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26章 浑水摸鱼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看到叶冲那样夸张的表情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沒有什么,虽然野田欠扁上当了,但是我们接下來的任务还是十分艰巨的,不得不说,罗曼德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所产生的能量绝对是重量级的,而且效果也绝对是不一般的,估计新闻发布会开完之后,王成林和胡天宇就会过來催我对罗曼德集团进行质询了,我们真正的核心任务是在质询这个环节上,只有这个环节我们cāo作好了,才能在对罗曼德集团的这一场战役中取得突破xìng的进展,让罗曼德自己乖乖的走进我们所布设的局面之中。”

    叶冲就是一愣,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全清楚,在对待罗曼德集团这个问題上,刘飞的真实态度到底是什么了,不过此刻他的心中也有些感动,他知道,虽然自己算不上刘飞真正的嫡系,但是刘飞能够把这么重要的消息向自己透露,说明刘飞对自己是比较信任的。

    和刘飞、叶冲这边淡定自如不同,此刻的王成林和胡天宇听到罗曼德集团要举行新闻发布会之后全都显得十分激动,他们知道,既然罗曼德集团敢举办新闻发布会,这就说明罗曼德集团对于他们自己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既然有信心,基本上就说明罗曼德集团來华夏投资建厂的意向还是比较真实和迫切的,而这也打消了他们很多的疑虑,作为海明市的二把手和三把手,两个人都是有着相当高人一等的政治智慧的,在刘飞和网络的诸多攻势之下,两人对于罗曼德集团來华夏到底是來投资还是來圈钱的还是抱有一定戒备之心的,在两人看來,就算是罗曼德集团是來圈钱的,以自己的智慧,是根本不可能上当的,这一点自信两个人还是有的。

    当天下午,罗曼德集团在爱琴岛大酒店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新闻发布会,他们甚至还想要做通海明卫视电视台对这个新闻发布会进行了现场直播,不过当刘飞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直接给电视台打电话,告诉他们不允许承接这种商业xìng质的电视直播,因为电视台是党和zhèng fǔ的喉舌,现在的时机是比较敏感的。

    虽然沒有海明卫视进行现场直播,不过在罗曼德集团重金进行商业企划之下,海明卫视还是通过重点关注的形式对这一次的新闻发布会进行多频次的新闻报道,同时以网络视频直播的方式向外进行直播,再加上各种平面媒体、网络媒体的大力报道之下,罗曼德集团以自信、坦然的心态出现在海明市以及整个华夏人的眼前,他们首先承认了罗曼德集团美国的工厂的确是停工了,但是这种停工是基于订单的短缺,一旦有订单,工厂立刻就能恢复生产,而且还出示了一系列的证据证明他们依然在给工人们发着工资,从而确保工人们可以随时返回岗位进行订单加工,同时,罗曼德集团指出,由于罗曼德集团在美国的业务迟迟无法取得进展,在加上欧洲市场的萎靡,导致罗曼德集团在欧洲市场的业务亏损严重,所以他们才打算在华夏成立新的公司以便于分担风险,赚取利润,因为他们看好华夏和亚洲的市场,随后,罗曼德集团又出示了一系列财务审计报告和技术专利资料,通过那些财务审计报告,罗曼德集团向世人告知,虽然罗曼德集团最近两年的业务都是亏损的,但是罗曼德集团依然属于庞然大物,公司的账面上资金十分充足;通过那些专利技术资料,罗曼德集团告诉众多媒体,罗曼德集团的科研部门一直在进行着各种研究开发,从沒有因为工厂的停产而停止。

    不得不说,真相,在资本的介入和策划之下,在一系列早有预谋的jīng心准备之下,再一次被扭曲了,不管是因为自主的也好,忽悠也罢,在罗曼德集团砸下了将近1000万人民币的推广费用之后,华夏的大小媒体上到处都有人在为罗曼德集团说话,与此同时,网络上的水军也开始铺天盖地的对那些批评罗曼德集团的声音和帖子进行炮轰,从新闻发布会召开到晚上十点左右,短短不到7个小时的时间内,华夏的网络舆论和各种舆论上一片对罗曼德集团的赞颂之声。

