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97章 肖建辉愤怒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并沒有急于让王康东表态,他知道,很多事情yù速则不达,对于王康东这张牌,刘飞其实早在离开沧澜省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离开沧澜省之前,王辉专门找到刘飞,告诉刘飞,海明市的市委宣传部部长王康东是自己的堂兄弟,都是王氏家族王老爷子的后人,只不过由于王老爷子在上山下乡回到燕京市的时候,王康东的父亲那个时候因为种种原因并沒有随着王老爷子回到燕京市,所以外界只知道王氏家族有王辉,而不知道有王康东这号人,但是王老爷子在回京之后,还是在暗中扶了王康东一程,只不过王老爷子死的早,只是把王康东扶到了正处级岗位上便撒手西去了,那个时候的王辉也只是正处级而已,王老爷子死后,王家的周围势力因为只认王辉,所以后來王辉的仕途之路倒也不是太坎坷,但是王辉是一个比较讲究感情的人,而且他通过观察发现王康东也是一个循吏级别的官员,有能力,但是也有缺点,在一定级别之下还是可以使用的,所以为了能够丰富自己的势力,在王康东从正处级晋升副厅级这个关键时期,他伸手帮助了王康东一把,但是经过此事之后,王老爷子留下的王家的人脉和资源基本上都用尽了,后來,两个兄弟一商量以王家现有的资源和人脉根本无法保证两个人都能走上更高的岗位,所以两人的仕途之路必须得分开,但是为了确保两个人能够走得更快或者确保两人其中的一人能够走得更远一些,两人决定分别投靠不同的派系势力,在能力不允许的情况下不会相认,所以后來两个人投靠了不同的派系,由于王辉能力强,为人正直,深得当时大领导看中,逐渐提拔到沧澜省常务副省长的岗位上,而王康东也因为能力突出,被提拔到海明市市委宣传部部长的位置上。

    虽然分属于不同的派系,但是两个人的感情还是相当不错的。

    而这也恰恰是王康东听到刘飞点出自己与王辉之间关系之后有些震惊的原因。

    王康东足足沉思了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这才抬起头來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既然你知道了我和王辉之间的关系,那么我也不否认了,话也就说在明面上吧,你也知道,现在我们分属不同的阵营,王辉我们两个人的情况也不太一样,所以王辉可以投靠你,但是我却有我的顾虑,所以我现在不可能投靠于你,但是既然王辉肯告诉你我们之间的关系,说明他对你非常信任,在加上以前王辉对我有过提携之恩,那么我向你承诺,我会在海明市的常委会较量中,在对你十分关键的时候,选择站在你的这一边,但是仅此一次,这个时机到底如何选择,由你來确定,我绝对不会含糊,但是那一次机会用完之后,因为我和王辉之间的特殊关系虽带來的情分对你來说也就用尽了,其他的时候,在常委会上,到底如何抉择,我会按照我自己的考虑去办事。”

    刘飞听完之后先是一愣,随即淡淡一笑,脸上露出一丝玩味之sè说道:“王康东同志,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之所以在今天告诉你我知道王辉与你之间的关系,沒有任何其他的意思,也沒有要求你必须在常委会上帮助我,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与王辉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我们彼此是可以信赖的,对你來说,你可以选择信任我,也可以有其他的选择,我绝对不会有任何其他的想法,桥归桥,路归路,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不欠我任何东西,而你和王康东之间的情分也跟我沒有任何关系,而你也不必把王辉对你的恩惠或者其他的东西加诸于我的身上,完全沒有这个必要,至于明天的常委会有关浦南区区长这个位置的人选问題,说实在的,我根本沒有放在眼中,拿下又如何,丢掉又如何,那顶多不过是一个正厅级的位置而已,如果我愿意,哪怕是一个副省级或者正省级的位置我也可以运作下來,只不过我做事有我的原则,我必须要保证我所做的一切符合我们华夏的国家利益,符合老百姓的利益,只有在满足这两个条件的情况下,我才会真正的出手,说实在的,天下沒有一直打胜仗的将军,常委会上的较量更是瞬息万变,谁也不敢说哪一次的较量自己就一定会胜利,至少我不敢说,对于我來说,我所做的只是要尽可能的把控着海明市这艘航空母舰在正确的航线上尽可能的快速前进,我所注重的是大局的得失,局部的成功与失败对我來说不是特别重要,作为市委书记,我有自己的用人原则,我对于我主管区域内的官员喜欢任用循吏,而不是所谓的廉吏或者庸吏,如果沒有能力,就算是再清廉我也不会任用的,仅此而已,我请你喝酒,有两个因素,一是因为自从我到海明市这半年多來,我认为你在市委宣传部的工作还是比较得力的,虽然不能说特别出sè,但是中规中矩,沒有出现过太大的差错,这足以值得我对你给予肯定,第二个原因则是因为王辉,既然有王辉这个因素,我也希望能够和你拉近一下关系,至于如何抉择,那是你的事情,无关于利益,无关于得失,无关于其他任何东西,只是因为我认为你是一个可以干事的人,好了,别的不说了,咱们继续干杯。”

