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03章 屁都不放一个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略微沉吟了一会,笑着对胖子刘臃说道:“既然王成林有这么大的雄心壮志,我看我还是大力支持他好了。”

    刘臃却打断了刘飞说道:“老大,我看你最好不要这样做,人家王成林为什么会低调的來燕京市來谈这件事情,他的目标非常明显,那就是想要单独获得这个政绩,如果你要是加入进來的话,王成林肯定是非常不乐意的,如果你们两个不能齐心的话,反而会让这个项目旁落。”

    刘飞略微思考了一下,笑着点点头说道:“嗯,你说的也是,这个项目要是真的能够谈判成功的话,那可是一个天大的政绩啊,这可是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不仅能够增加我们海明市的就业岗位,还能拉动我们海明市的经济发展以及很多下游产业的发展,对增加我们国家的国防科技实力也有一定的潜在影响力,为了能够拿下这个项目,看來我只能暗中默默的配合王成林了,争取把这个项目拿下來,胖子啊,有时间帮我多多留意一下这件事情,越详细越好。”

    胖子笑着说道:“这是肯定的,老大,你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挂断电话之后,刘飞则直接拨通了死胖子的电话,现在的死胖子虽然身份及其神秘,但是对刘飞來说却是直接无视的,而刘飞最为信任的便是死胖子在情报领域的超强能力,以前的时候,只要有刘飞需要情报的时候,一个电话,死胖子便能够办得妥妥的。

    电话拨通之后,刘飞把罗曼德集团准备到华夏來投资的事情跟死胖子说了一下,死胖子听到就这么一件小事,笑着说道:“老大,这样吧,给我24个小时的时间,这件事情我给你查的妥妥的,争取为你们海明市拿下这个项目打好坚实的基础。”

    听死胖子这样说,刘飞的心也就放了下來,他最担心的是死胖子有公务,那种情况下刘飞是绝对不希望死胖子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耽误的。

    挂断电话的时候,刘飞已经到了家门口了,一边往家走刘飞心中一边暗暗笑得:“王成林啊王成林,看來这一次你真是把我刘飞的心胸给看扁了,居然担心我抢你的政绩,那我就用实际行动來向你证明,我刘飞的心胸绝对是十分宽广的,这一次我会暗中配合你争取把这个项目抢下來,政绩全都是你的,我刘飞一点都不要,我要的只是我们海明市的发展。”

    回到家之后,刘飞再次被小珊珊拉着他出去陪着她们母女逛街去了。

    作为这座城市的领导者,虽然刘飞知道这座城市十分发达,甚至对这个城市每个区每条街每个行业的各种数据刘飞都十分清楚的记在脑海中,但是刘飞还真是很少出來逛街,很少亲眼看到,夜幕下,刘飞、周剑雷、李小璐、李珊珊四个人穿着便装徜徉在海明市最繁华的步行街上,看着周围摩肩擦踵的人群,看着步行街两侧琳琅满目的商品,刘飞不由得暗暗伸出了大拇指,这海明市真不愧是华夏对外开放的窗口啊,现在世界经济一片颓废之气,华夏经济却依然一枝独秀,傲立枝头,怪不得美国非得想要在这个时候推行他们所谓的重返亚太政策,推行所谓的货币宽松政策,从军事、政治和货币三个角度对华夏发动一场蓄谋已久的破袭行动,想要把华夏变成下一个rì本,看來,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枪打出头鸟啊,华夏的未來何去何从,如何实现华夏民族的伟大复兴绝对是一个超级难度的考題,摆在每一个华夏领导者和每一个官员的面前,如果在复杂的形势下引导着华夏这艘巨型航空母舰冲风破浪,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己要想实现自己潜藏在心底深处的抱负,还得多像老首长和首长等政界jīng英多多学习啊。

    李珊珊挽着刘飞的手臂,穿过步行街,來到紧挨着步行街的一条街道上,站在十字路口的人行道旁等候着红灯,他们今天晚上的终极目标是穿过这个十字路口,去对面街道一侧的天龙商场,这家商场是海明市一个地标xìng建筑之一,李珊珊想要让刘飞给她买一身喜欢的衣服,算是给李珊珊今年的生rì礼物,对于女儿的这个要求刘飞自然是不能拒绝的。

