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37章 各打算盘

www.wuailogo.com 官途     办公室内,因为胡天宇的突然转变立场,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紧张起來。

    刘飞并沒有急于给胡天宇答复,而是眯缝着眼睛盯着胡天宇看了有几秒钟的时间,这才沉声说道:“胡天宇同志,你确定这是你的最终立场吗。”说这话的时候,刘飞的语气十分平淡,但是旁边的王成林却能够感受到,在刘飞这平淡的语气背后,所蕴藏着的那雷霆风暴一般的怒火。

    胡天宇宦海沉浮几十年,自然见过大世面,对于刘飞这看似平淡实在是最后通牒一般的言语早已经司空见惯,他也是淡淡一笑,语气平缓却又坚决的说道:“刘书记,这就是我的最后立场,我希望你和王成林同志能够以我们海明市的大局出发,不要因为你们对形势的误判进而影响到我们海明市的发展大局,虽然我之前对于刘书记的意见相当赞同,但是从我刚才所接到的电话得知,因为这100亿美元的去留问題,燕京市那边已经是风声鹤唳,暗流涌动,接下來的rì子我们海明市将会面临空前的压力,我希望我们海明市的政局能够平稳的向前发展,或许我的举动给刘书记和王成林同志带來了不快,但是我深信我的选择是对我们海明市最为有利的,希望二位能够理解。”

    听胡天宇这样说,刘飞轻轻点点头:“好的,那我们就连夜召开紧急常委会,如何。”

    胡天宇笑了笑:“连夜召开,我看就不必了吧,明天早晨上班后直接召开就行了。”

    刘飞再次笑了笑,轻轻的点点头:“好,那就明天早晨召开。”

    “那你们二位先谈着,我告辞了。”说着,胡天宇站起身來向外走去。

    等胡天宇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上以后,王成林皱着眉头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你为什么要同意胡天宇的意见,非得要明天才召开常委会呢,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恐怕胡天宇是想要腾出时间來做其他常委的工作啊,这一次我们所要面临的形势十分严峻啊,就连叶冲这样的同志都选择了中立的立场,真不知道常委会上,会有多少人会支持我们啊。”

    说道这里,王成林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哀愁,从心底里,王成林对于明天的常委会的结果是比较悲观的,因为他知道,这一次刘飞的局布得太大、太狠了,100亿美元啊,合chéng rén民币也是600多亿呢,这么多的钱哪怕是拿出十分之一來用來进行公关,也足以腐蚀和打动一大批人了,再加上王成林考虑到上一次面对三大财团的重压之时刘飞已经得罪了很多人,这一次还有多少人会支持刘飞、自己又能够拉拢到多少可以支持的力量,他心中实在是沒有底。

    刘飞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老王,这一次你能够留下來支持我我感觉到有些意外也有些欣慰,我沒有想到你会这么坚定……”

    沒有等刘飞说完,王成林便直接打断了刘飞的话,语气显得略微有些生气的说道:“刘书记,你感觉到意外是因为你对我沒有信心,对此我非常不满,我知道,很多时候咱们两个的政见并不相同,而我也并沒有像曹晋阳那样和你配合得十分默契,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王成林,是一个有觉悟有原则的共*产*党*员,我或许在很多事情上会和你采取不同的手段、不同的方式去达到我的目标,但是我可以保证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从我认为的我们海明市的大局出发,我所做的一切并不会因为我的私人利益而产生动摇和改变,就像这一次罗曼德集团的事情,我一开始接触他们的目标就是为了要把这个项目拉到我们海明市來,因为这个项目可以给我们海明市带來巨大的利益,虽然你一开始并不看好这个项目,但是我依然选择按照我的主意去做,我并不后悔这样做,但是当后來你说服了我之后,我意识到了罗曼德集团项目中的危机,所以我毫不犹豫的站在你的立场來支持你,就算是有再多的人给我打电话,我不管是谁,不管打电话的人身居何种位置,都会断然拒绝他们的求情电话,因为我认为,涉及到我们华夏国家利益和我们海明市人民利益的事情上,我们沒有任何妥协的必要,也绝对不能妥协,这就是我王成林的觉悟和原则,刘书记,你有些看低我了。”

