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07章 刘王冲突

www.wuailogo.com 官途     王成林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仅仅是说到了第二个注意事项便将自己摆在了十分尴尬的位置上,作为一名海明市的执政者,他非常清楚要想获得这个项目最少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毕竟这样的项目哪个省都不想放过,其竞争之惨烈是一帮人无法想象的,如何才能打动罗曼德集团,其最关键的便是优惠条件,现在刘飞这第二个注意事项一出,王成林感觉自己都沒有办法去cāo作了。

    王成林怒极反笑,冷冷的看着刘飞说道:“刘书记,那你第三个、第四个注意事项都有什么,不如一次全都说出來吧。”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一共就三个注意事项,前面两个已经说完了,但是呢,有关这第二个注意事项我还得在强调一下,为什么我说项目必须得闲落地才能考虑合作呢,因为现在全世界都在闹经济危机,全世界都缺钱,而美国人为了打击我们华夏和世界的经济,有利于他们的经济,玩起了十分无耻的货币战争手段,大规模印制美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做好两手准备,一是要防止美国人毫无原则印制的那些热钱涌入我们华夏,对我们华夏的利益造成伤害,另外一方面我们必须要防止一些美国商人采取一些非法手段,保证所谓的转移项目的名义,拖我们华夏的良xìng资金下手,导致我们真正需要发展的项目无法发展、导致我们经济发展降速。

    所以我要说,如果他们这一次來华夏只带着项目却沒有带着资金,那么这个项目我们海明市完全沒有太大的必要去做,虽然我们海明市的财政情况不错,但是我们作为执政者,必须时刻从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高度出发,不能去做那些为他人做嫁的事情,当然,如果他们真的要想和我们合作,也不是不可以,他们必须要拿出诚意來,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先把这个项目的所有技术信息以及核心信息先交到我们海明市方面,带到我们华夏方面确认他们的项目确确实实的可以cāo作之后,我们才能允许这个项目落户甚至提供大量资金启动这个项目,但是,他们作为技术入股的一方,可以拥有管理经营权限,但是我们海明市方面必须要拥有控股权限。

    另外,我们海明市方面的管理人员必须占到合作公司的51以上,当然,如果他们这一次來我们华夏是打算资金和项目一起带來的话,那就更沒有问題了,我们海明市高度欢迎,并且会积极的为他们提供各种优惠和便利条件,但是所有优惠和便利条件还是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资金必须要先落地,我们海明市必须要看到整个项目50%的资金进入到我们海明市制定的账户之后,才能正式启动优惠条件的谈判工作,这是给予他们各种优惠包括税收优惠条件的前提,另外,你还必须跟他们讲明,我们海明市不负责为他们的项目提供各种融资担保,他们要想融资可以,自己可以去想办法,但是不要想着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为他们提供融资担保,把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给牵连进去,因为类似的由zhèng fǔ提供融资担保最后项目失败由zhèng fǔ來买单的例子实在太多了,我们海明市绝对不能因为我们的决策失误而让我们海明市的财政、海明市的人民來背上这样的包袱。”

    刘飞说完之后,看着刘飞淡淡一笑:“好了,就这三点,我全都说完了,王市长有什么意见吗。”

    王成林脸sèyīn沉着怒视着刘飞看了足足有30秒钟,而刘飞只是淡淡的微笑着与王成林对视着。

    王成林看到刘飞沒有任何想要收回刚才那番话的意思,气的猛地一拍桌面,站起身來,充满愤怒的说道:“刘书记,我希望您能够明白一件事情,我们这是在谈合作,而不是在选女婿,我们海明市并不是金枝玉叶,更不是什么香饽饽,恰恰相反,罗曼德集团他们才是真正的香饽饽,刘书记,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据我所知,他们这一次來我们华夏寻找商机是带着相当大的诚意來的,他们不仅会带來项目,更带來了资金,所以您所担心的那些风险根本就不存在,您所说的这三个注意事项,纯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如果我真的这样去做了,那么和主动把这个项目推给其他省份沒有什么分别。”说道这里,王成林的情绪更加激动了:“刘书记,我希望您能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项目一旦在我们海明市落成,将会对我们海明市的发展起到相当大的拉动作用,甚至可能会带动一系列产业链的升级与整合,您不是在积极推动物联网的建设吗,这个项目一旦落地,对我们海明市物联网产业技术的升级更是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刘书记,我承认,我可以明确的告诉您,我之所以要大力的留住这个项目并不是因为我想要政绩,我有私心,而是我希望通过这个项目的落地给我们海明市的发展带來新一轮的推动力,让我们海明市的老百姓更加富裕,可是刘书记,您呢,您提出这三个根本无法对罗曼德集团说的所谓的三个注意事项不是纯粹的逼着我把这个项目往别的省份怀里推吗,刘书记,我怀疑您是不是嫉妒我,因为一旦这个项目在我们海明市落成并且成功了,我会获得比您突出的政绩。”此刻的王成林真的被刘飞的三个注意事项给气坏了,所以他直接拍了桌子,质问刘飞的真实动机。

