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11章 陷阱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说完之后,魏秋华立刻沉声说道:“刘书记,我也非常同意之前叶冲同志的意见,另外,我认为,就今年來说,按照相关程序,各地今年的预算已经通过了,甚至钱都意见下发下去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一些不合理的支出项目,就可以一如既往地花掉,如果,有些地方三公经费的目标是零增长,那是否意味着要一如既往地公款吃喝,不合理的预算就应该及时得到调整,所以,我认为对于今年我们海明市各个部门和各个地区的三公经费也应该加大监督的力度,以防止出现我们上面口号喊得特别响亮,下面的人表面上也是热烈响应,实际上呢,却是光打雷不下雨,面对这种情况,我认为有一个好的办法可以采用,那就是在报销的这个环节加以控制,因为不管什么花样的公款吃喝,三公消费,最终都要落到报销这一环,而现在,我们海明市的公款吃喝的费用报销太容易了,rì前,一些代表委员建议,打击公款吃喝风应尽快制度化,通过改*革公共财政预算体制、完善财务报销制度、完善公费支出公示公开制度等方面,來编织制度的笼子,关住随意出界进行舌尖上**的权力,有新闻媒体就曾经暴露,舌尖上的**屡禁不绝,最近又有了新的花样,不久前,上面提出了八项规定,发出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的号召,让公款吃喝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得到遏制,不过呢,我们海明市有一些地方阳奉yīn违,暗渡陈仓,把吃喝的阵地转到了隐蔽的私人会所和私家菜馆,这种行为恐怕纪委叶书记那边肯定也非常头疼吧。”

    说道这里,魏秋华看向叶冲。

    叶冲苦笑着说道:“是啊,上有对策下有政策啊,我们纪委虽然一直都在想尽办法去遏制这股风气,但是依然面临各种困难啊。”

    魏秋华点点头说道:“是啊,这是一种顽疾,但是呢,也并不是不可治愈,关键看有沒有决心,在我看來,公款吃喝不管躲到哪里,不管以怎样的名目,到最后都还是要拿出**进行报销的,财务制度是堵住公款吃喝的一道最重要关口,比起一些企业,现在我们海明市的一些zhèng fǔ部门机构和事业单位在财政预算上太过粗糙,对公共财政使用的审计不力,公款接待缺乏合理的标准,吃喝之后掏出一张**,轻易就得以报销,反观世界上很多治理公款吃喝取得良好成效的国家,他们在报销方面极其严格,比如,俄罗斯zhèng fǔ部门的财务制度卡得很严,请人吃饭报销要经过五步手续,至少三个领导签字才能顺利报销,整个过程耗时数个月,而且,对**信息要求也非常详尽严密,吃了哪些菜,请客效果如何,都得说清楚,经过我的研究,我有一个提议,那就是以后不管任何部门的人在三公消费的**上,不仅要写单位抬头,还应注明开票人身份姓名,这样不仅可以遏制用假**和非实报实销的情况,还可以为纪委或者审计部门核查提供方便。”

    听到魏秋华的这番话,刘飞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心中暗道:“看來这曹家之人也是很有才华与能力的啊,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直点死穴啊,这个办法还真是可以采用的。”

    随后,其他众人也全都对加强整顿三公消费这个问題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虽然语言组织顺序不一致,不过大多都是对前面几个人的说法表示支持,并沒有什么新的意见提出來,从众人的表态中刘飞可以看得出來,有些人虽然表面上看是赞同的,但是那只不过是大势所趋而已,但是实际上呢,这些人还是有自己的小算盘的,不过让刘飞毕竟欣慰的是,在场很多常委对于三公消费过度超支的问題还是认识非常深刻的,也都是发自心底里表示支持,这让刘飞在对海明市三公消费的整顿问題上底气更足了。

