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94章 一箭五雕

www.wuailogo.com 官途     杜洪波心中的那种犹豫只持续了不到3秒钟的时间,他还是很快做出了决断,因为他清楚,林海峰既然亲自打电话询问此事,而且还是在陈瑞德的秘书刚刚把材料送來后不久,这就充分说明林海峰那边肯定是知道陈瑞德的秘书过來了,再联想到上午的时候,是刘飞把陈瑞德喊过去谈话的,而且是谈完话之后陈瑞德下午就提交了提前退休报告,很有可能刘飞是知道此事的,为了防止自己陷入被动境地,杜洪波决定不在此事上做手脚,以免被刘飞抓住把柄,尤其是最近自己还得和肖建辉一起对刘飞的一系列策略展开狙击,到时候的斗争恐怕会非常激烈,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被刘飞抓住把柄的好,否则到时候刘飞拿这些把柄來威胁自己,绝对会非常难受。

    有了决断之后,杜洪波立刻笑着说道:“嗯,林秘书,你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啊,陈瑞德的秘书刚刚把他提交的提前退休报告交到我这里來,你的电话就打过來了。”

    杜洪波不轻不重的点了林海峰一句。

    林海峰笑着说道:“杜秘书长,您过奖了,我还真不知道陈瑞德的秘书过來了,只是刘书记让我问问你那里还有什么文件沒有。”

    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了,林海峰自然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有些话就是大家彼此都清楚,但还是不要说出來的好。

    很快的,杜洪波便把陈瑞德的提前退休报告拿了过來,刘飞看完之后,刷是点点的批了字表示同意,随后告诉杜洪波,让他立刻通知各位常委,明天下午一起讨论一下浦南区新任区长的人选事宜,这个事情拖不得。

    听到刘飞这个吩咐,杜洪波眼珠一转,沉声说道:“刘书记,虽然陈瑞德今天下午就算正式卸任了,不过浦南区那边还有常务副区长代理着工作,我看讨论这个人选问題也不必急于一时吧,我估计王成林市长很快就回來了,要不要等他回來之后在进行讨论。”

    刘飞摆摆手说道:“沒那个必要,浦南区是一个经济大区,群龙无首状态最好还是早点结束为好,至于王成林市长那边倒不必担心,我们召开常委会的时候,可以现场打电话询问他的意见,这和他在我们会议现场沒有什么区别。”

    杜洪波听刘飞这样说也沒辙了,只能点点头说道:“好的,我立刻通知其他常委。”

    从刘飞办公室离开之后,杜洪波的眉头一直紧紧的皱着,他已经隐隐感觉到,刘飞在陈瑞德这次提前退休的问題上绝对有着一些自己所看不透的yīn谋,所以回到自己办公室之后,他立刻就给肖建辉打了一个电话,把此事说明了一下,并表示自己现在根本就联系不到陈瑞德,肖建辉听完之后眉头也紧紧皱了起來,沉声说道:“这情况有些不对劲啊,上午的时候陈瑞德跟我说刘飞要他前去谈话的时候我还专门告诉他要及时给我打电话反馈他们之间谈话的情况呢,怎么陈瑞德沒有向我反馈,反而直接提交了提前退休报告啊,这不是明显的拆我们的台吗,这个陈瑞德到底想要做说明。”

    杜洪波苦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刘飞这一次绝对玩得是yīn谋啊,情况实在是太诡异了,以前还从來沒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呢。”

    晚上,燕京市。

    大少、军师和刘阳坐在竹帘后面,讨论着有关海明市方面的情况。

    依然是刘阳先把他所掌握的情况跟军师和大少说了一遍,然后沉声说道:“军师,大少,从海明市那边的人反馈的情况來看,他们那边认为刘飞这一次的举动有些异常,以前的时候刘飞在人事方面很少采取这种咄咄逼人的态势,往往以防守反击为主,但是这一次刘飞却是主动出招,到现在为止,本地派那边根本还沒有联系上陈瑞德,您说陈瑞德会不会被刘飞给策反了啊。”

