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96章 刘飞出手

www.wuailogo.com 官途     其实肖建辉并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满世界寻找陈瑞德想要先了解事情真相的时候,刘飞这边已经给宣传部部长王康东打了一个电话,邀请他今天晚上在新源大酒店见面,一起坐一坐,聊一聊。

    王康东接到刘飞的电话之时感觉到非常震惊,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会请他一起出來坐一坐。因为他自己非常清楚,自己虽然平时大多数的时候采取的是中立的立场,但是很长时间以來,自己一旦选择站队的时候,大部分都是选择站在胡天宇这一边的,现在刘飞打电话邀请自己出去坐一坐,他立刻便想到了刘飞肯定是希望自己在明天的常委会上和他站在一起,以便于让贾长辉拿下浦南区区长这个位置。但是,就在王康东接到杜洪波的通知之后不久,他便已经接到了胡天宇打给他的电话,希望王康东能够继续和他联合,争取让胡天宇的人海东区常务副区长詹海明拿下这个位置,胡天宇还承诺,只要王康东能够帮助自己拿下这个区长位置,他会帮助王康东拿下海东区常务副区长的位置,就算拿不下常务副区长的位置,也绝对会拿下一个副区长的位置。不得不说,胡天宇的筹码还是让王康东比较动心的。

    不过现在刘飞给自己打电话了,他又不能回绝,只能表示会准时前去赴约。只不过等挂断电话之后,王康东的心情便沉重起來。他知道,随着刘飞、胡天宇、王成林等人较量的逐步升级,他要想一直保持着那种中立姿态的可能xìng已经越來越小了,因为不管是刘飞也好,王成林也不,胡天宇也好,他们都属于华夏年轻一代干部中站在巅峰的人物,谁都希望能够在海明市这个舞台上充分的展现自己的才华,从而引起高层的欣赏,而在海明市的合纵连横则是表现其才华的重要手段,所以自己到底应该何去何从让他非常头疼。而最为让他头疼的是,到现在为止,不管是王成林也好,胡天宇也罢,他们都曾经向自己抛出过橄榄枝,希望自己能够投靠到他们的阵营之中,尤其是胡天宇,更是和自己做了数次的交易,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把自己拉拢到他的阵营之中,但是,刘飞却偏偏沒有对自己有任何的表示,也从來沒有向自己抛出过橄榄枝,但是刘飞却已经相继把叶冲、庄德文、魏秋华三人收入麾下,要知道,叶冲可是曾家之人,而魏秋华是曹家之人,而庄德文则是老书记楚江才的人,这三种不同势力之人都能够把刘飞暂时联合起來,为什么刘飞不找上自己呢?正是因为心中有了这份不解以及因此引发的不满,他才一直和胡天宇联合起來,也有借机向刘飞展示自己肌肉的意思,他要告诉刘飞,自己这一票在常委会上也是非常重要的。想到这里的时候,王康东突然感觉自己沒有必要头疼今天晚上的见面,反而应该放松心态才行,他也想要借此机会好好的看一看,刘飞找自己到底会谈些什么,他对自己到底是一种什么态度。

    新源大酒店包间内。

    刘飞、王康东二人面对面的坐在酒桌前。

    酒桌上不大,只是一个长方形的小酒桌,桌上摆着2盘凉菜两盘热菜,分别是水煮花生米拌黄瓜、凉拌金针菇、西红柿炒鸡蛋、红烧排骨,酒则是肖强、徐哲他们直接从自己家的有机酒厂生产线上直接拿下來的原浆酒。

    刘飞亲自给王康东满上一杯,又给自己倒满,然后笑着说道:“老王啊,今天的酒菜都比较简单,希望你多多海涵,來,咱先干这一杯,算是为我们两个能够有缘在一个班内工作表示庆贺。”

    王康东笑着举起酒杯,和刘飞酒杯一碰,一饮而尽。喝完之后,王康东使劲仔细的回味了一下,随后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刘书记,你这沒有包装的酒味道相当醇厚啊,虽然味道有些辛辣,但是绝对属于纯粮酿造的酒,不像现在市场上卖得那些酒,虽然标称是纯粮酿造,实际上却是拿酒jīng勾兑的。”

    刘飞笑着说道:“老王啊,看來你还真是品酒专家啊,你说得沒错,这的确是纯粮酿造的,是我兄弟亲自从他们自家的生产线上给我灌装來的。其实啊,现在我们这个社会,人心越來越浮躁,很多人为了赚钱根本不