    此刻,爱琴岛大酒店的会议室内,罗曼德集团的高管们再次汇聚一堂。

    巴迪斯充满欣赏的看了野田欠扁一眼说道:“好,这一次野田欠扁的意见和想法真的非常出sè,我们的公关部门也相当给力,通过这一次的新闻发布会,我们已经完全掌控了华夏的舆论形势,恐怕现在刘飞和王成林他们肯定都非常头疼吧,哈哈,这一次的反击战我们打的真是太好了,野田啊,你说说,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做,现在是不是到了我们假装离开的时候了。”

    野田欠扁嘿嘿一笑,说道:“非也非也,巴迪斯先生,对于华夏人的心思我们必须要深入琢磨才行,虽然现在我们已经暂时取得了优势地位,但是像刘飞这种人,他们的思想是十分顽固的,我们必须得在取得优势的情况下,再以一种十分委屈的姿态向王成林和胡天宇提出离开,这样一來,刘飞那边的压力就大了,到时候他就不得不对我们罗曼德集团进行妥协,此时正是浑水摸鱼之时,到时候我们只需要按照我们事先制定的计划和胡天宇、王成林进行谈判,便可以缔造出对于我们的大好局势,从而轻松的完成趁火打劫,并及时撤退消息,这才是我们这一次天使之心计划的jīng髓所在,水不混,何以摸鱼,对方内部不产生矛盾,不后院起火,我们又何以进行打劫呢。”

    野田欠扁说完,众人全都使劲的鼓起掌來。

    海明市,市委大院内,刘飞结束了一天辛苦的工作,站起身來稍微运动了一下,这才再次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电脑浏览了一下网上的新闻和各大电视媒体的报道,看完之后,刘飞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摇头叹息道:“哎,现在有些华夏人啊,有nǎi便是娘啊,为了金钱,把什么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个人尊严全都抛之脑后了,有些人身为国家供养的研究人员,可以把转基因大米给自己国家的儿童吃让外国人获得技术数据,有些人可以配合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为美国人摇旗呐喊,批评国内这做的不多,那做的不对,都他妈的为了钱啊,为了钱,有些王八蛋们可以数典忘祖,为了钱,他们连自己的祖国都可以出卖啊,哎。”

    刘飞长叹一声,点燃一根烟,心情显得有些沉重。

    又浏览了一会网页之后,刘飞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先给杜洪波打了一根电话,让他通知罗曼德集团的人,明天上午來海明市市委会议室,准备参加海明市举报的质询会议,随后,刘飞又分别给王成林、胡天宇和叶冲打了一根电话,告诉他们明天上午10点钟,准备参加针对罗曼德集团的质询会议,会议结束之后,一切都可以正常进行了。

    接到刘飞的通知,胡天宇和王成林全都是一愣,他们沒有想到,刘飞一直沒有表态到底什么时候召开质询会议,却突然在晚上通知明天要举行质询会议,这让两人全都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刘飞会突然提出要在明天举办这个质询会议,因为他们两个人都非常清楚,明天早晨的时候,恐怕罗曼德集团的在华夏的声望将会达到顶点,不过既然刘飞已经通知了,他们自然乐观其成。

    然而,就在王成林接到刘飞的通知之后不到半个小时,正正办公室准备收拾东西回家睡觉的王成林突然接到电话,有眼线告诉他,爱琴岛大酒店突然住进了好几个來自其他省份的高官,这些人并沒有和海明市打招呼,住进了酒店之后便纷纷和罗曼德集团的高管们进行了接触,甚至有一个省份的人居然邀请到了罗曼德集团的高管一同进行宵夜,得到这个消息,王成林的心情立刻也沉重起來,他非常清楚,罗曼德集团到现在为止虽然沒有说什么,但是很显然他们对于海明市方面的态度非常不满意了,而罗曼德集团和其他省份在海明市进行接触,明显是有心想要离开海明市了,这让王成林心急如焚,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再次拨通了刘飞的电话,把爱琴岛大酒店那边的情况跟刘飞说了一下,希望刘飞在明天的质询会议上能够本着海明市的大局,不要做出太过于让罗曼德集团愤怒的事情出來。

    刘飞听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说道:“王成林同志,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心中有数。”

    挂断电话之后,王成林的眉头紧紧皱了起來,他听得出來,刘飞这明显是在应付自己,现在,他真的为明天的质询会议担心起來,他现在有些想不明白刘飞到底想要做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