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34章 刘飞的担心

www.wuailogo.com 官途     此刻,听到刘飞的话之后,巴迪斯和野田欠扁全都傻眼了,他们两个谁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玩得这么绝,尤其是王成林和胡天宇这两位堂堂的海明市市委副书记竟然玩起了谈话录音这样卑鄙的把戏,这让他们两个几乎气炸了肝肺,各种各样的rì文脏话和英文脏话甚至汉语脏话以及各种诅咒源源不断的这两位老外的嘴里骂了出來。

    足足骂了有十分钟,这两个人才算稍微发泄了一下心中的怨气,不过生气归生气,两个人冷静下來之后,却不得不面对这个难以挽回的局面。

    巴迪斯苦笑着看着野田欠扁说道:“野田,咱们下一步怎么办,刘飞把咱们最后一步退路都给封死了,看來咱们只能亡命天涯了。”

    野田欠扁长叹一声说道:“哎,以前我一直认为我们rì本人玩弄yīn谋诡计天下无双,但是现在我才知道,这华夏人要是玩起yīn谋诡计來,也还真是够狠的,恐怕从一开始刘飞就把咱们两个给算计进去了,我敢打赌,刘飞敢这么玩,他绝对还有其他的后手等着咱们呢,你想想看,刘飞为什么不收回王成林和胡天宇送给咱们的那些好处费,不就是害怕咱们跟他们鱼死网破吗,如果咱们真的跟他们鱼死网破了,恐怕他肯定有办法收拾咱们,弄不好咱们是身上还被他们安装了定位监听仪器呢,我看算了吧,咱们认栽了,从此隐姓埋名,亡命天涯吧,好在我早就准备了退路,咱们俩个人就一起逃亡吧,毕竟默根财团也不是什么善茬。”

    两个人商量好了之后,便一起到了一个岛国,买了两块农场,雇佣了几十个本地的土著,过起了农场主的生活。

    海明市。

    第二天上午,罗曼德集团的其他三个高管发现巴迪斯和野田欠扁一直沒有回來,便由财务高管卡佩罗亲自出马和海明市方面联系,海明市方面告诉他们,巴迪斯和野田欠扁已经回去了,他们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卡佩罗的电话刚刚打完,便听到有人员敲门,打开房门,一个快递人员把一份快件递给卡佩罗,让他在上面签字,卡佩罗看了看发现寄件人是野田欠扁,立刻签字拿走了快件,回到房间之后,打开快件,发现里面是四份合同原件,作为财务主管,他因为沒有亲自参与合同的签订过程,所以,拿到合同之后,他立刻小心翼翼的审查起來,然而,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发现这些合同原件和之前草签的合作协议出入很大,如果按照现在的合同來执行的话,罗曼德集团要吃大亏了,因为这份合同中规定,罗曼德集团出资100亿美元,并负责出技术,占有30%的股份,海明市方面负责提供工厂以及负责集团的管理和财务工作,并占有70%的股份,而且最让卡佩罗愤怒的是,合同中规定,如果罗曼德集团要是不遵守约定的话,之前的那100亿美元就作为违约金,由海明市方面沒收,看完之后,卡佩罗吓得脸sè苍白,双腿发抖,立刻颤抖着双手拨通了罗曼德集团的大老板罗曼德的电话:“罗曼德先生,出……出大事了。”

    罗曼德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白人,身材魁梧,此刻正在和几个默根财团的高层在打高尔夫,他此刻的心情非常舒畅,因为他知道,自己的100亿美元投资很快就会换得30亿美元的利润,他已经做好一切准备拿钱之后立刻改头换面重新以另外的身份出现了。

    接到卡佩罗的电话,罗曼德皱着眉头说道:“卡佩罗,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话发抖做什么。”

    卡佩罗颤抖着声音说道:“卡佩罗先生,合同……合同有问題,巴迪斯和野田欠扁现在也联系不上。”

    “合同有问題,有什么问題,之前那份草签的合同我看也挺不错的啊。”罗曼德说道。

    卡佩罗随后把自己拿到的这份正式合同里面的内容要点跟卡佩罗说了一遍,卡佩罗听完之后,当即气的把球杆就给折断了,怒声吼道:“什么,100%亿美元加上技术才只占30%的股份,还沒有管理权限,这合同到底他妈*的是怎么回事,野田欠扁和巴迪斯是吃屎的啊,他们人呢,让他们立刻给我打电话,我弄不死他们。”

    卡佩罗苦笑着说道:“罗曼德先生,从今天早晨开始,我们就已经联系不上他们两个人了,他们的手机早就关机了,我们现在正在摆脱海明市方面帮忙找他们两个人。”

