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702章 王成林的打算

www.wuailogo.com 官途     对于庄德文跟在自己后面的事情刘飞并不清楚,因为此刻的他还有很多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过刘飞刚刚回到办公室坐下,秘书林海峰便走了进來汇报道:“老板,庄市长來了。”

    刘飞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过还是点点头说道:“让他进來吧。”

    庄德文走进刘飞的办公室,坐下之后,满脸苦涩的说道:“刘书记,我是來向您解释一下今天常委会上我为什么会选择支持邢海军的。”

    刘飞沒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庄德文。

    庄德文只好自己继续往下说:“刘书记,是这样的,我的一个对我有知遇之恩的老领导今天上午亲自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邢海军是他的亲戚,让我照顾一下,刘书记,您可能不知道,在我仕途最关键的时候,这位老领导曾经多次帮助过我,所以我希望通过这一次的表态还老领导一个人情,不过我向您保证,这一次绝对是最后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希望您能够谅解。”

    刘飞听完之后脸sè缓和了很多,淡淡的说道:“哦,原來是这样啊,倒是情有可原,还有别的事情吗。”

    庄德文连忙摇摇头说道:“沒有了沒有了,我只是过來跟您解释一下,希望您能够原谅。”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嗯,我已经了解了,这件事情是可以原谅的。”

    听刘飞这样一首,庄德文安定了许多,虽然他看出來刘飞的情绪依然不高,不过他也知道,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他立刻起身向刘飞告辞,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算是放下了,尤其是临走的时候他还特地偷眼观察了一下刘飞的表情,发现刘飞对待自己离去前后的表情一致,这才彻底放心了。

    然而,庄德文却并不知道,当他的背影消失在刘飞办公室门外的时候,刘飞的嘴角上已经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对于刘飞來讲,多年的宦海生涯已经让他快成了一名超职业的演员,他完全可以任何时候都控制好自己的表情,自己的神态,就像此次面对庄德文,刘飞心中早就已经把他在自己这边的位置从可以拉拢信赖的嫡系人马调整至可以合作的盟友级别,但是,作为一名官员,刘飞并不会把自己心中的那种不满在下属或者盟友的面前表露出來,毕竟对方是主动來解释的,自己必须要给对方一个面子,让对方有台阶下,否则以后要是因为这件小事连盟友都沒得做了,就有些得不偿失了,毕竟多一个盟友就多一份力量,多一份自己掌控海明市大局的把握,刘飞非常清楚,或许庄德文会感觉到自己委屈,他会认为他自己为了报恩而选择背叛是可以原谅的,但是刘飞对于自己的嫡系人马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他必须要确保自己的嫡系人马随便拉出一个來就可以独当一面,就可以为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而在这些之外,最重要的一个要求就是人品必须要过关,在刘飞看來,庄德文的做法虽然情有可原,但是过程却有问題,所以他直接否定了庄德文的位置,当然,很多话刘飞是不会亲自对庄德文去说的,自己的立场庄德文会通过自己的行动看出來,到那个时候,庄德文到底是选择和自己继续做盟友或者是做对手刘飞则根本不在意。

    很多时候,不管是官场也好,情场也好,商场也好,身为领导,永远都不能相信曾经背叛过你的手下或者女人或者朋友的话,否则最终受害的只能是你自己,所以对很多人來说,背叛的机会只有一次,只要他做过一次背叛的事情,那么背叛也许就会成为习惯了。

    刘飞拿出桌边的材料正要进行批阅,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

    拿出手机一看,是曹晋阳的女人萧诗琪打來的电话,刘飞直接接通了:“萧诗琪,有好消息了吗。”

    萧诗琪笑着说道:“是啊,的确有一个好消息,你之前不是让我把我们凯旋大酒店靠近市zhèng fǔ的那家分店向外进行出租嘛,还给我指定了出租的人,就在2个小时之前,你说的那两个老外拉塞尔和尼洛尔和我们酒店的负责人进行了接洽,他们已经考察过了我们的酒店,似乎对那里非常满意,不过由于我们的要价很高,他们有些犹豫,刘飞,你确定我们必须要在要价上和他们拉扯一番吗,直接以合适的价格卖给他们岂不是更好。”

