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45章 推脱责任

www.wuailogo.com 官途     军师笑着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恐怕刘飞会采用雷霆手段进行处理,不过这一次,我们在吸取了以前和刘飞过招之时所受到的教训以后,刘飞这一次有些麻烦啊,他会发现,他越处理下去,就越会触目惊心……”说道这里,军师已经yīnyīn的笑了起來。 78

    听邢永健说从学生家长集资的钱全都交给了上级领导了,刘飞便知道,这件事情越來越麻烦了。

    就在这个时候,王成林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过來,这些人包括海东区区委书记莫波涛,区长陈志安,海东区教育局局长屈小剑、常务副局长金德威,副局长金国祥、孙一帆、以及主管教育的副区长王慧杰。

    众人走过來的时候,刘飞正目光冷冷的看着邢永健问道:“邢永健,我有一点不理解,你们学校为什么要怂恿学生家长们进行投资呢?为什么你们连教师的工资都发不起呢?还有,为什么那位副校长要跳楼自杀,而不是你跳楼自杀呢?”

    邢永健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沒有说出來,而此刻,教育局局长屈小剑、副局长金国祥、孙一帆三人的脸sè全都煞白煞白的,只有常务副局长金德威眉头紧皱,表情显得十分严峻。

    这时,jǐng笛声响彻云霄,一大群jǐng察在公安局局长陈伟雄的带领下冲进了学校,把现场众人都给围了起來,陈伟雄來到现场之后,立刻指挥着手下的人先封锁了沈义涛的尸体现场,并且封锁了他的办公室,同时展开现场勘查,随后才來到刘飞面前向刘飞进行报道。

    看到jǐng察來了之后,现场的秩序比之以前规范了很多,尤其是现场的那些媒体记者们则被jǐng察们带到了一个角落里,以防止他们扰乱市委领导那边处理问題。记者们虽然有所不满,却也沒有办法。

    邢永健看到屈小剑他们來了,就好像看到救星一般,立刻双眼放光起來,立刻和屈小剑的目光对了一下,示意他支援一下自己。

    刘飞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邢永健,看到他和屈小剑对眼,刘飞心中冷笑了一下,冷冷的说道:“邢永健同志,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題?你们学校为什么要怂恿学生家长进行投资呢?那些钱你们学校到底交给了那位上级领导?”

    邢永健的眼珠转了转,斜了屈小剑一眼,依然不说话。

    然而,此刻的屈小剑早已经脑门冒汗,双腿发软,哪里还顾得上管邢永健。

    这时,一个学生家长突然说道:“刘书记,我知道,当初学校让老师们忽悠我们集资的时候说是集资款要交给教育局的副局长们,由他们來cāo作这个项目。我们的那些钱全都交给了副校长沈义涛。”

    这时,邢永健突然说道:“刘书记,对于教师们发动学生家长集资的这件事情我倒是知道的,副校长沈义涛之前也向我提及过,不过我认为这件事情我们学校不适合参与,所以我并沒有参与此事,所以对于这笔钱到底交给谁了,我也不知道。”

    听到邢永健这么一说,刘飞的脸sè当即便yīn沉了下來,他知道,邢永健是想要來一个死无对证,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推到已经死了的沈义涛身上,他就沒有任何责任了。

    这时,一个学生家长指着邢永健说道:“邢永健,你不要撒谎了,整个事情就是你主使的,当时老师们在忽悠我们集资的时候,就已经告诉我们,说这件事情是你大力支持的,还说根本沒有任何风险,因为这件事情是由教育局來cāo作的。刘书记,您千万不要听信邢永健的假话。”

    邢永健非常清楚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陷入进去,因为他已经看到市长王成林和区委区zhèng fǔ的很多领导都已经來了,说明这件事情已经闹大了,一不小心自己的官帽子就会丢掉。他立刻反驳道:“这位家长,我不知道当初那些老师是怎么跟你们说的,因为这个我管不了,但是我想请问你一句,你的钱亲自交给我了吗?我给你签字了吗?如果沒有,请不要诽谤我。”

    刘飞眯缝着眼睛看着邢永健在那里表演,心中越发的愤怒,他的目光缓缓落在王成林那边,冷声问道:“海东区教育局局长來了沒有?”

