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95章 军师的部署

www.wuailogo.com 官途     大少听完军师的分析之后不由得一皱眉头,说道:“军师,这不太可能吧,刘飞应该清楚,王成林也应该有自己的考虑啊,就算不回去刘飞也不可能联想到王成林有什么重大图谋吧,毕竟王成林來燕京市是一个很正常的举动啊。”

    军师笑着说道:“大少啊,你说的乃是常规情况,但是现在海明市的局势是什么局势,环保局的人事之争刚刚落幕,而且刘飞又在积极的让王成林推动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试点工作,这绝对属于非常时期,尤其是不管是王成林也好,刘飞也好,他们在海明市虽然已经暂时立足了,但是还不能算是非常稳,而且他们谁也沒有能够完全掌控大局,在这个敏感时期,到底是发展经济重要呢,还是拿下一个经济大区的区长位置重要呢,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松做出选择的,王成林不是圣人,所以只要王成林不尽快赶回海明市参与这个浦南区区长之争,刘飞就可以判断出王成林此來燕京市必定有重大图谋,而且一旦成功,其收益绝对超过获得一个区长之位,我之所以说刘飞厉害,是因为刘飞的那种危机意识和防范意识,而我最佩服他的则是刘飞能够通过这么小小的一招,能够一箭五雕,这官场权谋之术简直被刘飞运用得炉火纯青,叹为观止啊。”

    刘阳听完军师的解释之后,使劲的点点头,随后说道:“军师,您所说的另外三雕是什么。”

    军师沉声说道:“刘飞的第三雕乃是通过运作想办法拿下浦南区区长的位置,从而可以极大的打击本地派的势力,扩张他自己的势力,为他下一步全面掌控海明市做好准备,刘飞的第四雕乃是能够通过此举继续加强与邓佳明之间的关系,分化邓佳明与本地派之间的关系,你们想想看,刘飞要想拿下这个区长的位置,必须得取得邓佳明的支持,而之前刘飞在邓佳明之人李天峰竞争环保局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可是为邓佳明出了大力的,而这个时候,正是邓佳明还刘飞人情的时候,所以邓佳明这一次肯定要站在刘飞这一边,而只要他站在刘飞这一边,刘飞胜利的几率就非常之大,一旦刘飞拿下这个位置,那么本地派肯定会嫉恨邓佳明的,尤其是在环保局局长人选的竞争之中,邓佳明是站在刘飞那一边的,这样一來,邓佳明和本地派之间的裂痕将会进一步的加大,而和本地派裂痕加大之后,邓佳明要想继续保住自己的地位和利益,只有继续向刘飞靠拢,想办法赢得刘飞的信任,所以刘飞这第四雕,可谓布局深远。”

    军师和大少对视一眼,眼中全都露出震撼之sè。

    这时,军师继续说道:“刘飞的第五雕乃是向叶冲示好,毕竟叶冲也希望通过运作自己的人晋升拉近自己与嫡系人马的关系,让他们更加向叶冲靠拢,而刘飞的帮忙无形之中必然让叶冲和他的关系更加紧密,同时让也可以拉拢叶冲的人尽可能的向刘飞靠拢,毕竟以前的时候之sè叶冲本人向刘飞靠拢,通而通过把贾长辉运作到浦南区区长的位置上,刘飞向叶冲的那些嫡系人马发出一个信号,只要他们有能力,有素质,向刘飞靠拢,那么升官升职绝对不是梦想,刘飞这第五雕也是非常厉害啊。”

    听到军师分析完之后,大少和军师全都瞪大了眼睛,半晌无语。

    然而,虽然军师分析出了刘飞一招乃是一箭五雕,但是他依然漏算了一点,那就是刘飞还打算利用这一招达到自己在三公消费上发力,其目标对准的是李超群,而这一招也仅仅是刘飞所设计的庞大的关门捉贼计划中的一个小小的环节而已,《孙子兵法》中说道:“兵者,诡道也,故能示之不能,用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扰之,卑而骄之,逸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现在的刘飞深谙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组合运用起來更是神鬼莫测,越來越有大家风范了,只不过刘飞自己不自知而已。

    房间内沉默良久之后,大少苦笑着说道:“军师,您分析了刘飞一箭五雕的去向,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应对,我们总不能让刘飞真的成功了吧。”

