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36章 内乱

www.wuailogo.com 官途     此刻,刘飞办公室内,其他三人听到曹晋阳的话之后,心中起伏不定,谁也沒有想到,在这样必须要进行站队、一旦站错队就有可能引起严重后果的前提下,曹晋阳竟然能够坚定的站在刘飞这一边,这是一种怎么样的信任啊,曹晋阳这是拿着他自己甚至是整个曹家的前途在赌啊。

    此刻,刘飞听完曹晋阳的这番话之后心情再次激动起來,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在眼前几乎四面楚歌的情况下曹晋阳及时送來的支持让刘飞的腰杆挺直了很多,其实,早在刘飞设计布局想要把罗曼德集团的那100亿美元给留下來的时候,刘飞就想到了这件事情有可能引发的后果,但是刘飞依然这样做了,因为作为一个委员,他的视线已经不仅仅在局限于海明市这一城一地的局势,而是把自己的视线放眼全国,甚至放眼全球,虽然他距离那巅峰位置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是现在,刘飞已经开始琢磨着站在巅峰的位置上去思考问題,而且刘飞本人也充满奉献jīng神和牺牲jīng神,他非常清楚,有些时候,有些事情,站在高处的人是想要做却不能做,因为牵扯太大,而他所处的位置却处于不高不低的位置,恰恰是可以把效果做到最好却又不会牵连太大,所以,刘飞思考良久之后最终决定引爆罗曼德集团的这枚炸弹,而引爆这枚炸弹的目的就是为了利用这件事情,把各大势力的立场、定位、利益关系等诸多事情重新给撩拨起來,以便于让高层的人看的更加清楚,让自己看得更加清楚,纵然自己有可能因为被人构陷身败名裂甚至承担严重的后果,他也在所不惜,在刘飞看來,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只要是对国家、对民族对老百姓有益的事情,就可以毫不犹豫的去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只要是伤害到国家、民族和人民利益的事情,就要坚决的与之斗争到底,绝不妥协,而罗曼德集团这件事情,就好像一潭死水里面有很多的金子,也有很多的石子,要想从这潭水里面把金子给淘出來,唯有先让着这潭水沸腾起來,让水落下去,石头和金子全都露出來,最好的办法是一枚炸弹丢下去,金子、石头到处飞扬,水落石出,金子闪光,而刘飞就是要把罗曼德集团的这件事情当做是一枚炸弹,为看清各大派系的势力和各路人马的立场做铺垫,当然,这一次的事件刘飞虽然用意深远,但是却一直把这件事情的影响力牢牢的控制在海明市的范围,他虽然希望利用这件事情來达到水落石出的目的,但是他却并不希望看到有些势力为了自己的利益置大局于不顾,然而,事情的结果却让刘飞有些伤心和失望。

    不过曹晋阳的电话却让刘飞看到了强烈的曙光,刘飞知道,大浪淘沙过后,曹晋阳这枚金子依然傲立苍穹,坚定的站在自己这一边,这说明老首长和新首长的目光相当锐利,老首长更是在十多年前就把自己和曹晋阳列为重点培养干部,当真是目光远大啊。

    “老曹,谢谢了。”短短的五个字,虽然词语不多,但是刘飞说出來的时候却是字字清晰,声声坚定,好像刘飞下定了某些艰巨的决心一般。

    电话那头,曹晋阳却淡淡的笑了:“刘飞,咱们两个不需要说这样的话,我相信你做出的抉择很少会出现错误,我相信你永远都会站在国家和人民利益的角度上來思考问題,虽然咱们一起执政的时候经常会展开各种各样的明争暗斗,但那是因为咱们的立场不同,政见不同,发展思路不同,但是咱们的目标却是一致的,那就是把我们负责的地区发展起來,而在对外事务上,我永远都推崇和支持你的强硬立场。”

    刘飞笑了,有朋友如此,自己仕途之路不会孤单了。

    挂断电话之后,刘飞的笑容中已经露出异常坚定之sè,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办公室内的其他三人说道:“三位,现在我们接着讨论刚才的那个问題吧,我还是那句话,支持我的立场的大家可以表态并留下來,不支持的,只要对我们所做的一切保密,可以现在立刻退出,不过话我得说在前头,支持我的立场有可能得罪一批人,甚至有可能要为此承担责任而下台,但是也有可能因此而获得政绩,不支持的肯定沒有任何风险,但是如果真正有政绩的时候,我也希望这样的同志不要眼红,当然,也不排除有可能有对于我的立场表示强烈反对的,我也沒有任何异议,那咱们就各凭本事來斗一斗,看看最终谁胜利,但是我希望大家能够保守这100亿美元被拿下的内幕,毕竟,这是属于我们海明市的高度机密,涉及到我们海明市的荣誉和利益,如果谁要是擅自泄露的话,我想上级纪委部门找上门那是肯定的,好了,现在大家可以表态了。”

