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29章 调转枪口,一致对外

www.wuailogo.com 官途     两个人听完之后一下子全都沉默了起來。

    不管是王成林也好,胡天宇也罢,他们不得不承认,刘飞的话直接说道他们心眼里去了,两个人正是这样打算的。

    这时,刘飞又接着说道:“二位,你们说,如果我要是想要设计坑害你们的话,我还有必要告诉你们真相吗,难道你们认为我刘飞是一个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顾全海明市大局的人吗,是,我不否认我们三个人之间平时在政治意见上有很多分歧,但是,不管分歧有多大,我们毕竟都是海明市的父母官,我们毕竟都是华夏人,不管何时,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我刘飞永远不会为了自己的个人私利,置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于不顾,让外国人因为我们海明市官员的内部斗争而占去便宜,哪怕是一分钱一毛钱的便宜都不行。”

    听到刘飞这样说,王成林和胡天宇的心就是一颤,他们并不傻,刘飞只是简简单单一解释,他们便想明白了整个过程,他们知道,刘飞既然在这个时候告诉他们真相,绝对是不可能坑害他们的。

    这时,王成林皱着眉头说道:“刘书记,我相信您的觉悟,但是我想不明白,既然您早就确定了罗曼德集团是要來我们华夏套钱的,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呢。”

    胡天宇也点点头说道:“是啊,刘书记,您为什么明知是陷阱,还要把我也给推进去呢。”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首先,你们弄错了我的意思,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我也是最近才拿到刚才给你们看的这些详细资料的,在此之前,我只是通过朋友那里,得知了罗曼德集团有一个所谓的天使之心计划,而这个天使之心计划的资料上写了浑水摸鱼和趁火打劫两个成语,除此之外,我手中沒有任何信息,而我也正是凭借着这八个字对于罗曼德集团产生了怀疑,因为这样一个计划却要用我们汉语來书写,恐怕和我们华夏有些关系,而这个时候,王市长早已经和罗曼德集团的人联系上了,但是我知道,这个时候如果我仅仅凭着这八个字的成语就劝王市长回來,恐怕王成林同志你肯定不会听我的话吧,甚至你还会认为我想要跟你争抢政绩,对我产生不满,王成林同志,你说呢。”

    王成林苦笑着点点头:“沒错,如果你这个时候说的话,我真的会这样想的。”

    刘飞笑着说道:“正是因为知道你的这种心态,所以我才在和你进行谈话的时候,多次强调在你和罗曼德集团进行谈判的时候,必须要确保一定的底线,甚至亲自给你制定了一些你必须遵守的底线,现在,王成林同志,你应该明白我当时为什么要那样做了吧,恐怕你当时离开我那里的时候,虽然嘴里沒有说什么,但是心中肯定对我的意见不以为然吧。”

    王成林只能再次苦笑着点点头,刘飞说的正是他心中想的。

    这时,刘飞又说道:“正是基于你当时的心态以及我对罗曼德集团的怀疑,所以我当时并沒有轻举妄动,因为我清楚,王成林同志你之所以要拿下这个项目,大部分都是本着一颗为我们海明市寻求发展之心,你是希望通过这个项目來带动我们海明市多个产业链的发展,尤其是我听说了你再燕京市的时候,为了能够和罗曼德集团的人联系上,甚至有两三天一直等候在罗曼德集团那些高管下榻的酒店外面,并以此來创造和他们多多接触的机会。”说道这里,刘飞看向王成林的目光中充满了敬意,声音也变得低沉起來:“王成林同志,对于你的付出和辛劳,我表示非常的尊敬和骄傲,因为你是我们海明市的市长,因为你在外面代表着我们海明市的整体形象,你能够为了我们海明市的整体发展舍弃了面子和虚荣,这是很多一般官员很难做到的,但是你做到了,而且不可否认的是,你在燕京市的一系列举动的的确确表现出了我们海明市高度的诚意,而且你能够击败包括燕京市在内的各路高手,把罗曼德集团请到我们海明市來考察,这已经充分证明了你的付出是远远高于别人的,你的能力也是出类拔萃的,对此,我为你骄傲,虽然你当时并不知道罗曼德集团的底细,但是从这件事情的过程來讲,你做得相当到位,而这个时候,我虽然沒有亲自参与到这个项目当中,但是作为海明市市委书记,我必须要对我们海明市的大局负责,所以,我虽然并沒有阻止你继续和罗曼德集团进行接触,但是我却一直在暗中对罗曼德集团展开调查,为此,我动用了很多关系和资源,因为我们大家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希望我们海明市能够蓬勃的发展起來。”