    说着,刘飞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王康东听刘飞这样说,他也就明白了刘飞的意思,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他可不敢在让刘飞给他倒酒了,而是赶紧给刘飞满上。

    和刘飞一起喝完这顿酒之后,王康东看到刘飞亲自到柜台前结账走人,这让他对刘飞的为人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官员做到他们这种级别的人,已经很少有人再去亲自结账了,很多时候,他们甚至根本不需要走任何流程,只需要吃吃喝喝就行了,一切自有秘书和下属给办好,但是简简单单的一顿饭,虽然仅仅是四个菜不值几个钱,但是刘飞亲自付账这足以说明很多问題,回去的路上,王康东的脑海中反反复复的思考着刚才喝酒之时刘飞所说的那番话,对于刘飞邀请自己喝酒的意图,他又有些琢磨不清了,本來他认为刘飞是想要通过王辉的这层关系让自己在明天的常委会上帮助刘飞一下,但是从刘飞所说的那番话來看,却又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那么刘飞邀请自己喝酒的目的真的只是刘飞说的那么简单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刘飞是什么人啊,他可是堂堂的海明市市委书记啊,他怎么可能做无用功呢,在联想起外界所盛传的刘飞做事从來都是走一步,看十步,而且从來都是不按理出牌,这一次,王康东彻底想不明白了。

    而就在刘飞和王康东这边喝酒的时候,肖建辉和陈瑞德那边情况比他们这边要激烈的多了。

    当肖建辉听到陈瑞德喷着满嘴的酒气,气呼呼的把今天上午和刘飞相见的情形跟肖建辉说完之后,肖建辉气的大发雷霆,指着陈瑞德的鼻子大声骂道:“陈瑞德啊陈瑞德,你他妈的是一头猪啊,我上午的时候怎么跟你说的,我告诉你等你跟刘飞谈完了立刻向我汇报,你干什么不向我汇报,你干嘛非得自作主张让秘书把提前退休报告提交上去呢,你就不知道跟我商量商量吗,他nǎinǎi的,你就是一头猪。”一边说着话,肖建辉一边用手点指着陈瑞德的鼻子,一边來回來去的转圈,这一次,肖建辉真的气坏了,他继续冲着陈瑞德怒吼道:“陈瑞德啊陈瑞德,你可知道你儿子在澳大利亚的事情你做得保密工作是何等机密吗,连我这个你的老领导都不太了解啊,你认为刘飞能够了解多少,至于你如何贪腐的事情,就连我都沒有抓到你的把柄,你认为刘飞才到海明市不过半年多的时间,他能够抓到你的把柄吗,我可以告诉你,刘飞绝对是在诳你,在诈你,否则如果刘飞手中真的掌握你的贪腐证据的话,你认为刘飞真的会对你网开一面吗,那是刘飞的xìng格吗,你真是一个老糊涂啊,居然听刘飞这么一忽悠竟然主动提交了提前退休报告,你这不是等于告诉刘飞你自己有问題吗,以前的时候刘飞就算收到一些举报你的信息顶多也就是一些小道消息而已,他根本不可能把你怎么样的,现在可好了,你这提前退休报告往上一打,刘飞一下子就明白你自己有问題了,现在怎么处理你的主动权已经完全掌握在刘飞的手中了,你啊你啊,你这是一条鱼腥了一锅汤啊,我和老杜、老罗前面辛辛苦苦布局了那么长时间的大好局势,都因为你这个老糊涂彻底断送了啊,你你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听肖建辉这么一说,陈瑞德的酒意似乎一下子就醒了过來,瞪大了双眼说道:“什么,刘飞沒有掌握我的证据,怎么可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