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675章 钟一德出事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听完之后淡淡一笑,说道:“老邓啊,我自然是知道以李天峰的资历是根本无法胜任常务副局长这个位置的,但是问題在于这件事情我们应该如何去cāo作,说实在的,对于这个局长的人选,根本不用考虑,肯定是钟一德,也只有他这种能力和作风的人,才能在如今这种局势之下担任局长的职务,其他人我不放心,对于这个位置我势在必得,至于常务副局长的人选,按照其他常委的风格,如果见局长位置拿不下來,那么他们肯定会退而求其次,想办法拿下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但是你不要忘了,他们都是竞争局长的人选,按照一般的规则,如果他们竞争失败,那就应该各回各位,常务副局长的竞争则在其候选人之间展开,但是问題在于实际cāo作的时候,往往各位领导会采取平衡策略,我也不例外,所以这个常务副局长的位置肯定会想办法帮其中一名常委拿下的,这样一來,那名常委便欠了我一个人情,假如你把李天峰放在竞争常务副局长的第一位置上,在竞争常务副局长最激烈的时候,退而求其次,让他去竞争副局长,这样一來,人们的心中便多了一丝补偿心理,在加上你这个组织部部长的身份,到时候李天峰当上副局长的可能xìng还是比较大的,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如果李天峰当上副局长之后跟郑国明、王秀山他们一样,尸位素餐甚至是行贿受贿,那么到时候我第一个就把他拿下。”

    听刘飞这样说,邓佳明心中便是一喜,他知道,刘飞这一次决定出手帮助自己了,这算是刘飞给自己的一颗甜枣吧,虽然刘飞后面的话充满了jǐng告之意,不过最近这段时间跟在刘飞身边邓佳明也看得多了,他已经看出了刘飞风格,不管是谁如果被刘飞发现存在**行为,肯定也会照样拿下的,对于这一点他沒有任何不满。

    不过邓佳明略微沉思了一下,立刻便想明白了,李天峰能够被推上副局长还有一个大的前提,那就是钟一德当上局长,否则的话李天峰沒有刘飞的支持,当上副局长的可能xìng微乎其微,而要想让钟一德当上局长,自己这个组织部部长必须要想办法去帮助刘飞争取,想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他知道,这位年轻的市委书记脑袋瓜转的不是一般的快啊,他不仅要让自己承情,还得让自己全力去站到他这一边,这种手段当真是神鬼莫测啊,尤其是刘飞对于自己处境分析得极其准确,他肯定算出了自己现在根本无法和肖建辉等人一心,而且肖建辉等人也都有自己属意的人选,所以这种情况下自己也只能向刘飞靠拢,而自己越是向刘飞靠拢,肖建辉那边对自己的意见也就越大,双方之间的裂痕也就越大,刘飞这一招绝对是一箭三雕啊。

    不过邓佳明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担心:“刘书记,据我所知,现在肖建辉、杜洪波等人已经和很多常委都联系过了,他们对于拿下这个局长之位势在必得,就连王成林市长和胡天宇书记也是摩拳擦掌,跃跃yù试,而您最近好像沒有什么动静啊,您有把握让钟一德拿下这个局长之位吗。”

    刘飞充满自信的说道:“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我还是有着六七分把握的。”

    听刘飞这样说,邓佳明也就放心了,他知道,虽然刘飞最近一直按兵不动,但是刘飞总是能够从别人意想不到的角度出招,让人防不胜防。

    不过就连刘飞都沒有想到,就在当天下午,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

    钟一德本來正在下面搞调查呢,结果就在调查的现场,被纪委的一位副书记带着人请上了汽车,不知所踪。

    刘飞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脸sè当时就yīn沉了下來,他一个电话打给了纪委书记叶冲,沉声说道:“叶书记,是你下令去把钟一德带走的。”刘飞的声音中包含着愤怒,因为刘飞早已经对钟一德做过多方面的了解,知道他根本就不可能做出违反纪律的事情出來。

    叶冲就是一愣,说道:“刘书记,您说钟一德被我们纪委的人给带走了,这不太可能吧,我还真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啊,是谁出面的。”