    听刘飞说道这里,王成林的眼中已经多了一丝叫做感动的东西,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是这样看自己的,这个时候,胡天宇心中非常不是滋味,因为王成林的表现得到了表扬,而自己却是作为抢夺政绩的角sè出现的,其行为并不光彩,但是他却又清楚,而自己和王成林争抢政绩的机会却又是刘飞创造出來的,所以他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既然当时是那种情况,在王市长宣布已经成功邀请到罗曼德集团到我们海明市进行考察之后,你为什么要把我推出去代表市委和王市长一起进行接待呢。”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我那是为了布局,因为我清楚,那些老外对于我们华夏的官员是带着有sè眼镜來看人的,他们总是认为我们华夏官员是喜欢内斗的,我当时安排胡天宇同志去和王市长一起去接待的目标非常简单,那就是给罗曼德集团这个印象,让他们认为我们海明市的官员也是喜欢内斗的,而借着这个机会,也可以转移罗曼德集团的注意力,而我则趁着这个机会派人去美国调查他们,这算是声东击西或者是转移视线吧,而后來的事实证明,正是因为你们在前台的逼真表演,为我调查罗曼德集团争取了时间和机会,并且我的的确确也查到了很多东西,而这些东西基本上已经可以百分之八十的证明罗曼德集团存在严重问題了,但是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依然沒有办法完全说服你们,所以,我先布设了网络曝光这件事情,逼迫罗曼德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作为应对网络曝光的手段,而我们海明市也可以借此机会对罗曼德集团展开质询会议,而正是因为昨天的质询会议,我通过一连串的观察这才完全可以确定罗曼德集团百分百是來我们华夏套钱的,而其终极目标就是我们海明市,这也是为什么我昨天非得逼着罗曼德集团因为迟到向我们海明市道歉的原因,如果他们要是当时不道歉直接离开,我还不敢做出他们是來我们海明市套钱的决定,但是他们道歉了,一切就完全不需要怀疑了,他们就是來我们海明市前來套钱的,现在,二位明白我的真正用意了吗。”

    听刘飞说道这里,王成林和胡天宇对视了一眼,脸上全都露出一丝苦笑,他们知道,自己辛辛苦苦的努力全都白费了,全都成了刘飞的棋子了,但是他们却不敢对刘飞有任何的不满,而且他们也不能有不满,因为如果不是刘飞在背后运筹帷幄,他们两个这一次都得栽跟头了,而且还是大跟头。

    这时,王成林苦笑着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我现在已经完全相信你的判断了,既然你早已经布局好了,那么接下來你肯定还要采取一系列的动作,你还是直接告诉我们接下來我们要做什么吧。”

    胡天宇也点点头说道:“是啊,刘书记,这一次我算是服了你了,你就直接吩咐吧,这一次我们两人把棋子做到底。”

    听到两个人的话之后,刘飞淡淡一笑:“二位啊,你们错了,你们并不是棋子,你们和我一样,你们也是布局之人,只不过咱们分工不同而已,而且接下來我们要做的事情能否成功,还得看你们的表现。”

    王成林看向刘飞苦笑着说道:“刘书记,能告诉我们你这样布局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吗。”

    刘飞点点头道:“可以,我所有的布局只有一个,那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海明市必须要代表我们华夏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必须要让包括罗曼德集团的那些老外们知道,我们华夏的官员虽然有内斗的传统,但是在外來威胁面前,我们能够枪口一致对外,任何人、任何势力、任何国家胆敢侵犯我们华夏和海明市的利益,那么我们都将会给予他们迎头痛击,让他们赔了夫人又折兵。”

    王成林听刘飞这样说,表情激动起來,握紧拳头说道:“刘书记,你说得好,我们海明市市委班子是一个团结的市委班子,我们是绝对不会向任何外來压力和势力屈服的,我们一定要让罗曼德集团付出血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