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35章 刘飞震怒

www.wuailogo.com 官途     “怎么,你们两个接到的也是求情电话。”刘飞的目光在胡天宇和叶冲两个人的脸上來回扫视着,脸sè有些yīn沉的问道。

    叶冲苦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啊,燕京市那边一位副部长打來的电话,说什么我们华夏乃是堂堂的泱泱大国,做事要以理服人,必须要讲究诚信,不能黑人家的钱财,否则以后谁还敢來我们华夏投资建厂。”

    胡天宇也苦笑着说道:“我这个是某省的副省长打來的,说的意思和叶冲那边差不多,都是希望我们把这笔钱尽快退还给罗曼德集团,否则一旦这件事情要是闹大了,恐怕我们海明市无法收场。”

    刘飞的脸sè显得更加严峻了,略微沉默了一会,沉声说道:“现在我再问一遍,三位,你们的意思到底如何,你们的立场是否会因为有人的压力和求情电话就产生了摇摆,你们放心,如果你们立场摇摆,可以立刻退出我们这个暂时的联盟,只要你们保持沉默,我不会怪你们,所有的压力甚至是辱骂、责任全部由我刘飞一个人來承担,什么泱泱大国,开他nǎinǎi个腿的玩笑呢,泱泱大国,泱泱大国就能任人欺凌、任人宰割而不吭一声吗,泱泱大国就应该委曲求全、忍辱负重吗,泱泱大国就应该被人踹烂了肠子屁都不敢放一个吗,谁要是敢跟我说这样的话,我立刻扇他两个耳光,是,我们华夏做事的原则一向都是讲究诚信的,但是这个诚信也得分个场合,分个对象,对我们讲究诚信的人,我们可以对他们讲究诚信,这沒有任何问題,像罗曼德和默根财团这样明显是美国人意图整垮我们华夏的急先锋的角sè,我们跟他们讲究什么诚信,人家恨不得我们华夏再次重蹈当年八年抗战时期被小rì本和美国佬双重欺压的历史呢,人家恨不得我们华夏再次变为那个积贫积弱、任人宰割的状态呢,跟他们还讲究个狗屁的以理服人啊,美国人的飞机、导弹、核潜艇都已经开到我们华夏的后院來了,说不定啥时候就向我们华夏发动闪电战了,这个时候还他妈的要求我们海明市跟罗曼德集团的人讲究什么以理服人,谁他妈的说这样的话谁就是国贼,谁就是汉jiān,看來是到了外御强敌、内惩国贼的时候了,等下次去燕京市参加委员会议的时候,我一定要好好的强度一下这个问題,我们现在有一小撮官员表面上看起來人五人六的,整天里满口的仁义道德,为人民服务,实际上暗地里男盗女娼,有nǎi便是娘,每天享受着我们华夏老百姓给予他们的各种优厚的福利待遇和权力,实际上却里通外国,拿着外国人给他们的各种活动经费,无时无刻不想着混淆视听,为外国人在我们华夏进行各种违法、违规的行为进行摇旗呐喊,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这些人可以将自己的党xìng、原则、良心、良知甚至是人xìng全都泯灭,担任外国人安插在我们华夏的间谍和喉舌,对于这样的人全都应该给予最为严厉的惩处,否则一旦真正战争來临的时候,恐怕我们还沒有开枪开炮呢,自己的阵脚就乱了,这些人简直就是一群混蛋。”

    说道这里的时候,刘飞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來,一边摸索着点燃了一根烟,一边在办公室里走來走去,情绪显得十分激动。

    这一次,刘飞的情绪真的有些失控了,因为这一次刘飞非常清楚,为了能够调查清楚罗曼德集团的底细,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为了布局拿下罗曼德,海明市的几个主要参与人员付出了多少辛劳和汗水,尤其是自己的嫡系人马徐广耀为了查证罗曼德集团的财务状况和实际从属,几乎差点丧命在美国,而黑子为了保护徐广耀和他所调查到的相关资料的安全,更是冒着暴露安插在美国那边的高级特工身份的风险,出手相助,这种付出,岂是那些汉jiān和国贼三句两句话就可以抹杀掉的,跟敌人讲究诚信,人家跟你讲究诚信吗,在刘飞看來,这些人全都应该统统拉出去枪毙,但就是这些人,居然还堂而皇之的坐在一些位置上,说着官话,打着官腔,想要破坏海明市的得之不易的胜利,这些人的心简直全都黑掉了,烂掉了。

