采取这种能拖就拖的方式。听到刘飞再次提及,他只能打着马虎眼说道:“刘书记,有关财产公示的调研材料需要做的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我估计近期很难完成,还得在给我一段时间。”

    刘飞自然不是傻瓜,听到王成林这样说,便清楚他又想玩弄拖延之计,看來是到了需要敲打王成林一下的时候了。不过刘飞并沒有当面敲打王成林,而是淡淡的说道:“王成林同志啊,你看你还得多长时间才能完成啊?”

    王成林略微犹豫了一下,说道:“嗯,还得差不多一个月左右吧。”

    刘飞点点头说道:“好吧,那你就看着办吧。”说完,刘飞挂断了电话。

    随即,刘飞立刻拿起电话拨通了萧诗琪的电话。

    萧诗琪接到刘飞的电话便笑呵呵的说道:“刘飞啊,你最近是不是非常忙啊,自从你上次给我打电话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两个月的时间了,我还以为你当初让我把凯旋大酒店卖给那两个老外之后就把我给忘了呢。”

    刘飞连忙笑着说道:“我怎么会忘了呢,那现在可是我手中一张重要的王牌啊,之前之所以沒有给你打电话是因为时机还不成熟,在加上我实在又是太忙。”

    萧诗琪立刻笑道:“哦?听你的意思现在时机成熟了?”

    刘飞嗯了一声说道:“沒错,现在时机差不多了,怎么样,你那边关于爱琴岛大酒店有沒有最新的信息情报?”

    萧诗琪倒是一个非常负责的人,自从承诺帮助刘飞之后,一直都在关注着爱琴岛大酒店的事情,听到刘飞咨询情报,他立刻说道:“刘飞啊,我不得不说,你们海明市市zhèng fǔ的公款消费能力真的是太强大了,强大到令我瞠目结舌的程度,现在爱琴岛大酒店消费那么高,现在却几乎天天爆满啊,不仅酒店用餐包间内每天的上座率高达9成以上,就连客房的入驻率竟然高达8成,这绝对是一个十分令人震惊的数字,而据我的内幕信息,到目前为止,在酒店用餐的客人之中,公款消费的有将近7成,而酒店住宿的客人公款消费的高达8成,最令我想不到的是,在酒店客房之中,至少有20%左右的客房属于长期租用客房,本來按照行业规定,像这种长期租用的客房至少可以享受五折甚至3折的优惠,但是爱琴岛大酒店竟然只给他们打了一个九折,看來你们这些官员花着公家的钱真是不心疼啊。而且爱琴岛大酒店现在的营业额比之以前增长了2倍都不止,真是让我羡慕嫉妒恨啊。我当初经营的时候怎么就沒有想到去这样经营呢。”

    刘飞不由得一笑,最后这句话他知道是萧诗琪的玩笑话,毕竟以萧诗琪的身份,如果只要是稍微表露一下自己的身份的话,恐怕去他们酒店消费的人绝对不会比爱琴岛大酒店少,只不过萧诗琪和曹晋阳一样,都是非常低调务实之人,而萧诗琪更沒有把赚钱当成职业,而是把经营当成了一种乐趣。

    不过听完萧诗琪这番话之后,刘飞的心头还是有些震怒的。他谢过萧诗琪之后,双眼已经布满了寒光。

    第二天下午快要下班之前,刘飞把纪委书记、公安局局长陈伟雄全都喊道了自己办公室來。

    当叶冲和陈伟雄看到彼此一起出现的时候,眼中立刻露出深沉之sè,他们非常清楚对方的分量,而刘飞现在突然把他们两个全都给喊过來,肯定是有重大行动了。所以两人全都变得谨慎起來。

    刘飞看着两人沉声说道:“叶书记,老陈,你们记得不记得我之前曾经三令五申强调一定要我们各级官员不能大肆公款吃喝,不能公款消费,更不能在下班时间使用公车等规范三公消费的行为。”

    两个人全都使劲的点点头。陈伟雄则直接问道:“刘书记,您有什么指示?”

    刘飞脸上露出浓浓的寒意沉声说道:“一会你们立刻回去准备人手,今天晚上7点,你们纪委和公安局展开联合执法行动,第一个目标是爱琴海大酒店,这两个地方你们亲自坐镇指挥,至于其他的高档酒店和会所也必须要展开大范围的突击检查,严查利用公款消费、公车私用的行为,所有涉案官员全部给我登记下來,我倒是要看一看,今天晚上,到底有多少官员会被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