    刘飞说完之后,现场的气氛再次沉寂了下來,如果说之前叶冲和胡天宇先后接到电话算是对刘飞的打击的话,那么刚才曹晋阳的电话却是对刘飞的力挺,这使得在场众人的心态上与之前只担心风险相比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毕竟大家对于曹晋阳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曹晋阳自从当官以后,几乎很少有站错队的时候,几乎每一次政治危机之中,都能够选对队伍站过去,尤其是曹家也是一样,曹家到现在为止一直在华夏政坛屹立不倒,自有其过人之处。

    过了足足有五分钟,王成林第一个抬起头來,沉声说道:“刘书记,在罗曼德集团这件事情上,我决定不管有多大压力,我都会坚定的站在你这一边,就像你之前所说的,在这100亿美元的投资问題上,首先是罗曼德集团不仁,所以才会有我们的不义,大家斗争的结果只有一个,要么他胜,要么我们胜,沒有和棋的可能,尤其是现在我们海明市在野田欠扁与巴迪斯的身上也都投入了不菲的资金,这笔钱我们注定是要收回來的,而这100亿美元就是我们海明市这笔投资的红利。”

    刘飞点点头,充满欣赏和欣慰的看了王成林一眼,他的心态轻视了很多,他知道,虽然之前王成林的心态也有过波动,但这是正常的,这一次的压力之大绝对是超乎了众人的想象的,王成林能够在这个关键时刻选择支持自己,支持海明市,这说明王成林这位市长还是比较合格的。

    这时,叶冲有些苦涩的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罗曼德集团这件事情从我自身而言,我非常支持你的立场,但是有些时候人总有身不由己的时候,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决定退出,刘书记,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说完,叶冲充满歉意的看了刘飞一眼,满脸失落的向外走去。

    对于叶冲的为人刘飞还是比较清楚的,他知道,叶冲一向是一个嫉恶如仇的干部,在纪委书记的位置上,他干得非常出sè,但是考虑到他的背景,刘飞还是有些失望,叶冲虽然在海明市成为了自己的盟友,但是他毕竟是曾家之人,从叶冲的态度可以看得出來,在这件事情上,曾家的立场应该是比较中立的,似乎不想卷入到这一次的风波之中,曾家做出这样的选择刘飞并不感觉到奇怪,毕竟曾家现在的实力已经不如以前了,他们小心谨慎一点倒也无可厚非。

    然而,让刘飞沒有想到的是,胡天宇这个时候却皱着眉头说道:“刘书记,我认为在对待罗曼德集团这笔100亿美元资金的问題上,我们海明市最好慎重对待,虽然现在钱在我们手中,但是这笔钱涉及到的利益问題实在太棘手了,现在叶冲同志已经退出,如果仅仅是我们三个人就要决定这笔钱的去向的话,一旦产生失误,责任实在是太过于重大了,所以我建议我们召开常委会來商讨这笔钱的去向问題,由集团讨论來决定。”

    听到胡天宇的话之后,刘飞的脸sè刷的一下就yīn沉了下來,虽然胡天宇并沒有明确的表示要站在刘飞的对立立场上,但是胡天宇的这个提议明显是反对刘飞对待罗曼德集团的强硬立场的,只不过是手段比较委婉了一点而已,对于胡天宇做出这样的抉择刘飞感觉到非常的失望,因为在刘飞看來,胡天宇作为和自己、王成林齐名的优秀后背干部,其立场应该是坚定的,明确的,就算不采取支持自己的立场,至少也应该像叶冲一样选择退出这件事情,但是胡天宇竟然选择的是为罗曼德集团的利益而说话,虽然胡天宇本身并不会承认这种事情,但是他提议召开常委会,明显是想要弱化刘飞和王成林在这件事情上的话语权。

    此刻,王成林的眉头也紧紧皱了起來,看向胡天宇的目光中多了一丝yīn沉和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