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44章 乱象

www.wuailogo.com 官途     “海峰,告诉剑雷备车,咱们马上出发前往现场。 78 ”刘飞当机立断,立刻做出指示。

    在刘飞看來,涉及到老百姓的事情沒有小事,尤其是一旦事情和群体**件联系到一起的时候,那问題就更大了,对于华夏的老百姓刘飞还是非常了解的,他知道,华夏的老百姓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老百姓,只要可以吃得饱、穿得暖他们就会老老实实的干自己的事情,绝对不会去闹事、挑事的。但是如果真的出现了群体**件,那十有肯定是有人严重的伤害了老百姓的利益。

    坐在开往第八中学的汽车上,刘飞听取了林海峰对此事的详细汇报。

    林海峰说道:“刘书记,根据我所得到的初步消息,这一次事情闹得非常大,先是今天早晨开始,学校的所有老师进行**,据说原因是这个学校的老师已经3个月沒有领导工资了,而这个月到了该发工资的时候,工资依然沒有到账,这一下老师们就愤怒了,老师们**的消息很快就通过学生传到学生家长耳朵里,先是一些学生家长们赶到学校质问那些教师,但是后來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学生家长也急眼了,跟着教师们一起堵住了学校校长、副校长等校领导的办公室,要求他们还钱,据说,这里面可能涉及到的事情非常复杂。”

    刘飞听完之后不由得一皱眉头,问道:“为何学生家长和老师们谈完之后也跟着老师们一起闹事呢?老师们**本身是不对的,按理说学生家长应该也跟着一起做老师们的工作才对啊。”

    就在这个时候,林海峰的手机又响了,接完电话之后,林海峰的脸sè显得有些焦虑,看向刘飞说道:“老板,八中副校长沈义涛跳楼自杀了。”

    “什么?跳楼自杀?仅仅是他一个副校长有必要跳楼自杀吗?”听到这里,刘飞的脸sè显得更加严峻了。他已经隐隐感觉到,这一次的八中事件恐怕绝对不仅仅是一个单体事件,很有可能其中大有隐情,刘飞担心后面还出现什么更加难以收拾的事情出來,立刻对周剑雷说道:“剑雷,快,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八中。”

    接到刘飞的指示,周剑雷脚下油门一踩,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开始行使起來。

    当刘飞他们來到八中学校的时候,学校内早已经乱成一团,大群大群的学生们东一群西一伙的围在一起窃窃私语,而在教学楼前面更是围了一大群人,学校院子里面大群的记者则手中拿着话筒和摄像机正在进行采访。

    看到这里,刘飞的脸sè当即便yīn沉了下來。因为他发现自己这个整个海明市最大的官竟然是最早到达现场的,而海东区那边的领导到现在为止竟然还沒有一个人赶到现场,这种状况让刘飞相当不满。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辆汽车飞驰而來,车门一开,王成林满脸焦急的从车内走了下來,看到正在往学校内走去的刘飞,快走两步追了上來,气喘吁吁的说道:“刘书记。”

    刘飞看了王成林一眼,沉声说道:“王成林同志,你立刻跟海东区那边的区委书记、区长联系,问他们八中到底是怎么回事,让他们立刻给我赶过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竟然沒有派人过來解决,像什么话。”

    王成林连忙点点头,立刻开始联系起來。

    这时,刘飞來到教学楼前台阶上站定,大声喊道:“各位教师、学生、学生家长、媒体记者们,我是海明市市委书记刘飞,现在大家请听从我的指挥,教师、学生家长、媒体记者们请不要乱动,原地等待。学生们请先回到各自的教师带着,不要出來乱晃。”

    众人看到刘飞突然出现,先是一愣,不过很快的,立刻就有一大群学生家长和老师向刘飞蜂拥了过來,有些人一边冲过來一边大声喊道:“刘书记,我们的钱,我们的钱,快让学校还我们的钱,那可都是我们的血汗钱啊。”

    此刻,也有媒体记者们纷纷涌了过來,照相机的快门声响成一片。

    看到蜂拥而來的人群,刘飞脸sèyīn沉着厉声喝道:“我说大家到底想不想解决问題,如果想要解决问題,全都站在原地不要动,听从我的指挥,否则越乱越容易出事,难道你们谁想要在混乱中丧生吗?难道地上躺着的那具尸体沒有给你们带來什么jǐng示吗?”

