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33章 早有部署

www.wuailogo.com 官途     巴迪斯和野田欠扁都沒有想到,刘飞的心竟然这样狠毒,竟然一言不合便意图置他们于死地,这种结果是两个人绝对无法接受的。

    两个人悄悄的返回到房间内的一个角落里,低声的商量起來。

    巴迪斯说道:“野田啊,你说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野田哭丧着脸说道:“巴迪斯啊,现在咱哥俩算是彻底栽了,谁能想到,刘飞竟然弄到了这么多的资料,直接可以证明我们这一次竟然是前來海明市套钱的,事情发展到这个阶段,咱们哥俩已经注定两头不可能讨好了,尤其是现在,20亿美元已经到了海明市的账户上,如果海明市反悔的话,咱们一点脾气都沒有,最为郁闷的是,现在合同都已经被海明市的人给搜查走了,我们手中一份合同复印件都沒有,海明市方面如果要是矢口否认的话,咱们也沒有脾气,而且刘飞这个人我现在也已经看出來了,他的心是真够黑的啊,感情人家从头到尾都在玩咱们呢,我看为今之计,咱们只能先想办法把自己从海明市的这个乱局之中解脱出來再说,毕竟咱们都是打工的,沒有必要为了别人的事业把自己搭进去不是。”

    野田欠扁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珠在飞快的转动着,他对于自己的定位是非常清晰的,但是对于巴迪斯和默根财团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并不十分清楚,所以说话的时候也是有所保留的,并沒有把自己接受了海明市方面好处费的事情说出來,在他看來,有了那笔好处费绝对够自己逍遥一世的了。

    巴迪斯其实比野田欠扁还要怕死,作为一名老外,他远在美国的时候,便在美国媒体各种负面报道的引导之下,认为华夏是一个十分妖魔化的国家,所以对华夏充满了好奇同时也充满了畏惧,在加上刚才偷听到刘飞那看似隐秘的谈话之后,对死亡更加充满了畏惧,所以略微犹豫了一阵之后,他还是选择了保住自己的xìng命,不过他心中清楚野田欠扁心中想到到底是什么,但是这话却不能从自己嘴里说出來,所以他看着野田欠扁说道:“野田啊,我现在心中实在是有些发慌,你说我们怎么样才能活下來呢。”

    野田欠扁听巴迪斯这样问,立刻便明白他的意思了,知道他是想要让自己來出头cāo作这件事情,这样一旦东窗事发,默根财团追查下來的时候,他自己便可以有理由置身事外,野田欠扁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眼珠一转,野田欠扁便低声说道:“巴迪斯啊,这一次我们两个必须要紧密协作才行,我來出主意,你來cāo作,否则这一次一旦不能把另外80亿美元给忽悠到海明市來,咱们肯定死在这里。”

    巴迪斯点点头:“好,你说吧,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

    野田欠扁说道:“首先,我们两个先联合起來忽悠总部财务那边,想办法让他们把钱给打到海明市來,这次你來出面,尤其是财务主管那边,你必须要想办法拿到他的签字才行,沒有他的签字,咱们根本沒有办法做成这件事情。”

    巴迪斯听野田欠扁说道这里,便知道自己的打算落空了,尤其是当他听到要把剩下的那80亿美元给忽悠过來的时候,他就知道,只要这钱到了海明市这边,以默根财团的作风,绝对不会放过两人,所以他干脆把心一横说道:“好,这件事情你來办,那接下來我们怎么办。”

    野田欠扁说道:“接下來就要看刘飞他们打算怎么办了,不过据我所知,刘飞此人还是比较信守承诺的,只要咱们把钱给忽悠过來,他肯定会放过咱们的,到时候咱们就找个地方躲藏起來,安安心心的过rì子吧,反正咱们有了那笔钱之后根本就不用发愁吃喝了。”

    巴迪斯听到此处也只能苦笑着点点头:“好,那就这样办吧。”

    接着,两个人又商量了一些细节问題,好在野田欠扁是一个做事总喜欢给自己留退路之人,所以到底应该如何逃离华夏应该到哪里躲藏起來,对他们两个來说已经不是问題了,甚至野田欠扁连假护照以及假证件都已经做好了。

    过了一会,刘飞、王成林、胡天宇三人走了进來,刘飞冷冷的看了巴迪斯一眼说道:“巴迪斯、野田欠扁,你们商量好了吗。”