    刘飞笑着摇摇头说道:“萧诗琪啊,你是站在商人的角度上去考虑这个问題的,但是我必须站在我的角度上去看待这个问題,而那些老外们呢,也有他们的思考角度,如果你真的要是表现出了一种诚心诚意和他们做生意的念头,那么很有可能这笔生意就要泡汤,像他们这种专门和我们华夏官场中人内外勾结捞钱洗钱的人,他们的jǐng惕xìng非常之高,所以要想让他们这样的人上钩,你越是装得根本不鸟他们,他们越是会心动,你越是摆出一副诚心诚意和他们做生意的样子,他们越是会怀疑你,这就是人xìng。”

    萧诗琪听完之后苦笑着说道:“哎,刘飞啊,看來你们这些当官的实在是太可怕了,一般人和你们打交道如果涉及到利益之争的时候还不被你们给yīn死啊。”

    刘飞只是嘿嘿一笑,却并沒有说什么。

    萧诗琪接着说道:“刘飞啊,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继续吊着他们吗,吊他们多长时间。”

    刘飞笑着说道:“吊他们个三五天就行,给他们留出一些时间调查你们是否是真的想要出卖那家酒店,让他们调查清楚你们出租这家酒店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你必须要让他们看到你们集团的现金流吃紧了,等等,反正你要做的就是要让他们知道,你们现在是不得不把这家酒店出租出去的,这对你來说应该沒有什么问題吧。”

    萧诗琪笑着说道:“这个倒是小菜一碟,包在我的身上了。”

    等挂断电话之后,萧诗琪略微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机又拨通了曹晋阳的电话,把自己帮助刘飞做的这件事情全盘告诉了曹晋阳,毕竟作为曹晋阳的女人,他的心永远都是向着曹晋阳的,虽然他知道刘飞在理智上不会利用自己來对付曹晋阳,但是她还是担心自己的行为会不会把曹晋阳给牵连进去,毕竟自己考虑问題比起曹晋阳和刘飞他们这种老狐狸來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曹晋阳听完萧诗琪的讲述之后只是略作沉思,便笑着说道:“诗琪啊,这件事情你就放心的去cāo作吧,我和刘飞共事这么多年,对于他的xìng格特点了解的一清二楚,他是绝对不会坑你的,更不会把我牵连进來,虽然他也是在利用你,但是刘飞这个人特别聪明,很多人想要让他利用他都不去利用,就拿酒店这件事情來说,他只要稍微暗示一下,很多人上敢的让他利用,他利用你说明他信任你,这不管是对你对我來说都是有好处的,不过你也要注意,做事情的时候一定要做得滴水不漏,以免遭人记恨,不过就算是真的被别人看出來了也无所谓,不管是刘飞也好,我也好,全都有能力轻视摆平,而且这一次我看刘飞既然动用的是你这张牌,恐怕刘飞所图非小,不知道海明市又有谁要倒霉了,嘿嘿,现在我倒是挺想看看这次刘飞到底在布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局啊。”

    萧诗琪听曹晋阳这样说也就放心了。

    刘飞在办公室里一直忙碌到了晚上7点多,考虑到小珊珊在家这才不得不起身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刘飞接到了胖子刘臃打來的电话:“老大,王成林在燕京市这边的动作我终于摸清楚了。”

    刘飞听完之后jīng神就是一阵,连忙说道:“哦,王成林在燕京市到底想做什么。”

    刘臃笑着说道:“老大啊,不得不说,你的这位搭档心真的很大啊,你知道吗,这些天來,你们海明市的这位王成林市长一直在和美国的罗曼德集团秘密进行接洽,原因是美国的罗曼德集团想要在我们华夏发展他们的业务,建立工厂和营销公司,以我们华夏为核心,将他们公司的部分业务直接辐shè到亚洲,从而节省运营和生产成本,大幅度的增加利润,据说他们这一次是打算把一些比较高端的核心业务也转移过來,而且还准备带來上百亿美元的投资,现在很多身份的一些一二把手们都已经过來了,也全都在密集的和美国人进行接洽,看來王成林是想要捞取这个天大的政绩啊。”

    刘飞听完之后不由得就是一愣,他还真沒有想到,王成林竟然有这么大的雄心壮志,这让他有些震惊,不过既然王成林是想要把罗曼德集团引入到海明市,就算他单独把这家公司引入进來,刘飞倒也乐观其成,对于这个政绩是否有自己的一份,他倒是根本不在意,只要这家公司的引入能够给海明市老百姓带來实惠,他倒是沒有什么意见,不过他对于王成林故意压着这件事情不让自己知道还是有些不爽,很明显,王成林这是害怕自己跟他争政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