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15章 玩平衡

www.wuailogo.com 官途     确定了采取借刀杀人,隔岸观火之计來在罗曼德集团的项目上做文章之后,刘飞并沒有亲自去cāo作什么,而是顺其自然,让王成林和胡天宇他们两个人zì yóu去发挥。

    不得不说,刘飞的这一招效果是非常明显的,随着一天天的时间过去,罗曼德集团到海明市访问的时间越來越近,王成林与胡天宇之间的关系却变得越來越紧张,越來越微妙了,直到此刻,王成林和胡天宇都彻底搞弄明白了刘飞此举的深刻含义,虽然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都试图努力的配合着想要本本分分的把这个事情做好,但是,要知道,实际上真正在下面进行cāo作的大部分人都是两个人的嫡系下属,都是一些中层和基层的官员们,很多细节xìng的工作都是由这些人來进行的,而人,往往都是有私心的,谁不知道罗曼德集团的项目是一个超大型的项目,谁不希望在这个项目中尽可能的发挥出自己的作用出來,谁不希望在这个项目中尽可能的分得一点政绩,正是因为如此,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在王成林与和胡天宇这里控制的很好,两个人还算是比较理智的,都知道只要自己稍微一不小心就中了刘飞的挑拨离间、隔岸观火之计,但是随着罗曼德集团考察rì子的临近,越來越多的矛盾开始集中爆发出來了。

    一开始是王成林的那些嫡系人马在使劲的把胡天宇的那些人想法设法的往核心区域进行排挤,但是随着rì期的临近,胡天宇的那些人看到无法挤入核区域之内,心中越发焦躁和不平衡起來,沒有办法,谁让他们市委这边只是负责配合工作的呢。

    但是人xìng有些时候是非常自私的,面对着罗曼德集团这样诱人的蛋糕谁不想使劲的咬一口下來啊,就是那些沒有机会的人都还打破头的往里面挤呢,更何况他们本身就已经卡住位置之人呢,于是,在这种心思主导之下,很多人开始充分发挥自己职位上和人脉上的优势,纷纷使劲的往里面挤,想要把自己的一些主要想法实施出來,以便于将來多分一些政绩,于是,双方之间的明争暗斗开始升级。

    而一开始的时候,王成林和胡天宇对于此事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嫡系人马吃亏,所以双方对于手下们的行为并沒有严加约束,但是随着时间和进度的推荐,双方手下的动作越來越大,以至于到后來双方争得眼红了,都开始使出各种各样yīn险的手段出來,今天这个家伙因为某些原因被纪委叫去谈话了,明天这个家伙又被人给举报了,类似的时间层出不穷,局势一下子有些失控了,而这个时候,王成林和胡天宇两个人自然全都接受到了手下十分愤怒的控诉,纷纷指责对方的人员不遵守潜规则,暗中下黑手黑人,但是这种事情又怎么是一下子两下子就分得清楚的呢,更何距离罗曼德集团前來考察的时间也越來越近了,这个时候,谁也不敢让自己手下的人寒心,于是,两人嫡系手下之间的较量开始升级为两个人之间的明争暗斗,虽然两个人都是懂得顾全大局之人,依然稳稳的控制着大局,以避免局势失控,但是随着两个人一招一式的你來我往,也全都打出了真火,王成林对于胡天宇全面插手罗曼德集团这件事情表达了强烈不满的意见,他认为胡天宇的插手已经开始威胁到自己在这件事情的主导地位,他认为长此以往下去,就算这个项目真的成功了,也有可能被胡天宇分去很多的政绩,但是要知道,刘飞一开始让胡天宇过來的目的非常明显,是让他配合自己來cāo作的,但是胡天宇却越轨了。

    而此刻的胡天宇心中的愤怒并不比王成林少,在手下们不断的以弱者的姿态表达了自己被排挤、被欺负的情况之后,胡天宇也意识到,王成林在这个项目上的防守实在是太严密了,几乎沒有给自己嫡系人马们多少cāo作的空间,自己的手下们几乎连打杂的都算不上,这样一來,胡天宇彻底愤怒了,一开始就以雷霆手段迅速整饬了几个王成林手下的干部,把自己的人马塞了进去,他的人马一进去之后,立刻开始大幅度的抢班夺权,争取控制权,并在一定程度上站稳了脚跟,这样一來,王成林自然不干了,于是他立刻还击,拿回了一部分主导权,胡天宇看到王成林不断压缩自己的空间,彻底愤怒了,他最终清醒的认识到,在罗曼德集团这个项目上,自己要想不被边缘化,必须要尽可能的争取到更多的主导权,只有拿到更多的主导权,才会尽可能的在自己与王成林之间的长久较量中占得先机,为了尽可能的让自己争取到的利益合理化,胡天宇一开始的时候不断的去找刘飞诉苦并且寻求刘飞的支持。