    红灯已经灭了,黄灯闪起,紧接着,黄灯灭掉,绿灯亮起,等候在十字路口的行人开始向对面走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马达的轰鸣声从远而近,紧接着,一辆红sè的法拉利跑车轰鸣着急速驶來,有些站在马路中间的市民吓得有的往后跑,有的往前蹿,那辆法拉利跑车疯狂疾驰而过,车后则是一阵阵尖叫之声,紧接着,一辆丰田跑车穿越十字路口的红灯,按着喇叭疯狂驶过,而一个老太太因为走得慢,那辆跑车几乎是擦着她的脚尖驶过,吓得老太太一下子栽倒在地上,而这个时候,又是一辆跑车轰鸣着驶來,而老太太正挡在那辆跑车的必经之路上,这个时候,似乎那辆跑车的车主也发现了老太太,赶紧踩刹车,不过即便是如此,由于惯xìng,那辆跑车依然疯狂的撞击了过來。

    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周剑雷已经犹如一道离弦之箭一般冲到老太太身边,一把拉住老太太然后身体猛的向后一跃,整个人带着老太太向后面的人群撞去。

    跑车这一次又是玄而又玄的擦着老太太的脚尖疾驰而过,而此刻的周剑雷已经被身后的众人给扶住沒有倒下,而那个老太太也是有惊无险的站了起來。

    这个时候,那辆跑车已经停住了,车窗自动落下,车内探出一个十七八岁左右的染着黄sè头发的年轻男孩的面孔,这个男孩探出头來向着后面怒声骂道:“都他妈的沒长眼睛啊,一群找死的SB。”骂完之后,年轻男孩脚下油门一踩,汽车再次快速启动,疯狂疾驰消失在夜空之中。

    这时,人群中也爆发出了一阵阵充满愤怒的国骂:“我cāoXXX……”

    而自始至终,站在路旁指挥交通的交jǐng却一句话都沒有说。

    看到这种情形,刘飞的脸sè一下子就yīn沉了下來。

    这时,李珊珊已经吓得小脸刷白刷白的,紧紧的拉着刘飞的手微微有些颤抖着说道:“老爸,你们海明市也太危险了吧,人们都说这一系列的商业街和商业中心是购物天堂,我看这简直是送死的天堂啊,这些飙车党也太疯狂了吧。”

    童言无忌,但是李珊珊的话却让刘飞看到了这座城市在管理上存在的严重问題,而那名交jǐng毫无任何善后行动的举动更是让刘飞震怒。

    刘飞迈步來到交jǐng身前,脸sèyīn沉着说道:“刚才那三辆跑车你难道沒有看到吗,为什么不想办法取证或者汇报拦截,万一要是出了人命怎么办。”

    这时,交jǐng还沒有说话呢,旁边已经有老百姓说话了:“他们管个屁啊,这条街上几乎天天都有飙车党出沒,尤其是到了晚上12点之后,马达声一响就是一两个小时,他们屁都不放一个,倒是我们老百姓闯个黄灯还得扣钱,真他*妈*的沒天理啊。”

    这时,旁边又有一个人说道:“狗屁的天理,人家有钱有权,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谁敢管啊,就算是管了人家一个电话还不是得照样放人。”

    这时,又有一个人说道:“是啊是啊,沒准人家老爸是李刚呢。”

    类似的牢sāo声此起彼伏,但是却很快随着滚滚人流而消失,至于那名交jǐng却只是冷冷的扫了刘飞一眼,撇了撇嘴,根本就沒有鸟他,只是继续指挥着人群和车辆过马路。

    这时,经过刚才一时的头脑发热之后,刘飞也意识到现在以自己这种状态下的身份人家根本不鸟自己也很正常,而且这名交jǐng能够在这种状态下依然坚持指挥交通倒也还算有些职业jīng神,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这绝对不是这个交jǐng一个人的问題,整个这条街上各个路口的交jǐng都有责任的,如果刚才那些群众所反映的天天晚上这条街道上都有飙车的情况发生的话,这就不仅仅是交jǐng的问題了,而是交jǐng队的问題,想到这里,刘飞一边往前奏,一边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海明市公安局局长陈伟雄的电话,沉声说道:“陈伟雄,跟你说一件事情,我刚才亲眼看到三辆跑车在海丰路上一路狂奔,但是你们市交jǐng队的交jǐng却对这三辆跑车置若罔闻,我现在给你2个小时的时间,立刻把这三辆跑车的车主给我抓起來,严肃处理,另外相关的责任人和交jǐng必须给我严肃处理,还有,据现场的老百姓反映这条街上经常发生晚上12点之后有飙车党飙车的行为,对老百姓生活的影响很大,这件事情给你1天时间,必须把这个问題也一同查明,相关责任人同样需要严肃处理。”

    接到刘飞的电话,陈伟雄的脑门上一下子就冒汗了,连忙说道:“好的,刘书记,我保证完成任务。”

    此刻,王成林在燕京市也非常忙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