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89章 约谈萧诗琪

www.wuailogo.com 官途     杜洪波那着名单出去之后,先给肖建辉打了一个电话,把名单的事情跟肖建辉说了一遍。

    肖建辉听完名单的事情之后,脸sè也yīn沉了下來,沉声说道:“老杜啊,看來刘飞这次玩了一招虚实结合啊,看來他不仅有着深层次的考虑,还想在政务大厅的问題上好好的cāo作一番,看來,这家伙是真的不害怕把事情搞大啊。”

    杜洪波点点头说道:“是啊,老肖,看來这一次我们还真不能掉以轻心,必须要想办法把政务大厅的事情彻底消灭在萌芽状态,不能让刘飞找到一丝一毫的问題。”

    肖建辉点点头说道:“嗯,我也是这个意思,你通知下面那些属下们,让他们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的jīng神來,谁要是敢在工作上三心二意,谁要是敢把努力把工作做好,到时候刘飞查到他们头上的时候可别怪咱们不保他们。”

    杜洪波点点头说道:“嗯,老肖你说得沒错,不管任何时候,我们这些当官的必须要先把工作做好,只有把工作做好了,才有资格谈论其他的各种福利等等,否则下面那些家伙们总是给咱们惹是生非让咱们陷入被动,咱们凭什么总是保他们啊。”

    夜凉如水。

    下班回家之后,刘飞先陪着小珊珊玩了一会,等诸葛丰过來之后,刘飞立刻让李小璐带着小珊珊出去玩,而他和诸葛丰则來到了书房内。

    诸葛丰是刘飞喊过來的,这一次他找诸葛丰主要是想要商量一下在对待秘书长李超群的问題上应该如何cāo作。

    坐下之后,刘飞看向诸葛丰笑着说道:“诸葛丰,我现在遇到这样一个对手,这个对手吧他的实力并不是很强,但是呢,背后也有靠山,而且根据我所得到的消息,这家伙在三公消费的问題上很有可能以前曾经伸手过,而且今后也有可能会继续伸手,而我也准备借三公问題好好整顿一下海明市的官场风气和秩序,但是呢,对手非常狡猾,而且一旦我第一次不能把对方直接打倒,一旦让敌人跑了或者是对方一旦察觉我有可能对他采取行动,他很有可能毁掉以前的证据,甚至对我进行拼命的反扑,你说在这种情况下,我应该如何cāo作呢,怎么样才能尽快达到我的目标呢。”

    诸葛丰听完之后,略微沉思了一下,缓缓说道:“老大,我看你要想拿下此人,动用三十六计中的关门捉贼之计最好用了。”

    刘飞笑着问道:“为什么要用关门捉贼之计呢,使用其他计策不好吗。”

    诸葛丰笑着摇摇头说道:“老大,从你所阐述的情况來看,你的对手非常狡猾又有靠山,如果使用其他计策一旦让对方逃脱,情况对我们來说就非常不利了,三十六计中小敌困之,剥,不利有攸往,从三十六计关门捉贼的字面意思來理解,是指对弱小的敌军要采取四面包围、聚而歼之的谋略,如果让敌人得以脱逃,情况就会十分复杂,穷追不舍,一伯它拼命反扑,二怕中敌诱兵之计,这里所说的“贼”,是指那些善于偷袭的小部队,它的特点是行动诡秘,出沒不定,行踪难测,它的数量不多,破坏xìng很大,常会乘我方不备,侵扰我军,所以,对这种“贼”,不可放其逃跑,而要断他的后路,聚而歼之,当然,此计运用得好,决不只限于“小贼”,甚至可以围歼敌主力部队,那么用在你所处的官场上,就必须要灵活运用才行,否则很容易被对方抓住机会反而把你自己给陷入进去,使用关门捉贼之计有三个重要的条件,要么利用敌人的弱小和孤立,要么利用它自动闯入我方领地的情况,要么发挥自己的优势,切断敌人所有的后路并置之于死地,符合这三种可能之一者,即可使用此计,而从现在老大你所处的情况來看,既然对手的实力弱于你,但是却有靠山,那么对方符合这三种条件之中的后两种,所以你可以毫无顾忌的使用关门捉贼,不过呢,要想使用此计,必须得把使用此计之前和善后的事情都必须仔细的筹备好,绝对不能让对方有所jǐng醒,否则你使用关门捉贼之计时这大门声一响,对方有所jǐng觉,弄不好就跑了,根本抓不住人。”

    刘飞皱着眉头说道:“你说我要是还是像以前一样在三公问題上采取那种微服私访、明察暗访的方法不好用吗。”

