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19章 刘飞设好陷阱

www.wuailogo.com 官途     巴迪斯和野田欠扁上了一辆车,其他三人上了另外一辆车。

    上车之后,海明市方面几辆车在前,巴迪斯他们的汽车在后,一行车队缓缓向着海明市市zhèng fǔ方向驶去。

    巴迪斯和野田欠扁的汽车上,野田欠扁笑着说道:“巴迪斯先生,不知道你注意到沒有,海明市方面这一次派出的两位领导很有意思啊。”

    巴迪斯点点头说道:“是啊,王成林是市长,代表市zhèng fǔ这边,而胡天宇代表的却是市委,他们两个在海明市市委常委里面的排名也是第二和第三,但是考虑到胡天宇代表的却是市委这边,在接待我们的这件事情上,很显然两个人是处于平等的位置上啊。而且根据我的观察,这个胡天宇似乎并不甘心在和我们罗曼德集团合作的这件事情上处于配合王成林的地位啊,这应该就是华夏人经常所说的摘桃子吧?胡天宇看到王成林把我们邀请过來了,合作谈判的机会來了,所以就想要和王成林进行争功了?”

    野田轻轻点点头说道:“巴迪斯先生,你说得沒错,在我看來,胡天宇应该也是这个意思,本來我还担心如果我们一直和王成林进行谈判,即便是谈得非常好的话,到时候也会因为刘飞那边的意见而导致我们和海明市方面的合作流产,但是现在有王成林加入进來,对我们來说反而充满了更多的机会。”

    巴迪斯一笑,问道:“为什么这样说呢?两个人都要和我们谈,我们怎么选择?这不是很麻烦的一件事吗?”

    野田哈哈大笑道:“麻烦?当然麻烦,但是对我们來说却代表着更多的机会。巴迪斯先生,你想想看,既然他们两个都要和我们谈,而且一个代表的是市委,一个代表的是市zhèng fǔ,这说明不管是市委刘飞那边也好,市zhèng fǔ王成林这边也好,他们似乎都希望更多的分一杯羹啊,这样一來,我们只需要在王成林和胡天宇之间不断的进行平衡,挑拨离间,利用他们两个人想要争功的心理,不断的向他们施加心理压力,他们两个人为了更多的和我们谈判合作的机会,肯定会相互拆台,竞相提高谈判筹码的,就算他们不这样做,通过和他们两个人进行分别谈判,我们肯定能够掌握更多的海明市的谈判底线,为我们争取更多的利益和主动权。”

    巴迪斯听野田欠扁这样说,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嗯,你说得沒错,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说道这里,巴迪斯皱着眉头说道:“野田欠扁啊,你说为什么刘飞这一次沒有亲自來迎接我们呢?按理说像我们罗德曼集团这样大的项目,刘飞沒有理由不亲自出面啊?”

    野田欠扁笑着说道:“根据我的分析,刘飞这样做可能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因为刘飞对于我们罗德曼集团的诚意存在怀疑,毕竟刘飞通过徐广耀知道了我们的工厂处于停工状态所以心有疑虑,另外一方面,他很有可能是想要作为最终拍板的人出现,从而压低之前王成林和胡天宇谈判的筹码,这一招是华夏人最喜欢玩的一招。不过巴迪斯先生,对于刘飞的这两招我们不必担心,他刘飞有他的张良计,我们有我们的过墙梯。这一次,我一定要为我们野田家族上一次败在刘飞手中的事情而复仇,我要让刘飞知道,我们rì本人不是那么好惹的,凡是侵犯了我们利益的人,我们一定会千倍百倍的拿回來的。”

    海明市市委。

    刘飞坐在办公室内,听林海峰把机场接机时发生的详情汇报了一遍,听完之后,刘飞笑着说道:“好啊,好一个胡天宇啊,果然准备和王成林进行明争暗抢啊,看來王成林有的头疼了。至于罗曼德集团的高管们,这一次看來动作也非常谨慎啊,嘿嘿,居然自己携带司机,很显然,他们这是为了方便沟通,随时弥补漏洞啊。”说道这里,刘飞笑着看向林海峰说道:“海峰啊,你记住,在官场之上混,越是这种关键时刻,越要注意对手在细节方面的表现,不要认为自己把握了宏观方向就忽视了细节方向,很多时候,决定胜败的关键一环也许就在细节问題上。”

    林海峰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的老板这一次又点拨了自己一次,这种机会是非常难得的,而他从这些细节方向也可以看得出來,老板刘飞对于自己是在悉心的栽培着。到了林海峰这种份上,感激的话已经不需要在说出來,而是需要用行动來践行刘飞对自己的栽培之情。

    稍微犹豫了一下,林海峰还是问道:“老板,如果王市长和胡书记这样内斗下去的话,岂不是会让罗曼德集团的人从中渔利,这不符合我们海明市的利益啊,您为什么不阻止他们呢?”