    军师点点头说道:“嗯,我们必须要采取应对措施的,首先就是我之前说的想办法阻止刘飞拿下浦南区区长这个位置,有关这一点交给刘阳去cāo作,争取尽可能的分化海明市的那些常委,让他们反对由贾长辉來担任浦南区区长,甚至到了沒有办法的时候,可以使用无中生有之计,给贾长辉编造甚至创造出一些罪证來,让贾长辉沒有办法顺利上位,只要贾长辉不上位,那么对我们來说就沒有任何的威胁,刘阳,你能办到吗。”

    刘阳嘿嘿一笑:“军师,我刘阳别的不敢说,但是玩弄无中生有、栽赃陷害这一套來绝对游刃有余,当年的刘飞牛逼不牛逼,在老爷子葬礼上不还是被我给狠狠的收拾了一番,差点沒有垮台。”

    军师听完之后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不过嘴里却沒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说道:“嗯,你又把握就好,希望你千万不要办砸了。”说完,军师又看向大少方向说道:“大少,你这边也不能闲着,刘飞这一箭五雕最为关键的两雕一个是那个区长的位置,一个是王成林那边,闲着王成林那边我们也必须好好的部署一番才行,从眼前的局势來看,王成林在罗曼德集团这个大项目与一个区长位置之间肯定会选择这个大项目的,因为这个一旦成功,那绝对是一个天大的政绩,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所以你那边还是要尽量和罗曼德集团的那些人接触一下,让他们想办法把王成林在燕京市多拖延几天,这边拖延的时间越长,刘飞的怀疑也就越深,到时候刘飞与王成林之间的矛盾冲突爆发的时候也就越为激烈,刘飞越无法把视线焦点集中到这180亿元的资金去向上。”

    大少听完之后苦笑着点点头说道:“嗯,好的,我会尽力的,只不过这些老外非常黑啊,恐怕这一次我又要付出一些利益了,他们这群王八蛋全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

    军师笑着说道:“就算给他们一些利益又如何,比起我们这180多亿的纯利润和后继不断的纯利润來说,给他们那一点利益算不得什么,再说了,一旦那些老外的计划真的成功了的话,我们又可以获得相当一部分利益,此消彼长之下我们最终肯定是要获得更大利益的,俗话说的好,预先取之,必先予之,天上沒有凭空掉下來的馅饼,只不过不知道罗曼德集团的天使之心计划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计划,他们到底想要获得怎么样的利益,我们将來又怎么样获取分成,这些老外做事有些时候就连我都琢磨不透啊。”

    就在军师、大少他们在讨论着海明市事情的时候,肖建辉、杜洪波、罗天强三人也在四海茶苑内聚齐,三人脸sè全都显得十分严峻。

    肖建辉皱着眉头说的:“老罗,现在找到陈瑞德了吗。”

    罗天强苦笑着说道:“我动用了不少人手去寻找陈瑞德,但是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沒有发现他在哪里。”

    杜洪波也苦笑着说道:“我的人到现在为止也沒有找到,只是知道这家伙在他秘书出去之后不久就离开了办公室,自己开车出去了,至于去了哪里,到现在还沒有查出來。”

    肖建辉听完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

    就在这个时候,肖建辉的手机突然响了,他连忙接通电话,听完对方的汇报之后,肖建辉的脸上先是一愣,随后怒道:“快点,把他给我送到四海茶苑來。”

    挂断电话之,肖建辉狠狠的一拍茶几说道:“他nǎinǎi的,这个陈瑞德真是一个坏事包,这小子开车离开单位之后,竟然去了海东区城关镇的一家小酒馆,去哪里喝酒去了,据说那个小酒馆是当初陈瑞德仕途之路起点时经常去的一家小酒馆,他在那里开了一个包间,整整喝了一下午的闷酒,后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而那个小酒馆的老板因为和他是旧识,就把他给抬到自家的房间内让他睡觉去了,是我在公安局那边的手下无意间发现了他的汽车,进去一打听才知道他的下落的。”

    罗天强和杜洪波两人听完之后立刻露出一阵苦笑。

    20分钟之后,满嘴喷着酒气的陈瑞德满脸暮气的被人带进了肖建辉他们的房间之内。

    肖建辉怒视着陈瑞德说道:“陈瑞德,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和刘飞谈完之后为什么不向我汇报情况,你一个人喝什么闷酒啊。”

    陈瑞德脸上露出一阵惨笑,长叹一声说道:“刘飞啊,都是因为刘飞啊,肖书记,这一次我栽了啊。”

    就在肖建辉他们行动的同时,刘飞也沒有闲着,因为明天下午马上就要举行常委会了,刘飞早就预料到明天下午的常委会上即便是有王成林的支持,依然是一场龙争虎斗,他必须提前筹谋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