    看着王成林那因为激动、愤怒而涨得通红的脸颊,刘飞的表情依然显得十分平静,并沒有因为王成林做出十分出格的质问而愤怒,因为刘飞既然敢于当着王成林的面说出这番话,就猜到他会有这种质疑,毕竟王成林为了这个项目在燕京市忙活了好几天,可谓殚jīng竭虑,而且刘飞也相当理解王成林,他也非常清楚王成林虽然有和政绩抢夺政绩先手的意思在里面,但是王成林希望通过这个项目从而推动海明市经济走上新的台阶的用意也是实实在在不打折扣的,看到现在的王成林,刘飞就仿佛看到了以前的曹晋阳,不管是在东宁市的时候还是在沧澜省的时候,刘飞和曹晋阳之间也多次因为政见不合而相互拍桌子,这样的情况或许在有些人看來是王成林或者曹晋阳不尊重领导,但是刘飞却恰恰不这样想,王成林虽然在自己面前拍了桌子,甚至话语之间极尽讽刺的质问自己,但是刘飞却并不生气,反而非常认可这种行为,毕竟不管是眼前的王成林也好,以前的曹晋阳也好,他们在一些私心的背后,更多的依然是一颗公心,他们更多的依然是着眼于全局,希望为海明市的老百姓带來更多的实惠,对于矛盾冲突的种类,刘飞心中直接划分为四种,分别是利益冲突、xìng格冲突、观念冲突和情感冲突,针对这四种不同的冲突,刘飞有着不同的应对手段,而对于现在自己和王成林之间之所以会发生如此激烈的矛盾冲突,刘飞定位也非常明确,那就是现在这个阶段自己和王成林之间利益冲突的比例只占一小部分,而更多的却是观念冲突,对于观念冲突,刘飞有着身为领导者的大度和宽容,他允许手下有不同意见,并且希望能够通过各种接触、交流和沟通尽量达成一致意见。

    所以,刘飞等王成林说完之后,和王成林对视一会,随后淡淡的说道:“王成林同志,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嘛,來,先坐下,喝口水,听我跟你好好的聊一聊。”

    接下來,刘飞和王成林说了有十多分钟的时间,集中阐述了刘飞自己对于罗曼德集团的项目也好,以及其他外资投资的态度,说道最后,刘飞沉声说道:“王成林同志,我不管你认同不认同,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的是,现在的国际形势变化莫测,我们华夏的经济在发展,我们华夏的经济地位在提升,但是我们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却明显与我们的经济地位并不匹配,尤其是在招商引资的时候,我们华夏有些地方的官员为了自己的政绩做出的妥协和让步实在的太多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外商说华夏官员傻钱多好赚,其实,很多时候,像罗曼德集团这样的大型项目不一定非得我们海明市做出多大的让步,真正聪明的外商投资的时候并不仅仅是看我们华夏方面给出他们多少优惠条件,而是看各个省份投资的软件环境和硬件环境如何,看其所能起到的辐shè效应、成本效应如何,等等,当年我在东海省的时候,曾经和时任常务副省长的沧澜省省长沈中锋为了一个大型高科技项目交过一回手,那一次,沧澜省方面给出了超出了我们东海省很多的优惠条件,但是最终那家大型公司却最终选择在东海省落户,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当时东海省投资的软件环境和硬件环境要比沧澜省优越得多,所以,最终那家公司选择了东海省,而不是沧澜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