    刘飞满意的看了林海峰一眼,如果林海峰要是不问这个问題的话,刘飞对林海峰肯定会有想法的,毕竟作为自己的秘书,如果只是一个拎包倒茶的角sè,那么谁都可以担任的,但是一个真正合格的秘书,必须要有敢于直谏的魄力和勇气,但是光有魄力和勇气还不够,必须要懂得审时度势,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该说,否则的话要是让老板下不來台,那就等着被撤换吧。林海峰敢于在这个时候提出自己的疑问,说明他对于海明市的局势还有比较有大局观的。这才是刘飞最为欣赏的地方。刘飞笑着说道:“海峰啊,我问你,如果一个人的思想已经彻底固化了,但是你还想要做他们的工作,你应该怎么做?是直接上去说服他们还是怎么办?”

    林海峰皱着眉头说道:“如果对方的思想已经固化了的话,直接上去说肯定是沒有用的,必须要循序渐进才行。”想到这里,林海峰突然眼前一亮,说道:“老板,您的意思是说王市长和胡书记他们的思想已经固化了吗?”

    刘飞点点头说道:“呵呵,他们虽然思想沒有达到固化那样顽固的程度,但是在罗曼德集团的这个项目中,他们已经十分坚定的认为拿下这个项目肯定能够给他们带來诸多的好处,或者是认为拿下这个项目能够给海明市带來好处,但是根据我手头所掌握的材料我可以断定,罗曼德集团绝对是存在问題的,但是我又沒有充足的证据去说服他们去放手,甚至如果我要是尝试去说服他们的话,很有可能会打草惊蛇,惊动罗德曼集团,让他们离开海明市去危害别的地区,这是我不想看到也绝对不能容忍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要徐徐图之。首先,我必须要利用王成林与胡天宇之间的矛盾,逐渐的把罗曼德集团带到我们海明市的纵深区域,把罗德曼集团深深的吸引和固化在我们海明市这个区域内,因为我相信,只要是有头脑的人看到胡天宇和王成林之间的矛盾,肯定会想办法利用这种矛盾的,尤其是在罗曼德集团的阵营之中还有一个rì本人野田欠扁的存在,对于野田欠扁的资料我也稍微掌握了一些,知道他是属于野田家族的人,而之前野田家族曾经在我的手中吃过很大的亏,以rì本人的xìng格,他们肯定会想法设法对我进行报复的。而眼前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而野田作为一个rì本人,他的骨子里就充满了想要征服我们华夏人的梦想,而且rì本人和外国人他们都有一种思维定势,他们认为我们华夏人最失败的一点就是太喜欢内斗了,甚至有些时候根本部分时间和场合,为了自己的利益华夏人就会内斗。所以,当他们看到王成林与胡天宇之间存在的矛盾的时候,肯定会想办法挑拨离间然后从中渔利的。而这正好是我提早在他们到來之前就率先挑动王成林和胡天宇之间进行斗争的原因。我这是故意的,就是希望通过王成林和胡天宇的本sè演出,带给罗曼德集团那些人一个十分真实的感觉,从而让他们顺着这个思路继续走下去。”

    林海峰听刘飞说道这里,大脑飞快的转动起來,但是想了半天,却依然想不明白,刘飞接下來会怎么做,因为在他的角度來看,一旦王成林和胡天宇被罗曼德集团的人利用并且从中渔利之后,刘飞这边很难在破局了。所以想了一会之后,林海峰苦笑着说道:“老板,我想不明白您接下來的会怎么cāo作?”

    刘飞笑着说道:“这样吧,我提示你一下,接下來我会采用三十六计中的打草惊蛇之计來展开cāo作,不过你记住,打草惊蛇之计只是我接下來一系列cāo作中的其中一环而已,如果要想真正的走向成功,接下來还必须要有三十六计中一系列的计谋來配合才行,因为局势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你根本不知道接下來对手会怎么出招,但是你却可以提前模拟出对手的诸多可能出招的角度,并提前做好应对和预案,只有这样你才可能从容应对,剩下的我就不多说了,你自己根据今后局势的变化以及我如何出招好好的琢磨琢磨吧,这一次我感觉我自己有可能再次有所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