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92章 倚老卖老

www.wuailogo.com 官途     挂断打给王成林的电话之后,刘飞一个电话打给了海明区的陈老区长陈瑞德,沉声说道:“陈瑞德同志,请你到我的办公室來一趟。”

    陈瑞德接到刘飞的电话之后,当时就是一愣,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接到刘飞的电话,当时心头就是一颤,心中暗道:“刘飞找我做什么啊,我马上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就退休了,按理说就算是刘飞想要收拾我也沒有必要了啊,难道因为我是肖建辉的人刘飞就要斩尽杀绝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刘飞也太狠毒了。”由于陈瑞德是肖建辉的人,所以在接到刘飞电话的第一时间,他立刻就把自己的思路往最坏的方向去想了,所以沉思良久之后,越想越是害怕,最终还是给肖建辉打了一个电话,把刘飞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过去一趟的事情跟肖建辉说了一遍,并向肖建辉询问对策。

    肖建辉听完之后当即也皱起了眉头,他绝对沒有想到刘飞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要跟陈瑞德进行直接谈话,这让他感觉到相当诧异,在陈祖德这个浦南区区长的位置上,他早已经提前做好了一些准备,因为他非常清楚,随着陈瑞德的退休,海明市围绕着浦南区这个经济大区区长的人选问題肯定会发生一系列激励的政治斗争,不管是王成林也好,刘飞也罢,胡天宇也好,这三个外來户肯定早就对这个区长的位置虎视眈眈,而五个月之后的浦南区区委书记之争将会更加激励,在眼前海明市这种错综复杂的局势下,他也清楚自己要想完全保住这两个位置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在心中早已经下定决心必须要保住两者之一,他最想保的当然是区委书记的位置,但是区长的位置他也不打算丢掉,正因为如此,他早在刘飞到來之前,便已经在浦南区做好了部署,不仅区长、区委书记是自己的人,而区委副书记和常务副区长也全都是本地派的人,为此他还和海明市其他的一些常委们交换了一些筹码,他认为,在这种重重包围之下,他认为保住区长和区委书记之一把握非常大。

    接到陈瑞德的电话之后,肖建辉沉思了一会之后,对陈瑞德说道:“老陈啊,我估计刘飞找你应该是想要了解一下你的工作情况,为寻找接替你的人做准备,你按照我们之前制定的计划去做就行了,如果有什么意外情况,刘飞从办公室出來之后,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们在好好研究。”

    陈瑞德听肖建辉这样说,心中安定了不少,不过在前往刘飞办公室的路上,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感觉有一种危机感萦绕在心头,眼皮总是不断地跳啊跳啊。

    就在挂断陈祖德的电话之后,肖建辉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新的念头,难道刘飞想要拉拢陈瑞德,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之后,他又很快给否定了,这种可能xìng还是比较小的,毕竟陈瑞德肯定就要退休了。

    就在这个时候,肖建辉的秘书走了进來,告诉肖建辉说自己刚刚得到消息,市zhèng fǔ的秘书长贾长辉去了刘飞办公室,呆了一段时间才出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肖建辉的眼前便是一亮,现在他已经有些明白刘飞的真实意图了,看來刘飞是想要把贾长辉推到陈瑞德的位置上,在联想到最近一段时间贾长辉和叶冲的种种动作,他越发肯定了这种肯定,而且他还想到了刘飞很有可能会会去找王成林去寻求交易,因为王成林非常希望把李超群提拔到市zhèng fǔ秘书长的位置上去,从而达到更加有效掌控市zhèng fǔ大院的目的。

    想到这里,肖建辉立刻拿出手机给王成林打了一个电话,试图和王成林好好沟通一下,想办法去阻止刘飞把贾长辉推到区长的位置上去。

    就在肖建辉和王成林沟通的时候,陈瑞德已经來到了刘飞办公室内。

    他进來的时候,刘飞正坐在椅子上批阅文件,看他进來,刘飞只是嗯了一声,示意他稍微等一会,这一等就是20分钟。

    在这20分钟之内,陈瑞德表现得相当放松,毕竟是马上就要退休的人了,他也沒有什么顾忌,十分慵懒的靠在刘飞对面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期间他还抽了两根烟,显得十分潇洒。

    而自始至终,刘飞都在埋头工作,只是偶尔拿眼角的余光瞥上两眼陈瑞德,虽然刘飞十分讨厌别人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吸烟,但是他却并沒有制止陈瑞德,毕竟陈瑞德马上就是要退下來的老同志了,刘飞也就忍了。

