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76章 打刘飞的脸

www.wuailogo.com 官途     钟一德拿起手中的照片,翻开了几眼,眉头不由得皱了起來,冷冷的说道:“吕振强,你这手中的照片的确是沒有问題的,这里外的照片也的确是在我家照的,这张照片上的人我也认识,他是我们环保局的一名副处长,叫林南平,乃是我的大学同学。:看小说 这张照片应该是去年chūn节的时候他去我家的时候照的,不过我很纳闷,为什么你们纪委方面会有这样的照片,难道你们一直都在对他或者是对我进行跟踪调查不成?难道我钟一德做了违法乱纪之事了吗?我钟一德问心无愧,不过吕振强,我想我得好好的问问你,到底是谁给了你胆子,敢对我进行这张程度的调查和问话。”

    吕振强听完之后脸sèyīn沉着说道:“钟一德,我问你,这一次chūn节林南平去你家的时候他是不是正科级?”

    钟一德轻轻点点头说道:“沒错,他去我家的时候的的确确是正科级。”

    吕振强再次点点头,沉声问道:“那我在问你,他这一次去你家的时候,是不是给你送了两瓶酒,两条烟。”

    钟一德略微回忆了一下,轻轻点点头说道:“沒错,他这一次的的确确是给我送了两瓶酒,两条烟,而且我也给他回赠了两瓶酒,两条烟,我想吕振强同志,吕副书记,就算你是纪委的副书记,你也管不得我和我的大学同学之间的礼尚往來之上吧。这好像并不触犯任何国家法律吧?”

    吕振强听到钟一德承认了这一点,嘿嘿一阵冷笑,说道:“好,只要你承认这一点就好,那我再问你,是不是林南平chūn节过后不久就被提拔成了副处长,还是你提议的。”

    钟一德毫不犹豫的说道:“沒错,的确是我提议他來担任副处长这个位置的,他的业务水平和能力都足够了,而且人品也还凑合,怎么了,有什么问題吗?”

    吕振强嘿嘿冷笑道:“有问題,当然有问題,你可知道,林南平那一次送给你的两条烟中每条烟中藏了4万块钱,两条烟**计藏了8万块钱,恐怕这钱已经被你收起來了吧,哼,8万块钱,一个副处长的位置,钟一德同志,你的收费倒也不高啊,你不是一向标榜自己是清官吗?何以连自己同学的钱你都收,清官?你请个屁啊!不过是沽名钓誉而已!”

    钟一德听吕振强这样说,脸sè刷的一下就yīn沉了下來,脑门上也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相信吕振强绝对不会说假话的,但是问題在于纪委方面是如何确定那两盒烟中藏了8万块钱的,要知道,自己都不知道里面藏了8万块钱啊,还有一个问題,这些年來,林南平和自己每年都是礼尚往來的,每年对方都会给自己送两条烟和两瓶酒的,以往的烟酒自己也都喝了、抽了,今年由于自己身体不太会,老婆开始让自己有意识的戒烟戒酒,所以烟酒下去的速度慢了很多。想到这些东西,钟一德便意识到,自己这次是真的麻烦了,这可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來啊,他怎么也沒有想到,一向和自己关系那么好的老同学林南平竟然会为了升官给自己送了8万块钱,而且还悄悄的放在烟盒中送给自己,最麻烦的是,自己竟然将烟收了,到现在还不知道里面装了钱,现在那烟盒还在自己家中的地下室放着,纪委只要一查就可以人赃并获,但是钟一德十分纳闷的是,纪委又怎么可能会得知这个消息的,难道林南平被纪委调查或者双规了吗?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内幕呢?

    想到这些东西,钟一德脸sèyīn沉着看了吕振强一眼说道:“吕振强,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的的确确不知道林南平送给我的那两条烟中装有8万块钱,而且那两条烟现在就放在我家的地下室内,我并沒有动,我之所以提议林南平从正科长升到副处长是因为他在当时几个竞争者中资历最老,能力也是最强的,这一点我们环保局内部的人都有共识,否则凭我在环保局的地位,恐怕根本不足以保证他升为副处长的。我能够说的只有这些,你爱信不信,而且现在你也可以派人去我家的地下室去搜查那两条烟,那两条烟就在地下室内。”

    吕振强轻轻点点头,转身对一名手下说道:“老王,你去钟一德家的地下室搜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到那两条烟。”