    刘飞的话说完,很多人全都停止了脚步,面对死亡的危险,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时,周剑雷和林海峰已经协助刘飞指挥着cāo场上的学生们纷纷回到自己的教室内。沒有了学生们的参与,整个八中校园内立刻清净了许多。不过教学楼前依然人头攒动,上百名老师和学生家长们已经把教学楼前给堵了个水泄不通,刘飞被堵在教学楼的台阶上。

    这时,刘飞沉声说道:“各位学生家长、教师们,你们现在请各自选出两名代表來上來跟我谈话,我需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给你们解决问題,另外,请你们每个队伍派出两名代表通知楼上的学校领导们,让他们全都下來。”

    听到刘飞的指示,教师队伍和学生家长队伍在经过一阵乱哄哄的讨论之后,很快派出四个人前往楼上去喊那些学校领导们。好在有刘飞的金字招牌在,这些人倒是沒有人闹事,很快便把学校的校长邢永健、副校长胡立忠、教导主任张京华等人给押了出來。

    这个时候,教师们和学生家长们也已经把他们的代表给选了出來。

    当着几方人员的面,刘飞先看向教师队伍派出來的两个代表说道:“你们先说说,你们教师为什么要**,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会对学生们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吗?”

    教师代表中一个女教师李琴满脸愤怒的瞪了校长邢永健一眼然后看着刘飞说道:“刘书记,我们身为人民教师,自然明白您说的这个道理,但是您可知道,我们虽然是教师,虽然我们知道自己的使命,但是我们毕竟要吃饭买菜啊,而且现在物价这么贵,沒有钱我们怎么活的下去,您可知道,我们已经整整3个月沒有发工资了,而这个月到发工资的rì子,教育局又沒有发工资,您说,我们除了**之外我们还能怎么办?难道我们还真的能去市委大院门前静坐示威去?”

    这个女教师的嘴非常厉害,一句话就说明了事情的原委。

    刘飞听完之后,脸sèyīn沉的看向校长邢永健说道:“邢校长,为什么教师们的工资这么长时间沒有发?”

    邢永健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动了几下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说道:“刘书记,这个我也不知道啊,您是知道的,这老师的工资是由教育局统一发放的,这个不归我管啊。”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邢永健的双腿都在颤抖着,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惊动市委书记亲自來到现场,这让他心中充满了恐惧。不过他倒也算是见过大世面,懂得把责任往外推。

    刘飞只是冷冷的看了这个校长一眼,便把目光转向了那两个学生家长的代表说道:“你们为什么要把学校领导们堵在办公室呢?”

    其中一名40多岁的女人听到刘飞这样问,话还沒有说,眼泪就先流了下來,声音哽咽的说道:“刘书记,1年之前我们这些学生家长听信了学校方面的怂恿,他们告诉我们说是教育局准备集资盖一个大型住宅小区,说是谁要是在这个项目上投资了,一年之后会把投资双倍返还给我们。当时我们认为学校方面是不可能对我们学生家长撒谎的,所以我们就听了他们的话,几乎倾家荡产凑了很多钱拿给了学校,本來半个月前就到了返还我们本金和利润的时候了,但是学校方面一直把这件事情往后拖,直到今天学校老师们**我们來到现场一打听才知道,原來老师们的工资都已经好几个月沒有发了,据那些老师们讲,这些钱全都被学校领导和教育局的领导给贪污了,我们这些学生家长们的钱也根本不可能在返还了。所以我们都想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我们就把学校领导们的办公室给堵住了。”

    听到这里,刘飞的脸sè显得有些凝重了,虽然事情还沒有弄清楚,但是刘飞已经隐隐感觉到,这次事件恐怕涉及到了非法集资,想到这里,刘飞的目光落在校长邢永健的脸上,沉声问道:“邢校长,那些学生家长的钱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你们不返还给人家?”

    邢永健满脸苦涩的说道:“刘书记,那些钱根本就沒有在我们手中啊。我们根本就沒有钱给他们。”

    刘飞眼珠子一瞪:“当初那些钱是不是交给了你们?”

    邢永健点点头:“是交给我们了。但是我们又交给上级领导了。”

    此刻,燕京市。

    刘阳、大少、军师坐在竹帘之后,一边通过网络观看着八中学校校园内的乱象,一边谈论着这件事情。

    刘阳嘿嘿笑着说道:“军师,你说这一次,刘飞会怎么处理这次事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