    不过杜洪波一直沒有表态,这让刘飞有些意外,他目光落在肖建辉的脸上,沉声说道:“肖建辉同志,不知道在这个问題上你有什么意见,“杜洪波沉声说道:“刘书记,我的意见可能比较激进,大家姑且听之,我们大家都清楚三公消费存在的诸多问題,而且治理公款吃喝以及公务接待奢侈浪费问題每每事倍功半,为什么呢,在这个问題上,大家也都有各自的见解,这很好,在大家的意见之外,我在补充一些,我认为目前我们的治理效果不大主要原因是治理手段一直停留在技术层面,比如只有对接待标准、消费地点等方面的限制规定,而这种规定本來就不好落实,更不好监督,毕竟谁都害怕得罪人,谁又都希望享受三公消费这种福利待遇,但是呢,我们必须要注意到,公众舆论一直呼吁坚决取消包括公款吃喝在内的公款招待,认为公款吃喝与工作效果、效率之间不存在必然联系,我们是不是可以做这样一个假设,如果我们海明市各地各单位都沒有了公款招待,大家都在一个水平线上,是不是就不存在沒有吃喝会影响沟通与工作的问題,公务接待之所以衍生为大吃大喝,标准档次越來越高,除了我们有些官员的胃口越來越高,越來越攀比、讲排场也是一大原因,为了让上级满意,或讨好上级领导,抑或为了在客人面前撑足面子,自然去追求沒有最好,只有更好,如此,对技术层面的治理,只一个下有对策便足以瓦解,而只有釜底抽薪,彻底取消公务招待费的概念,问題才可能彻底解决,据我所知,在很多国家,例如印度,公务人员从不知公务招待费何物,而我们这里的所谓工作需要,很多时候是借口、伪命題,那么,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赶快结束那种只有消费沒有效率,反而严重影响效率、助长公务**、招致民怨沸腾的公务招待和大吃大喝,将其去概念化,当然,如果我们能够将公务零接待要变成各部门的rì常行为,而不是一阵风,注定需要很多努力,除了对机关财务账目严格监督,对违纪者依法处罚,还应当创造条件让媒体和公众监督,把公款吃喝的权力关进社会监督的笼子,刘书记,您看我的这个意见如何。”

    等杜洪波说完之后,刘飞彻底被震撼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杜洪波竟然说出了这样一种意见出來,说实在的,刘飞对于杜洪波的意见从心底里还是非常赞成的,但是,作为一名成熟的市委书记,刘飞自然非常清楚,做任何事情都是过犹不及,任何事情都不能一蹴而就,三公消费过度超支的问題虽然很严重,需要治理,但是必须得有节奏、有章法的治理,如果真的要是按照杜洪波的这个意见直接将海明市各个部门的三公消费直接砍掉的话,恐怕海明市的局势将会直接乱了,将会超出自己的掌控,虽然刘飞时刻都不忘以人民利益为先,但是他并不是一个完全的理想主义者,对于很多现象,刘飞心中也清楚,冰冻三尺非一rì之寒,急功近利弄不好就会刚而易折,所以,杜洪波的意见是出sè的,但是却不能按照他的意见去做,而罗天强的意见也不可取,如果只是三公预算不增加就算是治理了,那就更有问題了,想到这里,刘飞突然眉头一皱,为何肖建辉、杜洪波、罗天强这三者的意见今天如此不一致呢,肖建辉对于叶冲的意见是表示支持的,而罗天强相当于反对,杜洪波则是更加激进,何以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一瞬间,刘飞的大脑开始飞快的转动起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时,杜洪波似乎看出了刘飞的犹豫,笑着说道:“怎么,刘书记,难道我的意见有问題吗。”

    杜洪波开始像刘飞发起进攻了,他不想给刘飞太多的思考时间。

    刘飞看着这位突然之间变得十分犀利的市委秘书长,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杜洪波同志,你的意见的确是好的,但是现在完全按照你的意见去做的条件还不成熟,而且之前叶冲同志的意见已经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所以我看我们就先按照叶冲同志的意见去做吧,不过呢,在这里我也说一下我的意见,我们不仅要治理三公消费的问題,更要大力整顿我们海明市一些手中有实权的官员通过三公消费这个环节,跟那些商人相互勾结,谋取私利,对于这样的行为我们必须要发现一起,处理一起,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大家散会之后把常委会上的意见好好传达一下,散会吧。”

    说完,刘飞站起身來向外走去。

    看着刘飞离去的背影,杜洪波、肖建辉和罗天强对视一眼,脸上全都露出苦笑之sè,尤其是肖建辉,看向刘飞的目光更是十分深沉,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一次三公消费问題上,自己根据刘飞的xìng格给他设计了一个大大的圈套,但是刘飞这样一个嫉恶如仇的人竟然沒有往里面钻,难道刘飞发现什么了吗。

    此刻,刘飞一边往自己办公室走,一边还在思考着肖建辉、罗天强、杜洪波三人意见不一致的问題,他总是感觉这里面似乎隐藏着一些自己短时间内想不明白的东西,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