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93章 虚张声势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刘飞的这番话,陈瑞德的脑门当时就冒汗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对于这些事情竟然都了如指掌,这让他一时之间慌了手脚,不过作为一个老资格的政客,陈瑞德的应变能力还是非常强的,他连忙说道:“刘书记,这……这些全都不是实际情况啊,我的儿子和妻子的确都在国外,不过他们都是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出去的,和我沒有什么关系啊,而且我儿子在国外的时候也一直都在打工,他的学费都是自己赚的,他虽然有车,但是那车是他同学的,并不是他的,您可不能听别人瞎说就信以为真啊。”

    虽然嘴里这样说,但是陈瑞德的心理却早已经紧张得无以复加,一双眼睛也是紧张兮兮的看着刘飞。

    刘飞只是冷冷的看了陈瑞德一眼,沉声说道:“陈瑞德啊,你说我的消息是假的,那么要不要我派人去国外实地调查一番啊。”

    陈瑞德顿时就蔫了,脑门上的汗水更多了,不过他还是咬着牙说道:“刘书记,我是清白的,我可以经受得住任何调查,我这些年來对应海明市尤其是对应浦南区的人民是有贡献的,在我在任期间,浦南区的GDP整整翻了一番,刘书记,我相信市委市zhèng fǔ一定会给我一个准确的定位的,我愿意接受任何的调查。”

    刘飞冷冷的说道:“陈瑞德同志,你说你现在这种情况算不算是裸官呢,除了你自己以为,你的家人全都在国外,甚至连你的弟弟都在国外,你把他们都弄到国外到底惧怕的是什么呢,是惧怕自己的亲人在政治斗争中被他人所伤害,还是害怕因为你自己的贪污受贿被抓以后让自己的家人无法获得优越的生活呢。”

    陈瑞德沉默无语。

    房间内的气氛一下子显得有些紧张。

    这时,刘飞轻轻的敲了敲桌子冷冷的说道:“陈瑞德同志啊,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你的动机被我猜中了吗。”

    陈瑞德依然无言,但是他现在终于知道害怕了,陈瑞德知道,今天如果自己要是不退一步的话恐怕自己的金身肯定是保不住了,沉默了足足有两分钟之后,陈瑞德抬起头來,声音有些苦涩的说道:“刘书记,我知道您的意思了,回去之后,我会主动申请提前退休的,我会尽快为贾长辉同志腾出位置的。”

    刘飞淡淡的说道:“怎么做那是你的问題,我并不干涉,但是我要说的是,从今以后,你本人限制出境,至于你自己的财产问題,你自己好好的想清楚,鉴于你曾经做出的突出贡献,组织上可以考虑对你的问題部分宽恕,可以确保你的妻子和孩子正常生活,但是某些问題上组织上还需要看你自己的表现,陈瑞德同志啊,做人不能太贪啊,贪得无厌之人必定自食恶果,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此刻的陈瑞德已经再也沒有了刚來之时那种jīng神抖擞老当益壮的劲头,更沒有之前那种倚老卖老的嚣张与狂妄,离开刘飞办公室的时候,他整个人似乎顷刻之间憔悴了许多,腰似乎也不堪重负的弯了下來,步履也蹒跚了。

    一边走着,陈瑞德一边心中充满了悲凉,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的失算了,早知道刘飞手中握着自己的把柄,自己要是一开始识相点就好了,也不至于落得如今这种下场,很明显,刘飞这次虽然沒有直接让纪委找上自己,但是如果自己做事不能让刘飞满意的话,恐怕刘飞肯定还会出杀招的,想当初,为了让自己的妻子和儿子能够过上zì yóu自在的舒适的万事不求人的生活,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当一名裸官,并且把自己这些年來私下里积攒的钱拿出來帮助他们进行了移民,并且把自己毕生的积蓄全都给了儿子,只是可惜自己的儿子实在是不争气,处处贪慕虚荣,喜欢和别人攀比,让他这个当父亲的十分为难,最终不得不走上了一条权利寻租之路,只不过陈瑞德还算是一名有觉悟的官员,虽然他也选择了一条权利寻租之路,不过这条路走得却十分谨慎,他给那些商人们办事的时候,并不要求对方往自己的账户上打钱,只是要求他们为自己远在澳大利亚的儿子和妻子购买一些生活设施。

    “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陈瑞德再次发出一声叹息,感叹刘飞的能力之强手段之狠啊,不过他始终想不明白,刘飞到底从哪里得知自己的信息的,他是怎么掌握自己权利寻租的证据的,虽然他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沒有任何破绽,但是他不敢赌,只能乖乖的按照刘飞的意思去办。