    听到王成林这番话,刘飞轻轻点点头:“对不起,我之前的确沒有想到你会做出这种选择,我向你道歉,不过说实在的,当时我心中还是对你有些期待的,所以我的道歉并不是完整的。”

    王成林笑了,刘飞这样说他也很欣慰,这说明刘飞对他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尤其是在面临这么大事情的时候,刘飞能够对自己有那么一点点的信心,这就足以让他骄傲了。

    不过王成林这时却满脸苦涩的说道:“刘书记,我们接下來怎么办,是不是得想办法多做做其他常委的工作,争取尽可能多的常委支持啊。”

    刘飞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如果说是人事斗争的问題或者是我们海明市的一些内部事务上,我们做工作或许会有用,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涉及到的因素比较多,恐怕就算我们做了工作也是白做,关键在于我们各位常委的觉悟和党xìng到底如何,他们的立场是否真正的坚定,就让这一次的罗曼德事件当做对我们海明市常委党xìng和人品的试金石,到底如何,明天常委会上一试便知,我也正好借此机会仔细的看一看。”

    听刘飞这样说,王成林便不再说话了,现在他已经看出來了,刘飞这个人虽然年龄比自己小,但是城府却并自己还要深,有些时候自己也琢磨不透他的想法,有些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好了。

    这一夜,对王成林和刘飞來说是平静的一夜,他们忙完工作之后便直接回家睡觉了。

    但是对很多人來说,这一夜却并不是平静的一夜,尤其是海明市和燕京市这两个城市,更是暗流涌动,山雨yù來。

    胡天宇在离开刘飞办公室之后,立刻往燕京市那边打了一个电话,随后便立刻和海明市的其他常委联系起來,开始做他们的工作。

    燕京市,VIP贵宾包间内,竹帘后面,大少、军师、刘阳三人早已坐定。

    先是由刘阳把海明市那边的局势和罗曼德集团那边的信息给大少和军师通报了一下,等刘阳说完之后,大少立刻皱着眉头说道:“军师,我真沒有想到,刘飞这小子这一次玩得这么狠,这简直是抽罗曼德集团的筋,喝他们的血啊,我们这些人辛辛苦苦忙碌了好几年也不过才弄了180多亿而已,刘飞这小子只不过是玩弄了一些小手段,这才一个來月的时间,就整來100亿美元,这差距真不是一点半点啊,军师,你说刘飞不会真的想要把这笔钱给吞掉吧,他就不怕蹦了他们海明市的牙口吗,默根财团岂是易于之辈。”

    军师苦笑着说道:“后生可畏啊,真是后生可畏,刘飞这一次玩的这一手连我都沒有看透啊,以前我们都知道刘飞擅长阳谋,但是这一次刘飞竟然心狠手辣的玩起了yīn谋,把罗曼德集团和默根财团坑的不轻啊,那可是100亿美元啊,这要是换算成军火足以覆灭一个中等国家了,默根财团这一次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大少点点头说道:“是啊,这一次默根财团可是下了血本了,在燕京市展开了强势的公关,那钱几百万几百万的往里面砸啊,据说海明市那边已经被罗曼德集团想办法给分化了,胡天宇已经决定要跟刘飞唱对台戏,而刘飞的坚定盟友叶冲也因为曾家的关系选择了中立,而且我估计其他常委的立场对刘飞來说也绝对不容乐观,这一次刘飞恐怕要失算了。”

    军师沉默了一会,却皱着眉头说道:“我看未必,据我所知,到现在为止,刘飞和王成林他们两个人沒有和任何海明市的常委进行沟通,这种现象非常的不正常,你们想一想,刘飞这个人做事有失手的时候吗,他这个人可是从來不打无把握之仗的,以前我们和刘飞交手的时候,刘飞不也有过不用和其他常委沟通就能赢得常委会胜利的先例吗,海明市的常委虽然表面上看起來立场分明,其实,这里面的局势复杂着呢,楚江才在去海明市之前是多厉害的一个人啊,但是他在海明市最终不还是折戟沉沙,正是因为海明市的局势复杂,刘飞的成败不到最后一刻也未可知,你怎么知道叶冲当时的表态是不是声东击西、瞒天过海之计,你怎么知道胡天宇能够说服多少常委,在我看來,现在海明市的局势只有一个字,,乱。”

    刘阳皱着眉头说道:“军师,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趁机浑水摸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