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25章 空城计

www.wuailogo.com 官途     野田欠扁沉思了好半天,这才沉声说道:“我看刘飞这小子肯定在玩yīn谋,你们想想看,刘飞一方面在常委会上责令海明市方面的人不要和我们进行接触,一方面成立了质询小组却不采取行动,很显然,他们这是在等待时机啊?那么到底什么样的时机才是最好的时机呢?刘飞又到底在等待什么呢?而且从我们得到的消息來看,刘飞似乎根本就不担心我们会去和其他省份去进行谈判,他为什么这么有把握呢?刘飞有把握的背后,到底又握有什么底牌呢?”

    野田欠扁说完,众人再次陷入沉思之中。百度搜索:看小说.巴迪斯更是眉头紧皱,沉默不语。

    过了足足有五六分钟的时间,巴迪斯这才抬起头來看向野田欠扁说道:“野田,你们rì本人玩弄yīn谋是最顶级的水平,你既然能够提出这么多疑问,想必你心中应该有数吧?”

    野田欠扁苦笑着说道:“巴迪斯总裁,这你可是抬举我了,我只是提出了一些质疑而已,但是并不是全部的质疑我自己都弄明白了,不过呢,我认为我们也沒有必要完全把自己局限于这些疑问之中,那样的话我们反而会让自己陷入困恼之中,在眼前这种形势之下,我认为我们必须采取积极主动的姿态才行,我们要先发制人。”

    巴迪斯一愣:“哦?先发制人?如何cāo作?”

    野田欠扁笑着说道:“这个很简单,既然海明市常委会之所以召开是因为网络上所爆料的那些信息所导致的,那么我们只需要在海明市召集各大媒体,举行一场新闻发布会,对于网络上所爆料的那些信息给出明确的解释,所有的那些舆论也就自然烟消云散了,这一方面可以说明我们心胸坦荡,另外一方面,还可以加大其他省份的竞争力度,从而给海明市带來更大的压力,至于刘飞说他有把握把我们留在海明市,那我们就如他所愿,我们一定要留下來,这样一來,不管刘飞到底有什么后手,他都无法施展出來。”

    巴迪斯皱着眉头说道:“野田,既然刘飞说他有把握把我们留下來,我们为什么假装离开这里來逼出刘飞的底牌呢?”

    野田欠扁苦笑着说道:“巴迪斯总裁,您可能对刘飞这个人并不了解,他这个人啊,相当yīn险狡诈,基本上从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他既然说有把握可以把我们留下來,那么他肯定能够把我们留下來,而且根据我对刘飞的深入研究,很多时候一旦他的底牌用出來之后,不达到最佳的目的绝对不会罢休的,而他之所以故意在常委会上这样说,很有可能就是在故意放出这种信息,用激将法刺激我们离开,而一旦我们假装要离开,刘飞不仅可能会想办法插手我们罗曼德集团的事情,甚至很有可能会因为我们的离开而把责任推到王成林和胡天宇头上,到那个时候,如果我们再次回來的话,很有可能就要面对刘飞本人进行谈判了,我想大家都知道,刘飞此人最擅长的就是谈判,很少有外国人能够从他手中拿到便宜。所以我认为这一次我们不妨反其道而行之,他想刺激我们假装离开我们偏偏不离开,看他还能在玩出什么花样來,这样一來,我们以逸待劳岂不更容易掌握主动权?”

    野田欠扁说完,巴迪斯略微沉吟了一下,轻轻点点头说道:“嗯,这个办法倒是不错,可行,那好,兰多夫,你立刻和集团公共部门联系一下,就说今天下午3点半举行新闻发布会,回应华夏网络媒体对我们罗曼德集团的关切。这一次要把形势造的很大,要把所有能够请到的媒体都给请过來,我们要让我们的声音传遍华夏大地。哼哼,这一次,我们要是不在海明市榨出一些油水來,我们实在对不起刘飞对我们如此苦心孤诣的关照了。”

    兰多夫使劲的点点头,十分兴奋的离开了。

    刘飞办公室内。

    叶冲坐在刘飞对面,脸上露出一丝担忧之sè说道:“刘书记,今天常委会上的形势有些不太对手啊,肖建辉他们的做法很是诡异,而且你说你有把握确保罗曼德集团不会离开海明市,我怎么感觉你的话有点悬呢?你真的有把握吗?”