    遮天吧

    顾别人死活,为了把食品、饮料、酒水的味道调得好喝一些,让人们喜欢喝,根本不顾人们的身体健康,往里面添加各种添加剂,更有甚者直接给小鸡喂食各种激素和抗生素,原本正常情况下应该半年多才能长大的大公鸡硬生生的被人们在40天内给像泡沫一样催生起來,然后又堂而皇之的在各种大型连锁快餐店进行销售,小孩吃了这样的食品之后不早熟才怪,甚至还有很多小孩年纪轻轻的就得了高血压,这些都是造假和利益惹得祸,官场上的很多人更是如此,不久有人年龄造假,更有甚者户口也造假,印章也造假,合同也造假,名字也造假,履历也造假,甚至于还会出现假新闻,以至我们华夏偌大一个国家,老百姓想要给自己的婴儿买一盒纯正的nǎi粉,都不敢在国内购买,反而要去香港去购买,打假对我们海明市的领导班來说也是任重而道远啊,老王,你们宣传部们的任务可是不轻啊。”

    王康东听到自己轻轻的一句话竟然引來刘飞如此一段议论,甚至把话題转移到了工作上,他感觉到自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了,他想不明白,刘飞说这番话到底是什么用意。既然不知道刘飞的用意,他干脆啥也不说了。

    看到王康东并不接话,刘飞并不感觉到意外,因为这一次自己的思维跳跃幅度比较大,恐怕王康东还接受不了。刘飞只是笑着说道:“老王啊,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沧澜省省长王辉同志啊?”

    “沧澜省省长王辉?”听到这个名字,王康东先是一愣,随即便眉头紧锁起來,再联想到之前刘飞所说的这番话,王康东的脸上露出凝重之sè,随即淡淡的说道:“刘书记,王辉省长我自然是认识的,以前开会的时候倒也见过几次,据说您在沧澜省的时候对他颇为倚重,就算是现在王辉同志在沧澜省也是很有威信的,就连很多高层领导对他也是相当满意。”

    刘飞笑着点点头说道:“嗯,你说的这些都是事实,看來你对王辉同志很了解嘛,根据我的目测,你和王辉同志长得有几分相像啊,你们两个又都姓王,该不会是你们两个有血缘关系吧?”

    王康东听完之后脸sè刷的一下就变了,双拳也紧握起來,虽然随即很快就松开了,但是王康东的所有表现都被刘飞看在眼中,他只是淡淡一笑,并沒有继续往下说。

    王康东很快便镇定下來,目光看向刘飞沉声说道:“刘书记,你这个玩笑开得有些大了。”

    刘飞笑着给王康东满上一杯酒说道:“老王啊,不瞒你说,王辉现在属于我的铁杆嫡系人马,我们之间的关系虽然不能说是亲如兄弟,但是我对于王辉的能力、人品都非常欣赏,而王辉对我也是非常真诚,我们两个早已经约定,在事业上相互帮衬,一起为我们华夏民族的崛起和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我们都是属于实干派的人,我们只希望在我们的有生之年,能够为我们华夏的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让我们华夏的老百姓都能过上幸福的小康生活。我们有着共同的理想、共同的目标……”说道这里,刘飞沒有在继续说下去,而是双眼看着王康东,稍微沉默了一会之后,刘飞再次说道:“至于你和王辉同志之间的关系,是王辉告诉我的,你不必震惊,我沒有心思去调查你的个人**。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不管是真也好,假也好,只要大家都能够以国家利益为重,以人民的利益为重,我们都可以算是志同道合之人。我希望你能够以我们海明市的大局为重,不要为了暂时的个人利益而损害了我们海明市发展的大局。我的话言尽于此。來,喝酒。”说着,刘飞再次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王康东听完刘飞的这番话之后彻底呆住了,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说了这么多,而且知道这么多,更沒有想到,自己隐藏得十分深的与王辉之间的关系王辉竟然告诉了刘飞,这让他感觉到相当意外。对于王辉的为人他是知道的,王辉既然把自己与王辉之间的关系告诉了刘飞,很显然也是在暗示自己,希望自己能够投靠到刘飞的麾下,但是现在的自己能够投靠到刘飞的麾下吗?他的心中充满了质疑,同时也陷入了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