    等把手头紧要的工作忙得差不多了,刘飞放下手中的材料和笔,目光注视着陈瑞德沉声说道:“陈瑞德同志,先跟我谈谈你最近在浦南区的工作情况吧。”

    陈瑞德这个时候才稍微坐直了身体,不过后背依然靠在椅子上,把自己在浦南区的工作情况十分全面的说了一遍,他这一说足足说了有20分钟的时间,在这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内,他一直都是在夸耀自己的政绩,说自己这个做得好,那个做得好,最后的时候,他还表示,希望市委能够考虑到自己的实际情况和工作能力,让自己能够去人大和政协去发挥一下余热,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愿意提前去人大或者政协,给后來人腾出位置。

    这是肖建辉和陈瑞德等人早就谋划好的,如果刘飞找他谈话,他就表达出这种意思出來,以退为进,逼迫刘飞做出让步。

    听到陈瑞德说完之后,刘飞的脸sè虽然表现得十分平淡,实际上刘飞的眼神之中早已经闪过一丝不满之sè,陈瑞德刚才唠唠叨叨的说了20多分钟,纯粹是在老王卖瓜,而在刘飞看來,陈瑞德所说的那些政绩,几乎全都是务虚的居多,即便是真正的成绩,也是他强拉硬拽來的,跟他沒有一毛钱的关系,而陈瑞德后來所提出的自己可以提前让位,条件就是要去人大或者政协去再干一届,其实他的目的非常明显,希望能够混个副省级待遇在退休,毕竟他现在退休的话只是正厅级待遇。

    刘飞拿起水杯,轻轻的喝了一口,淡淡的说道:“陈瑞德同志,我听说你最近的身体不是很好,很少去区zhèng fǔ主持工作,区zhèng fǔ平时的工作都是常务副区长邢海军同志在主持,有这回事吗。”

    陈瑞德倚老卖老的说道:“嗯,还真有这回事,前段时间我的身体的确出了一点小问題,不过现在已经沒有什么大碍了,而在我治病期间,邢海军同志的表现非常突出啊,把区zhèng fǔ管理得井井有条的,绝对是可堪大任之才啊,刘书记,我看他可是一位接替我区长位置很好的一个干将啊,绝对能够保持浦南区经济上的高速增长,甚至超越我的成就也是很有可能啊。”

    听到陈瑞德这样说,刘飞差点沒有站起身來啐他一脸,他沒有想到,这官场之上竟然还有如此极品人物,在自己这位堂堂的市委书记面前倚老卖老不说,竟然还妄图在如此重大人事问題上对自己指手画脚的,当真是可笑之极,不过刘飞早已经不是年轻时候的刘飞了,他做事异常的稳重,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在谁接替你的问題上,市委有自己的考虑,这一点你不必cāo心,不过陈瑞德同志,我听你刚才的意思似乎是如果市委要是不答应你去人大或者政协在干一届的话,你就打算一直在区长的位置上坚持到退休了。”

    刘飞说话的时候轻声细语的,显得十分平静,陈瑞德却不知道,此刻的刘飞双眼之中早已经杀气凛然了。

    陈瑞德听刘飞这样说,只是嘿嘿一笑,说道:“刘书记啊,我可是海明市的老人啊,从小就在海明市长大,毕业之后进了机关之后,这一干就是将近40年啊,可以说,我整个一生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奉献给了海明市人民,所以,我希望市委能够考虑一下我的实际情况,给我一个妥善的安排。”

    虽然陈瑞德沒有直接承认,但是间接的已经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來了。

    刘飞听完之后,一直表现十分平淡的脸sè刷的一下就yīn沉了下來,声音中也带了几分寒意,冷冷的说道:“陈瑞德同志,看來你对自己的工作能力还是非常自信的啊。”

    陈瑞德毫不犹豫的接口说道:“刘书记说得对啊,沒有自信,我怎么能够带领浦南区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呢。”直到这个时候,他依然在倚老卖老。

    刘飞冷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啊,陈瑞德同志,你的能力的确非常强啊,不仅把你的儿子送到了澳大利亚上学,老婆也取得了澳大利亚国籍,在澳大利亚做生意,甚至连你的弟弟也在澳大利亚开了一家不小的超市,据说你的儿子平时上下学的时候都是开的布加迪威龙啊,那可是很多年轻人做梦都想开的好车啊,只不过除了那些富二代和一些官二代以外,很少有人开得起啊,你的能力的确非常强啊,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父亲,我佩服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