    听到叶冲这样问,刘飞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老叶啊,对于肖建辉的想法,我倒是可以猜到一二,首先,肖建辉作为老jǐng察,他的嗅觉还是非常灵敏的,虽然罗曼德集团的表现可以说是沒有任何破绽,但是他肯定能够感觉到一丝异样的气息,作为一名市委常委,虽然我们之间经常意见不一,但是他本身还是比较具有大局观的,他不希望海明市出现危机。所以选择弃权,此为其一;其二,就算罗曼德集团沒有任何问題,如果胡天宇和王成林真的能够和罗曼德集团谈成了,对他也沒有任何好处,有政绩也全都是王成林和胡天宇的,而两人很有可能借此站稳脚跟,对他不利,支持他们反而容易动摇他的根本,但是他又不愿意得罪两人,所以他选择弃权。至于你所问的我有沒有把握把罗曼德集团留下來,其实说实在的,我手中沒有任何底牌可以把罗曼德集团留下來。”

    “啊?你手中沒有任何底牌?那你为什么要在常委会上那样说?这罗曼德集团万一要是真的走了,你的责任可就大了。事情可就麻烦了。到时候,王成林和胡天宇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叶冲急的一下子站起身來,目光中充满了焦虑之sè。现在的叶冲对于刘飞能否坐稳这个书记的位置还是比较关心的,因为他现在已经绑在了刘飞的这辆战车上了,刘飞走得越稳、越远对他越好。因为自己现在向刘飞靠拢,不仅仅会向刘飞示好,而且还得到了曾家的支持,一旦刘飞走得越远,自己很有可能得到曾家和刘飞的双料支持,这对他來说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结果。而他心中的很多宏伟蓝图也可以借着两大势力的支持得以施展,更好的为老百姓造福。

    看到叶冲这一次真的有些着急了,刘飞冲在叶冲笑着摆摆手说道:“老叶啊,别着急,坐下坐下,你听我把话说完,我的的确确沒有任何底牌可以把罗曼德集团留下來,但是呢,对于罗曼德集团的几位高管的xìng格,我却研究得比较透彻,尤其是对于巴迪斯和野田欠扁,我收集了很多有关他们的资料,巴迪斯此人是有大智慧的人,身为亚洲区总裁,他更多的只是负责大战略方向的制定,而具体的cāo作他更多的则是依仗各个地区的总裁,在华夏,他更多的则是依仗华夏区总裁野田欠扁,而且野田欠扁此人是一个华夏通,对于我们华夏人研究得非常透彻,所以,很多时候,在涉及到有关我们华夏的事情上,野田欠扁的意见占据绝对主流位置。而野田欠扁这个人呢,以前曾经在我们华夏给另外一家跨国公司当区域总裁,是一个相当自负、自傲之人,他自认为自己研究透了我们华夏人的xìng格,甚至自认为自己研究透了我们华夏的官场文化,所以之前他在我们华夏区域的业绩相当惊人,也有过相当多的成功案例。我仔细研究了他的一些案例,发现此人做事非常谨慎,甚至谨慎到了多疑的程度,之前很多案例他都是靠着这种谨慎避开了诸多风险取得了惊人的成就。这是他的优点,但也是他的缺点,我之所以要在常委会上说我有把握保证罗曼德集团不会离开我们海明市,就是故意通过某些人的嘴传递给他的,他知道我这样说以后肯定会怀疑我使用激将法刺激他们罗曼德集团离开,而且他肯定也深入研究过我的履历,知道我从來不打无把握之仗,如此一來,他怕我真的有什么底牌用來遏制他们罗曼德集团的离开,所以,他最终必定选择不离开,而是留在海明市和我们打对台戏。”

    听刘飞这样说,叶冲当时惊得瞪大了双眼,心脏砰砰砰的剧烈跳动着,良久之后才说道:“刘书记,你……玩的是一招空城计?”

    刘飞苦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啊,就是空城计,对待像野田欠扁这样和司马懿一样谨慎而又多疑的人,也唯有空城计有可能见到一些效果。”

    叶冲苦笑着说道:“刘书记,那野田欠扁要是不上当呢?那你如何收场啊?”

    刘飞耸耸肩:“那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车到山前必有路。”

    叶冲彻底无语了。

    就在这个时候,林海峰走了进來,对刘飞说道:“刘书记,叶书记,刚刚收到最新消息,罗曼德集团准备今天下午在我们海明市举行新闻发布会,解释有关网络上对罗曼德集团的质疑。”

    听到这个消息,叶冲看向刘飞的眼睛再次瞪得大大的,随后苦笑着说道:“刘书记,你真牛,野田欠扁还真上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