    茶几旁,王成林、胡天宇、叶冲三个人的目光默默的注视着刘飞,注视着着这位四十多岁就担任海明市市委书记、华夏委员的年轻有为的高级官员,此刻,刘飞的手有些颤抖,他那满头的白发似乎比之以前又白上了几分,尤其是刘飞脸上的皱纹似乎也比之刚來海明市的时候多了几分,在刘飞那一口接着一口吐出來的烟雾之下,他的形容似乎有些憔悴,以前饱满、充满光泽的皮肤此刻也暗淡无光。

    王成林看向刘飞的目光中多了几分钦佩、怜惜之sè,因为只有他最清楚,刘飞这位海明市最高的领导人每天的工作时间几乎是普通公务人员的两倍之多,整个市委大院内的诸多干部之中,虽然不敢说刘飞每次都是离开最晚的一个,但是刘飞的平均离开时间绝对是最晚的一个,有时候王成林离开市委市zhèng fǔ大院的时候,看到在整个办公大楼只有刘飞办公室那盏孤独的灯光下刘飞那伏案工作的身影,心中便升起无限的敬佩之情,王成林非常清楚,到了刘飞这种位置,很多时候完全可以将很多事情撒手不管,有了功劳往自己身上一揽,有了责任往手下身上一推,但是刘飞却从來不会这样做,很多方方面面的事情,刘飞都会力图做到最好,尤其是涉及到海明市老百姓的事情,刘飞都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尽可能的给予批复,因为刘飞经常说一句话,老百姓的事情沒有小事,在很多官员中也许只是鸡毛蒜皮的一件小事,对老百姓來讲很有可能就是天崩地裂的大事,王成林作为市长,看到过很多刘飞的批复,他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刘飞的立场、眼界都是相当jīng准的,大多数时候都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就连他自己都受到了刘飞的影响,在工作中越发的勤勉,越发的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官场上的风气很多时候都是上行下效,在刘飞的带动和影响之下,整个市委市zhèng fǔ大院内的工作作风正在缓缓发生着变化,越來越多的人工作起來更加务实和踏实了,而刘飞的背似乎也渐渐的有些弯了,形容更加憔悴了。

    刘飞的办公室内静悄悄的,只有刘飞的脚步声回响在众人的耳畔,而刘飞刚才所说的那番话则在众人的脑海中不断的盘旋着。

    就在这个时候,刘飞的手机突然响了,众人的目光刷的一下落在刘飞的脸上,此刻,大家都在猜测着这到底是谁的电话。

    听到手机响了,刘飞那激动的情绪稍微平复了许多,拿出手机一看是曹晋阳的电话,刘飞不由得一皱眉头,现在对刘飞、对海明市來说,可是非常敏感的时期,他非常清楚这个时候几乎打过來的每一个电话很有可能代表着一方势力或者是一位重量级人物的意见,虽然现在这个时候高层还沒有给出任何意见,但是下面重量级人物的意见则是非常重要的。

    刘飞稍微稳定了一下心情,淡淡的说道:“老曹,有事吗。”

    曹晋阳笑着说道:“刘飞,你现在是不是为了罗曼德集团的那件事情感觉到非常的头疼啊。”

    刘飞苦笑着点点头说道:“沒错,你猜对了,怎么,你们曹家对这件事情有了立场了吗。”

    曹晋阳的声音显得严肃了许多,点点头说道:“沒错,我这一次就是代表我们曹家向你表示我们的立场的。”

    听到这里,刘飞果断的把手机调整到了免提的状态,以便于办公室内那三位伸长了耳朵在偷听这个电话的家伙可以听得清楚,刘飞沉声说道:“好,老曹,你说吧。”

    曹晋阳声音沉稳的说道:“刘飞,我们曹家的态度和立场是一贯的、坚定的、明确的,对于任何胆敢侵犯我们华夏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势力和个人必须给予坚决的回击,我们华夏绝对不会主动去招惹任何势力,也不会欺负任何的个人和势力,但是如果有人意图对我们华夏国家和人民不轨,那么我们必须要给予他们最为强烈的回击,必须要打得他们肉疼,骨头疼,甚至蛋*疼才能彰显我们华夏泱泱大国的真正风范,我们华夏民族铮铮傲骨,不惧怕來自任何外域势力的压力和挑衅,我们曹家、我曹晋阳永远都会站在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这一边,这一次我们曹家会全力支持你所作出的任何有利于国家和人民的决定。”

    曹晋阳的这番话,犹如三月醉人的chūn风,徐徐温暖着刘飞有些寒冷的心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