    这时,大少首先发言说道:“我看这种可能xìng不大,既然陈瑞德本身是本地派的人,那么他的利益必定是和本地派息息相关的,彼此之间唇齿相依,而且他既然已经提交了提前退休报告,那就说明他的提前退休是被逼的,毕竟有本地派撑腰的情况下,他绝对还是有可能至少有机会再去政协或者人大干一届的,但是他最终却选择了主动提交提前退休报告,这就说明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既然是被逼的,那么本地派肯定不会逼他的,因为他肯定本地派在人事布局上的一颗重要棋子,那么在联系到刘飞上午找他谈话的事情,逼迫陈瑞德提交这个报告的人只有刘飞,但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明明陈瑞德还有三个月就要退休了,刘飞为什么要逼迫他提前退休呢,按理说,刘飞完全沒有必要这么做啊,按理说,这件事情拖得越久,对他越有利,因为越往后拖,刘飞对于海明市掌控的力度越强,到时候人事较量的时候对刘飞越有利,军师,你怎么看。”

    在刘阳和大少分析情况的时候,军师一直都在沉思的,听到大少相问,军师缓缓说道:“你们两个说的都有一定的道理,刘飞这一次的确又玩了一个小花招,很能起到蒙人眼目的作用,我认为,刘飞这一次的出招表面上看是为了和本地派之间进行人事较量,想要拿下浦南区区长这个位置,实际上这一招的真正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醉翁之意不在酒,为何,在于谁呢。”大少充满了疑惑的问道。

    军师声音有些沉重的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刘飞的真正目标是我们,还有王成林。”

    刘阳一愣,说道:“就这么一个小动作刘飞竟然还能一箭双雕。”

    军师冷笑道:“一箭双雕,你也太小看刘飞了,刘飞的野心大着呢,他这一招是想要一箭五雕啊。”

    “啊,一箭五雕,这不太可能吧,都有哪五雕。”这一次大少也惊呆了,他沒有想到刘飞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军师竟然能够看出一箭五雕出來。

    军师沉声说:“我先说说刘飞的核心目标我们和王成林,你们想想看,一直以來,我们都在试图引导着刘飞去和王成林斗争,让刘飞去和本地派进行斗争,从而尽可能的转移刘飞的注意力和jīng力,让他难以把视线焦点聚焦在那180亿元资金的去向上,从目前的效果來看,我们之前的一系列策略虽然其中有不少的失误,但是总体上还是比较成功的,刘飞现在已经深陷各种泥潭和反腐斗争之中,难以把视线焦点集中在我们身上,至少短期之内他是不可能去调查那180亿元资金去向的,但是,刘飞这个人做事异常执着,他一直想要破除我们给他设定的限制,所以,这一次他逼迫陈瑞德提前退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我们,他想要利用此举先把可以信赖之人打入到浦南区,因为杜月升生前在浦南区是有着很多的经济利益的,而我们也从浦南区获得了相当多的经济利益,刘飞这是想要从这一点下手,撬动整个层面,这一招非常犀利和狠辣啊,所以这一次,我们必须要想办法阻止刘飞把贾长辉安插进去,否则的话,如果这一次贾长辉真的被刘飞安插进去了,那么五个月之后浦南区区委书记在退休了,如果要是再被刘飞给拿下的话,那么只要刘飞在浦南区展开深入调查,我们暴露的几率将会非常之大,这种风险是我们根本无法承受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尽可能的在区长这个位置上不让刘飞如意。”

    听到军师分析的这个原因,不管是大少也好,刘阳也罢,他们的脸sè全都露出凝重之sè,大少更是脸sèyīn沉的说道:“军师说得沒错,我们绝对不能让刘飞如愿啊,哪怕是让胡天宇和王成林的人做到那个位置上,也比刘飞的人坐在区长位置上要强。”

    军师点点头说道:“沒错,这个位置我们必须要倾注相当的的力量去阻止刘飞,即便是不能阻止也必须要拖延刘飞的脚步,否则一旦这个位置运作成功,我们将会在战略上陷入第一个被动之中。”

    在这一点上三人很快便达成了共识,这时,刘阳问道:“军师,那王成林那一雕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浦南区区长,怎么也和身在燕京市的王成林扯上关系了。”

    军师苦笑着说道:“在王成林这个问題上,不得不说刘飞眼光看得远啊,你们想想看,王成林在这个时候突然赶到燕京市刘飞能不起疑心,但是以他的身份又不好约束王成林的行动,但是呢,刘飞又不甘心被王成林给耍了,所以他趁着王成林身在燕京市逼迫陈瑞德早点退休,而他明天下午就召开常委会讨论这个人事问題,刘飞是希望以此來试探王成林來燕京市到底有什么目的,如果王成林为了这个区长人选赶回去了,这说明王成林去燕京市沒有什么深层次目的,但是如果王成林不赶回去,那么刘飞就会通过王成林此举推断出王成林去燕京市肯定是有着重大图谋的,不得不说,刘飞这小子真的很厉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