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38章 困境

www.wuailogo.com 官途     说道这里,刘阳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军师,我还想起了一件事,我们可是和巴迪斯以及野田欠扁签订了对赌协议的,而且我们也提前给他们支付了几百万的摆平刘飞预付款啊,很明显他们这一次输了,他们不仅应该按照对赌协议支付给我们2000万的赌注,还得把我们那几百万的预付款还给我们啊官途 721 。”

    军师苦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啊,对赌协议我们可是赢了好多钱啊,但现在的问題是巴迪斯和野田欠扁全都失踪了,人根本就找不到了。”

    “什么?他们两人都失踪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大少惊得站起身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个样子的。

    军师苦笑着说道:“这是不久之前,罗曼德集团那边刚刚通知我的,据罗曼德集团那边反应,很有可能是野田欠扁和巴迪斯背叛了罗曼德集团,把那100亿美元弄到了华夏之后就离开了,而且据罗曼德集团反应,这两个人的账户上最近多了一大笔钱,很有可能和这两个人的叛变有关。”

    刘阳皱着眉头说道:“难道这笔钱是海明市方面拿出來的,只要罗曼德集团把那笔钱的來向去向拿出來跟海明市方面提要求,海明市方面不就得乖乖的把那100亿美元退回去啊。”

    军师冷笑道:“哪里有那么简单!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那笔钱肯定是海明市方面拿出來的,但是这笔钱海明市方面绝对不会从自己的账上走的,你认为以刘飞和王成林的智商,他们会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吗?绝对不会的。否则的话,罗曼德集团又怎么会如此大费周章的发动各种人脉关系向海明市施压呢?”

    刘阳感觉军师说得很有道理,点点头道:“军师,那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办?刘飞越是麻烦我们越是安稳,他现在根本就沒有时间來管我们的事情了。我们干脆静观其变得了。”

    还沒有等军师说话呢,大少摇摇头说道:“静观其变?那岂不是太便宜刘飞了,我看这一次对我们來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把刘飞扳倒了,还有谁敢在來查我们?而且一旦刘飞要是倒了,我们在海明市的那些项目依然可以继续重启,依然可以继续获得丰厚的利润。我们自然不能做得太出格,但是我们利用我们的影响力,影响一下海明市那边的常委们,让他们在这一次的罗曼德集团100亿美元的事件中站在和刘飞相反的立场,这个还是可以办到的官途 721 。军师,你说呢?”

    军师笑着点点头说道:“嗯,大少的话很有道理,趁他病,要他命,现在时机难得,就算整不倒刘飞,给他多制造一些麻烦对我们來说也是很有利的事情,更何况我们需要付出的不过是一两个电话的事情。”

    这时,大少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皱着眉头说道:“军师,你说海明市这次的事情闹得这么大,高层会不会注意呢?那可是100亿美元啊,可以干好多事情了。高层不可能看不到这次事件的影响力啊,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高层一直沒有表态呢,就连我家老爷子也讳莫如深,根本不向外界透露任何的信息。”

    军师对此倒是早有想法,他只是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情高层肯定会注意到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由于这次的事件发生地在海明市,而且刘飞本身又是委员,所以,高层肯定不可能轻易出手的,但是高层只要出手了,那必定会水落石出,板上钉钉,这一点,不管是刘飞那边也好,罗曼德集团这边也好,大家都看的非常清楚,所以他们都会想尽办法在高层出手之前,把这件事情推向对他们最为有利的方向,等高层出手的时候,高层肯定会有所顾虑。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同意你的观点,尽可能的把结果推向对刘飞不利的一方的原因。”

    大少和刘阳听完之后,全都眉头紧锁,他们也意识到,这一次的较量对任何一方來讲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取得胜利的。

    第二天上午刚刚上班,刘飞便把秘书长杜洪波给喊了过來,让他通知所有常委准备参加常委会,讨论有关罗曼德集团的问題。其实,对于这个问題,很多常委昨天晚上就知道了,因为很多常委全都接到了相关的公关电话。

    上午9点半左右,所有常委齐聚在常委会会议室内。

    刘飞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看到其他常委们正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气氛显得十分热烈,刘飞只是淡淡一笑,根本沒有在意,虽然他知道,今天的常委会绝对不会平静,但是作为市委书记,就算泰山崩于前也不会有所畏惧。

    看到刘飞走进來,原本议论纷纷的众人全都停止了谈话,目光全都落在刘飞的身上,此刻,略微瘦削的刘飞脸sè平静的坐在主持席上,目光扫视了一眼众人沉声说道:“现在我们开会了,今天会议的主題恐怕我不说,大家也应该通过各种渠道都知道了吧?”