    巴迪斯点点头说道:“刘飞,你要求我们把剩下的那80亿美元给忽悠过來沒有问題,你要求我们重新签订那个合作协议也沒有问題,但是我们必须要确定,你是否会遵守你们的承诺,我们做完之后就会放过我们。”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在现在这种形势下你们还有别的选择吗,不过你们可以放心,我刘飞做事一向光明磊落,讲究诚信,只要你们把事情做到位,我绝对不会为难你们,立刻把你们放了,而且不会对你们再采取任何措施。”

    两个人听到此处,对视一眼,全都下定了决心。

    随后,在刘飞他们这边的配合下,两个人先是拿到了财务主管卡佩罗的签字,随后两人又直接和罗曼德集团财务部沟通了一下,费了一番口舌之后,终于让那边相信他们已经把海明市忽悠到了他们的这条船上,只要剩下80亿美元配套到位,海明市这边就将会配套30亿美元,罗曼德集团财务那边在请示了默根财团总部之后,终于下了狠心将剩下的那80亿美元打到了海明市财政的账户上。

    在钱到账之后,刘飞这边便下令把野田欠扁和巴迪斯给放了。

    望着两人乘车离去的背影,王成林皱着眉头说道:“刘书记,你说要是放了他们两人,他们会不会成为祸水呢,甚至他们会反咬我们一口。”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有这种可能。”

    胡天宇脸sè就是一变,焦急的说道:“刘书记,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放了他们呢,而且我们海明市给他们的那些好处费还沒有拿回來呢,你干嘛不当场把这笔好处费也一起给收回來呢。”

    刘飞笑着看了胡天宇一眼说道:“老胡啊,做人不能太贪啊,我们海明市已经凭空多了100亿美元的资金,我们还在乎他们两个带走的那几千万人民币吗,而且你想想看,如果沒有那笔钱作为诱惑,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的想尽一切办法把剩下的那80亿美元给忽悠过來呢,到时候他们在沒有指望的情况下若是跟我们拼个鱼死网破,我们岂不是亏大了,而且让他们带走那笔钱,我也是大有用处的,我们海明市的钱又岂是那么好赚的。”

    听到刘飞这样说,王成林和胡天宇就是一愣,全都看着刘飞。

    不过此刻刘飞并沒有在解释那笔钱他到底有什么打算,而是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他们两个现在心中想着的肯定是使用什么办法争取能够力挽狂澜,否认我们之间签订的合同是有效的,说那份合同是受到我们威胁之后才签订的。”

    王成林和胡天宇全都眉头一皱,王成林说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如果他们真的那样做的话,我们岂不是很麻烦,默根财团势力可是不小,万一搞成了国际纠纷对我们海明市的声誉影响可是不太好。”

    刘飞笑着说道:“这个比较简单。”说着,刘飞拿出手机來拨通了野田欠扁的电话。

    刘飞和王成林猜的果然沒错,此刻野田欠扁的确正在和巴迪斯商量着要力挽狂澜,矢口否认那份合同的有效xìng。

    野田欠扁嘿嘿笑着说道:“巴迪斯,我们现在只要向罗曼德集团汇报说我们被刘飞以死相逼,逼着我们签订那份合同,并把钱打过來,虽然我们会因此受到默根财团的处罚,但是默根财团肯定会由办法摆平这件事情的。”

    巴迪斯点点头说道:“嗯,有道理,那咱们赶快实施吧。”

    两个人刚说道这里的时候,刘飞的电话便打了过來,接通之后野田欠扁沉声说道:“哪位。”

    刘飞笑着说道:“野田欠扁,我是刘飞。”

    “刘飞,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要反悔不成。”说道这里,野田欠扁心中充满了愤怒,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刘飞要是反悔的话,他和巴迪斯肯定沒有办法安全逃离海明市。

    刘飞笑着说道:“野田欠扁啊,你误会我了,我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情,现在网络上关于你和巴迪斯为了贪图好处费把罗曼德集团给卖了的事情恐怕已经漫天飞舞了,所以我提醒你一下,你和巴迪斯最好不要玩火,如果你们要是想要告诉罗曼德集团你们是被我们海明市逼着签订那份合同的,或者是想要力挽狂澜,恐怕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哦,对了,有关你和巴迪斯两个人秘密和王成林、胡天宇两个人谈判索取好处费的谈话录音我手里也有一份,你们要不要听一听,或者需要我把这些录音发送给默根财团那边,所以,到底怎么做你们两个好好的思考一下吧。”说完,刘飞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