    老王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接到吕振强的指示之后立刻带人出发到了钟一德家找到钟一德的老婆,让她打开地下室,并且从里面搜出了那两条烟,打开之后,烟盒里面装得果然全都是钱,数一数正好是8万块钱,看到这些钱之后,钟一德的老婆脸sè一下子就苍白起來,双腿都颤抖起來,现在纪委人员上门在加上从自家的地下室内搜出了藏着钱的香烟,她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很快的,吕振强便接到了老王的回复告诉他所谓的赃物已经找到了。

    吕振强冷冷的看了钟一德一眼说道:“钟一德啊,真沒有想到你考虑的挺深的啊,为了能够推脱责任竟然把钱藏在地下室内根本就不存起來,高明啊。好好谈谈吧,林南平和你之间到底是怎么谈的,你们是怎么达成这一笔的买官卖官交易的。”

    听到吕振强一下子就给自己扣上了买官卖官这个大帽子,钟一德气的双手都颤抖起來,指着吕振强的鼻子怒声骂道:“吕振强,你不要血口喷人,我钟一德行得正,坐得端,不怕任何人來进行调查,你愿意怎么调查随便,我只有一句话,我钟一德这一生当官问心无愧,从來沒有做过一起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你尽管可以随便调查。”

    吕振强发现钟一德铁嘴钢牙就是不说,脸sè也十分难看,离开了钟一德的房间回到自己临时的休息室内,便开始思考起怎么样瓦解钟一德的心理防线让他吐露实情,作为纪委一名副书记,他有着多年和贪污**分子交手的经验,所以他静下心來之后,很快便拟定出了一条条针对钟一德的谈话计划。

    就在这个时候,叶冲的电话打了进來,声音中充满了威严的说道:“吕振强同志,听说你带队把钟一德同志给控制了起來,准备进行谈话?”

    吕振强听完之后并沒感觉到意外,在当初对钟一德采取行动的时候便预料到了这一点,他非常清楚钟一德是刘飞的人,而叶冲和刘飞走的很近,肯定会插手这件事情的,所以他十分淡定的说道:“叶书记,的确有这件事情,我之所以带队找钟一德谈话是因为我接到了一份有关钟一德的举办材料,而且还是实名举报,对方提出了非常明确的证据,所以我才亲自带队前去的,而且据我所知,现在市委和组织部正在对环保局的主要领导层进行考察,而且钟一德也恰恰在考察提拔的干部之中,为了确保被提拔的干部都符合提拔的要求,杜绝带病提拔干部的可能xìng,所以我只是暗中对钟一德采取了行动,并沒有向您进行汇报,不过现在我们已经在钟一德家中找到了他受贿8万元的证据,而这8万元就是他为环保局副处长林南平谋取副处级官位所谈好的价钱。叶书记,您看你现在有什么指示?要不这件事情由您來亲自接手?”吕振强说这话的时候嘴角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冷笑,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自己手中人赃并获,他并不害怕叶冲在这个时候在强势的插入进來了。因为就算叶冲插手进來也已经于事无补,钟一德这次绝对无法在晋级环保局局长这个位置了。

    叶冲听到吕振强这样说,自然明白事情发展到了哪一步,虽然他对于钟一德的人品有信心,但是作为一名纪委书记,他非常清楚,很多时候,并不是有信心沒信心的问題,而是有证据沒证据的问題,如果吕振强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就算自己插手了也于事无补,因为纪委做事是有着一定的程序和制度的,任何人包括自己这个纪委书记都不可能把自己的权利凌驾于制度与法律之上,越是领导者自己越要遵守各种制度和原则,不能搞特殊化。而且叶冲对于现在官场中的一些yīn谋诡计也清楚的狠,就算是钟一德人品和道德沒有任何问題,但是架不住别人有意陷害啊,而且从现在的这种情况來看,恐怕钟一德是被人早就挖好坑了。

    想到这里,叶冲冷冷的对吕振强说道:“吕振强同志,你做得好啊,做得好。”说完,叶冲便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后亲自來到刘飞办公室内,把自己所了解的情况和自己分析的情况跟刘飞说了一遍。

    刘飞听完之后,脸sèyīn沉着说道:“老叶,你的意思是说钟一德很有可能是被人故意陷害的,而且对方是早就把坑给他挖好了,就等着关键时刻坑他一把?”说这话的时候,刘飞的心中已经隐隐升腾起一股怒气,他非常清楚,对方对钟一德下手,实际上也是在对自己下手,这是在打自己的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