    屈小剑连忙站出來说道:“刘书记,我是海东区教育局局长屈小剑。”

    刘飞早就猜到他就是教育局局长了,所以,等他说完之后,刘飞冷冷的问道:“屈局长,刚才根据学生家长们反应,你们教育局组织八中的老师们动员学生家长进行集资,说是要建设一个大型住宅小区,有这回事沒有?”

    听到刘飞问道自己,屈小剑的心刷的一下就沉了下去,只能干笑了一下,然后模模糊糊的说道:“这个,好像有,好像沒有,我也不太清楚。”

    刘飞的眼睛突然瞪了起來,怒声说道:“你身为教育局局长连这件事情有沒有都说不清楚,你这个局长到底是怎么当的?这不整个一糊涂官吗?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有这件事情沒有,有还是沒有?”

    屈小剑听刘飞这样说,双腿都软了,不过他最后咬着牙说道:“刘书记,我们教育局的职能里并沒有集资建房这一项,所以我不太清楚。”

    他现在已经下定决心彻底撇清这件事情了。

    听屈小剑这样说,刘飞并沒有在继续追问,而是目光看向其他几个副局长说道:“你们知道吗?”

    沒有人答话。

    刘飞看到这里,脸sè更加yīn沉了。

    就在这个时候,常务副局长金德威突然说道:“刘书记,这件事情我有所耳闻,但是并沒有实际证据,据我所知,我们教育局的某些领导同志们为了赚钱,动员了一些学校的校长们,让他们动员学校的老师们去忽悠学生家长们进行集资,据说他们找了一个房地产开发商合伙买了一块地,不过三个多月前,由于国家宏观调控力度加大,房价开始下降,那个开发商看无利可图,已经携款潜逃了,而且我们教育局的账目上早已经沒有什么钱了,那些教师工资都已经被截留下來用作平时我们教育局办公用了,这也是为什么教师们一直发不下去工资的根本原因。”

    金德威说完,现场先是一片沉寂,随即学生家长们包括很多老师们全都急眼了,有的人更是直接晕了过去,现场立刻一片混乱。

    看到此处,刘飞的脸sè变得十分yīn沉,目光看向王成林说道:“王成林同志,现在的情况基本上已经有些眉目了,这次事件的根源始于他们海东区教育系统非法集资,我看这样吧,咱们现在分工一下,现在由我率领纪委和审计方面的人前往教育局进行实际调查,而你则负责在学校这边进行善后,一定要切实做好学生家长和教师们的工作,要让他们先不要着急,这件事情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必须要给教师和学生家长们一个交代。”

    王成林的脸sè也十分沉重,因为他清楚,海明市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自己这个市长难辞其咎,但由于这起非法集资案件发生在一年之前,如果说全是他的责任他又有些冤枉,但是目前只能按照刘飞的指示去办,他点点头说道:“好的,刘书记,我会做好善后工作的。”

    刘飞说完之后,立刻把陈伟雄给喊了过來,问道:“陈伟雄,沈义涛的死到底是什么原因?是自杀还是他杀?”

    陈伟雄皱着眉头说道:“从我们现场鉴定的痕迹來看,属于自杀,但是刚才我们在沈义涛的办公室内发现了一本rì记,从rì记上的点点痕迹來看,最近这段时间他的心情极其纠结,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威胁,所以我们jǐng方怀疑沈义涛的死应该不是简单的自杀行为,很有可能和这次的非法集资案有重大关联,不排除被别人威胁不得已不自杀的可能xìng,但是一切都需要证据來支持,在沒有掌握确凿证据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刘飞点点头,沉声说道:“好,你们继续进行调查,争取尽快调查清楚沈义涛的死因,以便于尽快破案,另外,有关刚才那位副局长所反映的开发商捐款潜逃的问題你们jǐng方也跟进一下。”

    陈伟雄立刻表态道:“刘书记,请您放心,我们不会让任何犯罪份子漏网的。”

    随后指示陈伟雄暂时把教育局局长以及主管教育的副县长暂时隔离控制起來,这才迈步往自己的汽车走去,一边走一边先后拨通了审计局局长李晓波和纪委书记叶冲的电话,让他们派人前往海东区教育局进行调查。

    本來,这样的事情并不需要刘飞亲自出面的,但是刘飞的内心总是感觉有些不安,他总是感觉到在这件事情的背后,绝对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简单。所以他决定亲力亲为,以便及时掌握最新的消息。因为刘飞对自己的第六感还是比较信任的,他正是凭借着敏锐的第六感多次跳出对手设置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