    听到叶冲这样回答,刘飞立刻意识到叶冲对此根本不知情,看來很有可能是下面的人自己干的,刘飞的脸sè便显得更加yīn沉了,他非常清楚,不管是谁出面干的,对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钟一德远离这个环保局局长的竞争,这绝对是非常yīn险的一招,因为即便是钟一德沒事,那么被纪委带走了,要说调查几天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明天就要举行常委会讨论环保局局长人选的问題了,这个时候钟一德被带走,基本上就沒有当上局长的可能了,因为常委会是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推迟的,就算自己是市委书记也不行,而局长的位置更不可能提拔正在被纪委调查的人员,这是原则xìng问題,想到这些问題,刘飞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反而忽视了叶冲。

    这时,叶冲似乎感觉到了刘飞心情不太好,只能沉声再次问道:“刘书记,到底是谁带队去把钟一德带走的,您知道吗,如果知道的话告诉我,我亲自去了解一下情况。”

    刘飞这才从自己的沉思中醒來,沉声说道:“据钟一德的手下说是你们纪委的副书记吕振强亲自带队去的,过去之后直接就把钟一德带走了,叶冲同志,我相信你对于钟一德这个人应该是有所了解的,以他的风格,是绝对不会做出违法乱纪之事的。”

    叶冲一听,眉头也紧皱起來,刘飞说的沒错,基本上海明市纪委系统的人都知道钟一德的作风,钟一德的清誉在整个海明市纪委系统也是非常有名的,他更清楚钟一德就是因为太过于清高,从而导致在竞争局长的时候败给了郑国明,他也曾经为钟一德惋惜过,叶冲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道:“是吕振强带队去的,吕振强不是胡天宇的人吗,他平时是一个非常稳重的人啊,按理说是不应该走出这样事情來的……”

    虽然叶冲是在喃喃自语,但是刘飞却也听得明白,听得叶冲说吕振强是胡天宇的人,刘飞轻轻揉了揉太阳穴,脸上露出一副深思的神情。

    如果吕振强是胡天宇的人,而且平时又是一个稳重之人,那么他此次出马绝对不会无的放矢,那就说明钟一德肯定是有把柄或者是证据被他给抓住了,否则以胡天宇的风格,是绝对不会让吕振强轻举妄动的,尤其是在沒有通过叶冲就直接拿人,所有这些都说明了一种可能,对方的目标并不一定是真的要把钟一德双规,很有可能就是想要阻止钟一德去竞争环保局局长这个位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情就更加复杂了。

    想到这里,刘飞脸sèyīn沉着说道:“叶冲啊,我看这样吧,你先去跟吕振强了解一下情况,我等你的电话,我倒是要看一看,吕振强和胡天宇他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此刻,钟一德自从被带上纪委的汽车之后脸sè便非常难看,他冷冷的看着纪委副书记吕振强说道:“吕副书记,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我钟一德别的不敢保证,但是我可以肯定我绝对沒有收过别人一分钱,沒有通过权钱交易给别人办过一件事情。”

    吕振强脸sèyīn沉着说道:“钟一德,你有沒有问題不是你自己说了算的,你认为我们纪委沒有掌握确凿的证据我们会对你采取行动吗,你真以为我们会冤枉你不成。”

    “我绝对是冤枉的。”钟一德十分肯定的说道。

    “冤枉的,天下的贪官在沒有被双规之前谁不大声喊着我是被冤枉的,但是哪一个最终不是被双规了,等到了办公地点之后,我会亲自好好和你谈一谈的。”吕振强声音中充满了威严。

    白楼宾馆是一栋四层小楼,坐落在海明市海东区的城郊,这里因为位置偏僻,所以來的人并不多,不过这里却是海明市纪委工作人员经常來的地方,很多时候,那些犯了事的官员在被双规之前都会被带到这个地方进行问话。

    白楼宾馆408房间,是一个特制的房间,房间内的装修材料全都是特制的,而且墙壁四周全都安装有防撞橡胶,而玻璃外面也安装了铁栏杆,铁栏杆上缠有橡胶垫,所有的布置都是为了防止嫌疑人自杀。

    钟一德被带进房间之后,吕振强脸sè严肃的说道:“钟一德,难道你还想顽抗到底吗,你应该知道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钟一德怒声说道:“吕振强,你放什么狗屁呢,我沒有做过任何亏心事,你要我交代什么。”

    吕振强冷笑道:“钟一德,看來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你自己好好的看看,这些照片上的内容到底是不是和你有关。”说在,吕振强把一叠照片啪的一下摔到了钟一德的面前,