    诸葛丰使劲的点点头说道:“老大,恕我直言,以前你在这种问題上使用明察暗访的方式次数太多了,现在很多部门和机关单位都已经引起了高度注意,据我所知,在政务大厅的问題上,很多单位都在大力规范政务大厅的使用,只要他们的确是在按照程序cāo作,你的明察暗访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而且你这一次的目标非常明确,那就是通过这个特殊的对手來达到杀鸡儆猴的目的,所以这一次,沒有必要采取以前的方式,可以换一种方式來达到你的目标,而关门捉贼之计恰恰是属于阳谋之计,对方不知不觉之中就被你给抓住了,这才是使用计谋的最高境界,三十六计能够成为我们文化的瑰宝,绝对是有其原因的。”

    刘飞听完之后,沉思了好一会,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嗯,好,好一个关门捉贼之计,以前还真是很少使用这一计策,这一次我就好好的尝试一下吧。”

    第二天上午,上班之后,刘飞先给曹晋阳的女人,,凯旋大酒店老板萧诗琪打了一个电话,问她再沒有在海明市。

    萧诗琪接到刘飞的电话非常意外,自从上次凯旋大酒店的风波之后,刘飞已经有好长时间沒有和自己联系过了,不过她也知道,刘飞非常忙碌,沒有太多的时间打理自己,不过刘飞肯定无事不登三宝殿,萧诗琪笑着说道:“刘飞大书记,找我有啥指示。”

    刘飞嘿嘿一笑说道:“诗琪啊,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一下。”

    萧诗琪嫣然一笑,说道:“有啥事你尽管说,咱们之间的关系沒有什么见外的。”

    萧诗琪是一个聪明的女人,通过长时间和刘飞的接触,她对于刘飞的为人非常了解,和刘飞打交道,刘飞从來不让朋友吃亏,上一次自己按照刘飞的意思参与了海明市市委机关食堂的竞争,虽然一开始的时候遭遇了很多损失,但是后來在刘飞的指点之下,自己反而在海明市挖掘了更多的商机,而且这些商机的把握自己并沒有那些依靠刘飞关系拿下项目的感觉,因为所有的一切商机,自己都说凭借自己的能力确确实实抓住的,让她有一种非常舒服的享受感,因为对她來说,钱只是一个数字,她自己所赚的钱大部分都被她用來做慈善事业了,而她喜欢的只是那种享受做事业的快*感。

    刘飞和萧诗琪自然不会客气,因为他也知道萧诗琪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有什么样的需求,所以他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萧诗琪,我想你把你们凯旋大酒店距离我们海明市市zhèng fǔ比较近的一个酒店进行出售或者转让,而这个出售或者转让的客户我会给你进行指定,而你呢,必须要保证对方察觉不到你是故意转让给他们的,更不要让对方察觉到你做这件事情的背后有我在cāo作,我相信做到这一点对你來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萧诗琪听完之后就是一愣,略微沉思一会之后嘿嘿一笑说道:“刘飞啊刘飞,你小子和曹晋阳一样,都是特别喜欢玩弄一些yīn谋诡计,说吧,这一次又想yīn谁了,是杜洪波吗。”

    刘飞连忙摆摆手说道:“怎么会呢,萧诗琪啊,你可真是误会我了,我这个人从來不yīn别人的。”

    萧诗琪哼了一声说道:“得了吧刘飞,在我面前你还耍什么心眼,我要信你才有鬼,说说吧,你想让我把那个分店转让给谁。”

    刘飞笑着说道:“对了,那家分店你是买的还是租的。”

    萧诗琪笑着说道:“买的,怎么了,有区别吗。”

    刘飞嘿嘿笑着说道:“如果你是买的那就更好办了,你不需要往外卖,只需发表公告要把那家酒店出租转让出去就可以了,至于合同时间嘛,你可以自己定,不过呢,这个转让人吧,必须是两个美国人,他们的名字一个叫拉塞尔,一个叫尼洛尔,我一会把他们的资料发给你。”

    萧诗琪笑着点点头说道:“好,沒有问題,刘飞啊,我发现现在我越來越喜欢跟着你一起去yīn人了,有些时候yīn人也很有成就感啊。”

    刘飞立刻暴汗,他沒有想到萧诗琪竟然也开始喜欢上yīn人了,心说果然和曹晋阳是一对,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和萧诗琪这边联系好之后,刘飞略微沉吟了一会,立刻拿出手机给市zhèng fǔ秘书长贾长辉打了一个电话:“贾长辉同志,你到我的办公室來一趟,我有事情跟你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