    回应刘飞的,是满房间的寂静。

    这个时候,沒有人会站出來。刘飞再次笑了笑,说道:“不管各位知道还是不知道,作为主持人,我还是得在说一遍,我们今天的会议主題是讨论一下罗曼德集团的项目问題。目前,根据我们海明市与罗曼德集团签订的合作协议,罗曼德集团把100亿美元打到我们海明市的账户上,作为我们双方合作的启动资金,我们海明市提供场地和相应的配套资源,合同已经签订了,罗曼德集团方面的高管团队也已经签字确认了,但是就在昨天,罗曼德集团却通知我们海明市,说要撤回那100亿美元的资金,并且表示他们并不承认那个合同的合法xìng。就在昨天晚上,我和王成林同志、胡天宇同志、叶冲同志召开了一个碰头会讨论此事,我和王成林同志的意见是坚决不同意把这笔资金退还,因为按照合同规定,如果罗曼德集团方面不履行他们的义务,那么我们海明市有权利将这笔资金留下,作为我们海明市方面的损失,因为这些是合同上规定的。如果罗曼德集团履行合同,下一步他们只需要将相关的技术在带到我们海明市,双方就可以合作生产、销售了,不过胡天宇同志却并不认同我们的观点,所以他提议召开这一次的常委会讨论此事。下面,就这个问題,大家谈一下自己的观点吧。我们先集思广益一下。”

    刘飞话音刚刚落下,杜洪波便接口说道:“刘书记,在这件事情上,我比较认同胡书记的观点,合同是合同,合同之外也不外乎人情,罗曼德集团的影响力在美国是非常大的,如果我们强行留下这100亿美元,很有可能会对我们海明市的形象带來极大的负面影响,而且据我了解,罗曼德集团方面对于我们手中的合同持怀疑态度,他们认为这份合同中的内容非常不公平,认为很有可能罗曼德集团的高管团队是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签订的这份合同,所以这份合同是否具有有效xìng他们非常怀疑。所以我认为,我们真的沒有必要非得把人家的100亿美元给黑了,那样的话可能得不偿失。”

    杜洪波刚刚说完,刘飞便脸sèyīn沉着问道:“哦?这样啊,杜洪波同志,我想问你一个问題,你所说的据你得到的消息,到底是谁告诉你的,罗曼德集团的态度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如果这一点你不解释清楚的话,恐怕对于你的观点我无法认同?难道是罗曼德集团的人和你有所接触不成?”

    刘飞说完,王成林看向杜洪波的脸sè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刘飞最后那句话让王成林非常的jǐng醒和愤怒。

    杜洪波皱着眉头说道:“刘书记,我是听燕京市的朋友说的。”

    刘飞冷冷的问道:“燕京市的朋友?哪个朋友?他从哪里得來的消息?我们在座的常委凭什么相信这空穴來风的言论?”

    杜洪波沒有想到刘飞竟然会揪着这个问題不放,这让他十分恼火,但他又不能不回答这个问題,杜洪波皱着眉头冷冷的看了刘飞一眼,说道:“刘书记,我们现在讨论的是那100亿美元是否应该归还的问題,而不是讨论我从哪里得來消息的问題,您说呢?”

    刘飞淡淡一笑,他并沒有就这个问題在追问下去,但是通过对杜洪波的一连串追问,让刘飞看到了杜洪波本身存在的问題,刘飞已经下定决心,等自己腾出手來的时候,一定要把杜洪波给拿下,对于这样一个立场有问題的市委秘书长,他无法信任。

    杜洪波刚刚说完,罗天强也抬起头來说道:“我也同意胡天宇同志的意见。”这一次罗天强学乖了,只表达意见,不表达理由,以免被刘飞追问。

    罗天强表态之后,刘飞的眉头明显皱了起來,因为他知道,如果本地派和胡天宇联起手來,叶冲又中立的情况下,自己要想获得常委会多数支持恐怕很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