    “混蛋,卡佩罗,你也是一个大混蛋,你想想看,如果那份合同有问題,海明市的人能够相信吗,你自己派人去找,nǎinǎi的,一定要将这两个混蛋给我找到,我到底要问问他们两个,为什么会签订这样的合同。”说完,罗曼德将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

    这时,默根财团的一个高层看着罗曼德说道:“罗曼德,你怎么了,发什么火啊。”

    罗曼德带着一丝怒火说道:“理查德先生,咱们被人给耍了。”

    理查德的脸sè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说道:“怎么回事。”

    罗曼德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理查德听完之后也怒了,说道:“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野田欠扁和巴迪斯这两个家伙居然出卖了我们。”愤怒过后,理查德倒是很快就冷静了下來,对罗曼德说道:“罗曼德,我感觉这事情有些蹊跷,按理说这两个人是经过我们很长时间考验的,不应该轻易就背叛我们,而且他们如果做成功的话赚的钱也不少,沒有必要背叛我们,而且那份合同明显有问題,和之前的那份草签合同差别太大了,所以我估计很有可能是他们中了刘飞的圈套,甚至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刘飞cāo作的,所以我看咱们得立刻飞往海明市,那份合同我们绝对不能承认,我们就算放弃天使之心计划,也得先把那100亿美元给弄回來,否则的话,咱们两个恐怕也会被上面追究责任。”

    罗曼德满脸苦涩的点点头:“是啊,必须得把那100亿美元给追回來。”

    两人商量一下之后,立刻紧急的准备了起來,先是联系了一下早就准备好的专业律师团队,随即又联系了华夏那边的专业律师团队,这两个团队都是他们早就准备好用來应付一旦套钱成功之后海明市方面有可能的法律追溯的,却沒有想到竟然用在了追讨那100亿美元的事情上,这让两人心情非常不爽,不过他们却不得不这样做,随后,两个人又分别给罗曼德集团以及默根财团埋在燕京市的一些官场势力打电话,让他们发动人脉关系给海明市方面施加压力。

    一切都准备好之后,两个人沒有休息,直接飞往海明市。

    当飞机落在海明市的时候,天早已经黑了。

    卡佩罗等剩下的三个高管战战兢兢的來到机场把卡佩罗、理查德和律师团队的人接到了爱琴岛大酒店。

    海明市,市委书记办公室。

    刘飞、王成林胡天宇和叶冲四个人围坐在茶几旁,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在讨论着有关罗曼德集团的事情。

    王成林苦笑着说道:“刘书记,我下午的时候刚刚接到罗曼德集团财务主管卡佩罗的电话,说是明天上午罗曼德集团的董事长罗曼德以及罗曼德集团母公司默根财团的董事理查德要我和你,我估计这一次罗曼德和理查德一起出马恐怕是來者不善啊,我担心这100亿元咱们保不住,而且就在我來你这里开会之前,我接到了几个燕京市那边打來的电话,都在奉劝我最好不要得罪默根财团,让咱们把那100亿美元还给人家,还说只要咱们把那100亿美元还给人家,罗曼德集团和默根财团那边可以当这件事情沒有发生过。”

    刘飞听完之后冷冷一笑,说道:“他们可以当做沒有发生过,但是我们海明市却不能当成沒有发生过,如果不是我们海明市常委班子比较jīng明,如果不是我们四个人jīng诚团结识破了他们的jiān计,那么这一次在他们天使之心计划的策划之下,恐怕我们海明市要损失几十亿美元,甚至连咱们的乌纱帽都得丢了,一句他们不追加就想把这事情了了,门都沒有。”

    叶冲也脸sèyīn沉着说道:“刘书记说得沒错,这钱既然到了我们海明市的账户上了,合同也已经签订了,那么我们断然沒有把在向他们妥协的道理,历史上,我们华夏向外国人妥协的案例还不够多吗,现在我们华夏我们海明市都已经强大起來了,我们沒有必要在向任何外域势力妥协了。”

    叶冲的话刚刚说完,他的手机便响了起來,看看电话号码,叶冲的脸sè一变,他冲着刘飞苦笑着说道:“刘书记,我得出去接一个电话。”

    刘飞点点头,叶冲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叶冲脸sèyīn沉着走了回來,坐下來之后便不再说话了。

    紧接着,胡天宇的手机也响了,随后他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再回來,脸sè也显得十分难看。

    刘飞的眉头不由得紧紧皱了起來,他最担心的就是堡垒被敌人从内部攻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