    只不过他并不知道,其实,刘飞手中沒有任何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陈瑞德权利寻租,他之前和陈瑞德说的那些话主要是來自林海峰整理出來的一些网络问政平台上网民提供的举报信息和书记信箱里面的举报信息,而这些信息里面其实并沒有实际的证据,但是,刘飞拿到这些材料之后,经过自己的缜密分析,可以断定陈瑞德本人肯定有些问題,后來,刘飞仔细了解了一下这些年來陈瑞德的所作所为,发现陈瑞德相对來说还是一个不错的官员,所以刘飞本來的打算是稍微给他一些实惠,让他早点退休把位置给让出來,但是刘飞沒有想到这家伙竟然在自己面前倚老卖老,竟然还要这要那的,这下子他彻底把刘飞惹毛了,刘飞随后用那些网民所具举报的信息來诈他,本來刘飞也并不确信网友所举报的信息是否真实,但是当刘飞观察到陈瑞德的表情之后,他心中已经确定,恐怕网友所举报的信息八*九不离十,所以他干脆到后面步步紧逼,直接将陈瑞德逼到了墙角,让陈瑞德最终无奈的选择了彻底妥协。

    等陈瑞德离开之后,刘飞靠在椅子上长叹一声,心中感觉到有些悲哀,为什么有些人一旦手中有权了,就想要进行权利寻租并以此來赚钱呢,为什么有些人就不能好好的利用手中的权利为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呢,为什么有些人就这么自私呢,沉思良久之后,刘飞更加坚定了要大力在海明市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决心,刘飞认为,只有通过完善各种制度來规范官场秩序才能让更多的官员踏踏实实的去工作,只有完善各种监管机制加强人民群众的发言权才能让更多的官员不敢为所yù为。

    随后,刘飞把组织部部长邓佳明给喊了过來,让他准备一份有关浦南区区长的备选名单,明天下午上常委会进行讨论。

    邓佳明由于之前在李天峰担任环保局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得到了刘飞的大力帮助,所以这一次当他听到刘飞要提前讨论浦南区区长的位置,心中已经决定要投桃报李,好好帮助刘飞运作一番。

    邓佳明笑着说道:“刘书记,这个备选名单倒是好出,不过您看把谁放在名单的前面。”

    邓佳明这话问的比较有技巧,其实他是在询问刘飞真正中意的是谁,在摸刘飞的底牌。

    刘飞笑着说道:“市zhèng fǔ秘书长贾长辉同志还不错,能力很强,个人综合素质也比较高,你们组织部可以和他谈一谈,考察考察。”

    刘飞并沒有直接回答邓佳明的问題,只是点了一下贾长辉其人,邓佳明立刻便会意了,知道刘飞看上贾长辉了。

    陈瑞德离开刘飞办公室之后,因为心情不佳,直接把肖建辉叮嘱他让他回去之后就给他打电话的事情给忘了,回到办公室之后,陈瑞德立刻便开始写提前退休申请。

    下午3点左右,陈瑞德的秘书便把陈瑞德提前退休申请便上报到了市委办,杜洪波接到陈瑞德的提前退休申请之后当时便愣住了,他沒有想到陈瑞德竟然会提前退休,这下子他可着急了,因为陈瑞德的问題可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題,而是本地派的一个布局,事关浦南区区长位置的争夺,所以他立刻先把申请报告给扣了下來,给陈瑞德打了一个电话,结果陈瑞德的手机竟然是关机的,他立刻询问陈瑞德的秘书,结果得到的消息却是他也不知道陈瑞德在哪里,因为自己出來的时候陈瑞德就在办公室内。

    这一下杜洪波更加着急了,立刻给浦南区区zhèng fǔ那边打电话询问陈瑞德的去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刘飞的秘书林海峰打过來电话了,杜洪波只能先挂断打给浦南区那边的电话,拿起手机接通了林海峰的电话,林海峰笑着说道:“杜秘书长,你那边有沒有下面各个区委区zhèng fǔ提交上來的最新报告啊,有的话尽快送过來吧,刘书记已经把手头的工作都处理得差不多了。”

    听到林海峰这样说,杜洪波心中就是一惊,心中暗道:“该不会是刘飞知道陈瑞德提交了这个提前退休报告了吧,我到底该不该现在就把这份报告提交上去呢,如果我提交的比较早的话,这边又沒有和陈瑞德联系上,我们本地派这一次在区长的较量中将会十分被动啊,我到底应该如何去cāo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