    一开始的时候,刘飞对胡天宇的诉苦是表示同情的,虽然刘飞并沒有在明面上支持胡天宇,但是在暗中依然采取了一些小的手段,配合胡天宇去和王成林抢夺主导权,王成林一看这种情况,立刻意识到了刘飞作为市委书记和局外人的重要xìng,无奈之下,他也只能跑过來找刘飞诉苦,希望刘飞能够遏制一下胡天宇,既然王成林跑來了,刘飞自然不能让王成林白來,所以在安慰了王成林几句之后,又给王成林这边暗中添加了一些筹码,王成林满意了,胡天宇自然不满了,再次跑刘飞这边诉苦。

    于是,在这几天的时间内,王成林和胡天宇两人几乎每天都会往刘飞办公室跑一回前來汇报工作,以防止自己吃亏。

    一开始的时候刘飞是真的出手帮助王成林或者胡天宇,但是后來,刘飞就已经不再出手了,而是开始和稀泥了,因为刘飞必须要掌控王成林和胡天宇在这个事情中的矛盾程度,以避免他本身对于这件事情失去控制,在刘飞的这种刺激与调和之下,王成林和胡天宇的这两个小团队在不断的整合、斗争中逐渐成为一体两心的团队,而胡天宇虽然依然处于配合王成林的地位,但是胡天宇却已经在刘飞的支持下,站稳了脚跟。

    到此时,两个人之间虽然暗斗不断,但是随着罗曼德集团考察rì期的临近,全都渐渐的稳住了手脚,控制着出手的动作幅度,让海明市看起來一副风平浪静的模样。

    夜晚,刘飞家中。

    诸葛丰和刘飞面对面的坐在茶几前。

    诸葛丰笑着说道:“老大,不得不说,最近几天來你们海明市的政坛真是jīng彩纷呈啊,真沒有想到,王成林和胡天宇他们两个人竟然手腕都那么高明,可以把政治斗争玩得如此具有艺术xìng,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刘飞笑着说道:“他们两个人好歹也都是宦海沉浮几十年的jīng英级人物了,政治手腕怎么可能不高明呢,否则的话早被别人给挤下去了,还轮得到他们跑到海明市來一展拳脚。”

    诸葛丰笑着点点头道:“嗯,这倒是沒错,官场沉浮之路也是大浪淘沙的过程啊,只有底蕴深厚、具有真才实学的jīng英能留下來,走上更高的位置,不过老大啊,你最近的表现更是让我钦佩不已,我真沒有想到,你这一次竟然能够在王成林和胡天宇之间玩起了平衡,而且玩得如此游刃有余,弄得两个人想发火却沒办法发,不得不按照你所设定的思路和方向去前进,我想现在他们两个虽然全都安静了下來,但是等罗曼德集团到來之后,肯定还会有新一轮的暗战的,我甚至怀疑,胡天宇有心想要抢走王成林的主导位置,自己取而代之,这该不是你最希望看到的事情吧。”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从我的言语和行动來说,我并沒有给胡天宇任何的暗示,说他可以取代王成林的主导位置,但是从情理和理智上來说,胡天宇必定会走出这一步,因为在这个时候,我并沒有加入到这个罗曼德集团的竞争中去,所以他们两个人都有了相当大的cāo作空间,都希望自己能够主导这个项目,最为有意思的是,这个项目的成功与否,对于他们两个人的未來晋升之路來说,都有十分关键,他们谁也不希望在这个项目中的表现让高层看不起,尤其是胡天宇,虽然他后发制人,但正因为如此,他的表现将会更加的激进,而且此人比起王成林來,更加擅长谋略,所以王成林和他之间到底谁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不过王成林的优势还是非常明显的,接下來我们要看的就是等罗曼德集团到來之后,胡天宇会不会有让人惊艳的表现了。

    看到刘飞说得如此风轻云淡,诸葛丰心中不由得暗暗感叹,自己的这位老大进入官场历练20年竟然达到了如此程度,就连他自己这样高傲的自诩智谋过人的人都不得不佩服刘飞啊,想到这里,诸葛丰突然沉声问道:“老大,现在你这样隔岸观火,难道就不怕王成林与胡天宇之间的斗争出现失控的局面,到时候绝对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